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弄斧助酒

第二百九十五章 弄斧助酒

        潘金莲看到云雀儿十分的尴尬,李逵却是毫不介意,斜睨着她说道:“我两母子来到快活林已经有十天了,你没跟我娘亲请过一次安,为何今日如此的好心?”

        云雀儿听了,气得脸上发白,低着头,不说话,后面的丫头倒是十分灵巧,连忙道:“二爷你误会了,老爷时常不在家,快活林由你打理,常言道叔嫂不通言,二爷孝顺太君常伴左右,小姐几次三番要来给老太君请安,都是晴儿劝阻了,说等老爷回来后才一起前来。”

        “我刚来快活林,你家老爷看我长得气势,让我给他演示几路板斧,他看了十分高兴,便要留我在这里,替他打理快活林,但凡有闹事的,便由我料理,我到了三日,蒋大哥才离开快活林,到了孟州府的,为何这三天不见你前来!”

        武松终于知道李逵为何在快活林了,原来是蒋忠让他来看场子的,他心中笑道:“这李逵貌似粗野,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可凡是有人对他娘亲不恭敬的,他都狠狠的记在心上。”

        “哎,叔叔的话折煞奴家了!”云雀儿是唱戏出身,自然是七情上面,她悠悠道:“叔叔和太君来的时候,奴家已经感染风寒,每每要来拜见太君,大哥总是说我身体羸弱,恐防身上的病气恶了太君,所以不让前来。”

        老太君听李逵言语十分的冲,她眼瞎心精,自然知道云雀儿是势利眼,可自己母子毕竟寄人篱下,蒋忠待他们不差,无谓为此失了和气。

        “铁牛,你没听到娘子说的话么?她也是为了娘亲好,你错怪好人了。”

        云雀儿为人十分机敏,立刻道:“太君言重了,本来就是奴家不好,哎,谁让奴家自幼体弱。”

        “娘亲,她哪里有病,每天都坐在柜台前.....”

        “铁牛!”

        老太君发怒了,李逵不敢说下去,他讪讪道:“嗯,那你给娘亲请安吧。”

        云雀儿心中骂了李逵千百句“挨千刀的”,脸上却是一片祥和,神情极为恭敬,武松和潘金莲看了,也觉得她是受了委屈,李逵有点鲁莽了。

        “老太君万福,奴家给你请安了。”

        “好,好,好,娘子不必多礼。”

        “老太君,这是奴家亲手做的三道家乡小菜,特来请您品尝。”

        云雀儿一对玉笋般的小手将三道小菜轻轻放下,她是唱戏出身,身段造手十分了得,就算是端菜,也是风情万种,一双桃花眼,有意无意的给武松暗送秋波。

        三道小菜上完,她微微退了两步,对着武松作福道:“今日多得叔叔仗义出手,奴家才不至于给那泼赖调戏,想给叔叔道谢,却不知叔叔大名.....”

        李逵心道:“方才不是已经告诉你了么!”,他不敢出声,担心又给娘亲骂。

        “小人是清河县人,姓武名松,这位是小人未过门的妻子潘金莲。”

        云雀儿对潘金莲视而不见,故作惊讶道:“叔叔莫不是在景阳冈上打虎的武松?”

        “正是!”

        “请叔叔再受奴家一拜!”云雀儿再次行礼道:“奴家的一个亲舅舅便住在景阳冈下,是猎户,奴家自小便是他养大,一月前,他来看望奴家,说若非有打虎武松,他们一众猎户定然失去生活依靠,叔叔是奴家舅舅的恩人,便是奴家恩人。”

        李逵心中更加纳闷:“蒋忠大哥说这云雀儿自小便飘泊江湖,没有亲人,一次随着戏班到孟州唱戏,与他结识,他看得此女子甚有风情,对他又眉目传情,便收了做妾,他本来的老婆都在乡下,这婆娘便当了自己是正室!她今日说的话好生奇怪。”

        武松再次还礼道:“嫂子何须客气。”

        云雀儿上前一步道:“老太君,二位叔叔,你们在此畅聚,奴家多有打扰,便告退了。”

        她说是告退,其实双脚紧紧的钉在地上,哪里有挪动半分,老太君没有看到,以为她告退,便礼节性的说道:“娘子,这里都是自己人,若不嫌弃,便坐下来一同吃饭吧。”

        云雀儿轻轻的坐在武松身旁,低声道:“就怕叔叔介意。”

        “无所谓,就一起吃吧!”

        云雀儿听了心花怒放,扬起玉手,夹了块鸡屁股给老太君,“太君,这七里香最是嫩滑。”,又夹了一块鸡头给李逵,“叔叔,旧日种种,都是少了言语,有了误会,请你吃过这鸡嘴巴,以后多点指点奴家。”,她再夹了一块鸡翅,放在武松的碗里,“叔叔,你是天下豪杰,便如大鹏鸟,他日定会展翅高飞,奴家便送你一对金翅。”

        她为三人都夹了菜,便收了筷子,没有为潘金莲夹菜,潘金莲也不以为忤,自己在宴席中地位最低,她丈夫武松要叫一声大哥,自己便要叫她大嫂,也无理由让夹菜。

        酒宴上,云雀儿侍奉殷勤,潘金莲便是丫环出身,也自愧不如,酒喝得差不多了,她便道:“奴家懂得唱几首小曲,不如唱出来助助酒醒,不知太君和二位叔叔认为如何?”

        “嘿!唱曲子有什么好听的,咿咿呀呀,便像家中死了人,哭丧一般!”李逵一脸嫌弃,突然哈哈大笑道:“不如让铁牛使上几下板斧,来助助酒兴,如何?”

        他问的是“如何”,可人已经走到桌前,将碳炉搬开,抽出板斧,其实云雀儿也已经离开了座位,只是比李逵慢了许多。

        她十分尴尬,又十分恼恨,偷偷看了武松一眼,武松却是饶有兴致的看着李逵使用板斧,根本没将她放在眼里。

        李逵一边挥舞着板斧,一边大声吆喝,十分的有气势,武松看得眉飞色舞,不住的跟潘金莲解释这一招如何精彩,那一招如何的巧妙,潘金莲知道老太君看不到,可心中十分愿意知到自己儿子的威风,便在她耳边低声的描述着。

        云雀儿看着三人,亲密无间,倒是自己如同外人般呆立着,却无人照顾。

        武松说道高兴处,手上一扬,将筷子带倒在云雀儿脚旁,云雀儿心中一喜:“这不是天赐的良缘么?”

        她弯腰去捡筷子,潘金莲也是留意到筷子掉了,立刻去捡。

        李逵挥洒到酣处,喊一声:“兄弟,我新近创了一招,专门打那逃跑的直娘贼!”

        他说罢双手用力,两柄板斧脱手而出,他是酒意十足,没有看清楚,也是潘金莲和云雀儿都弯下了腰,两柄板斧便朝两人头顶处飞去。

        两人各捡了一只筷子,方抬头,眼前寒光闪动,一把利斧直劈脸门。

  http://www.abcxs.com/book/13434/67497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