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五十九章 睡觉节(无聊,写一个大章节试试)

第五十九章 睡觉节(无聊,写一个大章节试试)

        孟州道,快活林外,坐了一条神威凛凛的汉子,手里提了一酒坛,眼睛眺望着孟州府方向,落日的余晖洒在他脸上,带了一些落寞。

        吱咦,吱咦!

        一辆载着一个大木桶的牛车慢慢驶过,春雨在道路上挖了许多坑洼,木桶在摇晃中偶尔溅出水花,赶车的汉子折了几根柳条,放进里面,水花便没有溅出来了。

        咔擦!

        牛车经过汉子身边,靠近汉子那旁的车轮突然断裂,诺大的水桶便往汉子身上砸去。

        “汉子,赶紧躲开,危险!”快活林里的客人齐声惊呼。

        哗啦!

        汉子全身给水桶里淌出的水淋个透彻,地上还有两尾鲤鱼活蹦乱跳,众人定眼一看,水桶并没有压到汉子身上,汉子左手稳稳的托着水桶,让它慢慢复位,右手把酒坛拿到鼻子下,一闻,皱着眉头道:“酒里进了腥水,可惜了一坛好酒!”

        “那汉子是谁?水桶看样子足有三二百斤!”客人论纷纷。

        赶车的汉子跳下车,一脸惊惶,仍不忘对客人说道:“岂止三二百斤,便是里面的鱼儿,也有三二百斤!”

        快活林的伙计得意道:“他便是阳谷县都头,景阳冈上打虎的武松,不要说那五六百斤的木桶,前天在树林里,四五千斤重的石头,都头也能一手举起,抛到十余丈高。”

        “哦!原来是打虎武松,怪不得!”

        伙计把武松那天的神威一下子说大了十倍,客人也毫不介意,孟州道往来的都是江湖汉子,武松的名堂都是听过的。

        “都头,太感谢你了,劳烦你好人做到底,替我把鱼桶放到地上,我立刻修理车轮。”赶车的汉子急忙道。

        “搬上搬下的,十分麻烦,我就这样撑着,你修理吧。”

        “都头,这需要约莫半个时辰.....”

        “你便是修半月,水桶里也不会溅出一滴水!”武松把酒坛一扔,对伙计道:“再给我拿十斤酒来。”

        武松左脚一抬,撑着鱼桶,他衣服都湿透了,索性就把上身的衣服都脱了下来,拧干,随手扔到凳子上。

        伙计十分懂事,搬来一张小桌,上面不单只有十斤美酒,还有一盘羔羊,一盘卤牛肉,武松看了大喜,也不换手了,仍旧一脚支地,一脚撑着木桶,双手也是没有空闲,一手拿肉吃,一手拿酒喝,十分惬意,看得赶车人惊讶了良久,才蹦出几个字:“都头是天神下凡啊!”

        “叔叔,奴家替你浆洗衣服!”

        云雀儿看着武松虬实的肌肉,不禁春情泛滥,还哪里能够忍受,拿了武松的衣服飞似的逃进厨房。

        “他那结实的肌肉,不知道摸上去感觉如何?我为何这般的热!”

        云雀儿不断的用武松那湿透的衣服擦着脸面,她从头钗上扯下一颗小珍珠,放在砧板上,用菜刀刀柄用力一敲,珍珠便成了粉末。

        “老而不,今天老娘要跟武松成其好事,算便宜你了!”

        她把珍珠末放进一碗猪肉馅里面,擀了饺子皮,包了二十个饺子,另外又包了一百来个个饺子,走到外面,招招手,示意最年长的伙计进来。

        “全叔,你在快活林做的时间最长,应当知道东家寻常结交的是什么人。”

        “小人只知道干活,其他事情不晓得。”全叔为人老道,岂有不知道蒋门神寻常结交的都是绿林好汉,做的也不是光明正大的事儿,可他知道,这些事情与自己无关,装得越无知越好。

        “全叔,你很懂事。”云雀儿点点头:“待会东家便要请一帮朋友回来,这班朋友都是不愿跟生人见面的,你便跟伙计说,今日过节,都回家吧,明日一早回来干活就可以了。”

        不用干活,还可以回家住一晚,全叔自然是满口答应,云雀儿立即煮了那二十个有珍珠末的饺子,偷偷往外一看,牛车已经修好了,武松换了干爽的衣服,正拿了两尾鲤鱼进厨房。

        “嫂子,那人送了两尾鲤鱼。”

        “养在水里,鱼儿跟水最是好了,不然也不会鱼水之欢一说!”云雀儿忍不住出暗示。

        “啊?”武松忙着把鱼儿放进水缸,也没听清楚。

        “叔叔,我煮好了饺子,本来是应该拿进去侍奉老太君的,就怕她不高兴,只好劳烦你了,待老太君吃完,我们再一起吃。”

        武松点点头,端了饺子,拿了陈醋蒜蓉,径直来到老太君房间。

        “武松,是饺子吗?此刻才申末,如何那么早吃晚饭?”

        “老太君,你真是厉害,我才到门口,你便知道是我,还知道是饺子,对了,你听得脚步沉重,便是我了,饺子有香味还有陈醋的酸味,只是你如何得知是申末而不是酉初呢?”

        “老身的眼睛看不到,自然会用耳朵,用鼻子,用手去感知外界了,每日太阳照到那边,便是申末...”老太君指指床对面的桌子。

        武松点点头,随即说道:“我看到厨房有饺子,反正无事,便端进来给你吃,若然还没饿,便晚点再来伺候。”

        “不碍事,反正一日三餐,早一个时辰,晚一时辰,也是如此!”

        武松把饺子放到桌子上,把桌子移动到老太君面前,他知道老太君喜欢自己夹来吃,便指点了方向。

        “武松,并非老身又给你添烦恼,只是自己吃着饺子,便想到铁牛不知道有没有吃的....”

        “老太君放心,押解李大哥到牢城营安平寨的是董薛霸,前日我一人送了七十两银子,这两人都是仗义的人,自然会送点银子给李大哥的,吃喝是不必担心,明日一早,我便去安平寨,把书信给了施恩,他自然会照顾好李大哥,三日后,你们便母子团聚。”

        “那最好,对了金莲呢?”

        “她去采药了,三日后老太君能亲眼看到李大哥,才是最好的!”

        老太君听了十分高兴,胃口大开,二十个饺子都吃完了,武松笑道:“我再去给你拿二十个过来。”

        “够了,只是吃了感到困倦,想睡觉。”

        那是自然的,云雀儿在饺子馅里面放了珍珠末,珍珠末有凝神安眠的功效,老太君一直挂念李逵,几天来哪里有好好休息过,此刻知道李逵安好,自己的眼睛也有复明的机会,哪有不开心的,心放宽了加上珍珠末的作用,立即倦意来袭。

        “我去给你倒洗脚水。”

        “武松,不必,我是困倦得很,直想睡觉。”

        老太君是习惯了睡觉前泡一泡脚,那样可以睡得安稳,李逵替她洗脚是孝义,潘金莲替她洗脚,她也觉得不好意思,武松是天下豪杰,给人知道竟然为老妪洗脚,十分不妥,老太君自然是不愿意的。

        武松哪里有想那么多,李逵让他伺候老太君,他便伺候,也没什么,此刻听到老太君想睡觉,更加是高兴,他知道老太君这段时间都没好好睡过,此刻想睡觉也是很好的事情。

        武松轻轻的关上房门,走出大堂,只见酒馆大堂一个客人也没有,几名伙计正在关门。

        他找来全叔,奇道:“全叔,今日为何如此早关门?”

        “都头有所不知,今日是过节,大伙都要回家,明日一早便恢复正常了。”

        “过的是什么节?”

        武松十分好奇,此刻清明刚过,端午还有一月余才到,不过各处乡村各处例,在孟州府有自己的节日也是正常。

        “什么节日?”全叔怔了一下,随即开玩笑说:“睡觉节,回家睡觉的节日。”

        武松为人正直,没有想到全叔是在跟他开玩笑,以为是真的,心里不禁乐了:“怪不得云雀儿今天包了饺子,原来是睡觉节。”

        “哈哈,穿越前,西方人失眠的时候会数绵羊,英文里绵羊的音跟睡觉的音相近,有所谓睡眠专家都说,中国人不应该睡绵羊,应该数水饺,水饺跟睡觉音相同,哈哈,想不到竟然是从北宋流传下来的。”

        武松也帮忙着关了酒馆大门,抬头看看天色,已经是酉时了,他跟潘金莲约定,酉时不见她们回来,便去寻找她们,于是便往酒馆门口走去。

        “叔叔,要去哪?”

        云雀儿端了一盘饺子出来,看到武松要出门,慌忙喊道。

        武松头也不回,随口答应道:“我去接应金莲和晴儿。”

        云雀儿心中一惊:“若然他走了,我便是有万种风情也没用啊,难道去给房间里的老而不施展么?”

        她心如电闪,知道武松为人心肠硬,要留住他停住脚步,只有一个理由。

        “叔叔,金莲姐姐方才令人送来口信。”

        武松已经走了十余步,突然听得云雀儿说到潘金莲的名字,立即转身回来,行礼道:“嫂子,金莲传来什么口信?”

        他心中有点担忧,潘金莲采了药便马上回来,又何须传什么口信呢。

        “是这样的,方才叔叔去伺候老太君,有临近酒馆的掌柜从孟州府回来,说姐姐令他传来口信....”

        武松听了,一点怀疑都没有,他跟潘金莲从天神村来到孟州府,在孟州道上,一连十家酒馆都请他们喝酒,唤作“无三不过望”,后来也知道是闹事的小管营吩咐的,若然那十家酒馆其中一家的掌柜子在孟州府碰到潘金莲,自然是认得的。

        “金莲有什么口信?”武松慌忙问道。

        云雀儿听他语气里没有怀疑,心中安稳,表情更是自然,她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叹气道:“姐姐和晴儿已经采到开眼草了,只是.....”

        咯噔!武松心中一怔,以为潘金莲出了什么事,慌忙走前一步,双手抬起,几乎要抓着云雀儿的肩膀,稍一回神,现眼前的是蒋门神的老婆,才立即缩回。

        云雀儿心中不悦:“那贱人值得你如此紧张么?”,不过随即想道:“不错,他没尝过老娘的滋味,自然以为潘金莲是最好的,待会让你尝尝老娘酒里芙蓉的滋味,从此你便对世上的女人都不屑了。”

        “只是晴儿那丫头一向不小心,把自己脚扭了,真是令人担心,姐姐便请掌柜子回来报信,她们两人会在戌末回来,若然过了时辰还未回来的话,便是到了....到姐姐阳谷县的乡里家借宿一宿。”

        阳谷县的乡里便是叶孔目家,武松是知道的,云雀儿哪里知道,不过她知道潘金莲那里有认识的人,便胡乱说了。

        “那我去孟州府接他们,晴儿受伤了,走路不方便。”

        武松又转身要离去,云雀儿急得双手一张,拦在武松身前,武松差点撞到她身上,狐疑道:“嫂子,这是为何?”

        云雀儿临场应变的能力强,立即反问道:“叔叔要到孟州府哪里找她们?”

        “对了,掌柜子说她们在哪里?”武松挠挠头笑道。

        “掌柜子也没说,只是说她们去找跌打师父了,孟州府那么大,跌打师父有好几十个,你去了也找不到,晴儿是个鬼灵精,难道还会瘸了一条腿回来么,她一定会央姐姐给她请一辆车。”

        “与其乱跑一趟,倒不如在这里等候,要是过了戌时,她们自然会在友人家居住,你也不必担心,反正掌柜子带回口信,证明她们安全便是了,况且今晚快活林一个男人都没有.....”

        武松一听,也是以为然,自己到孟州府,也未必能够碰到潘金莲,孟州府有叶孔目有唐牛,他倒也不担心,反倒是快活林今晚只有老太君和云雀儿,确实是应该有个男人留下来的。

        “那好,今晚武松便在门口喝酒到天亮,嫂子可以安心休息,没有人敢来多看快活林一眼。”

        “有劳叔叔了。”云雀儿也不着急,以退为进:“叔叔今晚要在外守夜,此刻请先吃了饺子。”

        武松看那饺子,个个饱满,十分诱人,也不客气,坐下来张口便吃。

        云雀儿在一旁为他斟酒,越靠越近,武松吃着吃着,左边肩膀上感到一阵温软柔滑,鼻子里闻着阵阵女儿香,微微一愕,抬头看去,云雀儿站在一旁为他斟酒,半个身子紧紧贴着他的肩膀。

        “嫂子,不必为我斟酒,你也坐下来吃。”武松慌忙说道。

        “不碍事,奴家惯了伺候人,特别是叔叔这般人物,更是福气....哎呀....叔叔,是奴家不当心,奴家替你拭抹。”

        云雀儿的手故意一抖,酒洒落在武松的衣服的下摆,正好是裆部的位置,她一双如玉笋般的小手便往上面摸去。

        “嫂子,不碍事!”

        武松站了起来,直接把长袍脱了,云雀儿的手只能扑了个空,她心中一阵的失落,随即又热血沸腾,武松里面穿了紧身衣服更显得身材的伟岸。

        “叔叔,你知道今日是什么节么?”

        “睡觉节。”武松笑道。

        “噗!”云雀儿听得心摇神荡:“叔叔,既然心中知道了,也说了出来,为何还在那装假正经。”

        云雀儿不知道全叔跟武松说了今日是睡觉节,更加不知道武松是穿越过来的,他自己有了另外的理解,还以为武松故意出言来调戏她,不禁芳心乱颤。

        “什么假正经?”武松微微一愕。

        云雀儿妩媚的一笑:“你自己心里明白,还故意在问,好,奴家便遂了你的心愿,给你说明白。”

        “正要请教!”武松微微一笑道:“其实在我家乡附近,有个岛国,他们也有这个节日,每年到了那个时候,便拜祭睡魔,家家户户做了灯饰,满街的游行,十分的热闹。”

        “呸,你明知道奴家说的跟你说的不是一样。”云雀儿将武松刚放下的酒碗拿起,放在唇边,将里面仅余的几滴酒水喝完了,舌尖轻摇,在酒碗上舔了几下,回味无穷。

        武松心中一怔:“她这是要干嘛?莫非又是跟金莲在戏弄我?金莲不是还在孟州么?难道已经回来了,躲在一旁。”

        “金莲!金莲!”武松大声的喊着。

        云雀儿脸上一沉,娇嗔道:“你心中便只有潘金莲么?”

        “自然!”武松正式道。

        云雀儿静静的看着武松,心中一动:“他是在故意气我,借此来试探我的心意,若非如此,他说什么睡觉节,不是想跟老娘睡觉,还有什么意思!”

        “好啦,奴家便跟你说那节日的来历吧。”云雀儿斟了一碗酒,放到武松面前,武松不敢喝,他四处的张望,也没看到潘金莲,可心中总是认为潘金莲就躲在一旁。

        “好,我便看你们又如何作弄我。”武松心道。

        “好,嫂子请说,我最爱听掌故了。”

        “这个睡觉节其实叫做敦伦之日,叔叔可知敦伦的意思?”云雀儿眼波流动。

        “不知道,请嫂子指教。”

        “呸!人家说你武松文韬武略,怎么会不知道!你是明明知道了,偏偏要奴家说出来,好让奴家羞涩一番。”

        武松十分奇怪,心道:“什么敦伦,伦敦我倒是知道!”

        他正式道:“嫂子,武松真的不知道。”

        “好啦,好啦,你们男人都那样,净要听女人亲口说那羞羞的事情,心里才快活。”云雀儿似笑非笑道:“那你知道什么叫周公之礼么?”

  http://www.abcxs.com/book/13434/68635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