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三百九十六章 第一次吃螃蟹的女人

第三百九十六章 第一次吃螃蟹的女人

        孟州府,都鉴府邸内,晴儿由管家带着,匆匆赶至西厢客房。

        云雀儿手中把玩着玉如意,开了窗户,看着院子里两只猫儿互相磨蹭着毛发,神情十分的落寞。

        “小姐!”

        “小姐!万千之喜!”

        “晴儿,我不是聋子,已经听到了,不必大声,我心中烦着呢!”

        在晴儿第二次呼喊的时候,云雀儿白了她一眼,有气无力的说道。

        晴儿轻轻将她手中的玉如意拿掉,调笑道:“小姐,昨夜有武都头滋润,还需要这寡妇的事物么?”(古代女子丈夫过世后,多要守贞洁,女人也是人,总是有七情六欲,怎么办呢,依靠的便是这玉如意了,至于怎么用,各位看官想象着玉如意的样子,自行模拟吧)

        啪!

        云雀儿在晴儿的额头上轻轻打了一下,幽怨道:“神女有心,商王无梦!”

        她们两人除了各自跟不同的男人寻找乐趣之余,也是经常互相慰藉,自然是无话不谈,云雀儿虽然落寞,可也把自己施展浑身解数,把“酒里芙蓉”的风光使用得淋漓尽致,可是武松仍旧是不为所动的事情,无一纰漏的说了出来。

        “小姐,我此刻便是为了带来好消息,武松始终要拜倒在你石榴裙下。”晴儿吃吃的笑着。

        “若然你这死丫头要消遣老娘,老娘便将你卖去最低贱的青楼,每日伺候那些死不断气的老鬼!”

        “小姐舍得么?晴儿可是比那玉如意更懂得小姐的心。”晴儿在云雀儿耳垂上轻轻呼了一口气,逗得云雀儿阴霾尽去,笑意盈盈。

        “小姐,方才有一贼人来快活林,说潘金莲那贱人给他们抓了,要索要赎金五百两,半天赎金不到,便令山寨中五百人轮流折磨那贱人,我已经惊动了贼人,执意不肯缴纳赎金,估计那贱人此刻...嘿嘿...即便不死,也无脸再见武松!”

        “这是个解恨的消息,好消息却算不上,武松此人心肠硬得很!”云雀儿的心有一丝的快意。

        “小姐,你忘记了强迫晴儿吃螃蟹的事情么?”

        “呸!谁强迫你了,你这丫头是食髓知味,还要感激老娘把你带到一个快乐的境界。”

        “那自然是,武松不过是个假道学的人,小姐可曾看到过猫儿不吃鱼的,有潘金莲那贱人在,他是有了羁绊,而且没吃过螃蟹,不知道螃蟹鲜美!”

        晴儿说得满脸绯红,云雀儿想到武松,也是心跳不已,那强迫晴儿吃螃蟹的事情都各自在心中浮现....

        当日云雀儿还在戏班,收敛得十分好,班主喜欢,当家文武生又多番说其好话,大有要取代当家花旦的势头,那时候,晴儿刚做她的丫环不久。

        云雀儿好淫是天生的事情,无论怎么遮掩,还是瞒不过贴身的小丫环晴儿,晴儿不知多少次目睹文武生跟她在房间嬉戏。

        开始晴儿羞涩不已,到了后来是见惯不怪了,有时候心意萌动,还偷偷的看上几眼,每次都看得脸红心跳,回到自己房间辗转反侧。

        云雀儿岂是大意之人,班主是守旧的人,她要在戏班上位,做这等事情自然是做得天衣无缝,常言道:“宁让人知,莫让人见!”

        晴儿是贴身丫环,瞒过她是不可能,可她要窥探也是极难,除非是云雀儿故意给她看。

        那便是云雀儿故意给她看的,云雀儿是极懂得风情的人,有人在一旁窥视,她会更加的惬意,另外,要堵住一个人的嘴,最好的做法便是让她参与其中,自己也沾惹了,自然能够守秘密。

        文武生自然是无所谓了,晴儿长得水灵,能多一个红粉知己,没有男人傻到去拒绝。

        那天,正直中秋佳节,云雀儿一早吩咐晴儿到集市买了新鲜的螃蟹,还有上好的加饭酒。

        “晴儿,今晚月圆,小姐却难人圆,你便陪小姐一起吃螃蟹赏明月吧。”

        “小姐,晴儿是低三下四的人,岂能跟你同台吃饭,况且晴儿从未吃过螃蟹,看着这双钳八爪的虫儿就心中害怕。”

        便是这一来一往,云雀儿就知道晴儿有心了,若非如此,后半句话大不必说。

        “晴儿,只要你尝过一口螃蟹的鲜味,这辈子都不能忘怀,以后便是炎夏或那寒冬,你要要找寻来吃。”

        “小姐,晴儿就算喜欢,也没有那能耐常吃。”

        “只要你好好侍奉小姐,何愁不能四季都吃上螃蟹。”

        云雀儿是句句风情话,晴儿当时懵懂,反正听得似是而非,以为是云雀儿要贿赂她,不让她说出其中端倪,可她当时真是没吃过螃蟹,十分的担忧,既怕吃得异相,又怕那怪模怪样的东西是否能入口。

        明月下,云雀儿亲自为晴儿斟了酒,用银针把蟹钳里面的肉一缕缕的挑出来,直接放到晴儿的口里。

        晴儿是生平第一次尝到这等鲜味,又得到云雀儿这般对待,岂能不心存感激,那加饭酒虽然淳美,可后劲十足,才喝了三杯,便面泛桃红,昏昏欲睡。

        “晴儿,今晚便在小姐房中睡吧,小姐有许多心事与你诉说。”

        酒意迷人,晴儿也不推搪,云雀儿是百般温柔,替她褪去衣裳,竟然连里面的亵衣也一同褪去,她是被酒迷得熏熏的,两人都是女儿身,便不介意了。

        这一晚,云雀儿净挑些风韵的事情来说,听得晴儿一颗小心脏如小鹿般乱撞。

        也不知是云雀儿故意,还是有了几分酒意,她一个晚上都是紧紧抱着晴儿,渐渐她身上的衣裳也不知何故没有了。

        她在晴儿身上轻弹浅唱,晴儿脑子里面尽是云雀儿跟那文武生的事情,小小的心竟然也动情了,意乱情迷中跟云雀儿配合了,作了那“磨镜”之事。

        古代这种女人之间的温存是常有的,白居易一句“一生遂向空房宿”,道尽了女人的苦恼,便有了“宫花寂寞红”,都是说这些事儿,小姐跟丫环之间,宫女跟宫女之间,都是见惯不怪了。

        正当晴儿迷情的时候,房门被轻轻推开,吓得晴儿全身抖颤,毕竟她还是黄花闺女,那脚步身沉稳,明显是男人,她偷偷看那身影,便是常于云雀儿相会的文武生了。

        文武生长了灯过来,晴儿极力要逃脱,却被云雀儿紧紧抱着。

        “小云儿,为何今晚房中会多了一位如花似玉的好女儿?”

        “今日晴儿陪奴家吃那螃蟹,酒后难以离开,你便出去吧,明晚再来。”

        云雀儿的一句话,令晴儿百般感激之余,也不知为何,竟然有一丝失望。

        “小云儿,你为何这般说,这中秋吃螃蟹不是正合了事儿么?你们都吃过了螃蟹,我还没呢,晴儿身上也有美味的螃蟹!”

        便是这一句风流的话儿,文武生在云雀儿的帮助下跟晴儿成其好事,自从有了这一趟经历,三人是一同打得火热。

        此刻晴儿又说起当日吃螃蟹的事儿,无非是说,武松便如当日的晴儿,没有尝过螃蟹的鲜美,自然不知道螃蟹有多好吃,只要尝鲜了,就一定食髓知味。

        他是天下好汉,不能抛弃糟糠,可潘金莲已经殒命,他没了负担,要是二人再去引诱,情况就大不相同了。

        云雀儿也是死心不息,听了晴儿的话,十分以为然,只是如何制造一个机会,再与武松亲近,却是个难题,正当二人苦无良策的时候,蒋门神进来了。

        “晴儿,你出去吧,我有事跟小姐说。”

        晴儿背着蒋门神,给了云雀儿一个暧昧的眼神,意思是说,这蒋门神又要来风流了,只是他身体不行,想来待会还要我回来伺候你,才能称心如意。

        晴儿到了外面,也不走开,偷偷的伏在窗外,常言道:“不吃狗肉,也喝狗汁。”,听听里面的风光,来个望梅止渴也是好的。

        可是里面并没有她期待的动静,过来不多时,蒋门神便离开了,晴儿急忙进去。

        “小姐,他竟然毫无声色的便完事了?”

        “呸,他才没做那事呢,不过便是做了,估计也是花差不多时候。”

        两人吃吃的笑着,良久,云雀儿才道:“方才蒋门神进来,说要我跟他演一场苦肉计,让武松能够对他多加信任,及后他便使用不知什么计谋,要把武松定罪,送上东京,为高衙内报仇,原来武松杀了高衙内!”

        “哎呀,小姐,那咱们方才的计划不就落空了。”晴儿脸上闪过一丝的失望。

        “呸,瞧你这死丫头,心里净想着那些事情,不过老娘也是放不下武松。”

        云雀儿想了一阵,在晴儿耳旁说了苦肉计,晴儿听了心有不忍,“小姐这样能成么?你能否受得了?便是受得了,武松也是要死的,岂能遂了你我心愿。”

        “我看干脆这样好了,倒不如把蒋门神的计谋告知武松,反正潘金莲已经死了,他定会感恩,以后也是会对咱们好的。”

        “呸!你这丫头是想男人想疯了!”云雀儿骂道:“武松得罪了高太尉,能有好结果么?跟着这样一个亡命之徒干嘛?跟着蒋门神,他成了这事我还可以做个将军夫人呢!这叫好女不吃眼前亏。”

        “况且,谁说咱们就不得到武松了,女人看似柔弱,其实便像一根竹子,百折不挠,男人便像一根松树,貌似强大,可折断了,永远都不能起来。”

        “武松此刻有好名声,自然是强悍得很,只要他沦为阶下囚,什么豪气都没了,到时候你我想要他来伺候一下,他能不同意么?”

        晴儿听了,转愁为喜,男人她也是了解的,十分同意云雀儿的说法。

        二人商量好,立刻便雇了马车先行回到快活林,待到午时上下,便有蒋门神的徒弟急忙回来禀告,“晴儿,武松已经跟师父在小树林碰面了,不需半个时辰,自然会来这里!”

        “晴儿!来吧!”

        云雀儿俏脸一伸,横对着晴儿,晴儿咬咬牙,“啪!”,在云雀儿脸上给了一巴掌,云雀儿粉嫩的脸上立刻有了五只手印。

        “晴儿!你没吃饭么?不行!”云雀儿骂道。

        “小姐,我不忍心!”

        “富贵!男人!”从云雀儿的嘴里狠狠的蹦出两个名词。

        啪!

        晴儿狠劲一发,一巴掌把云雀儿打得眼冒金星,嘴角流下鲜血,吓得她急忙抱着云雀儿哭道:“小姐...”

        “晴儿,我这样子能够令武松那铁石心肠的人动容么?”

        “不要说男人,便是女人看到了,也是要过来怜悯小姐啊!”

        “我便是要这个效果!”云雀儿对着镜子一照,果然里面的自己脸上红肿,一丝嫣红从嘴角流出来,加上她演戏的眼神,真是说不尽的楚楚可怜,她十分满意。

        云雀儿从箱子里拿出一根皮鞭,狠狠道:“晴儿,抽我!”

        方才的一下狠劲,晴儿也不再怜惜云雀儿了,高高举起皮鞭在她身上用力一抽,啪,云雀儿手臂上的薄衣裳给打出一道口子,皓白的手臂也显出一条红痕。

        云雀儿觉得手臂上火辣辣的,可是想到这样便有数不尽的富贵,便能得到武松,也可有机会跟更多的男人相会,心中竟然莫名的升起一种满足感。

        她知道自己挨打得越厉害,那些东西便越能得到,不知为何,那疼痛感,令她十分惬意。

        啪!

        晴儿第二鞭又打下来了,“直娘贼!臭表子!”,晴儿骂一句,以壮大自己的胆子。

        “晴儿,你骂什么?”云雀儿眼睛里闪出异样的光芒。

        晴儿慌忙道:“小姐,我是骂潘金莲那贱人!”

        “不!晴儿,你骂我,打我大力一点,骂我凶狠一点,越是粗俗越好!”云雀儿一脸的期待,不知为何,她竟然十分的想得到鞭打和辱骂。

        晴儿跟云雀儿亲密无间,知道她此刻的快乐不是假装的,觉得十分奇怪,不过打得更凶了,把自己知道的所有粗言秽语都骂了出来。

        云雀儿是越来越兴奋,看得连晴儿也想反过来被她鞭打一轮,良久,晴儿也打得无力了,云雀儿紧紧搂着晴儿的脚,十分妩媚的笑道:“晴儿,原来这样更加的快乐,可也危险得很,你差点把我打死了!”

        “小姐,这样真的快活么?晴儿也想尝试一下。”

        “晴儿,你先出去把这出戏做完,咱们有的是机会!”

        又过来一盏茶功夫,蒋门神气冲冲的冲进房间,看着地上满是鲜血的云雀儿,不禁慌了神,云雀儿骂道:“直娘贼,你不想要功名富贵了么?”

        “对!”蒋门神给骂醒了,也顾不得许多,一把扯着云雀儿的头发,便往外面走去。

        ps:今日感冒,只更一章,抱歉,明天正常

  http://www.abcxs.com/book/13434/70236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