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三百八十三章 张家有女初长成

第三百八十三章 张家有女初长成

        一  张都鉴看着蒋门神离去,快步走进办公大堂,张团练早已在那等候。

        “兄长,快活林一众伙计,尽数带来了。”

        “兄弟,可有惊扰?”

        “不曾!”张团练笑道:“小弟每月替兄长收那贡献,快活林伙计都道我是那的第二东家,今日过去,说那蒋门神和徒弟在回来途中,吃醉了酒,让大伙都去照顾。”

        “小弟领着他们到走了半路,令官兵前后持刀戒备,他们不敢不来,另外使人在快活林大门上贴了红纸,说今日东家寿辰,一日不做买卖。”

        “嗯,这事不惊动蒋门神便好,怎么说也是自家兄弟,咱们背后做这等事不甚光明正大!”张都鉴笑道。

        张团练淬了一声,“便是让蒋门神知道了,他感谢咱们还来不及呢,好好的一场功名富贵,没有咱们替他筹划,他去哪里找来!”

        “兄弟说得极是,那便将众人都带上来询问吧!”

        “兄长,此事关系到咱们日后的功名富贵,不能草率,还是用咱们的手段稳妥,不怕他们不说实话!”

        “不错!”

        两兄弟商量好了,便令官兵都板着脸面,将快活林一众伙计分别带到不同的房间,他们两兄弟逐个的询问。

        其实这方法便是当日在刘家庄,鲁达和武松审问桃花山山贼的手段,把同党的各人分开了,大伙心中总是猜疑对方说了实话,自己不说便要遭罪了,说白了,就是打一场心理战,便是现代,审讯也大概如此。

        兄弟二人逐个的威迫利诱,得到的信息大同小异,可也不全面,最后询问的是一名老伙计,叫全叔。

        “小人拜见都鉴大人,团练大人,不知令小人来有何吩咐?小人在快活林做事不足半年,许多事情也是不甚了解。”

        全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年纪大,懂得的事情多,知道快活林每月都有贡献给张都鉴,也知道蒋门神每月报上去的利钱都是减半的,心中猜想,定然是蒋门神的诡计给识破了,现在张都鉴要在伙计口中得到证据。

        快活林是蒋门神从施恩手里抢回来的,伙计们都是知道,施恩常来骚扰,他们是做得胆颤心惊,恐防有朝一日,蒋门神失势了,施恩不知如何对付他们,可也不敢说不做,蒋门神养了几十徒弟,也不是良善之辈。

        寻常云雀儿对伙计大多刻薄,全叔料想其余伙计是全部招供了,自己也只能照实说了,不过他为人世故,总不免要说一句,自己知道的不多,到时候他们有不满意的,自己也是有言在先。

        张都鉴和张团练互相对了一眼,心中都暗笑,“这全叔倒是精明,可惜遇到我们两兄弟了,我们是何等人物,审问犯人的经验恐怕比你出来做事的年月还多,你说知道的不多,也就是说,伙计之中,你知道的最多了。”

        “全叔,你看,这是什么?”张都鉴往桌面上一指,上面放了一锭一两重的银子,还有一把匕首。

        全叔的眼里是看不到银子的,他只是注意着那把匕首,颤声道:“小人在两位大人面前,岂敢抬头四顾,大人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小人知道的都回答。”

        “嗯!”张都鉴满意的点头道:“只要你老实回答,这锭银子便是你的。”

        张都鉴说的是银子,全叔耳里听到的却是:“你若然不老实回答,这把匕首便是伺候你的!”

        张都鉴唱完红脸,轮到张团练唱白脸了,他冷冷道:“全叔,我问你,武松跟潘金莲在快活林住了多久?”

        全叔心头一怔:“怎么会问到了武松和潘金莲?”,可他也不敢询问,直接道:“有六天了。”

        “你跟他们可熟悉?”

        “不熟悉,他们是李逵的朋友....”全叔铁定心,不管是好事坏事,推脱了便是,在这地方也不会有什么好事。

        咄!

        全叔还没说完,张团练兀地跳起来,把匕首往桌面上一插,吓得全叔猛的磕头,张团练指着全叔骂道:“你这泼贼,方才的伙计都招供了,说你跟武松潘金莲最是熟悉,此刻在老爷面前却要狡辩了,让老爷在你心窝中刺上一刀!”

        “大人,那武松每天不是喝酒便是到了外面张罗李逵的事情,确实跟小人没有说上多少句话,倒是潘金莲常在快活林帮忙收拾,跟小人是有些话说,这不过是小人年纪较大,她没有顾忌而已!”

        张都鉴两兄弟会心一笑,他们要知道的便是潘金莲的事情。

        “好!老爷姑且信你,你说,潘金莲是个怎样的女人?”

        全叔吓得全身酸软,磕了两个头,才说道:“她于武松是一个贤德的妻子,于东家的妻子是个难得的好姐妹,于伙计是个善良的好女子....”

        “呸!你这胡乱说话的泼贼,估计是到了酆都城才会说实话!”张团练一把抓着全叔的胸口,匕首顶在他喉咙上。

        全叔感到喉咙一痛,以为给刺破了,双眼紧闭,直等死亡,可是心中憋屈难忍,还是说道:“大人,你是冤杀小人了!小人是句句实话!”

        张都鉴察言观色,知道全叔没有说谎,立刻拉着张团练的手,劝说道:“兄弟,我看这全叔也是老实人,应当不会说假话,你便放过他吧。”

        全叔听了,心中一阵暖流,也不觉得喉咙有刺痛了,连忙睁开眼睛,心中“咯噔”一下,那明晃晃的匕首还是在喉咙上,不过离开了两寸。

        “兄长,方才那些伙计都说,潘金莲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经常勾搭男人,又挑拨离间云雀儿跟蒋门神的夫妻之情,怎么会像他说的那般好了,这泼贼在你我面前都敢说谎,不杀不行!”

        “哎呀,兄弟说的也没错,我们也不能说相信他一人,而不相信十余名伙计的话,不过他们说的都是口讲无凭,真是为难.....”

        全叔心中雪亮:“看来这两位大人自己心中也是认为潘金莲不是好女人,那些伙计察言观色都顺着他们的心思去说,我此刻若然改口,后果更加不堪设想,没办法了,只好据理力争,反正我说的都是真的,听都鉴语气,只要我有实际例子便可以,我要说什么实际例子呢,有了,今天的事情不正是吗!”

        “两位大人,小人说一件今天发生的事情,若然二位听了,仍旧觉得小人在撒谎,小人也无话可说!”

        其实张都鉴和张团练,审问那十余名伙计的时候,他们口中说的都是对潘金莲赞口不绝,不过也没有实际的例子,此刻武松还在孟州府,可什么时候走他们控制不了,要设计武松,必须一击即中,不然到手的功名富贵,白白的从手中溜走。

        为了自己想要得到的事物,他们是不厌其烦,定然要知道武松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不单只要知道,还要确定无疑,不然这条美人计就不成了,还要倒贴一个快活林,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兄弟,你不必恼火,让他说完,若然还是不老实,再杀不迟。”张都鉴假意劝说张团练,又俯下身子,低声对全叔说:“你最好老实交代,我这兄弟脾气不好!”

        全叔心中自然是千恩万谢,哪敢有说隐瞒的,便将今日发生的事情,详详细细的说了出来。

        昨晚,云雀儿说过节,让大伙都回家了,全叔是快活林最年长的伙计,每日都负责开门和关门,一大早他便回来了。

        却看到一个小姑娘蹲在门口,走近一看,原来是晴儿,他吓得六神无主,晴儿是云雀儿的心腹丫环,寻常两人如姐妹般,虽然她在门口蹲守,并非自己的过错,可这丫头骂人的功夫一流,自己是负责开门的,定然要遭殃了。

        奇怪的是,晴儿并没有骂他,吩咐道:“全叔,今日不必那么早开门,日上三竿不迟。”

        全叔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自然也不敢问,他哪里知道,晴儿抛下潘金莲独自一人回来,看到大门紧闭,以为云雀儿跟武松在里面风流快活,想到云雀儿得逞了,自己日后也是能够得到武松的宠爱,心中高兴不已,在外面蹲守一夜,也是心甘情愿。

        辰时,一包了头脸的大汉到了快活林,粗神粗气的问道:“二位,为何快活林还没开门做买卖?”

        晴儿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我便是快活林管事的,爱什么时候开门便什么时候,你要喝酒的,能等候便等候,不能等候,孟州道大把酒馆。”

        全叔听了,满脸惊讶,这晴儿寻常虽然对伙计是没点好脸色,可对客人也不敢如此无礼啊,只是他仍旧不敢说话,蒋门神不在,快活林便是云雀儿说了算,云雀儿说了算,其实也是晴儿说了算。

        他看那大汉长得魁梧,约莫有八尺以上的身高,听声音也非善类,不禁心中有些惶恐,正要说几句好话,谁知道那大汉没有半点的怒火,反而问道:

        “你们快活林可是有一女子,约莫二十岁上下,长得十分俏丽,嗯,听说是到什么蘑菇山采药的!”

        “正是!那是武夫人!”全叔是知道有采药一事,就不知道什么蘑菇山,他也是有点奇怪,晴儿昨天下午跟潘金莲出去采药了,此刻怎么就剩她一人了。

        晴儿狠狠的瞪了全叔一眼,全叔甚是世故,立刻退后一步,不敢再说一句话。

        晴儿冷冷道:“是又如何?”

        “是就对了!”那汉子狠狠道:“说出来,你们不要害怕,老爷是野猪....野猪林附近山上盗贼爷爷座前的小喽啰,你们那武夫人给大王捉了,大王令我来要赎金,五百两,否则嘛,嘻嘻,那娘们便要给山寨五百兄弟轮流玩一番,然后杀了下酒!”

        全叔听了,心惊胆颤,呆呆的看着晴儿,要晴儿赶紧拿主意,他一脚已经迈出一步,随时等她一声吩咐,立刻跑去孟州府通知武松。

        晴儿听了,脸上露出异样的神采,低声问道:“你说的可是实话?”

        那大汉便是李鬼了,他哈哈大笑道:“若非我们手里有人质,老爷岂敢来这里索要银子,难道不怕给你们捉了么?大王说了,半日我不能带银子回去,就第一个玩弄那婆娘!”

        “各位过路的好汉,这里有一个强抢良家妇女的盗贼,大伙赶紧将他捉拿啊!”晴儿突然在全叔背后一推,让全叔挡在她跟李鬼之间,自己张大喉咙,死命的呼叫。

        孟州道是英雄地,来往客人甚多,即便是辰时,道上也有十余人过路,听得晴儿大叫,都停住了脚步,李逵吓得慌忙从腰间抽出两柄板斧,胡乱的挥舞几下,飞似的逃走了。

        全叔大惊失色:“晴儿姑娘,你如此大喊,让那盗贼逃了,定然害了武夫人,小人这便去孟州府找都头,菩萨保佑,让小人脚上长翅膀啊!”

        “全叔!不准去!”

        晴儿猛的撕心裂肺的喊道,她那张俏脸此刻竟然十分狰狞,全叔是吓了一跳,呆呆的看着她。

        晴儿的脸色转变得飞快,立刻说道:“全叔,潘金莲跟你非亲非故,若然在寻常,你救她是应该的,可你想,那盗贼来快活林索要银子,会一人前来么?定然有同党,你这去孟州道,给他同党看到了,你性命难保。”

        “晴儿姑娘,可是....”

        “全叔!”晴儿压低了声音:“这两天老爷回来了,我跟老爷说,在你枕头下,有一件小姐的抹胸,你猜老爷会怎么着?”

        “晴儿,你...你含血喷人!”全叔气得脸色发白。

        晴儿吃吃的笑道:“是不是含血喷人,蒋大官人只会作公论!”

        全叔叹了口气,他知道蒋忠自然是相信晴儿了,要是他真认为自己竟然藏了云雀儿的抹胸,自己这条小命难保。

        他也明白了,晴儿跟潘金莲一同去采药,潘金莲给盗贼捉了,她却全身而退,期间的事情,不言而喻。

        过了一个时辰,其余伙计都来了,晴儿让大伙都到后面杀羊,自己负责开门,大伙不敢违拗,都跑去后面了。

        全叔走到后面,还没开始杀羊,便听到晴儿一声尖叫,他慌忙跑进去,以为云雀儿出事了,可快活林里面空空如也,除了晴儿,没有一个人,晴儿正呆呆的站在一个酒缸旁。

        他过去一看,酒缸里面漂浮着一套衣裙,他们都认得是云雀儿的,全叔巍颤颤的捞起衣裙,里面却是没有云雀儿的尸体。

        “到房间看看吧。”全叔提议道。

        “你跟我来。”晴儿带了全叔来到云雀儿房间,房间大门是打开的,里面没有一个人。

        “去武松房间看看。”

        全叔十分奇怪:“夫人怎么会在....”

        “别废话!”

        晴儿狠狠的盯了全叔一眼,全叔心中了了,“莫非云雀儿跟都头....”

        可武松房间也是没人,晴儿再回到云雀儿房间,只见桌面上留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都鉴府!”

        字迹是云雀儿的,上面没有抬头,也没有落款,显然写的十分匆忙,晴儿明白了,云雀儿是到了都鉴府,可快活林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也是猜不透,只得对全叔说道:“小姐到都鉴府,你不准在外面乱说什么,方才那盗贼的事情也不准乱说,不然在你枕头下,一定会有小姐的抹胸!”

        张都鉴两兄弟听完全叔说的话,虽然不明白这晴儿葫芦卖的是什么药,可是有一个可以肯定的是,她要置潘金莲于死地。

        “全叔,你说这事情,能证明潘金莲什么?”张都鉴问道。

        “回大人,潘金莲之所以跟晴儿去采药,是因为李逵母亲有眼疾,需要用一种叫开眼草的药草才能治好,云雀儿说曾经有行脚大夫在孟州府采过开眼草,至于地点只有快活林一伙计知道,那伙计到了孟州府,晴儿便去询问。”

        张都鉴心中明白,笑道:“快活林是没有这伙计的?”

        “大人英明!”

        “可这也只是证明潘金莲孝顺老太君,你说的善良贤淑又如何说来?”张都鉴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今日午后,有一丫头来快活林,说要找晴儿,是小人接待的,她是潘金莲派来,潘金莲已经脱离了险境,想来是武松的功劳了,她脱离险境后,十分担心晴儿,便派人来询问晴儿是否安好,小丫头说,她脚上受伤,不然是要自己来的。”

        “嗯!”张都鉴和张团练都点点头,心道:“潘金莲给人害了,也不知道,想来这女人不是天生愚钝便是天性善良,不懂猜度人心,武松是成名好汉,天生愚钝的女人是看不上眼的,只能证明她是天性善良了。”

        “大人,若然你们不相信,可以再问伙计,问一下他们,潘金莲寻常对他们是否很好,对武松是够言听计从,十分贤淑,若然他们还是要昧着良心说话,小人是死而无怨了。”全叔又补充道。

        “全叔,你为人精明,本官要向你讨教一个事情,若然你们此刻能够回到快活林....”

        全叔如何听不出张都鉴的弦外之音,立刻说道:“小人跟一众伙计,今日早上起来,便在快活林干活,一步都没离开过!”

        张都鉴都鉴看着全叔离开,心中却为另一个事情烦恼,“兄弟,这天地下,各式各样的女人都有,好淫贪财的容易利用,可善良贤德的,又不会去引诱武松,真是为难了。”

        “兄长,张家有女初长成!你一向家教甚好,嘻嘻,嘻嘻....”张团练诡异的笑道。

        张都鉴听了,心中大骇,怒道:“兄弟,你这是何话?莫非我还要将女儿给了武松不可?她可也是你的侄女啊!”

  http://www.abcxs.com/book/13434/69734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