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二百四十四章 李逵复仇

第二百四十四章 李逵复仇

        众人听了,心中纳闷:“哪有如此审案的,替你记录供词,记不好还要挨一板斧!”

        虽则如此,大伙是敢怒而不敢言,推举了三名字写得好的,给李逵做记录。

        李逵摆起官威,在桌上一拍,大声道:“你们排成一行,逐个上来给老爷说昨晚之事。”

        众人乖乖的排队,一个一个的说着,李逵越听,心中越是惭愧:“我错怪了武松!真是该死!”

        几十人说完了,供词都是一般,孟林威迫利诱,哄骗李巧奴跟他儿子冥婚,实际是陪葬,武松在东京犯事,杀了高衙内,孟林和孟郊合计,要将武松毒杀,去东京请赏,武松救了李巧奴,怒而杀人。

        “哇”

        李逵一声大叫,从腰间抽出双斧,往桌上一劈,整张桌子裂成四块,吓得众人跪在地上,猛的磕头。

        “你们抓两个活鸡过来!”

        众人听了不明所以,可哪里敢不遵从,立即有两人抓了两个活鸡过来,李逵双斧一劈,将活鸡劈死,抓鸡的两人以为李逵要劈他们,吓得当场晕倒。

        李逵哈哈大笑,将两把带血的板斧挂在腰间,几十张供词胡乱塞到怀里,提了食物篮,便往凌中就走去。

        凌中早已在屋外张望,看得李逵,十分高兴:“兄长,武松杀了么?”

        “杀了!那厮厉害得很,娘亲给我做的衣服都划破了!”

        凌中大喜,拉着李逵的手进去,老妇一夜未睡,听得李逵回来,忙问道:“铁牛,你一夜去哪里了?”

        “娘亲,孩儿为村民做了好事,他们送了一桌肉食给我,你吃吧!”

        李逵把肉食都摆在桌子上,一把拉着凌中的手,说道:“兄弟,你跟我出去。”

        凌中虽然觉得奇怪,可李逵性格暴烈,他哪里敢不去,走出家门,他问道:“兄长,去哪里?”

        “娘亲让我杀武松,不能伤及无辜,便在药王庙前的松林里伏击他,将之杀了,可我认不得武松,所以请兄弟去辨认一下,看看是否有杀错人。”

        凌中看得他腰间的板斧沾满了血迹,胸腹间的衣服划破,肚皮上留了一条长长的口子,心道:“李逵是杀了人,估计也不会杀错,安溪村除了武松有谁能在他肚皮上划一道口子。”

        他心中高兴,随着李逵上山,只是觉得奇怪,李逵为何跟他如此亲切,一直拖着他的手。

        进了松树林,来到李逵下拜的松树下,李逵停住了,凌中奇道:“兄长,武松呢?”

        李逵往松树一指,冷冷道:“它就是武松!”

        凌中笑道:“这是松树怎么是武松,莫非兄长将他埋在树下,可也不对呀,树下的泥土没有被掀开的痕迹。”

        “你识字么?”李逵将凌中一推,推倒在地,凌中看着李逵的眼神,心知不妙,可也不知为何,只得颤声道:“读过两年书,识得粗浅的字。”

        “那你读给我听。”

        李逵将几十张供词撒在凌中身上,凌中慌忙捡起一张,读了几句,立刻拜倒在地:“兄长,请你看在结义之情,收留之恩,对干妈孝敬之义,放过兄弟吧。”

        “你不必拜我,对着武松拜,问他能否放过你!”

        凌中看李逵指着松树,也不敢怠慢,立刻对着松树磕头,李逵从腰间抽出板斧,从后将凌中杀了。

        用凌中的血在松树下围了一个圈,跪下道:“武松,是铁牛冤枉你了,这小人也杀了,算是给你出气!”

        他说完,用树叶将板斧上的血迹擦干,径直下山,回到凌中家。

        “娘亲,我们走吧!”

        “铁牛,我们要去哪?凌中呢?”

        “杀了!”

        哐当,老妇手中的碗筷掉了,惊道:“你为何杀了他?”

        李逵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老妇叹道:“哎,你这个莽孩子,你说,我们该到哪里去?”

        “本来在这里去投靠武松最好,可他自己也犯了事,不能照顾我们,铁牛听闻山东‘及时雨’宋公明十分仗义,可惜他是个押司,是官门中人,铁牛犯了事,投奔他也是不妥,现在想来,唯有到沧州,投靠‘小旋风’柴进,他为人仗义疏财,应当会照应我们。”

        李逵拿了一张床单,将母亲吃剩的肉食包作一团,系在腰间,背起母亲,挽了包袱,在凌中的家里放了一把火,朝沧州投奔柴进而去。

        武松跟李逵分别了,走进药王庙,看着惊魂未定的两父女,笑道:“黑大汉走了,没事了。”

        “都头,听那黑大汉所言,他并非歹人,只是受了人蛊惑,是我们父女连累你了。”

        “大丈夫做事,做了便做了,有什么连累不连累的,走吧!省得有人追来,徒添杀孽。”

        “菩萨!”

        李巧奴指指地上的药王菩萨,武松会意了,将菩萨像搬回神坛放好,李巧奴用手绢将两个馒头抹干净,重新放在神坛前。

        武松看馒头十分精致,拿了便吃,竟然十分美味,李巧奴嘴角一掀,武松把剩余的一个递给她:“你要吃?”

        李巧奴脸上一红,摇摇头:“你吃!”

        武松把馒头吞了,自言自语道:“你不爱说话,以后媒婆怎么跟你提亲,难道是点头就答应,摇头就不答应么,要是觉得还可以,有待观察的,怎么说”

        李巧奴听了,芳心大乱,低着头,跟着武松身后,有了李巧奴指引,回去的路好走了许多,酉时便回到酒馆。

        “都头,你回来了,小人想死你了!”

        一名行者跪倒在武松面前就拜,武松一看,不是别人,正是曹正。

        “兄弟,你什么时候脱狱的?”

        “都头抓了高联出去,狱卒都跟了出去,小人心想,官府无道,牢房里的大多是穷苦人,就将大伙都放了,也趁乱冲了出去。”

        “由于都头大闹阳谷县,县内戒备森严,出不了城门,小人只得绕过豹头山,走多了一天的路程才出来了,半路上遇到一彪人马,问了,原来是陈清大哥,他告知小人都头在这里,便来寻找。”

        “兄弟,孟林找回来了么?”孙二娘走了出来。

  http://www.abcxs.com/book/13434/66518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