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一百七十一章 金银雨

第一百七十一章 金银雨

        “兄弟,有何妙计?”

        “都头,快说出来!”

        林冲和苏全同时喜道。

        “多亏了这场好雨!”武松抬头看着天空,笑道:“老天爷的这场雨,把柳树下的野鸳鸯都吓得飞了出来,哈哈,我们也可以下一场雨,让城中的百姓替我们打开城门!”

        “如何下一场雨?如何让老百姓帮助我们?”林冲和苏全更加惊奇。

        “天下的是甘露,我们下的是金银雨!”武松往苏全背后的包袱一指,说道:“今日是庙会最后一天,虽有宵禁,可命令下得匆忙,仍旧有不少百姓在大街上赏花灯,在岳庙拜祭。”

        “苏兄弟,你便四处宣扬,说岳庙神将受到大家诚心感动,在西门下了一场金银雨,让大家赶快过去哄抢,我便在西门将这包金银全都洒向天空。”

        “届时满地金银,几千乃至上万的百姓涌向西门,我便趁乱趁乱攻上城墙,将那些拉连弩的直娘贼都打将下来,然后大开城门!”

        “人为财死!兄弟这条计策十分了得!”林冲叹道。

        苏全脸上露出一丝的担忧,咬咬牙,说道:“都头,若然官兵不理百姓死活,凡靠近城墙的,乱箭射杀,该如何是好!”

        武松看着苏全,微笑着点头,倒是苏全被他看得十分困窘,他知道武松不会滥杀无辜,那样做一定有深意,可自己猜测不到。

        “苏贤弟,你能说出这句话,当日在榕树下,我送给你那句话也要改了,你可以成为英雄好汉,英雄无非有一颗侠义之心,急人所急,你能担心百姓安危,很好!”

        苏全听了惊喜交集,当日武松说他只能称好汉,不能称英雄,一直耿耿于怀,方才自己立意跟他同生共死,他还是没有称自己一句英雄,原来英雄是要心系百姓,有一颗悲天悯人的心,他终于明白了。

        “苏贤弟,武贤弟岂是不顾百姓安危的人,若是如此,他不必大费周章将通行令牌送回来,一早已经出了城门。”林冲笑道。

        苏全躬身道:“请教头点拨。”

        “如今乱世,官家无道,朝廷紊乱,皇上有见及此,颁下圣旨,要效仿当年太祖皇帝的武德,想要以武德笼络失散的民心,若然这是发生在地方州府,或者会滥杀无辜,这里是东京,天子脚下,无人敢下这个命令。”

        “今天也是庙会的第三天,每年庙会第一天,皇上总是要斋戒三天后,开坛祈求上苍保佑大宋国泰民安,皇上也带头斋戒,谁敢滥杀,便是这两个理由,也可令百姓安然无恙,况且还有第三个保障....”

        “小人知道!”苏全喜道:“就是林教头亲自到西门,名义上接应王教头,实际上监视着他,不让他胡乱发号施令!”

        “不错!”

        “使不得!”武松正式道:“林大哥,兄弟在公门任职也将近一年,逐渐摸透了为官之道,便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也有说道,多做多错,不做没错,你过来西门,我们在那逃离,你势必有所牵连,既然高俅令你在城中巡逻,搜查客栈,酒馆,青楼,把守城门不是你的责任,何必去趟浑水!”

        林冲稍一沉吟:“王教头为人懦弱,就算我不去,他也是不敢下达射杀老百姓命令的。”

        正沉吟间,听得身后人声鼎沸,是五百精兵追到,林冲立刻道:“兄弟追兵已到,便不作挽留,山高水长,他日江湖上再见!”

        “林大哥保重!”

        武松也不多言,跟苏全往岳庙方向奔去,很快,两人便淹没在岳庙大街前的人群中,较之昨日的喜气洋洋,今日大家脸上都带了不安,武松看了,心中也是极为不安:“是我把大家的好心情抹杀了!”

        他不敢多想,背了苏全的包袱,大步走向西门,苏全从包袱拿了几把金银,寻个没人的地方,跳上屋檐,猫着身子,一直走到岳庙之上,隐没在一个石狮子后面。

        他鼓足劲,大声喊道:“我乃岳庙中的值日天神,当今皇帝祈求上苍,百姓虔诚,感动了天帝,故派我下凡,在西门大洒金银雨,让天下百姓安享一个富足年,可守军贪婪,竟然假传宵禁之令,想独吞财宝,固且来告知大家!”

        苏全说完,将几把金银胡乱的往岳庙前的人群中撒去。

        “是金子,果真是金子!”

        “我捡到的是珍珠!”

        “感谢神恩!”

        “这是我先捡到的,你抢什么?”

        “天神说人人有份,你何故一人占了两份?”

        “大家吵什么,天神说西门正下金银雨,到西门去捡便是,何必受了管家蛊惑!”

        最后一句话是苏全说的,他撒完金银,混入人群里,到处鼓动。

        “不错,大家快去捡金银啊,这是天帝给大家的福气!”

        苏全捏着声音又一声尖叫,大伙听了,潮水般涌向西门。

        武松独自一人来到西门,王教头正指挥着大家将死去的士兵搬到一旁,受伤的也坐在地上接受包扎,兀地里,月光下一条人影慢慢走来,定眼一看,那不是陈松是谁,他心中叫苦:“定然是前日没有斋戒,晚上受不住那婆娘的百般哀求,跟她犯了色戒,褒亵了神明,才派这煞星来害我,若是今日得以保存,我立马回去将那婆娘休了,情愿一辈子也不碰女色了!”

        “大.....大.....家一起上,他才一个人,有何惧焉!”

        “遵命!”

        兵士们大声应诺,以壮胆,可脚却不听使唤的后退,武松已然迫近,四百余兵士便如四百头绵羊,看着狮子越过了围栏,心中只有一个愿望,自己不要站在最前头,以至于互相推搡,溃不成军。

        武松看着这几百兵士,不禁大笑道:“方才来的是煞星爷爷,此刻来的却是财神爷爷,大家发财的机会来了!”

        他说完打开包袱,将里面的金银大把大把的抓起,往天空撒去,又奋起神力,将金银撒向城楼。

        “是金子!”

        “银子!”

        “珍珠,玛瑙,宝石!”

        .....

        兵士们觉得十分诡异,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武松大笑道:“直娘贼,真是犯贱,老爷来打杀,你们甘愿把脑袋伸过来,此刻对你们好点,让你们发财,便人人如同呆鸡一般!”

        “人!王教头,很多人!”一名兵士指着前门,失声喊了出来。

        王教头一看,只见成千上万的百姓,正涌向西门。

  http://www.abcxs.com/book/13434/65120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