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二百零五章 赌坊的福鼠

第二百零五章 赌坊的福鼠

        烟柳巷,西门庆家中,暖厅内。

        西门庆舒服的躺在暖床上,两名衣裙薄得紧贴在身上的丫环替他轻轻的揉按着大腿,对面坐着比女人还娇俏三分的张小三。

        “小三,事情进行得如何?我这些日子,每到晚上都是心火难消,拿这两个小丫头出火,总是不尽兴。”

        张小三支起兰花指,娇笑道:“从阳明山到阳谷县,都布满了线眼,只要武松回来,我们的计谋便可以开始运作,大官人,要吃到上好鲍鱼,须得有些耐性。”

        “一切都妥当吗?要是再出差错,我便将你剁了喂狗。”西门庆在丫环的胸上狠狠的抓了一下,咬牙切齿道。

        “大官人,梅花要芬芳扑鼻,需经历苦寒,你要闻到潘金莲的鲍鱼香,这苦寒是受够了,也是感动了上苍,本来这事有一个难题,可在大官人的吉祥赌坊内降临一个福鼠,便迎刃而解了。

        “什么福鼠?”

        张小三伏在西门庆耳边轻声的说道,西门庆听了,满心欢喜,想到潘金莲将要到手,不禁浴火焚身,抱起一名丫环,便压在身下,张小三识趣的关上了门,出去了。

        阳谷大街,翠红楼前。

        陈二狗一把抓着老鼠,骂道:“老鼠,你这直娘贼,趁着武都头不在,是要作反了,老子十天没见你在这出现过,人手不足,害得我给妈妈痛骂!”

        “陈大哥,小人这些天有些买卖,迟些日子,一定回来帮忙,呵呵,小人有事告辞。”

        陈二狗的手没有松开,他打量着老鼠,看到他衣着比自己还光鲜,腰间还挂了一块翡翠玉佩,十分的翠绿,价值不菲。

        他将老鼠拉到一旁低声道:“你这天杀的,又做回老本行,就不怕都头拧断你的脖子!”

        “呵呵,呵呵,大哥,你误会了,小人怎敢做回本行呢!”

        “那你为何如此富贵?”

        “还不是骰子君带来的。”

        老鼠从怀里拿出三颗骰子,一抛一抛的,陈二狗的眼睛也随着一跳一跳的。

        “大哥,小人知道你对此道也是爱好,一起去吉祥赌坊发财好不,都头回来正好有钱请他喝酒。”

        “好是好,不过吉祥赌坊是西门庆那厮开的.....”

        “他开的去赢他钱不正好吗!”

        “我老婆说要给我生多一个孩儿,这赌钱不好.....”

        “那小人告辞了!”

        陈二狗本来就好赌,是强忍了,他地痞出身,信奉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既然老鼠当旺,能赢钱,自己也不好阻止。

        两个时辰后,老鼠从“如意大押”里面出来,扭头狠狠道:“玉佩啊玉佩,你暂时在这呆一个时辰,主人就回来赎你!”

        说完,一头又转进吉祥赌坊,他连续赢了十天钱,这一天下来,不单只没有将玉佩赎回,反倒把衣服押了。

        “老鼠,请我喝酒,这些天赢了不少吧。”

        老鼠一看,是以前的老主顾夜鹰儿,夜鹰儿是个小贼,老鼠替他销赃,十分熟悉。

        “别提了,不要说请你喝酒,我就连晚上那一顿饭都没有着落,输光了。”老鼠拍拍腰间。

        “你这几天不是鸿运当头吗?”

        “今天不知糟了什么霉运。”

        “你到过哪里?见过什么人?”

        “翠红楼!陈二狗大哥!”

        “你真是蠢到家了,赌钱最忌讳是跟女色相冲,翠红楼是什么地方,陈二狗大哥当下又是做什么活儿,活该你把运气破了!”

        “哎呀!该死!”老鼠响亮的给了自己一记耳光,懊悔道:“夜鹰儿那该怎么办?”

        “借运呗!”

        “怎么个借法?”

        “你身上还有银子不?”

        “二两!”

        “那就成了,所谓发财钱,就是你自己有银子,到赌坊却不拿出来,直接问赌坊的人借钱来赌,必赢,可是你不能骗人,要是身上真没银子,纯粹打秋风的,那必输无疑!”

        老鼠是有听说过这说法,很多人去赌钱,明明自己身上有银子,偏偏不拿出来,硬要向庄家借,说用庄家的钱跟庄家对赌,把他的运气借走。

        老鼠拿出二两银子,说道:”可这赌场是西门庆的,能借我吗?“

        “我有个兄弟,以前也是做我们这一行的,现在到了吉祥赌坊负责放债,为人义气,我给你说一下,多不敢说,二百两银子,是有的。”

        老鼠连续当旺十天,对自己的运气深信不疑,方才输钱,皆因去了翠红楼沾惹了霉气,此刻借运了,定当可以赢回来。

        “有劳你了!”

        半个时辰后,老鼠眼光呆滞的看着夜鹰儿,眼前的一盘熟牛肉无法引起他半点的兴致。

        “兄弟,吃吧,就算死,也要做个饱死鬼,更何况是输钱而已。”

        “我连本带利,欠了西门庆赌坊二百五十两银子,三日后便要还,你说我能吃得下吗!”

        “嘿,不就银子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兄弟!”老鼠一把抓住夜莺儿的手臂,紧张道:“你道是如何?”

        “吃完再说。”夜鹰儿神秘道。

        老鼠恨恨道:“你不说,我岂有心情吃东西。”

        “瞧你急得!”夜鹰儿伏在他耳边低声道:“我前些日子做了买卖,得到一个汉代的白玉碗,约莫估算,也值三千两银子,我只卖二千两,给一百两你作酬劳,能要高多少算你本事。“

        老鼠颓然坐下,轻声道:“我答应过叔父洗手不干了。”

        “这个自然不能勉强,只要你三天后有二百五十两银子归还便可,不然断手断脚的,不要说做兄弟的没关照你。”

        老鼠沉默良久,夹起一块牛肉,放进口里,用筷子在手指上一敲:“最后一趟,从此戒赌!”

        一天后,子时,老鼠约了买家,联系了夜鹰儿,在狮子桥头等候。

        买家和夜鹰儿到了,检查过双方的的事物,老鼠低声道:“成了!”

        “抓住那毛贼!”

        突然从桥底冲出十余人,手里皆拿着家伙,买家和夜鹰儿飞似的逃了,老鼠却给绊马索撂倒,抓到了西门庆的家。

        在后院吊着打了一夜,早上西门庆亲自过来,他看了老鼠一眼,冷冷道:“我道是谁敢太岁头上动土,偷我的白玉碗,原来是老朋友,那算是知法犯法了,若然跟随过我的人都回来光顾,西门家岂不是倾家荡产,杀一儆百,张小三,将那厮活埋了。”

        “张大哥,念在小人曾跟随过你,你替我求情吧。”

        “哎,兄弟,我也是左右为难,大官人只爱有用之人,没用的,便如一条狗,杀了便杀了,没有什么可惜的。”

        “张大哥,只要能饶小人性命,大官人但凡有吩咐的,小人照做便是。”

        第二日,西门庆和张小三在家中喝酒,一名泼赖匆匆而至,行礼道:“大官人,张大哥,武松独自一人回来,已经过了阳明山,估计明日回到阳谷县。”

  http://www.abcxs.com/book/13434/65828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