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易容改装

第二百二十四章 易容改装

        “你爱我什么?恨我什么?”武松“嘭”一下将门关上。

        “恨你的粗鲁,爱你自然也是这股狠劲,你把奴家的小心儿弄得......二郎哥哥,是你!你如何当了行者?”

        菲菲正说着风流话,却见武松盘起头发,认得他的脸面,吓得低声喊了出来。

        “听陈二狗大哥说,你不是进了牢房么?我们四姐妹正寻思着你刺配孟州之日做些点心送你....”

        “不必多言!”武松心中十分感动:“侠女出风尘,果然没错。”,他作了禁声的手势,低声道:“我便要见陈二狗,可惜此处耳目甚多,只能委屈姑娘了。”

        四朵小花当中,菲菲最懂人情,她马上会意,尖叫一声:“大爷,奴家伺候你便是,可你这家伙容易出人命,奴家应付不了!”

        “噗!”武松一口老血喷了出来:“我的什么家伙?”

        “来人呐!陈二狗大哥!快来救我!”

        外面的人听得房中尖叫之声不断,都以为菲菲遇到了癖好特殊的怪行者,把她折磨得死去活来。

        老鸨连忙喊道:“陈大哥,进去料理他,菲菲可是头牌,给他弄死了,你我损失很大!”

        陈二狗带了两人,抄了家伙,冲进房间,老鸨连忙安抚客人:“没事,没事,一个喝醉酒的行者!”

        她又马上安排另外的姑娘进去曾员外的房间,送了一席酒菜赔罪。

        “直娘贼!不想活了,竟然敢来老子地盘闹事,你可知此处是打虎武松照应的!”

        武松一步上前,将之制服,压低声音道:“二狗,是我!”

        “都头!”陈二狗认得武松的声音,慌忙喊道。

        菲菲十分懂事,立刻把门关上,武松嘶哑着声音喊道:“哦!原来这里是景阳冈上打虎武松照顾的场地,洒家敬他是一条汉子,便消气,可你要答应我两个条件,第一,菲菲姑娘留在这,第二,你们也留下来陪我喝酒!”

        “行!咱们不打不相识!”陈二狗也大声喊道。

        外面的老鸨听了,一颗悬着的心才稳定下来,她心有余悸道:“好啦,好啦,没事了。”

        “都头,你不是在牢房吗?为何成了行者?”

        “这里都不是外人,我也不怕说了。”

        武松简单的将自己杀了高衙内的事情说了,又将高联要害他的事情交代。

        末了,他道:“今晚便要送大哥和金莲出阳谷县,奈何此处耳目众多,我打将出去,自然容易,可不免连累了相公和各位捕快兄弟,不是好汉所为!”

        陈二狗抢着道:“都头有何吩咐,尽管说,做兄弟的,作用便在此时了。”

        “嗯!”武松点点头:“要送大哥和金莲出去,必须乔装,这阳谷县.....”

        “喜鹊儿!”陈二狗十分性急:“我这就去请他过来。”

        “兄弟,你别性急,听我说完!”武松笑道:“你佯作找捕快来料理我,把喜鹊儿带到我家,我从窗口跳出去,也返回家中,待事情办妥,大家再如此这般的操作,明白么!”

        “都听都头的!”

        陈二狗大声嚷道:“兄弟,你我一见如故,既然你爱吃鲜鱼,我便到鸳鸯湖给你整两条,你们两个,还有菲菲姑娘,给我招呼好!”

        “有劳兄弟了!”

        陈二狗走了出去,将门反锁,低声对老鸨道:“这行者身上有刀,估计就算不是江洋大盗,也非善类,我去找王都头商量,将他抓了,你切不可惊动里面的人。”

        老鸨慌得连连点头,低估道:“菩萨保佑,不要伤了我的菲菲,她可是我的摇钱树!”

        武松从怀里拿出两锭十两重的银子给两名兄弟,又给了菲菲四十两银子:“菲菲姑娘,此事关系到武松一家人的性命,请你保密,这四十两银子,你们四姐妹分了。”

        “二郎哥哥,你只需一拳,便可要了菲菲性命,一了百了,你却没那么做,凭一点信任,将性命都付托在我这个薄命的女子身上,这点情意价值千金,我要你的银子,便是把你小窥了!”

        两名兄弟,也是不接纳,武松十分感动,他笑道:“二位兄弟,这些银子便当日我成亲请你们喝的喜酒,菲菲,你落得标致,二郎哥哥给你买胭脂的。”

        说完,推开窗户跳了下去,菲菲呆呆看着窗户,出神了,那两名兄弟倒是高兴,菲菲如此美貌,能陪他们喝一个晚上的酒,实在是福气。

        陈二狗出了翠红楼,转弯抹角,到了喜鹊儿家,敲了门,喜鹊儿睡眼蒙松的出来道:“陈大哥,那么晚了.....”

        “你什么都不必说,带了家伙,跟我来!”

        喜鹊儿听他说的严重,立刻拿了乔装的工具箱,从后跟着,走了几步,陈二狗突然停住,转头道:“喜鹊儿,此事重大,本来我可以将你哄到那地方,就算你不情愿,也是要你就范,可跟了都头后,我便要做人光正些。”

        “陈大哥请讲!”

        陈二狗手里按着匕首,低声道:“都头犯了事,今晚要出阳谷县,我们负责协助他家眷离开,需要乔装。”

        喜鹊儿右手成掌,在自己脖子上一横,说道:“都头是喜鹊儿生平第一知音,这脑袋是他的!”

        喜鹊儿善于化妆,可这是三教九流的活儿,十分受人轻慢,上次武松对他大加赞赏,还说他的手艺应当流传后世,士为知己者死,那天开始,他便视武松为过命之交。

        陈二狗听了十分高兴,带着他来到紫石街,武大郎家中亮着灯,他敲门轻声道:“大郎在家吗?我是陈二狗。”

        吱咦,门打开了,武松,王二牛,武大郎,潘金莲都在里面。

        喜鹊儿对着潘金莲深深行礼,大家都觉得很奇怪,只听得他道:“嫂子,小人为你乔装,必须看你身段和容貌,请你恕罪。”

        大家听了恍然大悟,都敬重他的懂礼,潘金莲脸上一红,低声道:“此刻千钧一发,有什么顾忌呢,都听叔叔的。”

        “嗯,嫂子,你站在灯光下!”

        潘金莲站在灯下,喜鹊儿绕着她打圈,细致的观察她的身体特征,特别是五官,他几乎是把脸贴近潘金莲的脸来看。

        陈二狗看到人人都有忙碌的事情,心中一动,悄悄离开了武家。

  http://www.abcxs.com/book/13434/66164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