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纸扎铺

第一百二十九章 纸扎铺

        潘金莲听了少女的话,心脏“扑通扑通”的乱跳,少女的话再明白不过了,她暗示西门庆的母亲早已死了,那天办的不是他母亲的寿宴,也就是说那个老太君是假的。

        可是少女没有明言,她也不敢说一定是那样,须得证实了,她抬头看天,月儿已经开始西沉,大概是寅时和卯时之间。

        她不敢回紫石街,生怕碰见王婆,想着县衙也该是画卯时间,干脆就到县衙门口,一来可以跟王二牛商量,二来谅西门庆也不敢到县衙作恶,她现在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也是为了武松好好保护自己身体。

        来的时候有丫环带路,她也急着赶路,并没有什么,现在自己独自一人回去,快到清晨的夜特别的黑暗,她也不大认得路。

        沙--

        路旁的树林中闪出一条人影,潘金莲一声惊呼,暗道:“真是命苦,西门庆的人竟然找到这里!”

        “娘子莫怕,小人不是坏人!”

        那人连忙行礼,潘金莲定眼一看,只见那人手里提着一个篮子,里面放了几十支梅花,原来是个卖花人,那人倒是认得潘金莲,恭敬道:“娘子是否武都头未过门的妻子?”

        “不错,你如何认得奴家?”潘金莲听他语气谦和,看样子不是西门庆的人,心也没那么惊恐了。

        “小人是卖花人,习惯早起摘花,惊扰了娘子,十分抱歉。”他再次行礼:“娘子是贵人,不单是武大郎烧饼的主理还是打虎武松的妻子,阳谷县有谁不知道。”

        潘金莲听了心中一片甜蜜,别人称她为武松的妻子,她自然是高兴的,那卖花人十分懂得世故,也不问潘金莲为何未天亮出现在荒郊野岭,只是恭敬道:“娘子,天黑路滑,小人也要进阳谷县,不如由小人为你带路。”

        潘金莲听了心中十分感激,她虽然是光明正大,不过也怕别人误会,辱没了武松的名声,便道:“有劳大哥,奴家有一长辈,葬于竹林外的孤坟中,今夜托梦,责备为何不来拜祭,梦中惊醒,十分惶恐,固且半夜来拜祭,可不识得郊外的路,摔了一跤,把灯笼摔坏了!”

        北宋年间,这等鬼神之说十分盛行,先人托梦责备,在世的人惶恐不安,这也是常有的事情,卖花人听了,也就相信。

        他为人倒是正派规矩,跟潘金莲夜行,保持了半丈的距离,走到有坑洼的地方,便稍微停一下,用灯笼照一下,潘金莲也就会意了,他也不跟潘金莲说话,所谓男女授受不亲,他倒是十分的识得礼节。

        潘金莲心中暗暗感激:“幸亏有他带路,我的心也安稳,有人在,也不怕西门庆来加害,待二郎回来,一定让他好好感谢这位大哥。”

        进了阳谷县,已经有早起买卖的贩子,卖花人也不需介意孤男寡女了,便说道:“小人跟都头甚是有缘,前些日子,也是这个时候碰到他,他跟小人买了一支梅花,说是应了‘独占花魁’的卦象,想来是拿来送给娘子的,今日又碰到娘子......”

        潘金莲听了,心中一荡:“原来那梅花还有这寓意,看来这位大哥可算是我跟二郎的半个媒人了!”

        “大哥,今晚有劳了,奴家在这里便要停下。”

        潘金莲看到了县衙,立刻说道,卖花人看看这地方,知道武松是公门中人他妻子来县衙也是十分合理,便行礼告辞。

        到了县衙门口,潘金莲反倒紧张起来,少女的话无疑是解救武大郎的关键,可她就怕还是无济于事,所以在没有得到肯定前,心情十分的忐忑。

        “嫂子,为何如此早到县衙?”王二牛来画卯,看到了潘金莲,又见她衣服不是很合身,鞋子和裙子上有泥巴,头发有点散乱,跟平常那千娇百媚的美人儿形象截然不同,便担心起来。

        潘金莲看到王二牛,连忙将少女约她出去的事情说了,在鸿福楼的事情却是没有说,这等事情所谓众口铄金,传出去就算自己没有损失,也会给人说成十分香艳的事情,还是不说为妙。

        王二牛听了,喜道:“嫂子,这个线索很好,西门庆告大郎没有履行他母亲寿宴上的诺言,可如果这寿宴是假的,反倒是西门庆欺诈大郎,事情就翻转了,我跟西门庆有些来往,也没听他说过有母亲的,不过也不敢肯定,这样,我去找王二狗,那厮以前经常在西门庆家里登堂入室的。”

        此时张龙赵虎,王斌马强也到了,王二牛索性就派马强去找陈二狗过来,他陪潘金莲到捕快的班房休息。

        陈二狗很快就到了,听了事情的缘由,大声说道:“西门庆的老母早已死了,他亲口跟我说过,都头,让我作证,便可救大郎了!”

        “嘿,作证也要讲证据,你有证据吗?”王二牛吃了几十年公门的饭,十分沉稳:“你知道西门庆母亲的坟墓在哪里吗?”

        “这个倒是不知道。”陈二狗抓抓头,不好意思的说道,潘金莲一腔喜悦,瞬间化为冰冷,差点就流出了眼泪,却见陈二狗突然一拍大腿:“嘿,我想起来了,去年重阳,西门庆派我为他筹备拜祭的事宜,说要回乡祭祖,后来说我办得妥当,还打赏了银子,问了我是光顾哪一个纸扎铺的,现在快到清明,西门庆也是会筹备祭祖的,估计也是光顾那家纸扎铺,去问问便知!”

        “那纸扎铺东家可会照实说出?”王二牛连忙问道。

        陈二狗得意道:“这个自然,三教九流的人小人识得最多,那纸扎铺的添乘也是会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哈哈,不过已经从善了,对武都头十分的敬仰,只要待会王都头不揪他的老底便可!”

        “哈哈,我们公门中人办事,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绝不会故意去招惹什么人!”

        大家听了王二牛说得如此坦率,都哈哈笑,赵虎,王斌便留下来给各人告假,王二牛,张龙,马强,潘金莲,王二狗都一齐到添乘的纸扎铺。

        添乘刚起来,打开趟板,映入眼帘的便是三名公差,慌得他随手抓起两个纸扎人儿往三人身上一扔,便往屋子里逃去。

        张龙和马强把两个纸扎人儿踩得稀烂,大叫“晦气”。

        陈二狗笑嘻嘻的带着各人进了里屋,里面空空如也,他径直走到一张桌子前,把桌子移开,在地板上一拉,地板应声而起,原来里面还有一个地洞,添乘蜷缩在里面。

        添乘看到是陈二狗,哭丧着脸道:“陈大哥,大伙都跟了武都头,不是说前事不计么,你为何带了公门中人来?”

        三名公差听了都忍俊不禁,心道:“原来这些人都如此狡猾,怪不得以前抓人,明明是看到躲进屋里,却是怎么也找不到人,原来是这样,看来以后便要留意这一手。”

        陈二狗笑着跟添乘解释了来意,也说明这些都是自己人,不会来抓他的,添乘听了才放心,他先是给潘金莲行礼,再给三位捕快行礼,潘金莲也是心中感慨:“这些人都是爱屋及乌!”

        “你们算是找对人了,西门庆还真派管家来订了不少的纸扎人儿,还有各式的祭品,上面写上籍贯,大家请看,这个写着‘东平府莲花县西门门洪氏’,那洪氏便是他母亲了。”

        “把这些祭品带回县衙得了!”陈二狗说道。

        王二牛微微一笑:“当然不行,西门庆可以说是你自己做的,与他无关,看来要你走一趟,到莲花县,把证据都收集回来!”

        “这个没问题,莲花县离这里不远,两日来回足以!”陈二狗说完转身便要出发。

        “叔叔,慢着!”潘金莲令陈二狗停下,转而对王二牛道:“都头,请你不怕辛苦,再派一名公爷前往。”

        她的意思再简单不过了,捕快知道办案需要什么证据,如果只是陈二狗去,把无关重要的都带回来,重要的反倒没有带回来,岂不是白走一趟。

        王二牛自然明白她的意思,笑道:“张龙兄弟,你和陈二狗去吧!”

        潘金莲从身上摸出那三两银子,红着脸道:“二位,奴家今日只带得三两银子出来,权作......”

        “嫂子,如何那般见外,若非武都头,我们几人还在外面欠了一屁股债呢,反正只要有他在,大伙不愁没银子花,除非我们想从此青菜白饭,便要你这银子,我可没那般傻.....”

        大家听了张龙的话,都大笑起来,潘金莲十分感激,王二牛送了她回家便要离去。

        潘金莲道:“劳烦都头等一下,待奴家换了衣服,便回武大郎烧饼,想跟都头走出紫石街。”

  http://www.abcxs.com/book/13434/64454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