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二百五十章 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

第二百五十章 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

        “小人不怕坦白说,我这马本来寻思着要献给好汉,天下好汉虽多,能配此马的,只有五人!”段景住正式道。

        武松和孙二娘齐声道:“哪五人?”

        “山东郓城县有两个,一个是天王晁盖!”

        “嗯,这人算是豪杰,有楚项羽之风!”武松道。

        “另一人便是及时雨宋江!”

        武松听了不以为然,孙二娘点头道:“听说他也是条汉子。”,武松不屑背后说人不是,也不出声。

        “第三位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

        “林教头我跟他有过交往,的确是个人物!他此时已经晋升为八十万禁军的管军了!”

        “第四位便是沧州小旋风柴进,小人曾受他恩慰!”

        段景住说到柴进,武松心中一动,就想到了柴婉霏,她那俏丽的容颜在脑际飞扬。

        “第五位呢?”孙二娘急忙道。

        “第五位生在清河县,在阳谷县为都头,方才看到大哥英雄了得,这东平府上除了武松武都头,不会有任何人有此本领,故且小人便跪下磕头!”

        孙二娘听了十分高兴,虽然段景没有把她两夫妇列入可赠马的英雄当中,可跟那五人相比,自己两夫妇确实不如。

        “金毛犬,我这兄弟便是都头武松,你的透骨龙可送给他?”

        “二娘,你知道我段某的为人,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盗得其他良马自然是卖得银子,喝花酒,赌大钱,觅得神马,自然是赠英雄了!”

        武松听了十分高兴,段景住亲热的拉着武松的手:“难得都头到此,何不共醉一场?”

        “不了,我来找你借马,便是有急事,山高水长,日后江湖再见!”

        段景住看他有急事,也不作挽留,送两人过了小溪,便拜别,武松也不顾虑什么,跟孙二娘一起骑上马,往酒馆跑去。

        张青早已在门口等候,武松心中一惊,跳下马:“我大哥如何?”

        “兄弟不必担忧,虽无好转,也无大碍,我只是心急,在这里等候。”

        走进大堂,孙二娘哔哩吧啦的便将如何得到透骨龙说了一遍,大家听了都十分高兴,都称赞武松神勇,段景住有江湖义气。

        武松看着李氏父女奇道:“李老伯,为何还没有出?”

        “等你平安再走!”李巧奴话语简单,却饱含深情,武松微微躬身:“李姑娘果然有情有义。”

        李巧奴脸上微微一红,低声道:“药莲奇效,篓子闷气!”

        武松跟她接触时间最长,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是说将武大郎放在篓子里,上面盖了衣服,十分闷气,让他将药莲也放在篓子里,药莲有一股清香,可以缓解闷热之苦,特对昏迷的武大郎尤为有效。

        张龙为人精细,在武松和孙二娘出去借马的时候,早已经准备好两个大篓子,在一个里面放了软绵绵的干草,将武大郎放在里面,武松用药莲喷了几下,把药莲放武大郎怀里。

        潘金莲准备了两套武松的衣物,上面撒了牛血,用一套盖住武大郎,里面放了两把戒刀和一条齐眉棍,都露了出来。

        另外一个篓子里面也是如此布置,只是少了一个武大郎而已,张龙说道:“都头,你绕着豹头上跑去,酉时我们在南山下那山神庙汇合,记得不要错过了时辰。”

        潘金莲不知道武松这一去能否回来,也顾不得人多,扑入武松怀里,低声道:“二郎,一切小心,祝你跟大哥平安归来!”

        “放心,我一定跟大哥平安归来!”

        “小心为上!”李巧奴也低声说道。

        孙二娘有点不耐烦了,骂道:“要去便去,不必在这磨叽,又不是生离死别,难道以你的武功还能有人把你怎么地!”

        武松哈哈大笑:“姐姐教训的是!”

        他说完,背起篓子,翻身上马,一夹马肚,透骨龙便腿狂奔,后面传来孙二娘的声音:“兄弟,我做好酒菜等你回来!”

        武松听了心中十分温暖:“姐姐是口硬心软的人!”

        张龙也不敢怠慢,向孙二娘讨了两壶酒,一壶水,还有肉干,背着武大郎,向阳谷县跑去。

        这一路无事,中途他停下来,看了武大郎,只见他昏昏沉沉的,也没有什么严重的迹象,心想酒能活血,便往他口中灌了点酒,武大郎竟然也喝了两口。

        赵龙十分高兴,自己也吃了肉干,喝了一壶酒,往城门奔去,待到城门已经是申时。

        守门的弓箭手看到是张龙,为的奇道:“张捕头,为何去而复返,背上的是什么?”

        “我到了阳明山,在山下草丛寻得武松的衣物,还有兵刃,问了附近酒家,说看到一个貌似他的人,带了一个美貌女子和一个不足四尺的男子上了光明寺,我一人不敢上去查探,立即回来禀告府尹和知县相公,背后的便是武松的衣物和兵刃。”

        那人听到得有武松的消息,不敢怠慢,立刻放行,此刻已经是夕阳西下,张龙驱马狂奔,径直往南山破庙跑去。

        心中仍旧是担心:“由豹头山那里来,道路十分难行,否则也不会没有官军把守,武都头不要错过了时辰。”

        刚到山神庙,只见迎面一团黄光,在夕阳下异常显眼,他心中高兴知道是武松来了,也不停下来,从背后解下篓子,两马相交的时候,往武松扔去,武松也把自己的篓子向张龙扔去,武松接过张龙的篓子,翻开衣服一看,武大郎安然在内,心中十分高兴。

        张龙不敢停留,往县衙绝尘而去,武松停下马,进了破庙,看到篓子里有一壶酒,还有一包肉干,便喂武大喝了两口酒,自己也吃了肉干,把酒喝完。

        他对着破损的山神道:“望山神保佑好人平安,若真有报应,请应在武松身上,不要牵连了大哥。”

        他祷告完,看着红日西沉,便戴了一顶竹笠,遮挡脸面,背着起武大郎,他在透骨龙的背上摸了两下,说道:“你便在这等我!”

        透骨龙似乎能通人性,在武松的肩膀上磨蹭了两下,自顾自的走到一旁吃草去了。

        武松背了武大郎径直往阳谷县城走去,他心道:“常言道,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我便回紫石街,然后再想办法找严方。”

        他趁着夜色,凭借一身本领,转弯抹角回到紫石街家中,竟然没人觉。

        推门进去,顿时感到一阵的清凉,此处往日是他跟武大郎,潘金莲一起住的,每天总是看到武大郎在这堂中走来走去,口中不住的念叨,此时想再听他念叨也是十分困难,不禁有一丝伤感。

        “哎.....”

        武松一摆手,不去想了,走进武大郎的房间,将他放在床上,房间里一切如旧,他走出房间,寻思着该如何去找严方,又可以躲开官兵的耳目,问题是,此刻自己连严方在哪读不知道。

        “奇怪!”武松心中一动:“正常来还说,一间屋子,几天没人居住,便会积尘,可这里甚是干净,好像有人打扫过一般。”

        吱咦----

        有人推开大门,武松心中一惊,连忙躲到房门之后。

  http://www.abcxs.com/book/13434/66613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