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三百七十一章 诈尸

第三百七十一章 诈尸

        向来相送人,各自还其家。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陶渊明的挽歌道出了武松一贯的心思,他条铁铮铮的汉子,心肠极硬,江湖上过的又是刀尖舔血的生活,便是身边最亲近的好友死去,也是寻常事。

        可此刻的武松心中有一股悲痛,以至于头皮麻麻的,他跟李逵交往的日子不多,深情厚谊是说不上,李逵的孝义却是深深感动他。

        武松穿越前有疼爱他的母亲,他到了北宋最挂念的也是母亲,成了武松,自小便是失去双亲,那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情感也是有的,想到老太君那瞎了的泪眼,想到她将要白头人送黑头人,常言道无情不是真豪杰,岂有不伤心之理。

        施恩跟他无半点交情,李逵算是他的兄弟,武松为人最爱快意恩仇,此刻心中已经有了杀施恩的心,他把李逵扛在背上,一双虎眼冷冷的看着施恩。

        施恩倒是十分坦然,他也是条汉子,本来就是要杀李逵,杀了李逵也是算好了蒋门神会来报仇,他在前几天知道武松跟快活林有关系,也想到了武松会找他报仇。

        面对着武松那老虎也怕了三分眼神,施恩也是怒目而视,没半点的退缩,他冷冷道:“武松,你要扛了李逵的尸体到哪?”

        张青看了两人的神情,听了施恩的话语,心中不足的叹气:“我该如何是好,一边是结义兄弟,一边是二娘的结义兄弟,也是我兄弟!”

        张青想要出面调停,可他知道施恩为人,虽然有读书人的迂腐,可也有江湖豪气,面对挑衅是遇强愈强的,要他妥协,难!

        武松更加是那样,心肠极硬,李逵是他兄弟,他是一定要找施恩报仇的,不要说自己没办法调停两个犟脾气的人,便是论武功而然,一个武松便是他两夫妻也应付不了。

        孙二娘性子大大咧咧,她也看出了端倪,非但没有劝勉之意,反倒说道:“武松,施恩也是我的兄弟,今日你不能杀他,改日,你跟他一起说出事情来由,大伙来个判断,若然是李逵理亏了,施恩杀他有理,若然是施恩没道理,你要跟他决斗,我两夫妇也是不管。”

        张青听了,倒是觉得妻子这次说得没错,至少能缓解了当下的局面,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姐姐,你让我今日不杀施恩,我便不杀他,可李逵死了,无论这事之前谁对谁错,武松也是非杀他不可!”

        “武松,你这样岂不是有点是非不分?”孙二娘脸色一沉,她要发作了。

        武松哈哈一笑道:“姐姐,若然你开杀人作坊,杀错好人,那人的亲友找你报仇,把你杀了,武松也是不问情由将他杀了替你报仇,朋友之间本来就没有原则,本来就是要护短,便是你要耻笑武松是非不分,武松也是如此,对自己身边的亲人好友,说什么是非,那大义灭亲的简直是胡话!”

        这一思想是武松从穿越前便有的,他看了许多社会新闻,有些人说坚守工作岗位,以至于老父或者老母弥临前最后一面都看不到,然后在电视前嚎啕大哭,说自己如何这般的内疚,他是嗤之以鼻的,一个毫无保留将自己拉扯大的人,把一切都奉献给自己的人,跟一个冷冰冰的工作岗位,或者跟一个不是很熟悉的人,你竟然选择了后者,不选择前者,这种人只能说是冷血,冷血到令人发指,当父母死去之后,还要利用一把,把自己的人格高大上。

        另外就是大义灭亲,这只有电视上的情节才有,自己的亲人,无论他对别人怎么坏,别人要灭他是正常,可自己要灭他,这是也是毫无道理的,能做出这种事的人,也不是品格高尚,也是极度自私,这有点扯远了,不过确实是此刻武松的心情。

        “咦?”孙二娘侧着头,想了一下,“嗯,这倒是有道理,有人要杀你武松,我也管他娘的是好人还是坏人,把他做了再说!嗯,你对!”

        张青听了是哭笑不得,本来他以为自己的妻子突然间福至心灵,不糊涂了,竟然可以劝武松,谁知道变成了那样。

        “哈哈哈哈!”施恩仰天长笑。

        “你笑什么?”武松斜睨着他,冷冷道。

        “好笑,好笑!”施恩像是听到世间最好笑的笑话,大笑一场才道:“施恩的性命是父母给的,难道是你武松给的么?你说要便要?连我的死期也是你定?你说可笑不可笑?”

        武松也是狂妄的人,他点头道:“武松要拿你性命,便如探囊取物!武松愿意三更取你性命,你活不过四更!只是姐姐说今日不取你性命,我便不取,在李逵出殡当天,自然会来取你人头祭奠!”

        武松扛了李逵的尸体,对着孙二娘夫妇行了个礼,“姐夫,姐姐,今日武松便不跟你们相聚,李逵出殡当天也是要来取施恩人头的,请你们不要阻拦!”

        张青一把抓着武松的手,“兄弟,这事好好谈.....”,他说了这一句话,便说不下去,他不知道该怎么好好谈,他也知道武松的犟脾气,只好放开了手,叹了一口气。

        施恩一步上前,双手张开,武松勃然大怒,“施恩,你要怎地?”

        “武松,李逵是牢城营安平寨的囚徒,便是死了,也是由安平寨处理,你要将他带走,我便要阻拦,这事情关系到官府,不是你我私斗,若然施恩没本事阻拦你,便动用安平寨六百囚徒,三百官兵将你拦下,若然还是拦不住,便报请张都鉴,带了孟州府五千官兵来将你缉拿!”

        张青听了,心中更是担忧,若然牵连到官府,这事情更加是无法收拾,他扯了一下孙二娘的衣袖,要孙二娘劝了一下武松。

        在他心中,武松最是难缠,施恩还会听他意见,孙二娘却是说道:“施恩,这是你不对了,李逵人都死了,武松带他的尸体回到老母身旁,是天经地义的,你是江湖汉子,便是让我两夫妇替你一起打武松,也总好过动用官兵,自然,我是不会替你打武松的!”

        啪!

        张青在自己脑门重重拍了一下,他十分懊恼让自己妻子去劝武松,这哪里是劝,分明是呐喊助威。

        “施恩,你若是有六百人阻拦武松,武松便杀六百人,有九百人阻拦,便杀九百,有五千九百人阻拦,便杀五千九百人!”

        “好!兄弟,说的豪气!”孙二娘忍不住喝彩。

        张青立刻骂道:“二娘!闭嘴!”

        寻常人看来,张青是怕老婆的主,其实在关键时候,孙二娘还是十分听话的,听到张青发火了,吐吐舌头,不敢说话。

        “嗯.......”

        “嗯........”

        “嗯.........”

        一阵重重的喘息声发出,像是从什么野兽鼻子里发出来的一样,刚刚剑拔弩张的气氛一下子消去,大伙都四处的看,不知道安平寨闯进来什么野兽。

        “施恩,安平寨里面有恶狗还是饿狼?”孙二娘忍不住问道,突然她恍然大悟道:“该不是有獒犬吧?你要用獒犬对付武松?”

        武松自然知道獒犬是什么,古人云:“犬四尺为獒。”,就是说高大的狗就是獒,这个獒字将讲究,是骄傲的傲跟犬子组成,字面理解就是骄傲的狗,也就是说狗中霸王了。

        相传当年成吉思汗百战百胜,也是因为用一队獒犬军,有人甚至说獒犬可以跟狮子老虎搏斗,这个自然有夸张成分,不过也说明它们十分厉害,武力可以媲美江湖好手,凶狠程度犹如李逵。

        武松冷笑道:“施恩,人斗不武松,要用畜生了?”

        “你骂谁知畜生?”施恩恼火道。

        “小管营不是畜生。”一名军汉说道,大伙听了都忍不住笑了出来,那人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连忙解释:“小人不是说小管营不是畜生,哎,小人是说,这声音不是畜生发出来的,是在那大爷背后发出的!”

        他说得夹缠不清,可大伙都听明白了,眼光都落在武松背后,武松背后什么都没有,只有扛着一个李逵。

        “诈尸!是诈尸!”一军汉吓得脸如土色。

        孙二娘饶是豪爽胜似男儿,可毕竟是女儿家,听到僵尸的,哪有不怕,忍不住躲到张青身后,颤声道:“大哥,难道世上真有僵尸?”

        她想想不对劲,慌忙喊道:“武松,赶紧把李逵尸体扔了,他尸变,咬你一口,你也会变成僵尸!”

        “世间哪有僵尸!”武松不相信:“武松行为端正,自有浩然正气,什么都不怕!”

        “嗯....嗯.....”那喘息声又发出来了。

        武松心中一怔,那声音的确是在身后发出,他急忙把李逵的尸体放到地上,只见李逵一张黑脸都变成了紫堂色,眼睛瞪得大大的,闪着红光。

        噗!

        李逵突然直挺挺的跳了起来,双手也是伸直,两步上前,一手掐了一军汉的脖子。

        “咳.....咳.....”

        两军汉被李逵的尸体举起离地半尺,喉咙发出“咳咳”之音,双脚不住的踢着,眼看就要毙命。

        “大哥!真是僵尸!”孙二娘吓得花容失色。

        武松自然不相信僵尸一说,看到李逵竟然复活了,十分高兴,他心念极快:“既然李逵没死,便不能纵容他杀人拉仇恨了!”

        他一步上前,双手伸出,在李逵手腕上一抓,触手处,李逵的手腕是暖和的,更加坚定了李逵复活的想法,他手上一用力,李逵立刻松手,啪,啪,两名军汉掉在地上,喘息不已,另外六名军汉,吓得脚上发软,瘫倒在地。

        李逵大步上前,举起右脚便要踢地上的军汉,武松一把抱着他笑道:“兄长,既然没死,便放过他们吧!”

        “嗯....嗯.....”李逵喉咙仍旧发出喘气声。

        武松虎目一瞪,喝道:“你们这几个厮鸟,把李大哥毒哑了?”

        “好汉,不是,他....他嘴里有麻核!”一人慌忙喊道。

        武松一看,李逵嘴里果然是涨涨的,他两个手指在李逵双颊上一捏,噗,李逵吐出麻核。

        “直娘贼!你们这几个厮鸟,差点把老爷给闷死了,老爷今天杀了你们!”李逵破口大骂。

        张青反应极快,眼看李逵没有死,正好是化解这场恩怨的好时机,他立刻过去,一手拉着施恩,一手拉着李逵。

        “两位兄弟,可谓不打不相识,看在我的脸上,大伙前事不计,李逵能复活,是喜事,喝酒去!”

        武松看到张青出面,李逵没死,也不愿意跟施恩结怨,抱着李逵笑道:“大哥,那几个厮鸟杀他干嘛?你看他们八人,便如发瘟的小鸡,杀了他们辱没了英雄的双手!”

        李逵听了,哈哈大笑:“不错,铁牛是英雄,不跟他们计较!”

        他转而红眼一轮,盯着张青,问道:“汉子,你是谁?老爷为何要看在你的脸上?你算老几?”

        孙二娘一听就不愿意了,一股怒火立即涌起,忘记了害怕,指着李逵骂道:“你这黑大汉,难道眼睛也是黑的么?连他都不认识,他便是张青,江湖上人称‘菜园子’,是施恩请我们来收服你的!”

        “老爷不吃菜,不认识!”李逵吐了一口唾液,骂道:“直娘贼!”

        “呸!你骂谁是直娘贼!”孙二娘立刻发作,用裙底抽出鸳鸯刀,刀尖对着李逵:“听说你是使用双斧的,便来领教一下老娘的双刀!”

        “嗯嗯嗯!”李逵一颗脑袋直摇:“老子是骂麻核是直娘贼不是骂你!若然要打架,让那种菜的跟老子打,老子从来不跟女人打架!”

        “呸!你是怕了老娘不成?”

        “不错!老子生平最怕女人!”李逵直言道:“李逵一生杀人无数,只要老母亲一声吆喝双腿便发软,而且老爷练的是童子功,不爱女人!”

        孙二娘听他直言不讳,说害怕女人,倒是没了脾气,说道:“既然你怕了老娘,便将快活林交还给施恩吧,看在武松脸上,也算是结交你这个朋友!”

        “快活林是蒋门神的,不是铁牛的,铁牛无权将它归还!”李逵说得有板有眼:“江湖上地盘的抢夺,向来是有能者居之,没什么好说的,施恩想夺回快活林,可以凭自己本领去抢夺,他能胜得了铁牛手上的板斧,又能赢得了蒋门神,快活林自然是他的!”

        孙二娘听了倒是觉得十分有理,自己跟张青两夫妇也经常寻思着要去把二龙山抢回来做自己据点,这跟蒋门神和李逵把施恩的快活林抢了是一个道理。

        “李逵,你说的倒是有道理,过的几天,老娘自然会去找那蒋门神,将快活林抢回来。”她眼睛一转:“武松,到时候你帮谁?”

        “两边都不帮!”武松笑道:“若然蒋门神伤了你毫发,我自然找他算账!”

        “不对!”李逵摇头道。

        大伙奇道:“什么不对!”

        “蒋门神请铁牛回来是为了替他守住快活林,既然他请我回来,自然是我的武功比他高了。”李逵瞪着孙二娘道:“你要抢快活林便要跟我较量,可是我不跟女人打斗,那怎么办?”

        “你没听到么?若然老娘毫发有伤,武松会替我报仇,你便跟武松打吧!”

        张青和施恩听了,心中发笑:“这一下看你武松该怎么着?”

        武松听了,也是犯愁:“对了,这个事情还真难缠,姐姐要替施恩抢回快活林,自然要跟李逵打斗,这两边都是兄弟,谁损伤了都不好,我真难办了。”

        “我不是武松对手!”李逵看着武松道:“武松,你若然是帮施恩抢回快活林,那你现在去接管可以了,无论蒋门神还是我,都打不过你,可是你为什么要帮那婆娘对付铁牛?莫非你看上了她的美色?”

        “呸!”武松脸色一沉,骂道:“李大哥,你不要胡言乱语,让我跟你们介绍!”

        武松拉着张青的手说道:“这位是‘菜园子’张青,他在十字坡开的酒馆你应当听过吧?”

        “哈哈哈,那自然是听过,方才铁牛是故意气他的!”李逵笑道:“江湖上常说,大树十字坡,客人谁敢那里过?肥的切做馒头馅,瘦的却把去填河!”

        张青听李逵说出自己的名堂,十分高兴,他拉着李逵的手笑道:“兄弟,你‘黑旋风’的名堂我也是常听说!”

        “嗯,不错,你爱杀人,铁牛也爱杀人!”李逵指着孙二娘问道:“铁牛听说你有一个厉害的老婆,叫‘母夜叉’孙二娘,是不是就是这娘们!”

        “不错,她便是浑家孙二娘,也是武松兄弟的结义姐姐!”

        李逵点点头道:“嗯,不错,这娘们口直心快,又爱动刀子,是我辈中人!”

        “岂止是我辈中人,跟你简直.....”武松哈哈大笑,没有说下去,孙二娘骂道:“武松,你是说我跟他一样,爱杀人么?老娘可没他长得那么的黑!”

  http://www.abcxs.com/book/13434/69169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