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武松解冤

第一百四十八章 武松解冤

        “哇!”

        鲁达一声怒吼,将锅子掀翻,大步走出门外,溅得苏全满脸都是汁水,惊出一身冷汗,酒气随着汗水烟消云散。

        “提辖怎么了?”他一脸惊惶。

        杨舒埋怨道:“兄弟,你闯祸了,赶紧出去阻拦吧!”

        武松刚走回来,看到鲁达怒气冲冲的从自己房间走出来,不禁一愕:“莫不是杨舒和苏全得罪了他,要是他竟然动了武,这两人可惨了。”

        “兄长,为何如此盛怒?”

        “你不配叫我兄长!”

        武松听了,心中也是恼怒:“常言道一人做事一人当,就算是我的兄弟得罪你,也不能怪我头上。”

        他强忍了怒火,说道:“武松哪里得罪了提辖?”

        “你没得罪我,只是盗嫂行为实在可耻,若非念你救了豹头山下一十八名少女的性命,今日洒家便要将你撕碎!”

        武松听了为之气结:“我跟金莲之事,你却是如何了解!”

        “你有何本事撕碎我!”

        鲁达一听,心中更是恼怒,他一把抓着武松的衣袖,狠狠道:“在刘家庄厮打,容易伤人,你我到外面打一场,看你能否将洒家如老虎般击打!”

        苏全看得这两人都是烈性子,鲁达认为武松无义,武松也懒得解释,如此碰撞,势必两败俱伤。

        他知道是自己闯祸,咬咬牙,暗道:“死就死吧!”

        他走到两人中间,张手一拦,鲁达拳头举起,他吓得闭上眼睛,想着自己要是给他一拳打死,定能令他瞬间消气,便由杨舒解释吧,最要紧不要伤了武松。

        良久,拳头没有打到脸蛋,他睁开眼,吓得一颗心几乎跳出喉咙,只见鲁达圆瞪着眼睛,像吃人一般,就在自己眼前,拳头仍旧是高举,另一边的武松,双手盘在胸前,看着鲁达冷笑。

        苏全鼓足勇气大声道:“提辖,你误会了,都头跟他嫂子,呸,不是嫂子,是潘姑娘的亲事,是大郎亲手撮合,大郎也写了休书!”

        “为何如此?”鲁达一字一句的说道。

        “大郎未能人道,身有残疾,便如宫中太监,他不想误了潘姑娘终身,几番撮合,都头也是费尽心思为大郎寻找良医生,可都药石无方,最后才.....”

        咯噔!武松心中一怔:“哥哥身体残疾之事,他如何得知。”

        转念一想:“定是严方说的,他不想我蒙了冤屈,受众人指责,情愿自己背信弃义,也要成全我,哎,这又如何能怪他,只可惜污了大哥的声名。”

        鲁达稍一沉吟,放下拳头,自言自语道:“果真如此?”

        “如都头是无义之人,又如何会解救豹头山受苦的姑娘?”

        杨舒的一句话惊醒了鲁达,他朗声道:“不错,我错怪兄弟了!”

        武松摇着头道:“我情愿你错怪我,也不愿大哥之事广为流传!”

        “都头,此事是大郎央求严方说出去的!”苏全低声说道:“都头昭告阳谷县,说自己将要娶潘姑娘,惹得满城风雨,背后不知招了多少人是非,他不愿意你承受这个污名!”

        武松听了,心中更是难受,鲁达却是哈哈大笑:“兄弟,你将此事昭告阳谷县?”

        “不错!男子汉大丈夫,做得出来便不怕承认,何况一个娇弱的女子肯跟你面对责骂,你为何不给她一个光明正大的名分呢!”

        “嗯,此等女子实在可敬!”鲁达眼睛一轮,竖起了胡子,大声道:“兄弟,你可有答应刘姑娘的亲事?”

        “都头心有所属,奴家并无福分!”

        刘盈不知何时在春儿的搀扶下,走了过来,手中捧着四对八搭麻鞋,跪在众人面前呈上:“各位好汉对奴家的深恩,无以为报,亲手做了鞋子,赠送给各位,请不要嫌弃。”

        武松接过鞋子,脱了自己的旧鞋,穿上了,鲁达也是如此,他一把扶起刘盈,叹道:“好姑娘,你样子长得端庄,又识得大体,何愁找不到如意郎君,并非鲁达不愿为你做媒,实在那潘姑娘值得敬重,是我辈中人.....”

        “奴家自然明白!”刘盈对着众人行了个礼,便返回房间。

        武松和鲁达都十分感慨,并无言语,各自回了房间。

        “两位兄弟,明日便离开刘家庄吧。”武松说道。

        “便该如此,都头在这里,徒添了刘小姐的思念,倒不如来个痛快,小姑娘家的,日后遇到好男儿,自然会忘却今日之事。”杨舒说道。

        第二天一早,武松便跟刘太公告辞,刘太公再三挽留,也是留不住,只得令人送了一人三十两银子,武松也没有推迟。

        “太公,杨舒在桃花山上,若然有什么事,也可找他,小人就此告别了!”

        “老汉感谢都头深恩,都头之事,定当四处宣扬。”刘太公顿了顿,又道:“鲁提辖昨晚就离开了,说要到阳谷县,说有什么人敢造谣生事,便用拳头招呼,老汉不知何事,也该于都头一说。”

        武松听了只得苦笑,他知道鲁达此人,为人仗义,可不会胡乱跟一般人见识,估计不会出什么大事,便与杨舒分别,自己挑了一担贺礼,苏全挑了一担,离开刘家庄。

        一路无事,两日后,便到了东京,大街上张灯结彩,十分繁荣热闹,武松也不敢多看,赶紧找到知县在东京的亲属,将贺礼交下,又呈上了知县的书信。

        主人家看了,十分高兴,心想:“我替他送礼疏通,也要几天,待有了眉目,再回书信,顺道报喜吧。”

        “有劳都头了,只是今日有事叨扰,须得三五天才能回信,你们便在这住上几天,恰好明日是岳庙的庙会,连开三天,各地善信都来参拜,整个东京城也挂了花灯,你们正好游览一番。”

        武松笑道:“小人从未到过东京,也是叨了知县相公的光,才可以见识一番,那小人便三天后来取书信!”

        主人听了十分高兴,令下人送了五十两银子给两人,武松自然是收下了。

        两人找了客栈,安顿好,武松笑道:“可惜杨舒兄弟不能前来,不然便可让他带我们四处游览一番!”

        “都头,来的路上,杨大哥跟小人说了,这里有一间烟月楼,楼前挂一副对联,歌舞神仙女,风流花月魁,里面供养着名女支李师师,听说当今皇上时常来女票宿,咱们不求能一亲芳泽,看看也好。”

  http://www.abcxs.com/book/13434/64455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