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三百七十九章 武松的尴尬

第三百七十九章 武松的尴尬

        老徐掌柜听了,脸上麻麻的,便是春风夹着细雨打在他脸上,也是毫无知觉。

        他大半辈子是个循规蹈矩的人,跟妻子是相敬如宾,甚至说是畏妻,妻子死后,他如同孝子般守孝三年,因为家境殷实,不少媒婆上门,让他续弦,他都是婉拒,大伙都调笑,他可以拿贞节牌坊了。

        世事便是如此奇妙,便如不吃榴莲的人,偶尔吃了一次,就食髓知味,老徐在一次与朋友的聚会中喝酒了,被架着到了暖春阁,恰好是小莲伺候他。

        一夕风流,他身体内的青春萌动,如同死灰般复燃,别人到青楼,都是“一觉扬州梦”,“留个风流薄幸名”,风流完拍拍屁股,留下银两便走了。

        偏偏老徐从来没来过这地方,食髓知味之余,又用情极深,凡是青楼女子,伺候任何一个男子的时候,都是“情哥哥”,“蜜糖儿”的叫,直把老徐叫得仿佛回到五十年前洞房花烛夜。

        他觉得自己六十多岁人,跟一位十来岁的小姑娘好了,是糟蹋了人家,不给个名分是不行的,于是第二天,便三书六礼的来迎娶,小莲是个欢场老手,拒绝之余,又留白几分,更加是要了老徐的命。

        男人都是那个德行,本来好好的只是为了负责,满以为自己的家境地位,娶个青楼女子,是易如反掌的,偏偏人家拒绝,越是拒绝,他越是抓狂。

        这抓狂后来成了痴情,可他毕竟年老,有人生经验,不像一般青年人那般没头没脑的,他在小莲身上花了一百两银子后,觉得不妥,可又已经对她陷入了痴情,怎么办呢?

        老徐自有他的手段,拿了绸缎铺的屋契,请了媒婆,直接对小莲说,若然你嫁给我,保证在我死前都不离不弃,不红杏出墙,这绸缎铺便是你的。

        小莲寻思,在青楼虽然风流,可是毕竟是吃年轻貌美的饭,三五年后迟早要找个老实人吃井水的,眼看这老徐虽然身体硬朗,可毕竟六十多,加上自己的风流手段,估计三五年他便油尽灯枯,自己一转身便由一名青楼女子化身为绸缎庄老板娘,这买卖划算,反正在青楼没少伺候这样的老人,现在倒好,只要伺候一个。

        老徐娶了小莲之后,老夫少妻,自然是百般疼爱,他年纪不轻,小莲还是少女,不需要索取无度,就是按着寻常新婚夫妻的房中密度,老徐过得一月,已经是有气无力,要量入为出,甚至是入不敷出。

        男人都是有尊严的,在尊严方面,最严重的莫过于闺房那事,他不能满足娇妻,自然是百般愧疚,对娇妻是言听计从,可是自卑心作祟,家有风骚美妻,自然会惹来不少好事之徒到来骚扰,所以他是极为狂怒,方才那般对待武松,便是这个缘故了。

        “小莲,你进去吧!这里是做买卖的地方,你妇道人家出来,成何体统?”老徐在武松和四名青楼女子面前,这点夫刚还是要振的。

        “呸!你这个死鬼!老娘出来又怎地!”小莲是年轻女子,房中得不到温存,自然满肚子的怨气,一下子便爆发了,她叉着腰,挺着胸,那窄窄的上衣,几乎要爆裂。

        “老娘当时不知道瞎了什么眼,那么多贵家公子追求,都看不上眼,偏偏喜欢上你这个糟老头!”

        小莲说话十分老道,虽然是骂老徐,可也不像泼妇骂街,没重点,她开始这句话大大的满足了老徐的虚荣心,又引起了他的愧疚心,果然老徐唯唯诺诺的讪笑着:“为夫知道委屈你了。”

        听了老徐这句话,小莲更加得意,脸上却带了几分委屈,甚至还泪眼盈盈,“哎,老娘真是命苦,以为贵家公子都没本心,嫁给你算是嫁对了,是个老实人,本来想跟你夫唱妇随的。”

        “想着你这里买卖不好,便舔着脸,把以前的姐妹都央求过来这里了,你却是在嫌弃,这绸缎庄赚到银子难道是老娘的么?还不是都是你收起来,日后你去了,老娘是注定给你家里的儿子媳妇欺负死了...”

        武松在一旁是听得直摇头,他自己打理过翠红楼,这等青楼女子的伎俩他是熟悉了,小莲不过是用对付女票客的手段来对付老徐而已。

        他不想趟这趟浑水,可是整个孟州府也只有老徐这里有成品衣服卖,也不能不买,“哎!”,武松叹了一口气,他是进退两难。

        小莲是何等人,知道对付男人,千万不要过火,稍稍的泪水和不讲理,男人会更加的疼爱你,要是过了,男人便会讨厌你,这点男人心事她是懂的,她知道老徐的心已经融化了,听得武松一声叹息,也顺势来个了结。

        “哎,各位姐妹呀,常言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小莲便是嫁个了这个不懂怜惜的老徐又怎样,小莲是个守旧的人,生是他老徐家的人,死也是他老徐家的鬼,便是天天给他欺负,也要向着他,你们要买什么衣服,以后还是来这里光顾。”

        老徐听了,什么气都没有了,对小莲的愧疚更加的深厚,对她更加的言听计从,心中暗暗想着,不单只把绸缎庄留给他,便是自己以往存下来的银子都要留给她。

        小莲擦擦眼泪,对着武松作福道:“这位官人,失礼了,不知官人有何吩咐?”

        “噗!”武松是忍不住笑了出来,在不到一盏茶功夫前,她还把自己当成以前的恩客,看她的样子便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青楼女子,可此刻又化成为一个贤良淑德的好妻子,一位知书达理的老板娘,只是她身上的衣服不免令男人浮想联翩。

        “我是要给妻子买衣裙,还有一些内在的衣物.....”

        “原来如此,客官长得轩昂,家中娘子定然是位绝色美人,里面的衣物岂能让一个糟老头给你挑选,便是摸一下,也是罪过啊。”

        她这句话倒是说中了武松的心思,武松心道:“我心无杂念,便是来替金莲买衣服的,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

        “老板娘说得甚是,便请你代劳,为拙荆胡乱挑选几套衣物。”

        “客官,这可不能胡乱,便是衣物要什么料子也有讲究,若然客官是大户人家,奴家给你挑选了劣质布料,岂不是怠慢了,若然客官是寻常人家,奴家给你挑选了贵重质料,你也说这里是一家黑店。”

        武松本来对青楼女子便没有任何的歧视,觉得其实她们也是跟寻常人一般,只是做了世俗不接受的职业罢了,听她说着些话,十分有道理,他自己穿什么衣物倒是没考究,可是潘金莲肌肤胜雪,细皮嫩肉的,里面贴身的衣物,自然是要最好的。

        “客官,这样吧,挑选女儿家的贴身衣物也不能在这开阳的地方,你随奴家到后堂挑选吧。”

        “娘子!”老徐急了:“这位可是阳谷县都头,武松,听说在景阳冈还能徒手毙虎,是大英雄,岂可.....”

        他岂可两个字后便说不出什么理由了,一来他方才令小莲“伤心”了,心中愧疚,不能说出一些小窥小莲的话,二来是“不怕官最怕管”,武松是阳谷县都头,他自然不怕,可是方才听说武松竟然跟叶孔目等人相熟,那就不敢怠慢了。

        “呸!老娘只是为你这老鬼着想,你不爱老娘管你的买卖,老娘这辈子都不管了!”小莲立刻发作。

        “管,一定要管!”老徐慌得满头大汗,躬身道:“武都头,请进!”

        武松心中坦然,没有顾忌,笑着走进内堂,说是内堂,其实只是个放货物的偏厅,里面堆放了各式的绸缎布料,真是应有尽有,看来老徐说自己的绸缎庄是孟州府第一,也没吹嘘的成分。

        “武都头,你能徒手毙虎?”一名青楼女子惊叹道。

        “姐姐,你还不懂,男人说的毙虎,肯定是家里的母老虎,难道一个人还能将一只老虎打死么?”

        “那也是十分厉害啊,敢对家里母老虎动粗的男人,也非同小可。”

        “不对,既然打了家里的母老虎,为什么要出来给她买衣服?”

        “打的是母老虎,买衣服的却是另外一个!”

        武松在翠红楼是听惯了四朵金花的胡扯,知道几个女人在一起定然是那样,也不以为忤,反倒听得只想发笑。

        小莲突然若有所思的拉着四名青楼女子,低声道:“你们有一个风流的地方没发现。”

        “什么?”四人都瞪大了眼睛,武松也是饶有兴致的听着。

        “你们想,武都头是来给娘子买衣裙,非但要买衣裙,还要买贴身的衣物,一般这种贴身衣物都是女儿家自己来买的,为什么要都头亲自来?你们想想缘由。”

        “小莲,我知道了!”一名青楼女子似笑非笑瞄着武松:“定然是娘子不方便来买了。”

        “为什么不方便?”几名女子吃吃的笑着。

        “那一定是身上光脱脱的,没有任何的衣物,以至于要都头全部都买一遍。”

        “嘻嘻,都头,那除了衣裙和贴身衣物,估计鞋袜也是要买的吧?”

        武松听得无比尴尬,想想,还真是那样,潘金莲身上只穿了亵衣躺在床上,还真是不方便出来,鞋袜也是染满了泥土,他摇头苦笑:“小姐姐,你都猜对了,鞋袜还是要买的,这里有么?”

        “真的,咯咯咯....”

        五名女子笑得几乎蹲在地上,武松的脸“刷”的红了,这是他第一次脸红,外面的老徐听得里面动静,慌忙把脑袋伸进来。

        “都头真是风流!”小莲笑得花枝乱颤。

        老徐听了,心中窝火,小莲嫁给他之后,何时笑得如此开怀,而且她说武松风流,到底哪里风流了。

        “小莲,你们在干嘛?”他忍不住问道。

        “呸!你这死鬼,鬼鬼祟祟的干嘛?”小莲怒道。

        一名青楼女子坏笑道:“他看到你笑得开心,以为你在偷汉子了!”

        “呸!你当老娘是什么人?老娘可是顶天立地的好女子,知书达理的女状元,难道老娘还当了四名姐妹的面前跟野汉子媾好么?你老徐可以丢这个脸,老娘可丢不起!”

        “呸!你才是野汉子!”武松心中笑骂道:“想我武松何等人物,奈何到了此处,竟然给人当成了奸夫!”

        老徐吓得一下子缩了出去,小莲如此愤怒,他倒是高兴的,不过也是坐立不安,毕竟武松年轻力壮,而且地位尊崇,不是他这个绸缎庄老掌柜可比的,想到小莲说的那句“都头真是风流”,本来那一丁点高兴情绪也没了,越想越恼火,可又不敢进去。

        “老徐,给我挑两匹好的绸缎,刚讨了一个外宅,胡乱送点事物给她!”一名老主顾进来了,春风满面。

        老徐正是无处发泄,听他说讨了外宅,想到自己也是刚续弦,自己的小老婆却在内堂跟其他男子在调笑,立刻光火,骂道:“你对外宅那么好干嘛?买了绸缎给她,她做了风情的衣服,趁你不在也是穿给其他野汉子看的,你高兴什么?”

        “呸!你这个死老鬼,老爷何时得罪你了!嘿,定然是你的小老婆偷汉子去了....”

        这句话正中了老徐要害,他拿起量身的尺子,便往那人身上打去,外面是一片混乱,内堂却是春意融融。

        “咯咯咯,你们看打虎的都头竟然脸红了,好啦,好啦,不跟你调笑,你倒是说说小娘子是什么身段,要什么质料的衣物,又要什么款色的,待奴家为你挑选。”

        这倒是为难武松了,他也说出不潘金莲的身段是几何,只得先说不尴尬的。

        “老板娘,有什么质料,什么款色?”

        “质料也就两种,一种是用棉制的,就是方才老徐卖给你的土布,一种是用丝绸做的....”

        “要丝绸的!”武松自然知道丝绸比棉要好了。

        “样式嘛!”不等小莲说了,一名青楼女子已经娇笑道:“以都头的风流自然是要买诃子了。”

        “什么是诃子?”武松看他神情,自然知道是不怀好意,不过他是穿越过来的,便是谈论女性内衣,他也不觉得有什么尴尬,反正每个人都要穿。

        “诃子便是唐代女子最爱的替身衣物了,从下身连到上身,可是只到胸前,也不是....嘻嘻...也不是全部遮挡,是犹抱琵琶半遮面,都头是明白的....嘻嘻,而且在胸下束一条带子,更加的玲珑!”

        武松一听自然明白了,他穿越前是看到过不少唐代的仕女图,都是酥胸半露的,唐代的确是个开放的年代,可他毕竟是男人,自己的女人岂可穿那样的衣物。

        “小姐姐,谢谢你解释了,拙荆不需要唐代的衣物,还是用本朝的!”

        “那就是抹胸了,包得严谨,风情不好,都头不如都买了,在闺房中便穿诃子,在外面穿抹胸。”

        “不必了,在闺房.....”武松本来说“在闺房也是那般。”

        可一名青楼女子立刻娇笑道:“都头是说在闺房还用穿吗?哈哈哈,都头果然身体强壮,看来打虎不还是假的!”

        武松是尴尬无比,他打虎武松的名堂,在江湖上赫赫有名,来到了英雄地孟州府,更加是上至府尹大人下至寻常百姓没有不敬仰的,偏偏就是有这样一个奇葩绸缎庄,没人认识他,现在这几个青楼女子认同了,竟然是因为房中的事情,他此刻只想赶紧买了衣服,到豪杰楼喝上一百碗烈酒,出了这口鸟气。

        “各位姐姐,不要取笑了,赶紧替拙荆挑几套衣物吧。”

        “打虎都头,不是奴家不愿意替你挑,你总得说说娘子身段如何,不然回去太过宽大或者太过紧束便不好了,会影响了姿态。”

        小莲这话倒是有道理,内衣对女人十分重要,一件好的内衣还真是能够穿出自信,武松只好硬着头皮,也是那般比划,把手放到自己脖子,“大概这么高。”

        “嗯,知道了。”小莲倒是样子十分专业,她点点头:“那身段呢?”

        “身段?”武松犯难了,在现代可以说多大的杯罩,可是他也不懂啊,他挠着头,低估着:“按我们那计算是三十六还是三十八,是e还是f,就算是知道了,在北宋该如何表达呢?”

        “都头,你在磨叽什么?赶紧说啊,这里几位女儿家都不尴尬,反倒你一个大男人还尴尬了。”

        “不是武松尴尬,而是不知道怎么说,不知道怎么形容。”武松苦笑道。

        “那倒也是,你们男人看到女人只是想到那方面去了,自己快活完,还哪里管女人的死活,自然不知道她需要什么了。”小莲揶揄了几句,沉吟道:“那我倒是要给你出个主意才行。”

        “小莲,那不不简单!”一名青楼女子吃吃的笑道:“我们五个姐妹,有五种不同的身段,都把外面的衣服脱了,只穿了里面的抹胸,让都头挑选一下,不就完了么!”

  http://www.abcxs.com/book/13434/69562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