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三百八十二章 美人计

第三百八十二章 美人计

        一  小烟十分的护主,潘金莲是她家小姐的恩人,自然也是她主人了,看到全叔讽刺的神态,不禁怒了。

        “大伯,夫人可是真心真意派奴婢来看望晴儿姑娘的,她心里十分担心,若非脚上有伤,定然自己来了!”

        “哎呀,小姑娘,你让夫人千万不要来,最好一辈子也不要来快活林!”

        “喂!老头儿!你怎么那样不懂得道理,夫人一片好心,你却是冷嘲热讽,此刻还什么咬吕洞宾!”小烟气不过来,撅着小嘴,便骂了出来。

        “你说我狗咬吕洞宾?”全叔微微一愕。

        小烟连忙说道:“我可没说你是狗,我只说什么咬吕洞宾,你爱把什么比作什么,我可不能替你作主!”

        “呸!你这小丫头,还真是牙尖嘴利!”全叔笑骂道:“我对夫人是十分敬重,方才神色有些不恭敬,也不是对武夫人,反正让她不来这里,也是为她好,你回去跟夫人说,晴儿好得很,除非是天上行雷,才有机会令她受损!”

        小烟看全叔神情,并非作假,听他言语之中,似乎对晴儿十分不屑,他最后那句,便像是说晴儿为人歹毒,小心遭雷劈,不过都是她自己猜想的,不能作准。

        “大伯,你能说明白一点么?”小烟问道。

        “丫头,我看你说话灵巧,为人定然是精细的,有些话我也不能说太直白,总之,你让夫人以后不要来快活林就对了,对她没好处.....”

        “哎呦,全叔,你让谁不要来快活林了?”

        小烟还没来得及细问,只见一位丫环打扮的少女从快活林出来,样子倒是十分俊秀,年纪跟自己相若。

        全叔一看,急忙道:“呵呵,是晴儿姑娘,没有,我是让这小丫头不要再来快活林找我!”

        “她便是晴儿了。”小烟仔细的端详一阵,心中鄙夷道:“方才一看之下,长得还俊秀,可就是不耐看,此刻看多一眼,不要说她比不上小姐跟夫人,便是我.....”

        小烟对晴儿本来就有点不满,因为她还受了潘金莲责骂,方才听了全叔说的话,对她更加是不屑,其实晴儿的样子还是长得十分水灵。

        “全叔,那么大一个闺女为何要赶她回家,是你将她许配给老头还是卖给了青楼,她心里不舒服,逃出来了?”

        小烟听她说得刻薄,忍不住回敬道:“你才是嫁给老头.....”

        “住嘴!”全叔背对着晴儿,给小烟眨眨眼睛,小烟会意了,便把话儿都咽进肚子里,可神情还是十分不满。

        “嘿,全叔,你女儿嘴上还倔强得很!”

        “晴儿姑娘,她不是我女儿,只是个穷亲戚,要来问我借银子,我哪里有银子借给她,就让她以后不要来了。”

        “全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快活林给你月钱不够么?你是心里面对小姐不满了?”

        “呵呵,晴儿姑娘这是哪里的话。”全叔赔笑道。

        “全叔,我要到都鉴府找小姐,你好好的看着快活林,不要胡乱的把快活林的食物招呼外人啊!”晴儿说完,瞪了小烟一眼,便往孟州道上走去。

        她走了一阵,心中奇道:“这小丫头怎么看着眼熟,什么时候看到过?”

        其实那天她从孟州府回来,已经看到过小烟一次,不过那时候,她跟云雀儿急着要进房间做那事儿,哪里有多留意其他人。

        她此刻也是没有多想,她从野猪林回来,一心以为云雀儿已经跟武松成了好事,想到武松那小山似的身形,还有对自己的温柔,不禁心急如焚。

        回来后才知道云雀儿竟然到了都鉴府,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便也想要前往了。

        当晚,云雀儿看得武松进了老太君房间,她是跑惯江湖的人,也十分懂得“执生”之道,恐怕武松在老太君的怂恿下要杀了她,立即逃回房间,胡乱的穿了衣服,便往孟州府跑去。

        半路里,看到有十余人迎面走来,带头的便是蒋门神了,她是戏子出身,那眼泪是要来便来的,立刻哭倒在蒋门神怀里。

        直把蒋门神的心哭得融化掉,他看着云雀儿披头散发,满头都是水迹,衣衫十分凌乱,不禁心急道:“夫人,有人欺负你了?”

        “武松!是武松那厮!”云雀儿哭道:“奴家正在房间洗澡,武松喝了酒,便用力的踢门,吓得奴家赶紧穿了衣服,衣服方穿好,他便闯了进来。”

        “奴家骂道,你是李逵的兄弟,奴家是蒋忠的妻子,便也是你嫂子了,常言道叔嫂不通言,此刻你竟然趁了奴家的丈夫和李逵不在闯进闺房,意欲何为!”

        “那厮淫笑道,说一直留意奴家的身段,嘿,然后说出来的话,奴家也是觉得羞耻!”

        “哇!武松那厮竟然敢辱我蒋门神的女人,夫人,他倒是说了什么?”蒋门神大怒。

        “他说这几天看得奴家走路似乎有些异样,一定是怀孕了,还说怀孕的女人胸脯都会涨大,他要来摸一摸,检查一下!嘿....”云雀儿又呜呜咽咽的哭起来。

        “大伙跟我回去,将武松那厮乱刀砍死,夫人,你也一同回去,对一对质!”

        云雀儿听了,心中一怔:“呸,你蒋忠算什么,不要说你这十来个人不是武松的手脚,便是再多几十人,也不是他对手,你要死是你的事,不要连累了老娘。”

        “相公,你为奴家做主自然是好的,可是那天武松刚来的时候,奴家便觉得他的眼神十分猥亵,总是往奴家胸前盯来,便让李逵不要收留他。”

        “谁知道李逵说他十分本事,相公是一定喜爱的,那武松还真是力大,立刻把快活林的两口大酒缸举起来,往空中一扔,竟然扔起来有七八丈,接住的时候,轻松得像在玩皮球,当时快活林的伙计和客人都看到了。”

        “相公,若然你也有此神力,便跟他斗上一斗,替奴家出了这口恶气,若然是稍有不如,奴家是宁愿自己受辱,也不愿相公有什么损伤。”

        蒋门神心中一怔:“那酒缸净重有三百斤,我吩咐伙计,每天保证里面有半缸以上的酒,便是只有半缸酒,也有五百斤,举起一个,我也是可以,但也要运气鼓劲,他一下子能举起两个,我没有那气力!”

        蒋门神看看自己的十来个弟子,全部都是低着头,他心中了了,知道他们都害怕了,于是搂着云雀儿道:“要打那武松,为夫是卓卓有余,不过快活林是咱们的家计,不能砸了,我们便暂时放过他,先回都鉴府,想办法将那厮引出来,再打他!”

        “师娘,师父所言极是,对付那厮,不用师父出马,便是我们几个徒弟也是可以的,只是快活林不单是师父的家计,也是都鉴大人重视的,砸了恐防不好,还是从长计议。”

        伙计们纷纷说着,云雀儿心中冷笑:“就你们这十余人,恐怕武松便是一个指头都能将你们撂倒!”

        想到武松如此神勇,她心中恨恨的,不禁咬牙切齿,心中想道:“武松便如天神一般,老娘得不到,潘金莲也别想得到,老娘要将他毁了,大家都没有最好!”

        蒋门神便带了众人回到都鉴府,安排好云雀儿之后,他立刻去拜见张都鉴。

        “蒋兄,你徒弟来报说武松到了快活林,你不是说立刻回去,好好招待他一番,让他对你信任,然后再想办法令他遭罪,为何此刻又回来了?”

        张都鉴十分奇怪,蒋门神来与去,他倒不在乎,他在乎的是高俅的密令,若然他能够将武松定罪,日后加官进爵便是畅通无阻了。

        他的想法很简单,要定武松罪,不能使蛮劲,最好先跟他熟络了,能够称兄道弟最好,他没了防备,要设计他,易如反掌,蒋门神弟子回报,武松到了快活林。

        张都鉴是如获至宝,心道一单功名富贵送上门了,便立刻令蒋门神回去,跟武松先行交往,他是都鉴,总不能一下子就说认识武松,待蒋门神跟他熟悉了,再介绍给自己,一切都顺理成章。

        “嘿,都鉴,你要替小人做主,那武松趁小人不在快活林,今晚竟然强行要非礼小人的女人!”

        “蒋兄,你说的可是实话?”张都鉴神色紧张。

        “自然是真话!”

        “蒋兄,那很好啊!”张都鉴哈哈大笑,蒋门神却是十分尴尬,心道:“我的女人给武松欺侮了,大大的绿色头巾罩在头上,你竟然说很好,为什么不让你老婆也给武松摸一下胸脯!”

        可这话他哪里敢说出口,只能气呼呼的哑忍,张都鉴看出他的脸色,笑道:“蒋兄,我来问你,一个云雀儿重要,还是你的功名重要?”

        “自然是功名了!”蒋门神虽然还是不懂张都鉴的意思,可也十分直接,云雀儿不过是个江湖上卖艺的女子,跟他之前,也不知道跟过多少男人,怎么可以跟自己的功名比较。

        “那就对了!”张都鉴往茶杯倒了一杯茶,说道:“蒋兄,这茶杯要是没有容量,岂可把热水倒进去....”

        蒋门神听了才恍然大悟,“都鉴,你意思是,武松若然行为端正,我们要把罪名强加到他头上,也是为难,此刻知道,他对小人的女人有兴趣,他便是好色之徒,我们便从这里入手,用个美人计将他撂倒。”

        “不错,就是可惜了你一个如花似玉的云雀儿!”

        “那有什么要紧呢,反正也是玩三两年便要换一个的,哈哈,哈哈哈!”

        两人哈哈大笑,十分得意,蒋门神鼻子里嗅到了可以获得功名的气味,自然是心花怒放,喜滋滋的拜别了张都鉴,张都鉴可是比他城府高许多,立刻把自己的兄弟张团练请来。

        张团练也是住在都鉴府,一阵便来了,张都鉴把蒋门神的话都跟他说了,张团练在偏厅来回的走着。

        “兄长,这事没有那么简单。”

        “贤弟,你我是亲兄弟,有话直接说。”张都鉴知道自己的弟弟为人十分精细。

        “兄长,你想,云雀儿是什么人?她的艳名你大概也是听说,这女人最好男人,也好依附权贵和豪绅,蒋门神如此样貌的男人,便是有点权势,她也是毫不介意,小弟听说武松长得轩昂,若然真要对她有意,岂用使强!”

        “哎呀,贤弟说的有道理,为兄认识许多好友,都尝过那云雀儿的风流手段,皆是她主动勾引,还没有一个说要使强的,想来武松也是不用,这其中果然是有乾坤。”

        张都鉴心中十分的压抑,方才以为武松好色,便是有机可乘,现在分析下来,感觉云雀儿说的未必是真的,机会稍纵即逝,一场功名富贵,似乎又化为浮云,岂有开心之理。

        张团练哈哈一笑道:“兄长,你不必如此担忧,小弟自然有计谋。”

        “兄弟,这美人计用不成了,还有什么计谋?”

        “仍然是用美人计!”

        若然是其他人那样说,张都鉴是认为在揶揄自己,可是张团练是他亲生弟弟,他的才智自己是知道的,立刻喜道:“兄弟,如何说来?”

        “兄长,英雄难过美人关,武松自诩是英雄,小弟已经打探过了,在他身旁常伴一位美女,可想而知,他也是好色的,只是好的不是云雀儿那种姿色。”

        “嗯,他身旁有女人为兄也知道,听说他那女人在快活林住过,要知道武松喜欢哪一类女人不难,我们私下打听便可。”

        张都鉴想了一阵,又道:“本来我们是有大好机会接触武松,此刻云雀儿说武松对他强行非礼,不论这事情是真是假,武松跟云雀儿之间一定是有了矛盾,他是不能住快活林了,那我们该如何是好?”

        “兄长,不必担心,兄弟也是知道武松来了孟州府,除了蒋门神派弟子打探,我也是派了心腹打探,知道了不少消息,此刻心中已有计谋,我们仍旧利用蒋门神跟武松先结交.....”

        “发生了云雀儿的事情,怎么结交?”张都鉴忍不住问道。

        “兄长,不必着急,其实发生了这事情,蒋门神要跟武松深交,机会是更加的好,兄长附耳过来。”

        张团练在张都鉴耳旁,如此这般的说了一个计谋,张都鉴听了,双手一拍,笑道:“好计谋,这招便叫壮士断臂,当年要离便是用了此计!”

        战国时候,公子光为了当皇帝,礼贤下士,令专诸死心塌地,最后用鱼肠剑刺杀了吴王僚,当了吴王,他便是吴王阖闾。

        吴王僚的儿子庆忌是天下好汉,吴王阖闾十分忌惮,也想请人刺杀,专诸已经死了,没有了勇士,他十分烦躁,有一人自荐,吴王阖闾一看,那人长得十分猥琐瘦小,也不知道有没有六十斤重,对他十分鄙视。

        那人叫要离,立刻用刀将自己右臂砍下,证明自己的勇气,吴王阖闾看了十分震撼,便让他去杀庆忌,他献上一计,让吴王阖闾将自己一家大小都杀了,然后独自一人去投靠庆忌。

        说自己给吴王阖闾砍了手臂,又杀了全家,跟他有不共戴天之仇,庆忌感怀身世,收留他,对他十分器重,在一次行船中,要离看准机会,从后刺杀庆忌,庆忌神勇,中剑后,一把抓着要离的腿,将他高高举起。

        侍从都要杀要离,庆忌却道,想不到天下竟有如此勇士敢刺杀我!如果杀了他,岂不是一天之内要杀死两个天下勇士吗?最后将要离放了,自己却是死了。

        壮士断臂也是从这里来的,太史公把要离跟专诸,聂政,荆轲放在一起,称为四大刺客,笔者一直认为,要离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不配当刺客,荆轲也是不配的,能称为刺客的,只有专诸跟聂政。

        第二日,张都鉴一方面令张团练去办事,一方面把蒋门神请来,将“壮士断臂”的计谋跟他说了,“美人计”却是隐瞒了。

        “蒋兄,要你如此牺牲,你介意么?”张都鉴笑道。

        “都鉴,这计谋好得很,不过是牺牲一个快活林,何足道哉,况且快活林也是要用来孝敬你的,你不介意,小人有什么好介意的。”

        “另外,小人昨晚也是想了一宿,定下了美人计,武松既然对小人的女人有意思,待小人跟他熟悉之后,便找个机会,让他跟小人的女人单独相处,他定然按捺不住。”

        “嘿嘿,咱们也是在那里埋下伏兵,待武松风流快活的时候,一拥而上的,打他个措手不及,他那时候光脱脱,心中慌乱,定然手到拿来,到时候再定他一个强x良家妇女之罪!”

        张都鉴微微一笑道:“蒋兄,本官自有打算,这事情待你跟武松熟络之后,再定夺。”

        蒋门神听了,也不敢多问,反正他把云雀儿献出来是毫不介意的。

        “大人,张团练说你吩咐的事情已经办妥了!”一名下人禀报道。

        张都鉴微微一笑:“蒋兄,本官有些公事要处理....”

        “小人告退!”蒋门神十分明白的退出去。

  http://www.abcxs.com/book/13434/69657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