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第一百三十四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送走了绿衣少女,武大郎才走了出来,慢吞吞的说道:“白白受了人家的一拜,还没有问她姓名。”

        “大哥,相逢何必曾相识,我们又不图别人回报。”

        “你这性子真像二哥,若你是男儿身,定然是个游走江湖的侠士!”

        潘金莲嘴角一掀,便想说:“就算是女儿身也可行侠仗义。”,可她把话语吞下了,从那个晚上开始,她突然觉得自己可以被武松保护,何尝不是一种幸福,自己何必去逞强呢。

        两人都是勤快的人,既然起来了,索性早点到市集买些肉食,决定当天招呼捕快。

        “金莲,前面.....好像有小贼!”

        刚转出紫石街,武大郎停住了脚步,瑟瑟的指着前面屋檐下的一团黑影,潘金莲下意识道:“阳谷县有打虎武松,哪个小贼敢来犯!”

        说完之后,不禁脸红耳赤,心中侥幸:“幸好是在自家人面前说,若在给外人听了,定然说武松的妻....未过门妻子如此的不识大体!”

        她稍稍回神,仔细看去,说道:“大哥,那不是小贼,你看,是三个人,看不清脸面,可有一个小孩,小贼不会带小孩作案。”

        她慢慢走去,武大郎虽然胆小,可也快步上前,挡在潘金莲前面,及近一看,不禁笑道:“大乘哥,那么早的,不去摆卖,一家三口躲在屋檐下,又没下雨,这是何故?”

        原来那是卖包子的大乘哥,大乘哥看了是武大郎,吁了一口气,双手轻按,示意他不要大声,左顾右盼,才低声道:“大郎,我是要跑路了!”

        “为何?你犯了官非?”

        “我是老实人,怎么会犯官非,傍晚看了官府张贴的招纸,知道西门庆陷害你老哥,被关了,真是皇天有眼,终于惩治了这恶人,两年前,因老父过世,无奈只得九出十三归,向西门庆借了五十两银子,两年来已经还了六十多两,可仍旧欠他将近一百两,想逃跑也不行,四处有他的爪牙,现在他入了牢笼,爪牙是树倒猢狲散,固且很多欠债还不起的人,都趁了夜色逃离,到别的县城开始新生活。”

        “何为九出十三归?为何还了六十多两还欠一百两?”武大郎怎么也想不通。

        “哎,简单来说,你问他借一百两,到手的只有九十两,可还的时候却要还一百三十两,到期还不起,利钱便不断叠加,你说我一家三口的血不被吸光吗,好了,大郎,我这便离去,山高水低,他日有缘再见。”

        武大郎喃喃自语:“五十两,两年可以赚一百多两,这买卖真好做.....”

        “大哥,这些都是昧着良心的事情,杀人不见血的勾当,不要说去做,就是想也是罪过。”潘金莲正式道:“最好是欠债的可怜人都趁了夜色逃遁,不再受苦。”

        岂知她竟然一语成谶,从紫石街到集市,遇到了不下十人,为了此事,举家逃离阳谷县的,二人看了,心中感叹,应验了那句老话,人善人欺天不欺!

        待到市集,又看到一群人围在那,武大郎轻轻拉了一下潘金莲的衣袖:“金莲,那里人多,容易惹是非,我们还是绕道吧。”

        “噗!”潘金莲莞尔道:“大哥,这里是到市集的必经之路,如何绕道,况且你我不得罪人,怎么会惹是非。”

        武大郎无奈,只得硬着头皮前行,经过时,那些人也没有理会他们,武大郎心中安稳了,也想去凑凑热闹,用作跟客人打交道的谈资。

        潘金莲向前走了几步,才发现武大郎没跟上,转头一看,不禁哑然失笑,只见他矮矮的站在人群后,垫着脚在倾听,脑袋一转一转的,十分认真。

        潘金莲无奈,只得过去呼唤他,却听到一人说道:“西门庆被抓了,今天生药铺不知开不开门?”

        她不禁心头大震,抬头看去,原来是到了西门庆的生药铺。

        “县衙的招纸看了,那厮做假契约欺骗老实人,听说还要押解到东平府,估计也是难以回来了。”

        “他回不回来不要紧,大伙都跟他的生药铺签订了赊货的契约,谁知道其中有没有诈,还是把药材搬回去,撕毁契约的妥当!”

        “不错,我也是那个想法,大伙不如这样,这里留一半人,另一半到他家门口,若然生药铺不开门,也好把管家在家中堵住,反正今天怎么也要让他给个交代。”

        .......

        潘金莲听了,也知道发生什么事情,拉拉武大郎的衣袖,示意要走了,武大郎一步三回头的,恋恋不舍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在集市里,武大郎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所有商贩跟他都熟悉,有人调侃一声“武大官人”,他笑笑点头,也有人不客气的叫一声“三寸钉”他也是笑口相迎,反正他一路跟这个要价,跟那个纠缠送点什么,买卖下来,潘金莲预算要三十两的花费,最终二十五两就买好了。

        她再花了十两银子买酒,最后竟然剩了十五两,心想也好,武大郎在牢房受苦,要是没有一点银子剩下,不免心烦,于是把十五两银子都递给他。

        “呵呵,呵呵呵!”武大郎十分高兴,却没有去接,说道:“我不懂管账,也不懂花钱,还是你保管吧。”

        潘金莲听了正要调侃一下他为何看到银子就眼里发光,真正到手就不要了,可转念一想,不觉感动:“他已经习惯了把银子都交给我,他寻常一件衣服缝补了数十次也不舍得买新的,又怎么会花钱,他是为了我跟二郎。”

        武大郎烧饼是辰时开门,潘金莲趁着还有时间,把肉食菜蔬都做好,珲哥来了,她吩咐珲哥到县衙请王二牛等五人过来吃酒。

        今日县衙无事,王二牛等人巳时未到,就到了武大郎烧饼,只见在榕树下,摆满了肉食,蔬果,还有两坛美酒,说书先生也摆开了架势,准备开讲。

        “王都头,在这一边听说书,一边喝酒吃肉,别有一番风味!”张龙笑道。

        “哈哈,听说书自然有趣,可不及今日在牢房听到的事情有趣。”赵虎说道。

        武大郎已经走了过来,陪笑道:“赵大哥,今日牢房有何有趣的事情?”

        “一大早,来福便到了牢房,可是衣衫凌乱,头巾也掉了,只带得一个馒头,西门庆大怒,臭骂一顿,待他骂完,来福才道,原来他家给药材商人围住,都说他信誉不好,担心签契约有诈,要将药材搬走。”

        “来福折腾了好久才逃了出来,可是带来的酒肉都没有了,也不敢到外面再买,恐防遇到那群人,只得匆匆到了牢房,说这次西门庆的生药铺损失了超过五千两银子,阳谷县的百姓都不敢去他那买药,担心买到假药。”

        “哈哈,这叫恶人自有恶人磨!”王斌笑道:“我还听说昨晚有欠西门庆钱财的,都举家搬离了阳谷县,估计这里也不知损失多少银子了,哈哈哈!”

        “这个自然,那风声是咱王都头放的,昨晚我两人还守在城门口,护送那些欠债人逃离,西门庆的爪牙看到了,也不敢做声!”马强得意的说道。

  http://www.abcxs.com/book/13434/64455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