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三百九十章 酒中豪杰

第三百九十章 酒中豪杰

        “不错,张夫人说得对,那人便是打虎武松了!”

        蒋门神直哈哈一笑,拉着武松的手,朗声道:“各位英雄,蒋某心中自然是吝啬那快活林的利钱,还有各方豪杰孝敬的威名,只是,能结交一位天下豪杰,那些事物又算什么呢!”

        大伙听了,心中都道:“蒋门神此人声名不好,可这番作为却是豪杰所为!也好了,从此孟州府太平,武松还真是打虎英雄,又在孟州府打了一头猛虎!”

        潘金莲看着武松,满眼的爱慕,神色充满了骄傲,武松能够得到大伙的敬佩,于她来说,便是世上最好的事情。

        “各位,蒋某也是有了私心,方才跟武都头在小树林一战,自知这辈子也无法赢他,要是倔强下去,定然是死路一条,刚刚又得知他竟然跟张夫人是结义姐弟,张大哥是小管营的结义哥哥,那我这条小命算是捡回来了,只是赔了一个快活林,值得很啊!”

        施恩听他直言不讳,完全是相信了,蒋门神开始说的什么重义轻财,他是将信将疑,可此刻说的这个理由,他是相信了,他一直认为蒋门神是个小人,但凡小人,都爱惜自己的性命。

        武松虽然说了互不相帮,可是也说了,谁要伤了孙二娘,他定然出手,孙二娘为人爽直,也十分鲁莽,她出手打斗,不是对方伤亡,便是自己,武松哪有不出手的,蒋门神这一下倒是识得时务。

        施恩稍一沉吟,想到自己能够重夺快活林,都是因为武松,自己困扰了半年的事情,一下子解决了,自己失落的江湖名声,一下子回来了,心中激荡。

        噗,他拜倒在武松身前,朗声道:“武都头,小人之前有眼无珠,得罪你了,今日若非你,小人也难以挽回声名,日后但凡有吩咐的,施恩没有不去做!”

        武松听了也是十分高兴,他并不愿意跟施恩结仇,此刻能够解除了,便是最好的事情。

        “兄弟起来吧,你是我姐夫的兄弟,便是我的兄弟,还客气什么,这一趟不是武松的功劳,倒是蒋门神大方了!”

        施恩听武松如此说来,也是跟蒋门神互相行礼,算是了结了恩怨。

        孙二娘笑道:“施恩请了我两夫妻来,最后解决问题的竟然是其他人,若换了旁人,老娘定然不高兴,可此人是老娘的亲兄弟,有什么不好呢!”

        武松听了哈哈大笑,他朗声道:“各位,今日武松难得能跟孟州府豪杰相聚,实在是平生际遇,咱们也不论那什么恩怨了,喝酒吧!”

        大伙看到蒋门神和施恩和解了,也算是了了孟州府一件烦心事,都十分高兴,纷纷举起酒碗要跟武松喝酒。

        蒋门神也是举起酒碗,大声道:“各位,你们今日定然是认为蒋某是个胆小之人,给武都头打怕了,哈哈,不瞒各位说,还真是,你们只是没见识过都头的本领,你们看到那三个装满酒水的酒缸么?”

        众人自然是知道的,笑道:“快活林最吸引人的,便是那三个酒缸了。”

        武松看到那酒缸,想到那天云雀儿跳进酒缸的情景,自己此刻喝的酒便是从那里舀上来的,不禁有些讨厌。

        “嘿,在穿越前,有人说可以喝那女星的洗澡水,此刻便是能消毒的烈酒,给云雀儿浸泡过,我也是不屑去喝,真不知道那人是怎么想的!”

        武松想到这里,自顾自的笑着,潘金莲低声道:“二郎,你傻傻的笑什么?”

        “没有,我想起一个笑话,有人说愿意喝自己喜欢的女子的洗澡水!”

        “你....好好的在喝酒,你怎么会想到那去了。”潘金莲是满脸通红,她心中总是认为,武松说的有人便是他自己,喜欢的女子自然是她了。

        “大伙看呐,那酒缸有多重?”蒋门神大声道。

        “起码四五百斤,加上酒估计要有七八百斤吧?”

        其实酒缸加上酒,约莫有五百来斤,蒋门神听大伙说多了,也不反驳,他要显示武松的厉害,从而显得自己输给武松也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倒是能跟武松打上三招,是毕生荣耀。

        “照啊!我....”他本来要说“我女人”,想想不妥,自己的女人说出来没人信,立刻改口道:“我的客人,还有伙计,在几天前,就看到武都头一手托着一个酒缸,里面都是灌满了酒,向天空一抛,酒缸便飞起十余丈,落下来的时候,嘿,酒水没有一点的淌出来,你们说,蒋某跟这样天神一般的人物较量,能打上三招,也是了不起吧?”

        武松心中一怔:“我什么时候举过这酒缸了?”

        蒋门神把云雀儿的话又夸大了一点,目的就是要显示武松的厉害,可大伙听了都不买账:

        “武都头神力,是听说的,不然怎么能毙虎,可是把千斤重的酒缸抛起十几丈也匪夷所思吧?”

        “便是都头真有那神力,你的酒缸是埋在地里面的,怎么举起来呢?”

        “对了!”蒋门神自己也是蒙了,那酒缸是埋了半个在地下的,武松怎么把他们拎起来,再往天空抛去,便是他真能如此,酒缸附近的泥土应该也是松动的,可是此刻看上去,完好无缺。

        他已经开了头,便不能自打嘴巴,骂道:“你们这些家伙,自己没见过世面,就不要在这胡乱猜测!”

        蒋门神是心中气恼,本来他想请武松表演一下,可自己也知道,是云雀儿说了假话,要是武松不能举起来的,自己岂不是更加的没有面子。

        “不错,蒋门神说的实话,你们还真没见识过都头的本领!”

        蒋门神听了有人替他说话,高兴了,转眼一看,那人竟然是施恩,只听得施恩道:“既然蒋门神不介意自己的事情说出来,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我跟都头是不打不相识,当时我带了三十一个好手,都是抄了家伙,三十二人围攻都头,都头身旁还带了一位瞎眼的老妇人,还有...对了还有这位小娘子!”

        施恩向着潘金莲一指,说道:“当时都头毫无惧色,自顾自的喝酒,还道,他喝一碗酒,便打倒一人,在桌上斟了三十二碗酒,跟我们说,要是在打斗的过程中,有一滴酒洒落便算他输了....”

        潘金莲想起当时的情景,武松那不可一世的神情,便如一头凤凰,藐视着世间一切,而一切都不能落入他眼里,除了自己,自己便是他心中的至宝,所谓凤凰无宝不落。

        “大伙猜怎么着?最后都头把三十一人都打倒了,喝了三十一碗酒,没有一滴洒落在地,大伙会问,为什么是三十一人,不是三十二人么?当然,最后没有打倒的人便是我了,不是我的本领高强,而是那三十一个被打倒的人,都没有逃走,都头说他们够仗义,有此可见,我也是条汉子,便放过我了.....”

        众人听了,也是窃窃私语,还是不买账:

        “三十二抄了家伙的好手对付一人,怎么可能打不赢呢,不要说双拳难敌四手,三十二人,人人拿一支长棍,胡乱的打将过来,也是难以抵挡啊!”

        “就算是可以抵挡,你想,拿着一碗酒,那酒怎么可能不倒掉?”

        “就算酒不倒掉,一个人怎么能喝三十二碗酒?”

        “嘘---大伙不要太大声,此刻都头为二人化解的矛盾,二人自然要吹嘘一番,不显示都头本领,他们岂不是给人笑话....”

        蒋门神和施恩听了,都气不过来,可又无可奈何,若然这事情自己没亲眼看到,也是不会相信的。

        “武松!”孙二娘不忿道:“你便去把两个酒缸举起来,让这些没见识的家伙见识一下!”

        蒋门神和施恩听了一个欢喜一个愁,欢喜的自然是施恩了,他要让大伙见识武松的神威,好让大伙知道自己没有撒谎,蒋门神是愁的,他自己也不相信武松能举起两个酒缸,就算可以,自己说他能把酒缸抛起十几丈,这也太离谱了吧,他暗自骂自己为什么要相信云雀儿,为什么又夸大了来说。

        武松却是笑道:“姐姐,小弟此刻只想喝酒,况且不喝酒也没力啊!”

        蒋门神听了,更加认为武松是没有那个能耐,“武松一路来喝了六七十碗酒,怎么说不喝酒没力了,况且但凡男人的,喝了酒,便全身软绵绵的,使不出劲力,我每次喝完跟云雀儿快活,她总是埋怨,看来武松是没那个本事,胆怯了,故意说些话来搪塞。”

        武松却是另外有一番心思,此刻又不是非要表演,自己为什么要像耍猴戏一般,给这班人看呢,况且,他还真想喝酒,大喝一场,然后到野猪林,把李鬼捉了,在孟州府的事情便全部了了。

        武松拿着酒碗,走到一个酒桌前,斟了满满一碗酒,对着方老拳师道:“方老,你我今日第一次碰面,后生小辈,敬你一碗酒。”

        酒桌上的人听武松指名道姓要敬方老拳师,自然也不能参与了,方老拳师十分高兴,毕竟武松威名远播,自己是过气的豪杰,他还是如此恭敬,心中自然欢喜,跟武松干了一碗。

        武松又对万老拳师道:“万老,这碗酒是武松敬你的。”

        万老拳师跟方老拳师齐名,方才武松敬他不敬自己,心中有点不高兴,此刻武松敬自己,毕竟有了先后,别人定然以为自己当年名声不如方老拳师,便倚老卖老道:“都头,你要敬我酒可以,不过我年纪比老方大了一个月,你是要敬我先的,此刻是乱了套,自罚三碗,再跟我喝酒!”

        “这有什么的!喝酒不叫罚,是奖赏!”

        武松立刻喝了三大碗酒,然后再敬万老拳师一碗,余下的人看到武松如何豪爽,也不论名声高下,都大胆起来,人人抢着跟武松喝酒,有年轻气盛的,还要斗酒,一桌有八人,武松足足喝了五十几碗酒才到另外一桌。

        “都头,你已经喝了许多,在这个桌子,便一碗酒敬所有人吧!”利保正为人谦和,看武松喝得多,便要替武松解困。

        “哈哈哈,利保正,你不知道,武松要一个个的敬酒,便是要喝多点,你可不能把武松的小把戏拆穿了!”

        大伙听了,都哈哈大笑,都想:“武松这人够意思,方才那桌是一个个的敬酒,这一桌若然有怠慢的,会让人觉得他对方才的人敬重多于此刻的人!”

        其实武松两个意思都是有的,他也是如同方才一样,一个个的敬酒,渐渐的,有些人开始不忿气了,觉得武松如此喝过来,若然没有醉倒的,岂不是说孟州府的豪杰酒量不行。

        但凡江湖汉子,都是爱喝酒的,这斗酒就跟斗武功一般,岂能服输的,甚至是,武功可以输给你,酒量无论如何也是不能输的。

        有一人先难,跟武松杠上了,在面前倒了三碗酒,说道:“都头,一碗一碗的喝十分无瘾,咱们三碗三碗的喝!”

        武松哈哈一笑,拿起一个装着鱼羹的大汤碗一口将剩下的鱼羹都喝了,然后在里面倒满酒,又在隔壁的桌上,拿来同样一个汤碗,也是倒满了,那汤碗装满酒,起码有五六碗。

        “一小碗一小碗喝不过瘾,用汤碗来喝!”武松说完,端起汤碗,一咕噜的把酒喝完,又倒满了。

        那人也是酒量极好的人,一下子把汤碗的酒喝完了,武松替他又倒满,自己先干了,那人也是跟着干了,武松再次倒满了酒,自己一口喝完,那人举起汤碗,哐当,汤碗掉落地上,酒洒了满地,他也软绵绵的醉倒在地。

        武松哈哈大笑道:“大伙扶这位兄弟去休息!”,说完又继续跟其他人敬酒。

        大伙看了,没有不佩服的,武松有没有举起酒缸大伙不知道,有没有一人打倒三十一人也是不知道,可此刻的酒量是人人都看到了,他是一人对付几十人,能如此豪气的如此海量的人,岂有说武功不行的。

        “都头,方才蒋门神和小管营说的事情,大伙此刻都相信了!”

        蒋门神和施恩听了,心中也是十分高兴,正要过来吹捧一番,突然孟州道上传来一声声的惊呼。

        大伙往外一看,只见孟州道上的行人纷纷躲闪,十分慌乱,在尘土飞扬处,一辆由三匹马拉着的马车飞驰而至。

        马车上的马夫大声的嚷着:“大伙赶紧躲闪,这三匹马受了惊吓,控制不了!”

        快活林里面坐的都是孟州府最出名的豪杰,看到那马夫有为难,岂有就手旁观的,立刻便有三人冲了出去。

        “汉子,我们来帮你稳住马儿!”

        马夫听了,非但没有高兴,反倒是一脸焦急喊道:“你们三个汉子不要命了么,这三匹都是烈马,寻常人无论如何也驯服不了,不要妄自送了性命!”

        “哈哈哈,寻常人是不行,老爷便可以!”

        这三人是三兄弟,武功不是很高,可是孟州府有名的力士,寻常没事做,便跟水牛角力,还经常赢了。

        三人大步上前,出手也是一般,都是双手在马头上一按,要将马儿按得跪在地上。

        谁知道那三匹马劲力十分大,长嘶一声,没有跪下之余,反倒是人立起来,它们仿佛是懂得武功一般,人立起来后,双脚连环踢出,分别踢中三兄弟的胸膛。

        幸好三人都是身体极为壮实的人,才不至于毙命,饶是如此,他们的胸骨也是给踢断了,倒在地上,不住的呻吟,竟然起不来。

        因为他们的阻拦,马车本来是在孟州道上狂奔,此刻改变了方向,直接冲向了快活林。

        快活林立刻乱作一团,里面的虽然都是豪杰,可是三兄弟的神力是人人皆知,他们也无法令马儿停住,自己是更加不可能了。

        说时迟,那时快,那马车已经闯进了快活林,直把外面的桌椅撞得翻倒,酒水菜肴洒落满地,几名喝得七荤八素的人逃不及,给马儿踢翻了,也不知道生死。

        此刻武松是在最里面的一桌敬酒,倒是十分安全,那马车是直闯快活林腹地,丝毫没有因为有桌椅的阻拦而减慢度。

        “拦住它们!不然要出人命了!”

        “拦不住,直接宰了它们吧!”

        豪杰们大声嚷着,有几人反应极快,抄了扑倒冲上去要砍马儿,可是喝了酒步履不稳,又踩在满地的酒菜之上,身形极为狼狈,有两人自己摔到地上,一人倒是近了马车旁边,马儿像是通了人性,马头一撞,把他撞倒,碰到车轮上,不知生死。

        另外一人终于把手上的朴刀砍到马儿的身上,只是他酒后无力,又加上脚步踉跄,没有能将马儿砍死,在马儿身上的一刀,反倒令马儿狂性大,嘶叫着拼命往前冲去。

        “武松,金莲!”

        孙二娘突然一声惊叫,原来方才人人躲闪,他们都是有武功的人,自然是身手敏捷,潘金莲没有半点武功,在这千均一的场景,已经吓得半死,她脚上又有伤,竟然跑不动。

        孙二娘跟她在不同的桌子上,她自己躲开了,才想到潘金莲,回头一看,只见她一个人呆立在桌前,三匹马儿跟她不过一尺的距离!

  http://www.abcxs.com/book/13434/69967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