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二百九十九章 老而不死是为贼

第二百九十九章 老而不死是为贼

        武松不以为然,随口道:“我有什么的,多点人吃饭更是热闹,晴儿一起来吃也是可以的。”

        云雀儿听的喜不胜收,低声道:“都听叔叔的。”

        晴儿听得心花怒放:“晴儿只是个低三下四的丫环,岂能和如皇母娘娘般的太君,张飞一样的二爷,能打虎的武爷爷还有端庄娴雅的娘子同台吃饭,岂不是要折煞我这个自小飘零的丫头。”

        晴儿随着云雀儿在江湖上流落许多年,早就养成一张甜嘴儿,短短的一段话,将四人都美美的赞扬一番,还顺道可怜一下自己的身世。

        只听得老太君点头微笑,武松忍俊不已,李逵哈哈大笑,潘金莲含着羞,怜惜的挽着晴儿的手,柔声说道:“晴儿,我也是丫环出身,幸运得到二郎怜惜,又有什么身份呢。”

        云雀儿和晴儿对了一眼,心中窃喜:“这小贱人果然是低三下四的人。”

        “兄弟,这些早点淡然无味,我们还是出去喝酒吧。”

        李逵拉着武松的手,云雀儿一只玉笋般的小手,轻轻捻起一个白花花的馒头,作福道:“叔叔是奴家的恩人,请吃一个馒头,算是遂了奴家报恩的心。”

        “哈哈,这有什么的!”

        武松伸手去拿馒头,云雀儿向前一送,脚上轻轻在裙子上一踩,一个踉跄,花容失色,便倒在武松怀里,随即满脸通红,娇羞无限。

        “叔叔,奴家失礼了。”

        武松只觉得鼻子里闻着一股异香,似兰非兰,似麝非麝,倒像是当日抱着潘金莲时候,她动情时候身体出的味儿。

        他不知道这云雀儿阅尽男人,最爱那床笫之欢,自己配制了一种香水,便如同少女情时候的味儿,专门用来吸引男人的,这味儿倒是女人是闻不到的。

        武松将她扶起,随手拿了馒头,塞进嘴里,便与李逵出去喝酒了。

        一个早上,云雀儿便像从笼子里出来的雀儿,口中说个不停,胡乱编造了可怜的身世,她是唱戏出身,演绎得淋漓尽致,就算老太君那般历经沧桑的人,听了也不禁低头叹息,潘金莲更是泪眼盈盈,感怀身世。

        “娘子,你身世可怜,对我们毫不隐瞒,便当我们是家人似的,其实人人都有自己的苦....”

        云雀儿是何等精细的人,立刻挽着潘金莲的手,柔声道:“娘子,容我叫你一声姐姐,女人有哪一个不苦的,听姐姐说以前是丫环出身,定然是受了许多苦况。”

        潘金莲想到以前的苦楚,又听得云雀儿掏尽心腹,如同见到了平生自己,早就将当日跟王婆掏心掏肺惹来大祸的事情抛诸脑后,将自己如何受大户欺侮,嫁予武大,后受西门庆多番欺负,最后与武松定了终身的事情都说了。

        自然武大郎身体残障,武松阳谷县杀西门庆的事情,都隐去了不说,可也听的老太君连连叹气,不住的骂那王婆和西门庆。

        云雀儿越听越是愤恨,她恨的自当不是西门庆或者王婆,而是潘金莲,“这小贱人,不过是丫头出身,在大户家定然是给大户得逞了,说什么自己极力挣扎又告知主人婆,都是假话。”

        “她嫁给武大郎,看得武松英武,又勾引叔叔,终于得逞了,嘿,若是我在那时候遇到武松,他也是会对我死心塌地的,却偏偏给这小贱人遇上了这天才豪杰,我真是命歹!”

        晴儿也自有一番主意:“潘金莲是丫环出身,比我还低贱,我虽是丫环,可也是小姐的资信密友,她同时嫁了两兄弟,我还没嫁人呢,她能得到武松的宠爱,我比她更加应当得到,看来武松也是懂得风流的人,我教小姐挑情于他,估计不必使尽勾魂三招便可。”

        云雀儿转念一想:“这潘金莲出身如此低贱,昨晚那黑牛的两柄板斧飞来,武松对我视若无睹,对那小贱人却是关爱有加,看来她定然有什么手段,令武松极尽快活,不然怎么会对她如此宠爱,嗯,我要得到武松,定然要知道她的癖好,论那周公之道,只要她能说得出口,我有哪一种不懂,哪一种不会。”

        云雀儿想好了,可是这事情也不能当着老太君的面前去问,有晴儿在身旁,潘金莲也是未必会说,倒是要找个机会,私下询问,好施展晴儿说的那勾魂三招。

        “听姐姐说过往给官家还有员外家女眷缝补衣物,定然是针黹天下无双,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教一下妹妹。”

        潘金莲刚说完自己的的事情,想到过往种种,不禁悲从中来,留下眼泪,想到武松的好,又从心中甜出来,流到嘴角的泪水,由咸苦变成了甘甜。

        “太君,你要做什么,尽管跟金莲说。”

        老太君的手摸索着潘金莲的手臂,一路向上,潘金莲立刻询问,倒是没听到云雀儿说什么。

        “老身听得你说到可怜处,定然是泪眼盈盈,要给你抹去眼泪罢了。”

        云雀儿十分恼恨老太君打断了她的话,只得又说了一遍:“姐姐,我问你能否教我针黹的技术。”

        老太君心中微微一愕,也没说话,手掌摸索到潘金莲的俏脸上,替她抹去眼泪。

        “金莲,你随我到房间,我有点事物要交给你。”

        潘金莲点点头,扶着老太君进了房间,云雀儿狠狠道:“小贱人真是无礼,我问她两句,她竟然不回答。”

        “小姐,那老而不,方才听了你的话,脸色一变,然后叫小贱人进房间,不知道是否在说你不是。”

        “噗!晴儿,你常说她是老而,到底身什么?”

        “老而不死是为贼!那么老了还不死,不是要连累儿子么,你没看到黑牛没钱没媳妇的,都是因为照顾老太婆,不正是贼么,将儿子的好东西都偷走了!”

        “噗!说得真好,可我对她们伺候殷勤,有什么好说的?”

        “小姐还是进去听一下为妙。”晴儿将老太君的手杖递给云雀儿,云雀儿立刻轻了脚步慢慢走到老太君房间。

        潘金莲扶了老太君进房,问道:“太君,你有什么要给我的?”

        “老身有些话儿要给你。”

        潘金莲听太君说得凝重,以为跟武松有关,慌忙问道:“是二郎的事情么?”

        “你丫!心里只有二郎,就不想想自己的事情么?”老太君笑道。

        潘金莲抬头一看,看到云雀儿拿了手杖进来,正要招呼,云雀儿作个禁声的手势,潘金莲马上明白了:“老太君让我进来,现在要说私密话,妹妹看到她的手杖忘记了,特意拿进来,可要是给太君知道了,还道她是来偷听话儿,好心却成了坏事。”

        云雀儿落地无声,故意放满脚步,将手杖慢慢放去门脚,便是要听老太君说什么。

        “金莲,老身是让你要提防那云雀儿!”

  http://www.abcxs.com/book/13434/67661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