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倾心

第一百七十八章 倾心

        武松听着李师师弹奏的《普庵咒》心中一片祥和。

        似乎看到李师师拿着纱扇轻轻为自己驱赶蚊虫,柔声安慰:“大哥,你便睡吧,师师在此为你守护,无论恶人或者邪灵,都不能侵犯你半分。”

        这几天武松甚是劳累,眼皮越发沉重,他为人刚强,极力撑开眼睛,提醒自己:“我不能睡,一则唐突佳人,二则苏全不知能否救活.....”,终于他还是伏在桌面上,恬静的睡着了,李师师琴音不断,清风将她身上的薄纱轻轻吹送,落在武松身上。

        小红,按武松的方法,将鸡蛋清敷在苏全的额头上,苏全轻哼一声,眼皮动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睁开。

        她怜惜的看着苏全,在他那张会笑的脸上,一点皱纹落在眼角,不禁叹道:“他才二十出头,也不知受过什么苦,皱纹竟然爬上了眼角。”

        她一只抖颤的手抓着棉被,始终下不了决心,将之掀开,“小红姐姐,我好辛苦,你......”

        苏全嘴巴又紧紧闭上,小红轻咬嘴唇,闭着眼睛,用力一翻,将被子掀开,良久才睁开眼睛,脸红耳赤,幸好苏全的眼睛是闭上的,不然她定然羞死了。

        “他是都头的兄弟,都头的事情便是小姐的事情,小姐的事情也就是我的事情,我是在替小姐效劳。”

        小红说服了自己,将蛋清涂在苏全的胸膛上,感觉鼓鼓的,十分虬实,不禁又一番悸动,渐渐的,她不再害羞,温柔的替苏全涂抹着蛋清。

        抹完后,看着苏全,觉得这个江湖汉子十分的可怜,不禁想着他的身世,臆想了许多不好的事情,越发怜惜他了,禁不住轻轻抚摸着他的脸庞。

        突然手上一阵温暖,苏全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竟然抓住她的手,“嗯!”,他轻哼一声,显然是扯动了伤口,小红不敢抽离,任由他握着,也不敢为他盖上被子,恐防热气不能散发。

        她一颗心剧烈的跳动,良久,才平静,突然心中一喜:“苏全,你的手没方才那般热烫了!”

        她连忙摸摸苏全的额头,烧已经退了,她喜得一声欢呼,正想去取些鸡蛋,手上却是一紧,她的手给苏全紧紧握着,只能嫣然一笑坐了下来。

        “就算不再敷鸡蛋清,你的小命也是捡回来了,哎,方才担心死我了。”

        苏全的眼皮微微一动,嘴角露出一丝狡默的微笑,小红羞得粉脖通红,在苏全胸膛上用力打了一下:“你明明醒了,却在戏弄我。”

        “哎呀!”苏全痛得睁开了眼睛。

        “我弄痛你了吗?对不起。”小红紧张的看着苏全。

        苏全忍着痛,说道:“小人虽愚钝,可不傻,能握着你的小手,是平生际遇,放开了以后就没机会!”

        “呸!”小红淬了一声,低着头道:“我又不会走,你爱握着多久便多久。”

        苏全听了,心中大喜,颤声道:“小红,你不嫌弃我出身低微?”

        “我只是一个丫环,又有什么身份,你是武都头的朋友,自然是天神一般的人物。”

        小红伺候苏全,因可怜,生了爱意,又是生平第一次看到男人的身体,第一次给男人赞美,此种种,对苏全动了真情。

        “小红,你在苏全心中,便是天仙一般的人物,就算是李姑娘,也不及你半分的美貌。”

        “你胡说!我如何能跟小姐相比,若然你以后再说这等话,我便不理你了!”

        苏全吓得吐吐舌头,小红脸上虽然严峻,实际心中高兴得不得了,没有女孩不喜欢被赞美的。

        “小红,我有一事相告!”苏全正式道:“我以前是个飞贼,不敢隐瞒。”

        “英雄莫问出处!”小红低声道,苏全听了,紧紧握着小红的手,竟然热泪盈眶。

        “哎,你我都是可怜的人,便该相亲相爱,希望高俅能早点离去,你我便......”

        “便是贼公贼婆!”

        “呸!”

        天色渐渐明朗,高俅踱着步,仔细看着地上的血迹,一时摇头,一时皱眉,林冲是看得胆颤心惊,不知道他心中想的是什么。

        “太尉,小人来请罪了!”

        高俅一抬头,却见姜教头脱了上衣,披着荆棘跪在前面,他一脸不悦,问道:“你不在西门把守,却来此处作甚?”

        姜教头听了士兵回报,慌得直接坐到地上,他为人怯懦,想来想去,竟然想到了廉颇负荆请罪这一招,在刺栏上取下荆棘,便来找高太尉请罪。

        “小人未能拦住陈松,特来请罪!”

        “嘿!你这个浑人,此刻就算将你杀了又如何,你赶紧回去,不要误了大事!”

        “诺!”姜教头果然是个浑人,他站了起来,除掉荆棘,还不愿离去,问道:“太尉,为何在这里把守?”

        林冲知道高俅正窝火,怕怒气上涌,杀了姜教头也是可能的,立刻将他拉到一边,低声说了情况。

        “太尉,里面的不可能是皇......那个皇天降下的贵人!”

        林冲听了大怒,正想将他驱赶,高太尉也是一直想着这个问题,听到有人附和,立刻问道:“你说说理由。”

        “很简单,这几天贵人都在斋戒,不能近女色,小人就是跟家里的婆娘风流了,才给那陈松打得哭爹喊娘的!”

        林冲听了,心中懊恼:“我害死武松了,为何要跟这浑人说呢!”

        高俅一听,豁然开朗:“不错,你说得对,贵人最信鬼神,封了自己....咳咳....你倒是提醒我了!”

        宋徽宗笃信道教,自封为教主道君皇帝,也是天下少有,所以祭奠的时候十分虔诚,估计不会有褒亵,高俅以为姜教头说的在理。

        “哼!方才给那丫头蛊惑了,好,给我放火,把这别院烧了!”高俅大怒道,转而又说:“待会若能活捉那丫头,赏金一百两。”

        “太尉请三思!”林冲连忙劝阻。

        “我还有什么要三思的?”高俅虽然恼怒,可仍旧十分小心。

        “李师师是世间难得的美人儿,听说可比西施,西施能倾国,她也能倾心,小人冒死说一句,听说贵人文采风流,最是懂得情趣....”

        高俅一听,犹豫了,他十分了解徽宗皇帝,越是有挑战的风流,他越是爱好,林冲所言,未必不假。

        他稍一沉吟,立刻道:“林教头,你在此处把守,我去找陈林公公,问一下便知。”

  http://www.abcxs.com/book/13434/65417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