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不能走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不能走

        林冲看长棍来势极为凌厉,眼看就要穿透高俅的胸膛。

        “高俅是当今皇上身边的大红人,杀了他不管你是陈松还是武松,都难逃一劫!”

        他知道武松力大,自己伸手去接住长棍,无论如何也是做不到,高俅吓得不懂躲闪,林冲一步上前,拉着高俅的手往外一扯。

        嘶!咄!

        长棍穿透了高俅长袍一角,没入大门半尺!

        吓得高俅双手紧紧抓着林冲的手臂,才不至于倒下。

        武松暗叫一声:“林冲,你真是糊涂!”

        既然如此,也是无可奈可,他只得大声喊道:“林冲,你又坏我大事,日后定来取你性命!”,说完跳落大街。

        高俅稍一回神,立刻喊道:“林教头,带三千精兵抓拿陈松!”

        “失火啦!后宅失火啦!”

        林冲还没回复,几名仆人匆匆而至,大声叫喊,往后宅方向一看,果然火光冲天。

        高俅立刻对仆人道:“不要惊慌,定是贼人的奸计,赶快令众侍卫保卫家眷,也无需救火,把边缘位置控制好,令大火不蔓延便可,后宅烧了便烧了!”

        “王教头,赵教头,姜教头,凌教头,立即到西门,各领五百精兵守卫四个城门,领一千精兵来太尉府候命!”

        高俅真是了得,方才还吓得半死,不到一盏茶功夫,立刻镇定自如,调配有度。

        “林教头!”高俅脸色一沉,冷冷道:“方才你已经将陈松的长棍挑起,该当出棍打他下三路,将之撂倒,为何要打胸腹,这跟将长棍双手送人,有何区别?”

        林冲心中一怔:“高俅武功不高,可眼光极为敏锐!”

        “回太尉,陈松在天香楼行凶时,小人跟他较量过,此人横练下盘,十分稳健,打他下盘甚为不妥,固且打他胸腹!”

        高俅眼光独到,可毕竟武功低微,林冲方才救他一命,也不再怀疑。

        “林教头你领五百精兵,颁下宵禁之令,不管是客栈酒馆,还是青楼,都要搜查一遍,定必要将陈松擒拿!”

        “遵命!”

        林冲听了大喜,要自己搜查,就算看到了武松,也可以装作没看到,将之放走。

        武松跳落大街,立刻去找寻苏全,却看不到他半分踪影,正狐疑间,看得太尉府内火光冲天,人声鼎沸,不禁喜道:“定是苏全之功。”

        果然,火光掩映下,一条黑影从屋檐上跳了下来,苏全身上背了一个极为沉重的包袱,足有他半个人般大小。

        “都头,小人在此守候,看得这红墙绿瓦的,不禁技痒,潜入府中,偷了许多金银财宝,顺道点了一把火!”

        苏全笑嘻嘻的说着,眼光看着武松,不禁有一丝的诚惶诚恐,武松笑道:“在这等地方不施展一下你的本领也是不好,咱们将这些财物都运回阳谷县,救济清河阳谷两县的贫苦民众,也算是你苏全扬名了!”

        苏全听了十分高兴,躬身道:“谢都头成全!都头,当下便离开东京吧,迟了恐怕难以出去。”

        “好!”

        武松心中自然记得跟李师师的约会,可事到如此,也是无可奈何的。

        “都头.....”

        “禁声!”

        武松一把将苏全拉到黑暗中,苏全寻着武松的眼光看去,只见西面有一队人飞速的跑来,看样子有三五百人,人数众多,可不露声色,看来武功都不弱。

        领头的是凌教头,他带着五百精兵,飞似的往东门奔去,紧接着是王教头,也带了五百人往南门奔去,赵教头带了五百人往北门奔去,西门留守的自然是姜教头了。

        “都头,当下四处城门都有人把守该.......”

        “嘘.....”

        从西面又跑来一千人,整齐的排在太尉府门口,林冲出来了,他高声道:“待会五百人到太尉府听候命令,五百人跟我到大街上巡逻,捉拿陈松!”

        “你们听着,今日乃庙会最后一天,上大街后,大声宣扬,捉拿陈松,做一个浑水赶鱼的姿势,令那厮不敢躲藏,急匆匆往城门逃去,四处城门上,太尉已安排了强弓硬弩,他纵有飞天本领,也必死无疑。”

        “另外,也让百姓知道,从今日开始宵禁,直到捉到陈松为止,违令者必将严惩,你们到前面等候,我回禀了太尉马马上出发,就怕那厮神通广大,竟然抢得太尉的通行令牌,趁着守军未到,便离开了!”

        “通行令牌?”

        武松跟苏全对了一眼,都明白了,就算是宵禁,就算是要全城戒备去抓人,可这里是东京,总不免有晚上要出城的官差,令牌便是通行证了,林冲明显是在放风声,可到哪里去寻得令牌呢!

        “各位!今日陈松在白虎节堂前辱我,林冲不杀他,便如此石!”

        林冲在地上捡起一块手掌大小的方形石头,右手一劈,啪,半块石头直打武松和苏全隐没处,两人慌忙直了身子,紧紧贴墙。

        良久,兵士到了前面大街等候,余下五百人跟林冲进了太尉府,苏全一步向前,捡起地上的一事物,喜道:“都头你看!”

        武松一看,原来是一个铜制的令牌,正面画了一个虎头,后面是一座大堂,他依稀认得那便是白虎节堂。

        这个高俅的通行令牌,林冲借故劈石发誓,顺道将令牌扔给武松。

        武松十分佩服林冲的机智,不禁叹道:“原来林冲早已发现我的踪迹,他的威名名满天下,不是盖的!”

        “都头,林教头说此刻尚可凭借令牌出城,要是迟了守军到了城门便不能离开。”

        苏全急忙道,武松也以为然,那二千精兵虽然已经奔赴四个城门,可毕竟人多,自己跟苏全此刻狂奔,也是能够超越他们的!

        苏全施展轻功,在屋檐上如同穿梭黑夜的野猫,武松在地上狂奔,步步尺七,好像猛虎下山。

        咯噔!

        跑到跟李师师相约的别院前,武松稍稍停步:“大丈夫应当言而有信,既然跟她相约,便当进去告别!”

        “不行!这里是温柔乡,进去后岂能三言两语洒脱告辞,也会连累了她,还是走吧!”

        武松跑得几步,心中一动,立刻惊道:“苏全,我们不能走!”

  http://www.abcxs.com/book/13434/65120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