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三百八十九章 归还快活林(求自动订阅么么)

第三百八十九章 归还快活林(求自动订阅么么)

        蒋门神此话一出,快活林里面所有人,无不惊讶,便是施恩听了,也是十分懵然。

        快活林是蒋门神用武力从施恩手中抢去,施恩要抢回来,必须用武力,当然,蒋门神自愿归还也是可以的,要是那样的话,他当时抢来干嘛,所以武力解决是不二法门。

        蒋门神有李逵助拳,施恩也是不断的邀请好手,双方都是默认了一点,就是只要施恩请回来的好手,能赢了蒋门神,快活林便能抢回来,自然,蒋门神输了,也可以另外去邀请好手,这是一场没有尽头的斗争。

        唐牛是施恩的心腹,他在天神村见识了武松的武功和仗义,经过尧非想的指点,连夜赶回孟州府,献计给施恩,让他请武松助拳。

        施恩也是十分仰慕武松的武功和为人,跟唐牛一商量,投其所好,在孟州道设下“无三不过望”,谁知道武松竟然不领情,后来他误会武松竟然是跟蒋门神一伙的,更加是纳闷,才把张青夫妇请来。

        今日,蒋门神把孟州府成名的好汉都请来了,还有几名德高望重的乡绅,便是把施恩推上了没有回头的路。

        在孟州府豪杰面前,蒋门神要跟施恩单打独斗,赢了便是快活林的主人,输了不能再去纠缠,这本来就是最江湖的解决办法,可施恩武功不如蒋门神也是事实。

        蒋门神这一做法,貌似公平,实质上是硬要了快活林,而施恩竟然没有任何推辞的借口,在场的人都知道,可也是无话可说,施恩也不能说单打独斗赢不了,一定要张青夫妇帮忙,要是如此,便是夺回快活林,也难以统领孟州府群豪。

        可这一切都因为蒋门神的一句话而改变了,大伙都在猜度蒋门神的用意。

        “蒋门神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他根本不需要卖什么药啊,直接跟小管营打上一场,赢了,快活林便是他的,这不是最简单,最便捷的方法吗?”

        “难道他有什么把柄给小管营抓住了?”

        “把柄倒是不会,他不过是个外地来的人,要是真有什么把柄给官家抓住了,小管营还用客气么,一声令下,官军便来抓人了,便是张团练也不能帮他啊。”

        “对了,对了,你说对了,蒋门神之所以能够跟小管营用江湖方法解决问题,还不是依仗了张团练,张团练是张都鉴的兄弟,大伙都有官军撑腰,便是跟没有一般了!”

        “大哥的意思是说蒋门神已经没了张团练撑腰?”

        .....

        武松听了众人的窃窃私语,只是冷笑,他自然是不相信蒋门神没有了张团练撑腰,道理很简单,要是如此,施恩还会那么傻就三个人来赴这场鸿门宴么,可中间发生了什么,他倒是猜不出来。

        他看了蒋门神一眼,只见他神色平淡,更加令人摸不着头脑,再看一眼施恩,施恩眉头紧皱,似乎也在猜度。

        其实施恩心中也是跟众人想的一样,蒋门神自愿交出快活林,唯一能够解释的便是他跟张团练闹翻了,可要是真的如此,他不可能不知道。

        所谓不怕官最怕管,张团练的哥哥张都鉴是他的顶头上司,自然,在都鉴府他是有收买了人,里面的消息他十分灵通,当日给蒋门神抢了快活林不敢动用官军,便是知道蒋门神跟张团练有交情,此刻要是他们关系断裂,自己也是应该立刻知道的,既然没有消息,便是不能当真了。

        “蒋门神,你果然是要把快活林还给施恩?没有诡计?”

        一把清脆的声音响起,那是孙二娘,她为人急躁,不愿意猜度,直接问了,这也是代表了大伙的心声。

        “张夫人,蒋某当日,在泰山树一面旗帜,上面写着‘争跤天下第一’,多有好汉不服,前来较量,都输给我,大伙便给了蒋某一个诨名,叫蒋门神,以至于江湖上无人识得蒋忠的名堂,倒是蒋门神这个名字是响当当的!”

        “这名堂是好汉给的,便不能让蒋某自个把它丢弃,你说,有人要把你‘母夜叉’的名号除去,便要怎地?”

        “除非将老娘杀了!”孙二娘说得豪爽,大伙听了都十分赞叹。

        “照啊!张夫人是如此,蒋某也是那般,若然出尔反尔,还要当了几十好汉的面前,这蒋门神的名堂还能要么,若然张夫人有说怀疑的,便看蒋某把公事先办了!”

        “你要办何公事?”孙二娘奇道。

        “张夫人看着便是,若然有不妥的,蒋某的人头愿意挂在鸳鸯刀的刀刃上!”

        既然他说到这个地步,孙二娘也不好说了,便坐了下来,看蒋门神办什么公事,无论是武松潘金莲还是孟州府好汉乡绅,都是饶有兴致的看蒋门神办什么公事,倒是把方才的潇杀气氛忘记了。

        “武都头,蒋某敬仰你的并非你是阳谷县都头,也非你徒手毙虎,而是你是条铁铮铮的汉子,说一不二的丈夫,请你过来!”

        武松不知道他要干嘛,反正他把高帽给了自己戴,自己便过去吧,其实他是跟蒋门神坐在同一张桌子上,所谓过去,不过是从坐着变成了站起来。

        “方老拳师,万老拳师,孟州府豪杰许多,被誉为是英雄地,可说一声,你们二位是孟州府最受爱戴的豪杰,估计没有人会不同意吧?”

        这方老拳师和万老拳师,已经是七十岁年纪,壮年时候却是是一方豪杰,此刻年老了,但徒弟众多,而且为人方正,大伙都是十分敬重的。

        “嘿,这还用说吗?说到孟州府的豪杰,天下好汉,谁不知道方老和万老!”大伙齐声说道。

        “那好,请二位也过来!”

        方老拳师和万老拳师虽然不知道蒋门神要做什么,不过知道便是过去,也不会有什么不妥,便也过去了。

        “钟保正,利保正,你们也是大伙爱戴的乡绅,便不要推迟,也过来吧!”

        那钟保正和利保正也过去了,孙二娘看得心烦,骂道:“蒋门神,你要做什么便做什么,这样请来请去的,到底要弄到什么时候?”

        蒋门神哈哈一笑,“请张氏伉俪也过来,便可了。”

        “张氏伉俪是谁?”孙二娘问道。

        “哈哈,便是张青大哥和张夫人啊!”

        “呸!你不过是个武夫,学什么读书人的口吻,说一句张青带你老婆过来便是,什么鬼伉俪,老娘还以为有人叫张伉俪的呢!”

        大伙听了都忍俊不禁,不过也觉得这个孙二娘十分豪爽,果然是我辈中人。

        被邀请的人都到了桌子前,倒是潘金莲尴尬了,蒋门神没有邀请她,可她又不愿意离开武松,便是离开,孙二娘过来了,她也不知道自己该走去哪,突然身上一热,是武松抓着她的手掌,她也安心了。

        蒋门神径直走到柜台前,拿了五本册子,又拉着施恩的手,把施恩也请过来了。

        “大伙请看!”蒋门神把无本册子放到桌面上,“在孟州府,有一百一十处酒馆客栈,三十二间赌坊,十三间当铺,每月都给快活林孝敬,这三本是记账的册子,另外,但凡过路的女支女,客商,也是要孝敬的,都记在一本册子上,最后那本,就是快活林买酒肉的利钱,快活林的账目全部都在这里了,大伙看过没问题,蒋某便交还给小管营!”(这里说的女支女不是指青楼那些,而是戏班的,唱戏的,不一定是年轻女子。)

        “施恩,你赶紧看啊,楞什么!”孙二娘随手抓起一本册子递给施恩。

        施恩慌忙接过来打开,那是记录快活林卖酒肉利钱的册子,他快速看了一下,跟自己掌管的时候并无太大的出入,只是在最后有记载,每月孝敬五十两给张都鉴张团练兄弟,而自己掌管的时候,是不需要的。

        “施恩,账目对么?”孙二娘问道。

        “嗯!”施恩点点头,孙二娘又把另外的账本递给他,施恩没有接过去,笑道:“不会错的!”

        武松心中笑道:“我这姐姐真是热情过头,施恩也是不够大方,若然是我,还看什么,蒋门神能拿出来的,便是造假,你也没办法啊!”

        “徒儿,把伙计都给我叫出来!”

        蒋门神一声吆喝,他的徒弟带了十余名伙计出来,武松认得,都是快活林的伙计,他们先给蒋门神行礼,然后给武松行礼,也给潘金莲行礼。

        “夫人,看到你没事就好了,大伙都担心你在野猪林出事。”

        全叔忍不住说道,潘金莲听了,十分感动,可当着众人面前,也不好说话,只是作个福,低声道:“有劳大伙挂心。”

        “全叔,你们听好了!”蒋门神怪眼一轮,说道:“此刻开始,快活林的东家便是小管营,不再是我,这里是你们的月钱,虽然在这个月过了二十余天,也当作一月吧,至于日后小管营用不用你们,你们还愿不愿意在快活林做,便是你们跟小管营之间的事情了。”

        全叔他们都是一个心思:“快活林多事端,能走的,自然是走的好,要当伙计还不容易,孟州府有的是酒馆,便是赚少一点,总好过成天担心有人来打砸。”

        他们领了银子,都说不愿意做了,理由便是各有各的,有人说要投靠亲戚,有人说要伺奉父母,有人说要回家娶老婆,蒋门神也不论,照发月银。

        伙计们欢欢喜喜的告退后,蒋门神说道:“小管营,常言道,口讲无凭,立字为证,今日蒋某将快活里归还,你心中总是有怀疑,蒋某便跟你立一个保证,总之快活林以后便是你的!只是蒋某识字不多,便请....便请方老拳师来起草吧!”

        施恩听了,倒是十分佩服蒋门神的心细,他听出,本来蒋门神是让他来写的,可是自己写未免有些利益关系,也未免有些张狂,日后也难以保证没有人说自己迫使蒋门神画押,请外人写最是妥当。

        他看到蒋门神说得豪气,便想说“不写也罢”,可转念一想,“蒋门神这人信誉不好,还是白纸黑字的为好。”,便也不出声了。

        “呵呵,字老夫倒是会写,不过老夫文理不通,也是难以成事,还是请万老拳师来吧。”方老拳师不愿意走这趟浑水。

        武松看得那万老拳师也是十分为难的样子,便笑道:“武松是个过路客,由我写吧!”

        “最好!”大伙齐声说道。

        武松也不礼让,抓起毛笔,蘸满墨水,大手一挥,内容无非是蒋忠自愿把快活林交还给施恩,从此不来打扰,立字为证。

        蒋门神看武松写完,让徒弟拿给在座的几十人传阅,大伙都看过了,他立刻画押,施恩也是签署了名字。

        孙二娘笑道:“蒋门神,听施恩说,自半年前,你将他的快活林夺去后,他三翻四次来抢夺,都给你打败了,你是怎么也不愿意归还的,为何今日倒是愿意了,莫不是怕了我两夫妇?”

        她的这个问题也是大伙想知道的,施恩更加是想知道,此刻记账的册子和保证书都在手上,而且有孟州府的豪杰作证,他是确定是真的。

        自己为了这个事情,不知道跟蒋门神打了多少仗,还给李逵打折了手臂,便是李逵此刻进了牢城营安平寨,以蒋门神的武功也不会说轻易认输,只是自己也不好询问,孙二娘代劳了,是最好,毕竟一个女人便是问最不场面的问题,也是没人会责怪的。

        “这个自然是原因了!哈哈,哈哈哈!”

        “呸!”孙二娘杏眼一瞪,骂道:“我跟大哥已经来这里三天了,若然你是因为我们而把快活林归还的,早就归还了,况且施恩跟大哥是结义兄弟,你不可能不知道!”

        孙二娘这话虽然不留半分情面,可倒是真的,施恩跟张青结义,或许很多人不知道,可蒋门神不能不知道,便是别人说的,最了解你的人,就是你的敌人了,他不了解施恩,很容易丢了性命。

        蒋门神哈哈一笑,正式道:“今日蒋某跟小管营算是一笑泯恩仇,既然大伙都在,也不怕把事情挑明,大伙定然以为张团练跟蒋某闹翻了,蒋某没了官军支持,不敢跟小管营争抢,非也!这个蒋某不需要解释,待过得几日,大伙自然是看得通透!”

        大伙听了,都点点头,若然他得罪了张团练,没了官军的支持,是不敢在孟州府逗留,估计几日内就会离开孟州府,况且他经常出入都鉴府,很容易给人看到,要知道他跟张都鉴兄弟有没有闹翻,很容易知道。

        “蒋某在江湖上也是少有薄名,要是小管营使用武力,最多是斗个你死我活,有什么要紧呢,蒋某从山东到孟州府,这条性命早已经交了一半给阎王爷!”

        “只是江湖汉子,重义轻财,若然能结识天下豪杰,这区区快活林又何足道哉,也不瞒大伙说,蒋某轻易的将快活林交换给小管营,也是因为江湖义气。”

        “蒋某有一个兄弟,叫李逵,李逵在快活林替我打理,跟小管营没少争执,小管营为了对付我跟李逵,在孟州道摆下了‘无三不过望’的礼节,要请一位英雄来对付蒋某!”

        武松跟潘金莲互相对了一眼,潘金莲甜甜的笑了,施恩此时也是看了武松一眼,心中觉得十分可惜,没能结识到他。

        “哈哈,天下便是那么的奇妙,原来这位好汉跟李逵也是好兄弟,那情况就十分尴尬,若然那位好汉帮助小管营,他跟李逵不就因为蒋某而失了义气么,当时蒋某已经有了归还快活林的心思。”

        “后来,蒋某的一个表弟从东京来了,他的身份特殊,也不好说名字,他到了之后,一个劲的跟蒋某夸奖一位英雄,说他为人仗义,武功天下第一,蒋某听了,既是仰慕,又是嫉妒,仰慕的是识英雄重英雄,嫉妒的是,蒋某也自诩武功天下第一,不跟他较量一下,心中总是不忿!”

        “巧的是,李逵的兄弟跟表弟说的英雄是同一个人,今日,蒋某终于有机会跟他较量,大伙请看蒋某的脸面!”

        其实不用他说,大伙一早看到他的脸面给人打得肿胀如同一个猪头,只是怯于他平常的威势,不敢询问,也是心中奇怪,蒋门神武松在孟州道可一说是打遍孟州无敌手的,谁能够痛打他一顿呢!

        “这事情说出来羞耻,不过大丈夫是那样便是那样,何必隐瞒,那好汉跟蒋某过招,只是三招,便将蒋某打倒,若然不是表弟出来劝阻,蒋某早给打死了!”

        众人一片哗然,所谓天外有天,人上有人,蒋门神虽然厉害,可是天下之大,能胜他的人还是有的,但是三招便能将他撂倒,这人是何等的厉害。

        “大伙知道这人是谁么?”蒋门神大声道。

        孙二娘微笑道:“蒋门神,能把你痛得的,除了我这个结义兄弟,景阳冈上打虎的武松,估计天下没有第二人了!”

  http://www.abcxs.com/book/13434/69967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