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姿色只为一人留

第一百一十九章 姿色只为一人留

        那脚步声沉稳,不像是少女的声音,她心中惊惶,自己一人登堂入室,在主人房间,十分的无礼,可是躲起来不是她的性格,显得做贼心虚,只好硬着头皮,双手紧紧握着,呆立在靠门口的位置,尽量显得光明正大一点。

        “娘子,为何会到小人的房间?”进来的是西门庆,他如愿见到潘金莲,可心中仍旧不免狂跳一番。

        “请大官人恕罪,奴家并不知晓此处乃大官人的寝室,是一位小姐姐带进来的,多有冒犯,奴家这便退出。”潘金莲不卑不亢的说着,反正自己没有错,也不怕给误会,唯一担心是别人说她不懂规矩,辱没了武松的名声。

        “哎呀,娘子真是爱开玩笑,这里是小人的内宅,内子仙逝多年,怎么会有什么小姐姐呢,哈哈。”西门庆“啪”的一声打开折扇,调笑道:“小人跟娘子真是有缘,曾两番被叉竿打头,此刻便是第三次见面,不知娘子身上可藏有叉竿?”

        潘金莲看他一双吟眼看着自己的裙子,仿佛能看穿里面,寻那叉竿,语带调笑,心中忿怒,急欲离去,可他偏偏站在门口,要出去一定会碰撞到他的身体,她十分后悔,方才为何不先走出房间再说。

        “前两次都是偷偷的看上娘子一眼,这次不知能否有那福分可以仔细的端详美人姿态,古人云,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绿波,用在娘子身上最合适不过了!”

        西门庆口中虽是询问,可一对眼睛在已在潘金莲身上游曳了几十遍,潘金莲又怒又羞,听得他说出曹子建诗句,暗讨他算是读书人,便以名篇责备。

        “奴家少读书,可也听闻古人云,使君一何愚!使君自有妇,罗敷自有夫!请官人自量,稍移玉步,让奴家离去!”

        西门庆难得逮到机会,哪里会让潘金莲随便离去,索性将门关上,扑通一下子跪下,哀求道:“娘子,自从第一次见面,你便将小人的魂魄勾走,从此茶饭不思,眼看不能活了,娘子你便救救小人吧!”

        看到门关上,潘金莲心中一凛,正式道:“官人有病,奴家便与你介绍两位名医,一为高御医,最懂药石,善治心病,一为武松,是奴家未来的夫君,最懂拳脚,善治色心!”

        西门庆听得潘金莲说到武松,没有害怕之余,更是激起了内心的悸动,他本来就爱觊觎人妇,越是地位高的越好,潘金莲出言警告,他却是心痒难止。

        跪在地上,看着潘金莲那翠绿色的鞋子,包裹着玉腿,盈盈可一握,不禁喉咙干涸,向前一扑,抓住她的小脚,吓得潘金莲连忙退后,一只鞋子却是掉了。

        西门庆手中握着鞋子,在鼻子底下一闻,赞叹道:“好香,想来娘子的玉腿会更加香腻,小人可有福分,讨来一吻。”

        “大哥!珲哥!快来救我!”

        潘金莲不住倒退,大声呼救,却撞在床弦,倒在床上,慌得她连忙挣扎起来,惊惶得如受伤的小白兔。

        西门庆看着潘金莲满脸通红,粉腮带汗,秀眉紧蹙,杏眼含泪,朱唇微张,吐着芬芳,不禁热血沸腾,浓浓的情浴充斥全身。

        他跪着慢慢前行,喉咙发出“咳咳”之音,嘶哑着声音说道:“娘子此间不会有人,你不要枉费唇舌!”

        “小人为你,散尽千金,办此寿宴,大有当年幽王搏红颜一笑,点燃烽火的风流,吴王可为西子倾国,小人也可为娘子倾家,娘子,你便依了小人吧!”

        潘金莲看着西门庆如饿狼般的眼神,心中一阵绝望:“此时真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便是死也不会失了贞洁,愧对二郎,二郎,你我有缘无分,来生再见!”

        她随身带有针黹包,从里面拿出一把小剪刀,对准自己的喉咙便插进去,西门庆见状心中大惊,他也是练家子,手疾眼快,随手将鞋子一扔,“啪!”打中潘金莲的手,她手上一滑,在粉嫩的脖子上留了一条嫣红的血痕。

        西门庆一把夺过剪刀,跪在床边,吟笑道:“小人就是喜欢娘子这股倔强的性子,娘子,你看,你香汗淋漓,哎呀,还流血了,让小人替你拭抹!”

        潘金莲从针黹袋拿出几根钢针,对准了自己的眼珠,凄然一笑:“西门庆,你所觊觎的不过是我的容颜,可我这容颜只会属于武松一人,当下便刺瞎双眼,划破脸皮,也不留一丝姿色给你这畜生!”

        翠红楼内,陈二狗在那厮混了几天,每天买醉,醉了便由姑娘扶到房间休息,老鸨也不管,她深谙男人的本性,都只有一腔怒火,过了便过了,千万不要撞到火头上。

        这天陈二狗终于是百无聊赖,也是憋不住了,找了老鸨,说道:“妈妈,你说大郎那样是对是错,是不是将小人的良心当成了狗肺?”

        “大郎与你的是非对错,老娘懒得去评论,可你对于武都头却是错的离谱,出身烟花的姑娘尚懂得士为知己者死的道理,才有了自古侠女出风尘之说,你答应了武都头的事情,却是没有做到,有何资格去说大郎不对!”

        老鸨的这句话如同当头棒喝,陈二狗立刻跳了起来,给老鸨行礼道:“谢谢妈妈点拨!”

        说完便带了六名弟兄,直奔武大郎烧饼,到了那,大门紧闭,贴上一张红纸:“东家有喜,休憩一天”

        他狐疑的走到榕树下,请教说书先生:“先生,大郎有什么喜?”

        “大郎接了西门大官人家的寿宴,到他家主理,姑且休憩一日!”

        “谁的寿宴?”陈二狗曾是西门庆的爪牙,知道他的寿辰不是今天。

        “听大郎说是西门家的老太君七十大寿!”

        “西门庆家中父母早死,何来的老太君!”陈二狗知道事情不妥,立刻带了六人飞似的奔向西门家。

        今日喜庆,看门的也得到一壶美酒,喝足了倒在一旁睡觉,陈二狗对西门庆的家十分熟悉,直接到了院子。

        “二狗,你来了,呵呵,呵呵,前天金莲让我给你道歉,可没有空闲,现在给你道歉!”武大郎一下子发现了陈二狗,立刻走了过来弯腰行礼。

        “先不说这些,武二娘子呢?”陈二狗急忙道。

        “对了,金莲呢?”武大郎左顾右盼:“方才还看到她的,现在不见了。”

        陈二狗心想武大郎也是浑人,迷迷糊糊的,立刻去找珲哥,珲哥正和一少女说话,陈二狗一把将他抓住,吓得少女落荒而逃。

        “珲哥,武二娘子呢?”

        “到西门庆房间了!”

  http://www.abcxs.com/book/13434/64454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