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一百七十五章 窈窕淑女

第一百七十五章 窈窕淑女

        东京城,长街上,高俅坐在马背上,思前想后。

        “林冲武功未逢敌手,跟陈松相比,也输了三分,说一声,他武功冠绝天下,也是不为过,此人性子暴烈,不是隐忍之人,也不是江湖上的新手,不可能无半点声名,看来陈松定然是假名!”

        “此人好勇斗狠,仇恨记得极深,今晚一定要将之击杀,不然定会成为心腹之患。”

        “今晚东京城闹得满城风雨,一定要把事情掩盖了,不能让皇上知道,太尉府竟然让人来去自如,我是东京城的定海神针,若给皇上知道此事,从此难再获得信任。”

        “报!”一名士兵匆匆赶来,跪在马前说道:“禀太尉,陈松连闯西门两次,王教头将之击退!”

        “哼!”高俅狠狠的说道:“什么将之击退,他有何本事,估计是连弩之功。”

        “报!”又一名士兵跪在马前道:“禀太尉,陈松想从东门闯过,给王教头击退!”

        接着南门和北门的士兵也来报告,如出一辙,高俅不禁仰天长笑:“你们回去,给各自的教头说,既然将陈松轻易击退,为何不将之擒获!”

        四名士兵面面相觑,只好回去将高俅的话转达,吓得四名教头几乎当场晕倒。

        林冲带了士兵来到,躬身道:“禀太尉,小人在长街上遇到陈松,与之交战,他败退,小人从后追赶至相思桥,无奈后面士兵落后太远,陈松有两人,小人一人难以抵挡,士兵赶到时,让他逃逸,请太尉降罪!”

        高俅叹了口气,说道:“这也不怪你,他的本领本官见识过,马上作战,他非你敌手,地上作战,他胜你三分,不要说你,估计天下也无人能敌过他,此人断断不会是无名之辈,你跟江湖上人相熟,便查探一下他的底细。”

        林冲心中一凛:“高俅果然厉害!竟然猜出武松用的是假名。”

        “太尉,东京城已布下天罗地网,定然能将之擒获,到时交给小人审问,定然知道那厮是何许人也,在小人心中却是有一人物,但不敢肯定。”

        “哦,说来听听。”

        “小人听闻江南有一乱贼,名叫方腊,也是使一长棍,武功高强.....”

        “不错!不错!定然是那厮!”高俅在马背上一拍,恍然大悟。

        其时方腊在江南作乱,声势极大,后攻占了五十三座城池,风头一时无两,是宋徽宗心中的一根刺,曾暗地里派人暗杀,无奈都因他武功太高,没有成功的,林冲此时将矛头引向方腊,高俅立刻以为然。(有书说方腊是明教创教教主,作者菌认为,要是追索,应该是矛子元,他创立的三元教才是明教的前身,及后的白莲教,也是同出一辙,这里不考究,僚佐趣闻。)

        “林教头,你暗中下命令,今晚太尉府之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有一人泄露,你便杀一人,有一万人泄露,你便杀一万人!”

        高俅心中十分惶恐,要是让皇上知道方腊竟然在自己府上出现,这个罪名可大了,他是皇帝身边红人,地位仅次于丞相蔡京,自然有不少政敌,这一笔可是能够大作文章的。

        “小人领命!”林冲心中高兴,武松名满天下,高俅若是怀疑,很容易查出来,现在把矛头指向方腊,他便不敢去查探了。

        “报!”

        追赶武松的十七名马军回来了,领头的禀报道:“禀太尉,小人率领马军追逐陈松,将之赶回此处,半路他弃马而去,在大街某处捡获他使用的长枪一支,请太尉定夺。”

        “你带我去看看!”

        “诺!”

        马军头领在前面引路,带着高俅等人来到捡获长枪的地方,高俅下马仔细观察,说道:“江湖中人,好义气,陈松的一名同伙受伤,他定然不会放弃,你们在这附近搜查,看有没有血迹。”

        “诺!”

        马军头领带了五十人,四处搜查,很快就有人回报:“禀太尉,在一小巷处发现血迹,一路延伸,到一别院处停止!”

        高俅心中大喜,连忙道:“那厮定然藏匿在别院内,快带路。”

        林冲听了,也不惊惶,心中坦然:“若然武松果真躲藏在那,我便先下手为强,挟持了高俅,就算丢了性命,也要救武松出去!”

        武松随着李师师到了轻纱帐内,回到自己的座位,想到方才的厮杀,恍如隔世。

        “大哥稍后,师师为你准备酒食。”

        武松看着这场景,跟自己昨晚离去的时候并无二样,只是凤尾瑶琴的断弦已然续上,想到那旖旎风光,不禁怦然心动。

        一阵如兰般的清幽传来,李师师进来了,她捧着托盘,上面放了三道精致的美食,还有一个翡翠玉壶,里面飘逸着醉人的酒香。

        “好酒!里面有竹叶的清香!”

        “大哥果然是懂得品酒的人,这酒是用新长的竹叶酿成,装在新鲜的竹筒内,喝起来带着阵阵的竹子香味,竹子是君子,这酒就叫君子酒。”

        “好名字!”武松拿起酒壶,也不用杯子,便往口中倒去,李师师轻笑着,把玉手放到武松嘴边,挡住了酒壶。

        “大哥,这酒不是那样喝的。”

        武松感到唇边一阵温润,忍不住在她手背上轻轻一吻,柔声道:“请师师赐教。”

        “《诗经》有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喝君子酒自然是有淑女才能高雅。”

        “师师便是淑女,你若不是,世间就没有淑女了。”

        “噗!”李师师半坐在地上,轻轻依靠在武松怀里,娇笑道:“那师师便充当君子的淑女了。”

        李师师微微扬起头,粉嫩的脖子凝脂如玉,胸部乖巧的挺着,娇涩无限,她朱唇微张,皓齿如雪,翠绿色的酒缓缓从玉壶倒出,如九天银河飞溅,美酒在小嘴内渐渐溢满,顺着娇唇流到脖子上,她肌肤滑腻,容不得酒水有半点的停留,最后汇聚到翠绿色的抹汇处,沿着白玉般的胸脯隐没了。

        武松看得喉干舌燥,一颗心悬在喉咙上,李师师娇翠的双唇一合,俏脸贴在武松的脖子上,慢慢蜿蜒而上。

        他的嘴唇越发干燥,喉咙似火般燃烧,他急需清水来浇灭,在他嘴唇将要裂开的时候,恰如其分的一阵温湿的幽香给了他滋润,便像久雨逢甘露,香甜如蜜的清酒伴随着细滑温柔的送入。

        美酒立刻滋润了他如火的喉咙,他也乖巧的捕捉了那细滑温柔,美酒太过诱人,他贪婪的沿着酒的路径寻去,李师师也没有吝啬半分,将温柔献出都怕未够。

        李师师的呼吸越发绵密,在武松怀中轻吟浅唱,武松情难自控。

        “咕--咕--”

        “噗!”

        李师师嫣然一笑,泛红的脸蛋离开了武松的热唇,用芊手夹了一块酒酿鹌鹑放入武松口中,武松这辈子从未吃过这般美味。

        吃得几口菜肴,他肚子有了温暖,眼光随着李师师的身子游荡,在她洁白的裙子外,裸着一对如白玉般的小脚,盈盈可握,隐约看到淡淡的脉络,就像两块令人爱不惜手的水晶。

        啪!

        武松在地板上重重拍了一下,李师师娇笑道:“地板惹恼你了?”

        “不错,它竟然吻上了你绝世无双的小脚,我气恼它!”

        “噗!痴人。”

        李师师轻轻抬起左脚,娇笑道:“替我穿上。”,她狡默的从背后拿出一对粉红色的鞋子,上面绣着一朵娇翠的莲花。

        武松把她的小脚放在手心,鞋子迟迟未能套进去,他不舍遮挡了那无双的美景。

        “痴人,看够了没有?”

        “没有!”

        “噗!”

        嘭--嘭--嘭!

        一阵粗暴的拍门声便如清水中泼如浓墨,令人烦厌不已。

        “开门!开门!高太尉前来抓拿逆贼!”

  http://www.abcxs.com/book/13434/65292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