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一百四十章 武松恶斗鲁提辖

第一百四十章 武松恶斗鲁提辖

        管家这次直接抬了半只羊进来,另外还有一坛美酒,武松见了十分高兴,和杨舒,苏全痛饮一番。

        “老爷,戌时已到,那大王估计也快来了,你便去作法吧。”管家提醒道。

        武松虎目一瞪,正式道:“没有法器如何作法?”

        他这句话慌得管家几乎跌倒,瑟瑟道:“老爷方才不是说这些酒菜就是法器么?”

        “那是祭我五脏庙的法器,捉鬼驱魔需要些香烛!”

        管家听闻,立刻出去办理,杨舒和苏全笑道:“都头,你不是说一条齐眉棍便是法器,为何此刻要香烛?”

        武松笑道:“做戏做全套,问他要些香烛,他也安心一些!”

        很快,管家便准备好了,武松道:“劳烦你带我到小姐房间。”

        管家不敢惊动刘太公,转弯抹角,带着武松绕过大厅,转到小姐闺房门前,低声道:“老爷,这里便是小姐的闺房。”

        “你回避一下吧,待会我作法会请来五方鬼神,若然有外人在,他们把你当成了贼头,我可不负责任!”武松吓唬道。

        管家稍一犹豫,看武松容貌伟岸,不像是糊弄之人,便行礼告退。

        武松掏出火折,将一把香点燃,心中笑骂道:“好你个贼人,想来窃玉偷香,我便把这火红的香奉献给你,在你心中烫一个咕隆!”

        想到待会会有一场打斗,还是让小姐先行离开,他走到房前,轻轻敲了两下,低声道:“小姐!”

        里面没有回应,不过听得有一丁点的声响,心想,定然是小姐以为贼头来了,不敢做声。

        他在门上一推,房门应声而开,里面点了一对龙凤烛,还放了一壶酒,一对杯,另外还有一碟莲子,龙凤罗帐低垂,床上隐约有些动静。

        “小姐,不用害怕,我不是坏人,请随我来。”

        武松不敢走过去,坐在桌子前,背对着床说道,小姐没有回应,只是弄出了一点声色,似乎在发抖。

        武松将蜡烛都点燃,插满了桌面,心想用来祭奠那贼头正好,他坐了半盏茶功夫,小姐仍旧没有做声,武松有点心急了,也不顾那么多了,正要去掀开罗帐,把小姐带出房间藏起来。

        突然闻到远处传来阵阵的锣鼓声,原来是那贼头来迎亲了。

        刘太公哭丧着脸,早已在打麦场摆好宴席,恭候那贼人,心中戚戚然。

        从树林处闪出火光,十几个小喽啰举着火把,簇拥着贼头出来,只见那贼头,骑着白马,在马背上一摇三摆的,显然已然半醉。

        小喽啰口中唱着:“帽儿光光,今夜做个新郎;衣衫窄窄,今夜做个娇客。”

        刘太公慌忙出来迎接,跪下敬酒,那贼头笑道:“你已经是我的岳父大人,不必行如此大礼。”

        他胡乱的喝过酒,心儿早已飞进了小姐的闺房,情浴早已高涨,不想理会刘太公,说道:“夫人的闺房我认得路,不需人来带领!”

        “你们给我好好把守,听到什么动静也不需惊惶,有什么人敢靠近,坏我雅兴,杀!”

        他转头吩咐小喽啰,便撇着脚步,往小姐闺房走去,还没走近,便听得里面有巨大声响。

        房间里的武松听得外面锣响,知道是贼头带人来娶亲了,也不再多想,顾不得男女之别,一手拿着香,一手掀开罗帐。

        突然眼前白光一闪,一道寒气当头劈来,亏得武松武功高强,应变奇速,侧头躲开,急速问道:“小姐,不要惊恐,我是来救你的!”

        他口中称小姐,心念转得飞快:“这一刀来的劲力和方位,明显是一位高人,他这一刀来势意犹未尽,还有许多保留,小姐若然有此功力,怎么会怕一个小小山贼呢。”

        “直娘贼!洒家让你见识一下老婆的本领!”

        呼!

        罗帐内又一刀砍来,武松听得明白,那是男人的声音,心中愤怒:“莫不是贼头已然得逞,在糟蹋小姐的时候给我撞破,便来袭击,这贼头武功不弱,该小心应付!”

        他侧头躲过刀锋,手中一把燃着的香便刺进罗帐内。

        “哇!”里面的人一声大叫:“哈哈,直娘贼,洒家小窥了你的武功,竟然如此厉害,用香烧了洒家的胡子!”

        嘭!

        大床坍塌,从里面跳出一个络腮胡子的肥大汉,跟武松差不多高,身形却是壮了许多,只见他赤果着上身,胸口的毛和胡子给香烧去不少,气得虎目圆瞪,手里拿着一把戒刀。

        “你便是鲁智深了!鲁提辖!”

        武松喜道,原来这人正是鲁达,鲁达一听,这人怎地知道我是鲁提辖,却叫我鲁智深,我何时改了名字。

        他仔细一看,也认得武松了,此人便是自己在阳谷点相撞,在鸳鸯湖边举石砸湖的汉子。

        “兀那汉子!”鲁达骂道:“在阳谷县,你纠结泼赖,胡作非为,今日又占山为王,强抢民女,洒家便要结果了你,你这人本领越大,祸害越大!”

        “大哥,你误会了!”

        “那你便跟我这把戒刀解释吧!”

        鲁达不想跟武松啰嗦,挥刀砍来,武松不敢怠慢,急忙拿起齐眉棍应对,他看得鲁达一把戒刀舞得风声飒飒,极为威武,知道此人刀法势大力宏,心念一动:“现代人常说:‘马上林冲,地下武松’,按理马上功夫林冲第一,地上功夫武松第一,可《水浒》步军头领排名,鲁智深却在我之上,今日正好见个高下。”

        武松也不管鲁达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一条齐眉棍也是挥舞得如同蛟龙出海,鲁达戒刀森严,口中吆喝,如同猛虎下山。

        “呸!可惜了这一身本领,却是个无耻之徒!”

        鲁达自从艺成之后,未逢敌手,今日是真正遇到敌手,且胜负之数难以预测,心中不禁觉得可惜,他一直认为武松是无赖的头领。

        他一声断喝,戒刀当头劈下,武松喝一声彩,心道:“你能倒拔垂杨柳,我也可高举石狮子,今日倒是看看谁的力大!”

        他齐眉棍向上一迎,要跟鲁达比较劲力,刷,戒刀将齐眉棍拦腰砍断,武松心中一惊,暗叫一声“惭愧”,他只顾着跟鲁达比试劲力,竟然没想到人家的是钢刀,自己的是木棍,亏得他应变神速,一个玉环步,向旁边让开。

        武松笑道:“鲁提辖,这里地方浅窄,有本事的到外面决一高下!”

  http://www.abcxs.com/book/13434/64455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