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二百五十二章 火困

第二百五十二章 火困

        严方听了心领神会,背起药箱往紫石街走去。

        赖皮三躲在黑暗中,看着严方从珲哥家出来,捡了一块板砖准备袭击,等了一阵,没等到严方过来,心中奇怪,探头一看,严方竟然走去另外的方向,不是回家。

        他心中喜道:“严方定然又到别家看病了,好,两家的诊金都归我赖皮三了!”

        他静静跟着严方,到了紫石街,看着他一直往里面走去,心中一惊:“紫石街最末的两间屋子,一间是王婆的茶坊,她已经死了,儿子王小刀料理完后事也去东京了,另外一间是武松的,他到底要去哪,这事十分诡异。”

        赖皮三隐没在墙角,悄悄看着,看到严方进了武松的家,他心中大惊,连忙跑过去,伏在门外,仔细的听着。

        严方来到武松家,在大门上一推,大门应声而开,里面点了一盏豆大的油灯,武松端坐在那里。

        “武都头,你什么时候回来了!”严方惊得连忙跪下行礼。

        门外的赖皮三吓得一颗心乱颤,突然心念一动,心中喜道:“这不是明摆着送来富贵么,府尹和知县共同出了公告,有谁能擒获武松的赏银一千两,能举报他协助捉拿的也赏银一百两!我这便去县衙举报。”

        阳谷县县衙,内堂中,府尹刘文正和知县端坐在堂上,张龙站立在两人面前,地上摆着一只篓子,旁边是一条齐眉棍,两把戒刀,一套沾了血的衣服。

        “张龙,你如何发现这些事物?”知县问道。

        “小人骑马赶往东京,途经阳明山,眼看就要天黑,便下马到前面酒馆投宿,看到一处草丛十分凌乱,出于查案的经验,知道里面有异常,便去查看,果然,看到血衣和兵刃,认得是武松的。”

        “跟店家打探,说的确有三人来过,一人长得雄壮,八尺以上身材,一身血衣,一人只有四尺身高,另外有一美貌少女,他们在酒家要了一间房,换了衣服,并没有投宿,往光明寺去了,店家查看房间,发现这些事物,怕有牵连,便令伙计扔了,伙计心中害怕,胡乱扔到路旁。”

        “小人寻思,那三人必定是武松,武大郎和潘金莲,近日听说光明寺里有盗贼占据,武松定然上去投靠了,故且立即回来禀告。”

        知县听了,看着刘文正:“刘大人,你认为如何?”

        “此事必须从长计议,我们一百官军尚且无法擒拿武松,当下他又纠结了贼人在光明寺,这事十分棘手,依我来看先派人去查探,确认是武松无疑,便从东平府八个县调动军马去围剿,方为上策!”

        这边厢,府尹和知县在讨论如何对付武松,那边厢,赖皮三已经来到县衙门口,击打着大鼓。

        两名刘文正的心腹立即过来,喝道:“你是什么人?深夜要扰!”

        “我有事禀告知县相公!”

        “知县相公跟府尹大人商量要事,有什么事,明日再来!”

        “我这是重要事情,耽搁了,你们也担待不了,快点去给我禀告!”赖皮三有恃无恐。

        两名心腹听了,心中恼恨,便要上前打赖皮三,此刻过来一官人,问道:“为何在这吵闹?”

        “姚都头,这人来闹事!”

        过来的便是东平府都头姚冬,赖皮三认得他,立刻磕头道:“姚都头,小人有要紧的事情,一定要禀告知县相公。”

        姚冬看他说得慎重,便将他拉到一旁,问道:“你有什么事情?”

        “小人有武松的行踪。”

        姚冬听了,立刻带着赖皮三进了内堂,行礼道:“刘大人,赵大人,这人说知晓武松的行踪。”

        张龙心中一怔:“莫不是都头给他看到了。”

        知县听了,也是心中大惊,他知道张龙此番回来,必有深意,只想胡混过去便算了,此刻听得有人来报,说有武松消息,如何不惊。

        “我们已经知道了,此刻便在商量!”知县先下手为强:“张龙,带他下去,咱们商量的机密事情,不容外人听去了。”

        张龙大喜,立刻要带赖皮三下去,刘文正却是心中一动,说道:“等一下,听他如何说来。”

        刘文正开口了,张龙不敢违拗,只得将赖皮三带回来,赖皮三跪下磕头。

        “你在哪里发现了武松的行踪?”刘文正问道。

        “小人今天看得严方鬼鬼祟祟的去紫石街,心中寻思,那里没有他认识的人,去干嘛呢,便从后跟着,看得他进了武松的家,武松已经逃窜,他家没人,小人更是惊讶,伏在大门上听着,听到严方在里面口称武都头,便来报告。”

        “苦了,苦了!”

        知县跟张龙对望一眼,两人心中了了。

        刘文正听了又喜又怕,喜的是,武松竟然在阳谷县,抓拿他正是时候,怕他是,武松武功高强,恐防捉他不到,反倒给他害了。

        “赵大人,你认为如何抓武松是好?”

        “武松武功高强,必须从长计议,况且此人没有亲眼看到武松,未必作实。”

        赖皮三磕头道:“小人有一计谋,不知能否说出来。”

        “你说!”刘文正慌忙道。

        “这事简单,到了紫石街,大家不动声色,往武松的家淋满菜油,一把火烧了,要是里面无人也不碍事,武松如果在里面,任凭他本领再高,也必死无疑。”

        武松看到严方来了,十分高兴,也不寒暄,直接带他上了楼,来到武大郎的房间。

        严方十分机灵,看到床上的武大郎,立刻明白发生什么事情,连忙走过去,给武大郎把脉。

        武松在一旁紧张的看着,可严方的神情如常,没有一点的变化,他心中着急,可也无可奈何。

        良久,严方开口了:“都头,大郎是受了内伤,似是给人在心窝处重击。”

        武松听他说出症状,心中高兴,知道武大郎有救了。

        “可大郎没有及时医治,令淤血运行了全身,三日前,服用了伤药,只是那伤药药性很猛,不适宜,没有治好大郎的病,反倒加重了,探大郎的脉搏,他重伤后,又在马背上颠簸,若然不及时治疗,三日内必死无疑。”

        武松听他说得严重,可心中却是安稳:“严方能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了,证明他一定有对症下药的方法。”

        “我先用银针,替大郎梳理好经脉,把淤血引导出啦,只是这方法不能急,需三天时间,每天施针一趟。”

        “这不碍事,便在这治疗三天,最多这三天我寸步不出家门,也不会有人知道。”

        严方没有说话,拿出银针,仔细的替武大郎刺激穴道,大概过了半个时辰,他把最后一根银针拔了出来。

        “呃——”

        武大郎突然翻身伏在床边,吐出一口污血,严方替他轻轻的拍着后背,低声道:“大郎,你尽管吐吧,把不快的吐出来,便好了。”

        武松虽然不懂医道,武大郎前几次吐出来的都是鲜血,这次的是污血,便知道他有救了。

        武大郎吐了一阵,躺在床上,用力的喘着气,低声道:“辛苦死我了!”

        武松听得他能够说话,更加的高兴,“严方,要不是你,大哥便要毙命了!”

        “都头,你我何须说这等话。”

        “嘘——”

        武松突然神经紧张起来,他听得外门有骚动之音,正要出去查探。

        “武松!你家外已淋满菜油,若不束手就擒,立刻将你烧死!”屋外传来知县的叫喊声。

  http://www.abcxs.com/book/13434/66613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