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三百八十七章 壮士断臂之计下(上)

第三百八十七章 壮士断臂之计下(上)

        一  武松斜睨着那汉子,只见他有九尺以上身材,比自己还高了半个头,身体魁梧,如同泰山一般,只是长得十分丑陋,特别是一对眼睛,便像那镇守鬼门关的神荼和郁垒。

        武松想到那大汉长得像神荼和郁垒,不禁心中发笑,“那岂不是将他跟自己等同了!”

        神荼和郁垒是什么来历呢,相传在黄帝时代,有一棵延绵万里的桃树,树干有一道门,是通往鬼门关的,把守这门的二人便是神荼和郁垒,他们长得异常丑陋,还带了一只猛虎。

        但凡有不听话的恶鬼,他们就抓了,用来喂虎,后来黄帝令百姓把两人的肖像画了,张贴在门上,用来镇压恶鬼,不让恶鬼进门,这就是最早的门神了,武松在天神村被村民画了肖像,用来作为门神,想到这汉子长得像门神,不禁心中自嘲。

        俗语说“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张怀受了他家老爷的委托,请武松过来,此刻有恶汉挡路,看来这一场是鸿门宴,请他来的不会是有好的意思了。

        武松自然是不会害怕,只是有点讶异:“我在孟州府没有什么仇人,唯一有过节的便是施恩了,虽不能说一笑泯恩仇,可也不至于会找我麻烦,这汉子来的突兀!”

        “金莲,为我斟酒!”

        武松大刺刺的席地而坐,干脆背对着那大汉,潘金莲只要在武松身旁,她什么都不怕,乖巧的为武松斟酒。

        武松连喝三大碗,潘金莲停住了,“继续!”,武松往酒碗一指,潘金莲也不多想,继续斟酒,方才说“无三不过望”的张怀也不加阻拦,任由武松喝了十几碗。

        便是潘金莲也看出端倪,张怀请武松来,估计这里就是终点,他跟那恶汉是一伙的,“宴无好宴果然不假!”,潘金莲也不自觉的想到。

        “汉子!可否请我喝上几碗酒!”大汉的声音十分沙哑,如同天上那乌鸦,可不尖锐,又如行雷,十分响亮。

        潘金莲听了,不自觉的抖颤一下,酒泼洒在桌面上,“有二郎在,我还怕什么,真是胆小!”潘金莲心中骂着自己,忍不住看了武松一眼,武松正温柔的看着她,对身后的大汉的话语听而不闻,她吐吐舌头,便如同做错事一般。

        “汉子!我让你请我喝几碗酒!”身后的大汉声音带了几分的愤怒。

        武松冷笑道:“你要喝酒便自己过来倒,莫非还要老爷亲自送给你不成!”

        “你去给那位爷倒酒去!”张怀对着一名下人吩咐道。

        武松抓起一块肉,大口的嚼着,嘴角不禁露出了冷笑,“张怀的举动就算傻子都能看出你们是一伙的,好,既然你来的痛快,我也坦然!”

        武松貌似不为意,大大咧咧的在喝酒吃肉,其实眼睛的余光早就留意了四周,耳朵也是听得清晰,在小道旁的大树后有一人隐没。

        “怪了,这大汉来跟我寻事为何只埋伏一人?是他对自己武功太过自负,还是树后那人竟然藏了什么暗算的手段,嗯,我自己倒不担心,就不要伤了金莲便好。”

        想到潘金莲,武松身体微微一侧,方便自己能够看到那汉子。

        下人斟了一碗酒,捧了一碟熟肉端过去给汉子,动作十分恭敬。

        大汉接过酒碗只喝一口,“噗!”,酒水被他喷了满地,骂道:“这酒是臭的,只适合给猪喝!”

        “汉子,我好心给你端酒,你怎么骂人了!”下人发作道。

        武松微微的笑着,也不发作,反倒美美的喝了三大碗酒,大汉指着武松道:“为何他喝得滋味,定然是你的手臭,把酒污染了!”

        大汉说完,猿臂一伸,便打下人的脸面,下人双臂一挡,大汉顺势抓了他双臂,往前一拉,下人重重的摔到地上,直痛得呻吟不断。

        武松是武学大家,一看便心中了了:“大汉跟下人是同一门道的,他们方才这一挡一拉都是同一师门招数!”

        “好汉不必动怒,让小人给你斟酒!”张怀故作惊惶,忙不迭送的为大汉斟去一碗酒。

        潘金莲嘴角微微一动,想说话,可话语吞进肚子里,没有说出来,武松低声道:“大汉不会打张怀,他那身板摔一下,没半年也起不来!”

        武松看张怀的动作,知道他不懂武功,也料想潘金莲是担心他给大汉摔一跤,心中不禁有点感慨:“金莲为人太过善良,明知道他们是一伙的,还去担心那人,她这性子容易吃亏,看来还真如她说的,要将她用腰带绑在腰间才行。”

        “二郎,你笑什么?”潘金莲看得武松笑得十分得意,竟然带一丝的顽皮。

        “金莲,你猜那大汉是什么人?为何要在这跟我们为难?”

        “打虎武松!”

        潘金莲说得十分简单,武松一下子仿佛拨开云雾见青天,“不错,常言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孟州府是英雄地,我在江湖上薄有名声,估计是那汉子不服气,要跟我较量,这就不需要有什么仇怨了!”

        江湖上冒名而来较量的,十分常见,也不需要理由了,便如天下武功的发源地少林寺,每日也不知有多少人上去较量,想要一战成名。

        “方才张怀说,他家主人是邀请了许多豪杰,要是跟我较量,邀请了观众,这十分合理,可为何树后只隐藏了一人?有点怪!”

        “这酒也是臭的,只适合狗来喝!看来也是你手臭的原因!”

        大汉大手一伸,张怀早已后退几步,便如能料敌机先一般,大汉的手掌向前一打,却是打了个空。

        武松心中笑道:“这一招配合得十分不协调,张怀不过是个没有武功的糟老头,你竟然一掌打不到,便是不懂武功的人,也知道你们是在做戏。”

        “好汉,那没办法了,我好心请你喝酒,你却说我的手是臭的,你自己过去斟酒吧!”管家神色自若的说着,镇定得令人惊讶,一点都不像刚刚被人威胁过的样子,武松和潘金莲也是不以为意了,反正知道他们是一伙的。

        武松看了潘金莲一眼,眨眨眼,意思是:“准备招惹到我们身上了!”

        果然,那大汉淬了一声,骂道:“老爷喝酒从来都要人来伺候,既然男人的手是臭的,便让那娘们给老爷倒酒!”

        若是寻常,有人出言侮辱潘金莲,武松是立刻要发作的,此刻明知道那大汉是故意的,他倒是忍住了,只是不住的冷笑。

        “好汉,使不得,那是那位爷的妻子,岂能.....”

        “嘿!别的男人当面调笑自己的女人,也不敢发威的,看来打的是胭脂虎了!”

        胭脂是女人专用的,古人常用胭脂马比作放荡的女人,就是人人能骑的意思,说武松打的是胭脂虎,也是这个意思,母老虎专门指男人的老婆,胭脂虎在这里便是指潘金莲了,他说武松打的是胭脂虎,意思是他只能对老婆发威,也说潘金莲是放荡的女人,是一语双关。

        “哈哈哈!”武松仰天长笑,突然脸色一沉,嗖,跳了起来,指着大汉骂道:“兀那汉子,你令张怀多番周折,无非是要跟我较量,男人大丈夫要打便打,没那么磨叽,本来拳脚较量点到为止,最多折断个手脚,今日,你辱我妻子,便不能放过你!”

        张怀听武松直接说了他跟大汉是一伙的,也不说话了,只是站到一旁,地上那痛苦不堪的下人,也是站了起来,不作声。

        “好!武松,你倒是说得豪爽,老爷也是打遍天下无敌手,孟州府无人不佩服,倒是你来了,人人都说你武功天下第一,哈哈,这世上岂能有两个武功第一的人!”

        武松转过身,双手轻轻抚着潘金莲的肩膀,柔声道:“金莲,你到那边乖乖的站着,不消一阵,我便将这几人打倒。”

        潘金莲脸上一红,点点头,“打倒了他们便回去,也不要再计较了。”

        “你说不计较便不计较,只是痛打一顿便算!”本来武松是动了杀机,可面对潘金莲的柔情,他心软了。

        “哇!武松,你好欺负人!”

        大汉大喝一声,气得一双怪眼蹦出火花,他对自己的武功向来自负,武松到了孟州府,人人都称赞打虎武松,他本来就不服气,此刻武松还把他视若无睹,特别是潘金莲那句“打倒了他们便回去,也不要再计较了”,仿佛他们几人便是一定要给武松打倒一般。

        “二郎,他来了。”

        潘金莲看得那大汉冲过来,小声的提醒道,武松点点头,微笑道:“不碍事!”

        他也不回头,待脑后听得风声,才一脚飞出,料想定然将大汉踢倒,正要跟潘金莲说两句笑话,脚上却是一空,没有踢到人,心中也是一惊。

        他这一脚虽然没有出尽全力,可是打个出其不意,天下能躲开的,还真没几人,武松知道这大汉并非泛泛,立刻转了身。

        大汉也是不敢怠慢,若非自己身手敏捷,还加上一点运气,武松方才那一脚还真是能把他撂倒,若然给自己第二次机会,未必就能躲开。

        “嘿!”

        大汉低喝一声,双拳如风直打武松脸门,武松看他出拳章法有度,也不敢小窥,展开“玉环步”向后闪躲了几下。

        大汉连出三拳虽然打不到武松,可看到武松只是懂得躲闪,不能还手,信心立刻上来了,“看来方才那一招已经是武松的平生绝技,他此刻是黔驴技穷!”

        想到这里,他心中高兴,连忙抢上几步,便是他这几步让武松看了个通透,武松心中叹息道:“这大汉的武功不错,论招式不会比林冲杨志差多少,可是步履轻浮,双眼虽然狠辣,可是精光不能收敛,估计是沉迷女色,坏了本源的缘故!”

        “金莲,你数着,三招,便将他打倒!”

        武松笑道,潘金莲不敢数出声来,可心中还真是暗暗的数着。

        “一!”武松没有听到潘金莲数出声来,他倒是自己数起来了。

        “一”字刚出口,他双拳直打汉子的脸门,汉子慌忙低头躲开,谁知道武松这招是虚招,双拳还未使老,立刻收回,转身便走。

        大汉心中恼怒:“原来这武松十分狡猾,口中说得豪气,原来是要我以为他真有什么高招,让我分神了,此刻连老婆都不要,便逃走了!”

        “哪里逃!”大汉一声怒吼,大步向前,武松知道他的招式不差,要在招数上赢他需打得几十招,那便不能显出他打虎武松的本领,只是要三招将他击倒,便要让他把自己的弱点暴露出来,大汉的弱点在脚上,他下盘不稳,稍一动作,立刻表露无遗。

        “二!”

        武松大喝一声,潘金莲也是在心中数了“二”,武松抬脚要逃,其实也是虚招,他打虎武松是何等人物,岂会临阵脱逃,只见他蓦地里停住,大汉一步上前,突然看到武松停住,他哪里收的住脚步,心中暗叫:“惨了!”

        武松左脚飞起,正中他小腹,只是潘金莲说了,不要伤人,武松才留了七分力,饶是如此,也踢得大汉腹部剧痛,双手捂着肚子往下一蹲。

        “三!”

        武松大喝一声,潘金莲也是心中数了“三”,他右脚飞起,踢中大汉的额头,大汉感到头上一阵眩晕,直挺挺的往后倒下。

        武松恼他方才出言侮辱潘金莲,一下子跳到他身上,举起拳头,往他脸面一顿暴打,若非潘金莲早有提示,那大汉早已死在打虎武松的铁拳之下。

        “师叔!住手,都是自己人!”

        大树后闪出一条汉子,一下子跑到武松身后,死死的抱着他,武松早就知道树后有人,只是看他跑来的动态,没有伤自己的意思,也不加理会,听到他叫自己“师叔”不禁心中一动:“我师父只收我一个徒弟,怎么会有个师侄?便是他老人家后来收了徒弟,也是叫我师伯才对。”

        武松的拳头稍微停顿,那汉子又道:“小人是东京林冲林管军的徒弟!”

        武松听了恍然大悟,他是林冲的徒弟,自己跟林冲是兄弟,也比林冲年纪小,他叫自己师叔,也未尝不可。

        那人看得武松停了手,立刻绕到前面,跪下便拜,“小人洪礼,是林管军的徒弟,受了师父嘱托,到阳谷县找师叔,有要事禀告,想不到在此处遇到都头!”

        武松从大汉身上跳了起来,斜睨着洪礼,他倒不是不相信他是林冲的徒弟,只是林冲是八十万禁军的教头,换言之,八十万人可以说自己是林冲的徒弟,这人方才躲在树林后,做事鬼祟,不大光明。

        “你为何方才躲到树后?”武松冷冷的问道。

        洪礼不敢起来,仍旧跪在地上,“师叔,地上这汉子是小人的表哥,小人到了孟州府,知道你也在此处,便要来拜候,表哥在泰山也是打遍周遭无敌手的,他想结识师叔,可也自负自己武功能胜师叔,便令管家把师叔请来,方才是故意说些不好的话,也是要跟师叔较量一场,小人只好躲到树后。”

        “你不要师叔师叔的叫我,听得难受!”武松对他这个解释倒是能接受,可是对洪礼来的目的还是十分狐疑,他在东京城开罪了高俅,这人是东京来的,高俅是八十万禁军的最高领导,谁知道这人是好是歹。

        “他是谁?”武松指着地上的汉子,此刻张怀和两名下人已经把汉子扶起来,可他还是一脸懵懂,没有缓过神来。

        “小人的表哥姓蒋名忠,人称蒋门神,是快活林的东家!”

        “他就是蒋门神!”武松本来对蒋门神印象不好,只是李逵交口称赞,而且到了这里,也没有他真正作恶的事情,对这个人是不置可否的,想到方才他的言语,还有这个洪礼不清不楚的,武松心念一动,冷冷道:“你真是林冲的徒弟?”

        “不错!”

        “正好!林冲那厮跟我有不共戴天之仇,在东京,我已经说了要将他碎尸万段!你是他徒弟,便先杀你这厮鸟!”

        武松突然发作,一脚便踢向洪礼,吓得洪礼连忙在地上打个滚,虽然躲开了,可十分狼狈,张怀等人看了,吓得瑟瑟发抖,方才的事情,是他们跟蒋门神合计的,以为洪礼出来后,便能一笑了之,和气一团,万万想不到武松竟然会发作,要是他真要杀人,连蒋门神都如此,不要说自己几人了。

        “都头,这是....”洪礼大惊失色。

        武松狞笑道:“嘿,若然你真是林冲派来的,你定然是得罪了他,他没跟你说我跟的仇怨么?”

        “师父,师父一直说跟都头关系堪比亲生兄弟!”

        洪礼心中也是十分狐疑,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景象,只有潘金莲十分淡然的看着武松,好像他杀人与否跟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

        “呼!”

        武松一拳打出,直打洪礼的咽喉,这一招分明是要人性命的狠招,洪礼哪里敢怠慢,立刻双掌推出,护着咽喉,待双掌跟武松拳头接触,右掌仍旧是挡着,左掌却是顺着武松的手臂削下去。

        “好!”武松一声喝彩,也不闪躲,拳头却是加了三分力。

  http://www.abcxs.com/book/13434/69895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