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二百三十九章 “黑旋风”李逵

第二百三十九章 “黑旋风”李逵

        大汉一把将凌中按在床上,举起拳头一顿乱打。

        “兄长,是我,我是凌中!”凌中慌忙喊道。

        “呸!你是凌中更要痛打!老爷来投奔你,你不请我喝酒吃肉,还来偷我包袱!”

        大汉的拳头更加重了,打得凌中杀天价的大喊,他这一喊把隔壁房间的老妇吵醒了,老妇双目失明,听到打闹声,摸索着走出房门。

        “铁牛,铁牛是你么?”

        “娘亲,你是要起来方便么?你眼睛不好使,不要出来,等铁牛将凌中打死了,再来伺候你!”

        “铁牛,娘亲不是要方便,你为何要杀凌中,你倒是忘记了我们为何来这里么?”

        “娘亲,铁牛又不是傻的,怎么能忘记呢,我在百丈村杀了人,被官府缉拿,才连夜背了你,离开沂水县,来到东平府安溪村投靠这个结义兄弟凌中。”

        老妇已经摸索到了铁牛的房间,叹气道:“既然你知道是来投靠凌中,因何还要杀他,你是因杀人而逃离家乡,此刻又杀人,天下虽大,还有我们母子容身之所么?”

        “母亲不知道,这凌中要偷我的包袱!”

        凌中知道自己这结义兄长杀人从来不用打招呼,任起性子,杀他一二百人,也是等闲之事,可生性孝顺母亲,母亲说的话,他从来都是言听计从,不敢违拗。

        他知道要活命,必须求铁牛的老母亲了,不然给他打多二三十下,定然要了小命,他慌忙喊道:“干娘,你救救孩儿,我要给铁牛兄长打死了!我死了倒是无所谓,可少了一人孝顺你!”

        老妇极为和善,听凌中说得凄凉,立刻喊道:“铁牛,停手!”

        “娘亲,他.....”

        “你是不听娘亲的话了?那娘亲活着有什么意思,倒不如死了算了......”

        “哎呀!请娘亲恕罪!”

        铁牛慌忙从凌中身上跳下来,跪在老妇身前,猛的磕头认错,凌中拖着如同散架的身体,把灯点燃了。

        “你这孩儿,性子就是暴烈,到处闯祸!”

        老妇怜惜的摸着铁牛的头,凌中看着铁牛,不禁心中笑:“看着李铁牛,长得威武,一双眼睛如同豺狼,透着红光,那把胡子如钢针般竖起,怎么看都是个杀人的太岁,可在母亲面前,温顺得如同绵羊,要不是这瞎眼的老妇,我今日性命休已。”

        “我是倒了八辈子的霉运,在孟府遇到打虎的武松,回到家里又养了这杀人的太岁,咦?要是让李铁牛跟武松斗上一斗,或许就能将武松杀了,我也不必离开安溪村,嗯,对了,我要使计谋挑起这莽撞的铁牛。”

        “铁牛大哥,兄弟偷你的包袱,真是该死,你便一板斧将我杀了吧!”凌中跪下对着铁牛磕头。

        “你起来吧,娘亲说不能杀你!”铁牛一对红眼瞪了他一下,吓得凌中心中“咯噔”一震。

        “凌中,你因何要偷铁牛的包袱?”老妇问道。

        “哼!”铁牛一听,又气到了,大声嚷道:“娘亲,这凌中不是好人,铁牛当日看他长得一脸漆黑,跟铁牛有几分相似,以为他是条汉子,便跟他结拜,奈何这人是小人,你看,我们来投靠他,三天了,可曾吃过一顿肉,喝过一壶酒,今日还来偷我的包袱,是不是该杀!”

        “扑通!”

        凌中又跪下了,磕了几个头,伏在老妇脚边痛哭道:“干娘呀......”

        “呸!谁是你干娘了!”

        铁牛一脚将凌中踢开,凌中又扑过来紧紧搂着老妇的脚,这次铁牛不敢踢了,恐防伤害到老妇。

        “铁牛大哥,当日你我结拜,可曾记得,说了些什么话?”

        “哼!”铁牛胡子一扬,恨恨道:“当日我看你长的一脸漆黑,跟我一般,匪号叫‘黑面神’我外号是‘黑旋风’都有个‘黑’字,便跟你结拜,说什么效仿桃园结义,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谁知道你竟然是如此的小人!”

        这李铁牛便是“黑旋风”李逵,在百丈村,因有人跟他大哥争吵,来到家中寻仇,冲撞了老妇,李逵从赌坊输了钱回来,听到此事,也不说话,提起板斧,便将来闹事的人杀了,害怕吃官司,没人送饭菜,连夜逃离,到了安溪村投靠凌中。

        “照啊!”凌中说道:“既然是结义兄弟,兄长的娘亲不就是很我的干娘了么,兄长孝敬娘亲,我也要孝敬干娘!”

        “呸!你说到要孝顺我娘亲,铁牛听了,便上火,你赶紧离去,不然我就要杀人!”

        “大哥,你别动怒,听我一言!”

        “你说,说得不好,便用板斧招呼你!”

        “这个自然,兄弟好赌,输光了身上的钱,兄长到来,没有银子去买酒肉孝敬......”

        李逵生性好赌,点点头:“嗯,赌钱输光了,本来是十分寻常的事情,这事不能怪你!”

        “可毕竟是干娘和兄长第一次到来,兄弟怎么也要寻点酒食孝敬,这日正好,师父的儿子大婚,我就想着去拿些酒菜回来......”

        “对啊,为什么不拿点回来,但凡喜事,宾客越多越欢喜,就算把我和娘亲带去吃一顿也可以啊!”李逵这些天没吃过肉,没喝过酒,心中慌得很。

        “本来带兄长去是可以的,奈何干娘眼睛不方便,若然给人冲撞了不好,兄弟就想着拿些回来就可以了。”

        “酒菜呢?”李逵大手一张。

        “兄长,你听兄弟说来!”凌中叹道:“那婚宴上,有的是好肉好酒,兄弟跟师父说了,他说让我搬一桌回来。”

        “嘿!你净说些无用的话,酒肉呢?”李逵记得胡子竖起来。

        “给人全部打翻了!”

        “就算给人打翻了,再要多一桌不就完了吗?”

        “我是说全场的酒席都给打翻了?”

        “为什么?这是你们规矩么?”李逵奇道。

        “傻孩子,天下都没有这规矩。”老妇笑道。

        “只因有一登徒子,与师父的儿媳勾搭成奸,来到婚宴,将新娘子带走,师兄出来拦住,给他一刀刺死,师父上来理论,也给他杀了!”

        “世间竟然有如此恶人!”李逵气得一双红眼闪闪亮,凛然道:“那登徒子是何人?”

        “阳谷县都头,武松!”

  http://www.abcxs.com/book/13434/66437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