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冥婚

第二百三十五章 冥婚

        “都头!都头!”有人敲门了。

        武松不作声,听得一人说道:“我都是那厮已经睡了,进去把他做了!”

        武松心道:“奇怪!孟郊说我是他救命恩人,孟林也看不出有什么异样,怎么就要把我做了!好,我便看看你们有什么把戏!”

        “好酒!好酒!”

        武松大声喊道,吓得门外两人不敢作声,良久,有一人惴惴道:“都头,你睡了么?”

        “真是好酒!喝得我醉醺醺的,越醉越好,当日便是喝醉了才上景阳冈打虎的,老爷是醉一分便有一分杀人的本领,醉十分便有十分杀人的本领!”

        门外两人听了,吓得连忙逃跑,哪里还敢造次,武松轻轻推开窗门,跳了出去,在后面跟着两人。

        两人一直跑到一个房间外,敲了几下们,房门开了,便闪了进去。

        武松看得房间后有一颗歪脖子树,树干延伸到房顶,便绕到房子后面,爬上树,到了屋顶,揭开瓦片,往里面一看。

        不由得心中一怔,只见里面除了孟林,孟郊,和几个徒弟,还有两名汉子,一人满脸乌黑,就是那黑面神凌中,一人脸色蜡黄,是说要带他去领赏的人。

        “怪了,这两人在大街上做一场戏,到底是为了什么?”

        只见孟林踱着步摇头道:“这可怪了,今日的酒水都下了迷药,武松那厮怎么会不迷倒呢?”

        “师父,是不是他事先吃了解药?”孟郊说道。

        “解药?我们的计谋天衣无缝,他怎么知道我们害他,又如何会事先吃了解药?”

        武松更加奇怪:“他们到底有什么计谋,如何的天衣无缝?莫非自从遇到李巧奴之后,便是堕入圈套,可我从来没来过这里,不会跟他们结怨,真是令人费解,嗯,孟郊不是孟林的侄子,而是他徒弟,自然也不是清河县猎户了,待我查个明白。”

        “师父,也不必多想了,待会再灌那厮喝几碗迷药,加重点分量,若然不能将之迷倒,也不要想着活捉他了,在少爷大婚时,让那贱人给他敬茶,酒中放了鸠毒,任凭他有通天本领,也要毙命。”

        孟林点点头,武松听了一阵,也没听出再有什么事情了,便从树上慢慢爬了下来,他不愿意立即将房间里的人杀了,他是要知道孟林为何要害他。

        武松想到苏全说过,迷药大多是用西域曼陀罗制成,解药用甘草便可,孟林是大夫,在他家寻找药房十分容易,武松寻得药房,虽然不懂药理,可甘草还是认得的。

        他干脆把一个柜子里的甘草全拿了,回到房间,直接放进口里咀嚼,连渣也一并吞掉。

        亥时到了,又有人来敲门了。

        “都头醒来了没有?”

        “醒来了!”

        “师父请你到大堂,少爷的大婚即将开始,让都头去喝喜酒。”

        “我知道了!”

        武松推门出去,跟着孟林的徒弟,来到大堂,堂中果然布置得喜气洋洋,也来了几十宾客,热闹非凡。

        在宾客中,武松看到了李老汉,此刻,他不知道李老汉到底是好是歹,也懒得过去招呼。

        “都头,请过来说话。”倒是你老头主动过来找他,武松微微一愕,点点头。

        “恩人!”孟郊一把抱着武松:“过来喝酒。”

        李老头看到孟郊,便走开了,远远的坐到一张桌子上,武松有点狐疑:“白天的李老头还是病得厉害,此刻好像已经好了不少,有古怪。”

        孟郊和几名徒弟轮番给武松敬酒,武松是酒到必干,喝了十来碗,头上有点熏熏的,心中暗叫:“糟了,我是太过大意,小窥了孟林的本领。”

        孟郊等人看得武松有点虚浮,都露出笑容,准备等他跌倒,立刻一拥而上。

        武松在迷糊间,想到李巧奴的话,说自己有不舒服的,便用怀中那事物喷一下,他立刻从怀里拿出那事物,用力的挤压,一股淡黄色的烟雾扑鼻而来,呛得的他猛的咳嗽,可每咳嗽一下,脑袋便清醒一分,最后竟然神清气朗,连酒气也没有了。

        他心中狂喜:“原来今日喝了许多迷酒,没有倒下,是那事物的功劳,也就是李巧奴救了我,那李巧奴父女不是坏人,事情更加的奇怪了。”

        孟郊等人看得武松将要晕倒,突然又清醒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可哪里敢多言。

        一阵唢呐声响起,进来一队仪仗,两名徒弟扶着一名脸色苍白的青年人进来,坐在堂上,那青年人作新郎官打扮,估计是孟林的儿子。

        一名徒弟蹲下去,替他脱掉鞋子,放在地上,抬起他的脚,放在椅子上,长袍遮挡了,好像没有脚一般,武松看的奇怪,也不管孟郊等人了。

        一阵爆竹声后,一名肥大的媒人婆背着一位娇弱新娘子进来,新娘子用红包遮了脸面,看身材窈窕,应当长得不错。

        武松心道:“这明明就是孟林儿子的大婚,为何会在婚宴上杀我?嗯,估计是让我掉以轻心。”

        武松想通了这一层,又道:“这里都是寻常宾客,我也不在堂上闹事,恐防伤了无辜。”

        媒人婆扶着新娘子拜了天地,武松看着精准,哪里是新娘子拜天地,明显是媒人婆按着她的头行礼的,新娘子并非自愿。

        他更加奇怪,一般习俗,大婚,一定是新娘和新郎一起拜天地的,怎么只有新娘一人拜呢。

        最后应当是夫妻对拜,却是新娘对着新郎拜,武松心道:“估计是新郎和新娘的地位悬殊吧。”

        行完礼,新娘给孟林敬茶,孟郊一拉着武松过去,让他坐在新郎旁边,接受喜娘的敬茶。

        武松看了一眼新郎官,只见他脸上涂满了脂粉,比女儿家还要贪图装扮,两个眼睛却是如死鱼般,呆呆看着天空,武松对着他说一声:“恭喜了!”,他也是没有回答。

        突然武松心中一愕:“不对,这人不是活人,活人的眼珠不会是那样的,这是冥婚!”

        武松再扭头看看新郎官,只见他嘴巴轻轻张开,不能合拢,眼睛也是不能转动,脸上没有一点神情,他肯定,这新郎官是死人。

        “都头,新娘子敬茶了。”

        武松伸手去接新娘子的茶杯,新娘子那晶莹剔透的小手轻轻的摇了两下手指,“不喝!”

        她的声音极低,也只有武松能够听到,武松不知她是何人,点点头,袍袖一挡,将茶泼入袖口。

        哐当!

        他一把将茶杯摔下,全身颤动,往地上一倒,喊道:“有毒!”

  http://www.abcxs.com/book/13434/66354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