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一百八十二章 萧史乘龙(求自动订阅么么)

第一百八十二章 萧史乘龙(求自动订阅么么)

        古代女子多压抑,不能像男子那般,稍有情浴的念头,只要身上有银子,便可到青楼作乐。

        那女子靠什么来宣泄呢,便是一根玉如意,至于怎么操作,该由各位看官模拟想象。

        徽宗皇帝文采风流,善取悦女子,沉醉于莺歌燕语之中,美酒涌上心头,放下风流的言语,自比是如意,但凡跟他燕好的女子,没有不称心的。

        上好的芽菜样子便像一根如意,徽宗皇帝别出心裁,每次跟女子行欢,都要吃一道用芽菜做成的菜肴,名字就叫如意菜。

        其中意味深长,但凡欢愉,总不能立即在床上做那不到半盏茶功夫的事情,显不出他的风流,自当是琴棋书画,吟风弄月,少不了就是喝酒吃菜,芽菜能够解酒,也能令吃多的人解滞,实在是行乐前的美味。

        如意之意更加不必说了,自然是双方都称心如意,享尽风流,这等旖旎的风光,除了徽宗皇帝身边的女人,便只有高俅这等心腹的大臣知道。

        高俅看到这道徽宗皇帝自创的菜肴,当然确信皇上就在里面了,打扰皇上御女的雅兴,这个罪名可就大了,还不忙不迭送退出。

        李师师青楼出身,对于这种风流韵事,就算不精通,也听到不少,况且她跟徽宗皇帝关系密切,甚至可以用红颜知己来形容,自然知道他的事情,固且一用计谋便将高俅吓退。

        武松不知道这如意菜的来历,想来是李师师跟徽宗皇帝之间的秘密,心中不免有一丝的不畅快。

        “武二不想知道!”他知道李师师为人爽直,不想隐藏自己的情绪,给她小窥了,便说道:“害怕听了心中不愉快!”

        李师师微微一笑,心道:“我已经送你莲花,若然你还不懂我的心,怀疑我跟赵官家有私情,我能说什么呢!”

        “哈哈哈!”武松突然仰天长笑道:“师师你赠我莲花,我便知你出淤泥而不染,可心中想到有其他男子跟你谈风弄月,心中总是不快,哎,我自称英雄,可心胸还是不够宽广!”

        李师师听了他直抒胸怀,十分高兴,轻轻依靠在他怀里,两人都没有说话,此刻也无需说话了。

        一阵悠扬箫声响起,令人仿佛居于高山之巅,气魄雄伟,踌躇满志,武松不禁低声喝彩:“这箫声甚有胸怀!”

        “这是《华山吟》,当年萧史便是吹奏此曲,跟弄玉结为连理,乘龙而去。”

        “原来是那样,不知道是谁能吹出此天籁之音?”

        “大哥,此箫声响起,高俅便要退去,你可以离开东京了。”

        “师师,为何如此说来?”武松十分奇怪。

        李师师突然闪过一丝的狡默,笑道:“大哥,我们已经戏弄了高俅两次,再戏弄他一次如何?”

        “这个自然是好,就不知道你的小脑袋里面装了什么鬼主意。”

        “小姐,檀香已经点好,请进内堂。”小红在轻纱帐外低声说道。

        李师师玉手在凤尾瑶琴上“咚咚咚”弹了三下,箫声戛然而止,可余音袅袅,久久不能挥去。

        武松知道这是李师师跟那吹箫的人作了和应,他也不便询问,李师师挽着他的手,走进内堂。

        内堂里点了檀香,檀香前摆了桌子,上面有精致的点心和一壶美酒。

        对面仍旧挂了一幅轻纱,李师师跟武松进了轻纱帐,小红将凤尾瑶琴捧了进来,放在李师师面前。

        “大哥,你若信任师师,请在屏风后面,待师师招呼完远来之客,你便明白。”

        武松对李师师绝对的信任,也不说话,转入屏风,屏风后摆放了桌椅,也有点心,香茶,只是没有酒,他稍一沉吟,便知道其中道理,小红担心自己喝了酒,会作出粗暴的行径,不禁摇头苦笑。

        李师师招手把小红唤到身边,在她耳边低声的说着,“噗!”小红莞尔一笑:“便该如此,那老....哼,那高俅把苏大哥伤了,真是可恶!”

        高俅看到如意菜,十分恭敬的倒退着出了别院。

        “太尉,这是为何?”姜教头不明所以,他是个莽人,直接询问。

        高俅无处宣泄,正好逮着他,骂道:“都是你的坏主意,差点害了本官!”

        姜教头看得高俅气得满脸通红,不敢说话,但心中嘀咕:“一个小小的芽菜,怎么就将他吓成那个样子。”

        林冲也是十分奇怪,他待高俅气息平和之后,问道:“太尉,小人也是不明白其中道理。”

        高俅自然是不能将如意菜的事情跟林冲说,只得低声说道:“林教头,本官方才倒是给那小丫环提醒了,陈林公公只是说三日未见贵人,也无亲眼看到贵人便在祈天阁内,贵人的心意岂是一般人能够猜度。”

        “为官之道,如履薄冰,步步为营,方能一帆风顺,但凡做事,必要成功,不能掌控的,能不做便不做,你是本官要抬举的人,切记本官对你的嘱咐!”

        “谢太尉栽培,林冲铭记于心,将来仕途畅顺也是今日听得金玉良言的缘故,此刻小人只知道效忠太尉,就算力有不逮之事,太尉吩咐了,便去做,没有推迟的道理。”林冲躬身道。

        高俅点点头,对自己的解释十分满意,他吩咐兵士搬来一顶软轿,当做是床铺,半依在上面睡觉。

        这也是高俅作为一个破落户,能够身居朝廷要职的伎俩,若里面真有徽宗皇帝,出来之时,看到一位朝廷大臣竟然在大街上睡觉,一定询问缘故,高俅只需轻轻说声,庙会之时,三教九流的人都有,为保东京城太平,夜不敢寐,到了此处,闻到香烟袅袅,心情畅快,倦意来袭,倒睡街头,皇帝听了,一定龙颜大悦。

        另外还有一件事情,令他心中不安,情愿在这里睡觉,也不愿离去,他合上眼不久,便看到自己威风凛凛的穿上披挂,带了三千精兵,在长街上将武松团团围住。

        武松身体长高三丈,嘴边长出獠牙,将三千精兵一个个的撕咬,最好把利爪伸向高俅,“来人呐,救我!”,高俅一声惊呼,从睡梦中惊醒。

        看得林冲便站在身旁,一颗几乎停止的心,才恢复跳动,他摸摸额头上的汗水,低声道:“林教头,你便在一旁守护!”

        “诺!”

        高俅心中惊惶:“陈松此人,一日不死,都会令我寝食难安!”

        林冲不知道高俅做了什么噩梦,他让自己守护,自己便守护就是了。

        塔!

        一丝轻微的响声从别院的围墙上响起,这声音没人察觉,就算听到了,也以为是风声,只有林冲心中一动。

        他武功高强,见识广博,一听便知道是高手落在围墙上的声音,寻着声音看去,果然在围墙上闪过一条黑影。

        他眼光敏锐,一看那人的身形,知道不是武松,连忙喝道:“是谁胆敢僭越围墙!”

  http://www.abcxs.com/book/13434/65497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