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一百五十四章 人约黄昏后(这一章献给舵主天凉冻)

第一百五十四章 人约黄昏后(这一章献给舵主天凉冻)

        “莫怕!”

        武松怀着照例搂着木婉霏,更不转身,后脚踢出三下,嘭,嘭,嘭,三名打手飞出丈余,把冲过来的打手撞得四散。

        他怜惜的看着木婉霏,轻轻替她揉着太阳穴,“嗯!”,木婉霏悠悠醒转,她伸出小手,在武松脸上摸了一下:“武大哥,真是你?”

        武松心念一动:“这情节似曾相识,我何时跟这少女有过如此亲昵的行为?”

        “婉霏,你为何到此?”

        “还不是为了你!”木婉霏嗔道:“哥哥派人接了我回家,我又跑出来了,到阳谷县,大家都说你到东京了,我便来东京。”

        武松听她说得情真意切,心中极为感动,点头道:“令你受苦了!”

        “你不知道,一路来,我孤身上路,没有洗澡的地方,没有吃东西的地方,风寒了还是自己熬过去.....”

        武松的一句关心,木婉霏如同缺堤的黄河,把一路来的苦况都倾诉出来,李师师看在眼里,心中叹息,自顾自怜:“我何时心中才能有记挂的人呢?”

        木婉霏说着说着,停了下来,她抚摸着武松的胸膛,喜道:“你穿了我给你做的衣裳。”

        “嗯,你花了一个晚上做成的,穿起来舒服,便不舍得替换了!”

        武松跟木婉霏叙着旧情,手脚丝毫没有放松,一手搂着木婉霏,一手两脚,所到之处,打手都是惨叫着飞出去,不到一盏茶功夫,二十余名打手便全部倒地。

        武松不经意喵了李师师一眼,心中惊叹:“这女子果然是女中豪杰,场面如此混乱血腥,她竟然神情淡然,没有丝毫的涟漪。”

        “哎呀!好痛!”

        高公子抚着头,醒转过来,武松听到他的声音,一股恶气涌起,他扶着木婉霏轻轻坐在床上,微微一笑,随即转身阴沉了脸面,一脚踩在高公子胸口,蹭,从长靴拔出匕首,狠狠道:“你这豺狼,留你有何用!”

        “好汉,天子脚下,不能行凶!”老鸨带着满嘴鲜血紧紧抱着武松的脚。

        苏全也是冲上来,抱着武松的手臂,劝道:“陈大哥,三思而后行!”

        武松心中一怔:“他为何叫我陈大哥?”

        随即想到,自己是奉了知县之命来东京的,这高公子如此跋扈,定然是有势力之人,若然给他听去姓名,恐怕会连累了家中的哥哥和潘金莲。

        高公子被打后,已然清醒,想想自己刚才的行为,不免有点后怕:“爹爹虽然是皇上身边的红人,可这世间最厉害的是枕头状,若然李师师在皇上耳边说上几句,自己后果堪虞。”

        他立刻跪倒在地:“好汉饶命,小人方才醉酒闹事,十分惶恐,以后不敢了!”

        “我不想看到他!”木婉霏冷冷的说道。

        武松一腔怒火,立即化为柔情,可也不能如此简单放过高公子,一把抓着他的胸口,将他抓了起来,骂道:“醉酒闹事十分寻常,可带了二十余人来闹事的,便是有计谋,并非醉酒,今日饶你一命,下次再为非作歹,让我武.....让我碰到,便取你狗命!”

        武松将他往地上一摔,高公子在地上爬了好一阵子,才能起来,对着武松拜了四拜,便要离去。

        “慢着!”

        武松的一声怒吼,吓得高公子魂飞魄散,立刻跪倒,武松将桌面上的一百两黄金扔到地上:“这肮脏的金子,拿走!”

        高公子不敢去捡,武松怒道:“你是不愿离开么?”

        这金子是高公子用来买木婉霏初夜的,武松自然是要他拿走了,高公子立刻弯腰捡起金子,用衣服兜着,匆匆往门外走去。

        “慢着!”

        武松又一声怒吼,哐当,高公子头皮发麻,金子都掉落地上,他木然的回过头,哭丧着嘴脸,可也不知该说什么。

        武松转过头对苏全说:“兄弟,你觉得这高公子人品如何?”

        “大哥,兄弟不懂回答,人才有人品,猪狗没有人品!”

        武松笑道:“高公子,我这兄弟如此称赞你,你觉得如何?”

        “小人猪狗不如!”高公子此刻只想离去。

        “嗯,兄弟,人走路是用两个脚的,猪狗走路是......”

        苏全听了,自然明白,立刻跑到房间门口,一脚矗地,一脚支起,喊道:“想活命的便从此钻过!”

        高公子哪里还顾尊严,捡起金子,从苏全胯下钻过,那二十余打手,也跟着钻了出去,苏全哈哈大笑,也离开了房间,他见识过李师师容貌,已然心满意足,自然是留着武松在里面了。

        “这位韩大爷,方才失礼了!”老鸨向着武松行礼。

        “韩大爷?”武松奇道。

        啪,老鸨在嘴上打了一嘴巴,说道:“我忘记了大爷的姓名,胡乱说一个罢了!”

        武松自然不知道老鸨叫他做“韩信”是揶揄他“寒酸”,也不以为然。

        “师师,你们闲聊,我出去吩咐丫环进来整理。”老鸨也离去了。

        武松转头呆呆的看着木婉霏,木婉霏脸上一红,嗔道:“你看着我干嘛,是脸上脏了吗?”

        “你不姓木!”

        “我不是木头,自然不姓木,你才姓木!”木婉霏狡默的笑着,她芳心暗喜:“他终于记起来了。”

        武松拍拍脑袋,皱着眉:“婉霏,你到底叫什么名字,我似乎记起一些事情,可就是很模糊!”

        “你已经叫了我的名字,怎么还来问我!”木婉霏嫣然一笑:“除姓氏都是真的。”

        “方才你在我怀中的情景,甚是熟悉,我差一点就记起来了。”

        木婉霏看着武松抓狂的样子,十分怜惜,她柔声道:“记不得就记不得,便让我告诉你吧。”

        “你说!”

        木婉霏沉吟一阵,脸上一红:“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日黄昏,你到杨柳岸边,那....那什么桥上等我,我便告诉你!”

        武松几乎摔倒,若是换了男人说这等话,他早就发作了,偏偏是个娇俏的女子说来,他只好点点头。

        “那黄昏见吧,你在哪里落脚,我送你。”

        “我便在师师姐姐这可以了。”木婉霏转头道:“姐姐,你不介意吧?”

        “有你在,正好陪我聊天。”李师师笑道。

        “有劳李姑娘了!”武松转身出去,走了几步,又回头,从长靴拔出匕首,交给木婉霏:“婉霏,你拿着,以后遇到坏人,用匕首,烛台,枕头不管用!”

        木婉霏脸上一红,嫣然接受,武松方大步出门。

        “等等!”后面的李师师轻声喊道:“武松,我有一事请教!”

        “说吧!”武松转身。

        “我听闻打虎武松为人仗义,豪侠过人,可为何会来这烟花之地?”李师师红着脸,可语带咄咄。

  http://www.abcxs.com/book/13434/64455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