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三百九十七章 男人不能打女人(求订阅)

第三百九十七章 男人不能打女人(求订阅)

        潘金莲茫然的看着蒋门神,这个男人虽然恶型恶相,可是方才表现出来的行为,却是十分道义,一点也看不出他能有残忍杀人的本事。

        “晴儿,这是怎么回事?”

        潘金莲心地善良,不过也有原则,她的原则便是,武松说的话都是对的,她自认识武松以来,这个汉子都是古道热肠。

        为了侠义,甘愿性命都不顾,对女人也是极端尊重,他曾经说过“妇女能顶半边天”,此刻的行为却是跟寻常十分不同,令她不禁有了狐疑。

        “难道云雀儿和晴儿果真做了令蒋门神十分生气的事情,可两个小女人终究不能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呢。”

        潘金莲心中狐疑,可仍旧担心晴儿被打骂,从后紧紧的抱着她,不让蒋门神的两名徒弟再对她进行拉扯。

        其实蒋门神的两名徒弟给武松这一推,不要说一时半刻站不起来,便是站起来了,也不敢再上前有所动作,武松神威凛凛的站在潘金莲身旁,两人还没傻到去招惹他。

        晴儿知道自己此刻是全场焦点,她虽然没有上台演过戏,可是跟随云雀儿久了,知道已经到了“戏肉”。

        “戏肉”也是他们的行内话,古代一般人吃不上肉,肉是珍贵的食物,引申为宝贵的东西,把一出戏比作菜肴,里面的肉就是戏中最出彩的部分,简单说就是高潮了,就是最吸睛的地方。

        晴儿知道自己跟云雀儿的计谋成功与否,便看自己的表现,她自然是下足了功夫。

        “老太君!”

        晴儿一声悲鸣,越过十余名蒋门神弟子的拦住,拜倒在老太君面前,这些人都是经过排练的,不然晴儿有何本领能够突破十余名有功夫在身的壮汉的包围圈。

        她的一声“老太君”叫得令人动容,众人便是未听她说话,也是觉得她心中有无数的冤屈,特别是晴儿长得十分水灵,无论古今,美人总是能令人心痛的。

        “老太君!”

        晴儿为人十分狡猾,她趴在地上,紧紧的抱着老太君的双腿,这样有好处,第一,不需要给老太君磕头,第二,老太君也不能用腿来替她,用手打是更加不能的,因为太过明显,第三,大伙看上去会更加的震撼,一个人最无助的时候,便是不顾身份去哀求别人了,其中抱腿是最为低贱的,她扑倒这一下实际做了许多功夫。

        “老太君,晴儿求你跟老爷求情,你便说一声,你已经原谅小姐了,不然老爷定然将她打死....”

        晴儿说到这里,泣不成声,大伙也约莫猜到大概,晴儿的小姐开罪了老太君,蒋门神敬重老太君如同自己的母亲,所以对她进行了打骂,而且十分凶横。

        老太君心中明亮:“定然是云雀儿那贱人的恶行给蒋忠知道了,他回来后,便秋后算账,看来这蒋忠好得很,李逵没有错交这个朋友!”

        武松跟老太君的心也是这般:“蒋门神对老太君孝义,简直将她当做自己母亲,云雀儿对老太君不敬,他回来便作了,这种女人如此狠辣,也是活该,不过....”

        老太君十分淡定的把筷子放下来,和颜悦色道:“蒋忠,老身一路来坐车久了,身板僵硬,此刻又十分舒心,倦意来袭,你扶我进去休息吧。”

        “蒋忠遵命!”蒋门神十分恭敬。

        晴儿死死的抱着老太君的脚,不让她离开,“老太君,你便如此狠心,小姐一路以来,对你十分恭敬,哪有半点的怠慢?”

        老太君一下子犯愁了,晴儿紧紧抱着她的双腿,她总不能说将她踢开,常言道人老精,鬼老灵,老太君知道晴儿有她的把戏,自己也就铁下心肠,越是铁下心肠,越是不能对她有半点的粗暴,不然定会令自己成了恶人,反倒显得云雀儿果然受了委屈。

        其实她便是不打骂晴儿,此刻在众人心中,她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恶毒妇人,大伙都是同情了晴儿,爱屋及乌,自然也是同情云雀儿,老太君的漠然,比她打骂晴儿更显得令人气恼。

        晴儿察言观色,大伙的神情对她都是极是同情的,干脆梨花带雨的呜咽不断,这也是美女最能令人心碎的手段。

        “蒋门神,你看这小丫头多可怜,她护主的心如此坚决,想来她主人也不会犯了什么过错,你便原谅她吧!”

        万老拳师终于忍不住了,出言劝告,另外几名年老一点的老拳师也是开始劝说蒋门神。

        方老拳师干脆走过去,扶起晴儿,他已经有七十岁年纪,也不会介怀男女授受不亲的事情,他可怜的摸着晴儿的头。

        “蒋门神,你看,多好的一个小丫头,你却要将她弄得如此凄惨,若然老夫有个这样乖巧的孙女,疼她也来不及呢。”

        “爷爷,你便代晴儿求一下老太君吧。”晴儿是分乖巧,一句“爷爷”把方老拳师叫得心都痛了。

        “老太君,你我都是上了年纪的人,年轻人不懂事是常有的,蒋忠如此孝义,你便看在他脸上,不要跟他老婆计较,老话说得好,宁拆十座庙,不拆一对人,让他们夫妻能够和睦相处吧,咱们老人有什么的,能吃便吃,能喝便喝,年轻人的事情,眼不见为干净。”

        老太君听得是一把年迈的声音跟自己说话,更加的尴尬,特别是一句“眼不见为干净”,倒是在揶揄自己瞎眼了,还在无理取闹,心中骂道:“好你个小丫头,饶老身比你做多五六十年人,对付你还是未够道行。”

        既然口舌之争没有胜算,老太君干脆不说话了,她越是不说话,越显得自己理亏。

        武松冷眼旁观,只是一个劲的笑,他倒是要看看这晴儿有什么把戏。

        晴儿眼角的余光也是一直留意着武松,她听云雀儿说武松的威武,早已对他百般的思念,心中一直想着武松能够像方老拳师一般,过来给自己一个安慰,真是无憾了。

        现在看到武松却是在一旁冷笑,她也是如云雀儿一般的心思,越是得不到的人,越是想得到,心中一动,突然向前一扑,紧紧搂着武松的大腿。

        她出手极为准确,武松也是没有留意,竟然给她搂住了,她搂着的位置不是膝盖以下,而是膝盖以上,十分敏感,这晴儿也是好不害羞,搂着武松大腿之余,还把胸脯紧紧的贴着武松的脚,借着抽泣,轻轻的磨蹭。

        “武松真是神人,这大腿便如松树一般粗壮,怪不得能够举起几百斤的石头!”晴儿是心花怒放,神情却是极为悲伤。

        武松比起老太君更加的尴尬,他自然没有感受到晴儿那风流的行径,只是一个劲的心急,眼巴巴的看着潘金莲。

        “金莲,你倒是把她扶起来。”

        晴儿肝肠寸断的说道:“都头,老爷打骂小姐,也是因为你的缘故,你若然说一声原谅小姐了,她或许能捡回半条人命!”

        大伙听了,更加的明了,方才蒋门神给武松下跪,说做了对不起武松的事情,大概是因为他老婆得罪了武松。

        大家都认为蒋门神为人孝顺,又重视江湖义气,为了孝道,为了兄弟情,杀了自己老婆,也是寻常的事情了。

        自从知道晴儿加害潘金莲后,她对晴儿是没有一点好感,要不是他从不打女人,潘金莲也是没有任何损伤,不然他早就来找晴儿算账了。

        在黑白之间,武松是十分果断的,便是晴儿此刻令他骑虎难下,他也是铁了心肠,冷冷道:“晴儿,你起来吧,杀不杀你小姐,是蒋门神的家事,跟我这外人没有半点关系!”

        老太君听了,心中高兴,“这武松糊涂了好几天,今天终于开窍了,想不到他比老身心肠还要硬,不过大丈夫处世,便是如此!”

        晴儿听了心中骂道:“好你个武松,真是令人又爱又恨,你这话语,足够令我跟小姐喝你的血,吃你的肉,可是你这小山似的身体,又令人梦牵云绕,还是如同小姐说的那般,要你伺候我们两人是要的,可是杀你也是要的。”

        “各位!”蒋门神看得时机已到,举起双手,示意大伙静下来,朗声道:“这本来是蒋某的家事,所谓家丑不外扬,可今天已经给大伙知道了,便不能是闭门处理。”

        “大伙一定对蒋某十分鄙夷,觉得堂堂九尺男儿,这躯体便是用来打天下硬汉的,不是用来对付弱质女流,只是这贱人实在可恶。”

        “若是她对蒋某不好,十分不贤德,蒋某百般忍让,也是可以,最多给大伙说一声惧内,又有何所谓,只是她为人不孝,对蒋某的兄弟又极不敬重,这种女人不杀留着何用,此刻我便将她提出来,让大伙见证蒋某并非护短之人!”

        蒋门神说得大义凛然,气冲冲的冲进内堂,此时潘金莲已经把晴儿扶起来,晴儿虽然百般不愿意,可是也不能就那样搂着武松不放。

        大伙的目光都集中在连接内堂的大门,等待着蒋门神出来,很快蒋门神便出来了。

        只见他他大步走出,手里扯着一个满身血污的女人,女人被他扯着头,提了起来,双脚无力的交叉在他的左脚上。

        这是云雀儿的功架,貌似给蒋门神扯着头,拎起来,看似十分痛楚,其实双脚力,紧紧夹着蒋门神的大腿,头上反倒没有承受多大的压力。

        嘭!

        蒋门神将云雀儿高高举起,扔到地上,这一下便跟现代的摔角一般,看似将人置之死地一般,其实是将就了气力,落地时候倒是给了云雀儿一个向上的劲力,云雀儿落地也是十分乖巧,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

        可众人看了,心中十分震撼,也是十分的怜惜,只见那云雀儿身上满是血污,薄薄的衣衫给皮鞭打得稀烂,身上的皮肉若隐若现,她身材窈窕,许多人也是见识过她的美貌,便是没有见识过,她此刻是一个脸上带了血迹,另外一个边仍旧是俏丽无比。

        她是十分识相的趴在地上,故作奄奄一息,把俏丽那边脸对着众人,这便是“东施效颦”的效果了,若然是丑女,作这般动作,会令人呕心,可是漂亮的女人,一定会令人心痛不已,特别是在场的都是豪杰,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但凡好汉,没有不想有个美女给自己保护的。

        武松心肠极硬,可是也不愿看这场景,他心中也只是单纯的认为云雀儿对自己有意,要勾引自己而已,并没有过多的想太多阴险的事情,也是觉得有一点的可惜,一个女人为了那方面的事情,落得如此下场,要是现代会好许多,宝强的媳妇还是风光无限。

        “各位请看,便是这贱妇!”蒋门神指着云雀儿骂道:“当日,蒋某到了孟州府,看到她身世可怜,还算识得大体,便将之讨回来,嘿,想不到她竟然是那样的人!”

        “妹妹,我可怜的妹妹。”

        潘金莲看得云雀儿那般的惨况,立刻过去,将之紧紧抱着,拿出手帕,替她包扎伤口,可是她满身是伤,也不知能包扎哪里。

        “韩大夫,你赶紧过来救人。”

        韩正对跌打外伤十分了得,可知道这是蒋门神的家事,自己也不好插手,看着云雀儿也是可怜,不禁十分尴尬。

        “二郎,你让韩大夫替妹妹疗伤,好吗?”

        潘金莲转头去求武松,潘金莲一向对武松没有什么要求,但凡有的,武松没有不答应,可这次他没有答应,仍旧冷冷的站在原地。

        “金莲,让我来替她疗伤吧!”倒是孙二娘过来了,潘金莲满目感激,孙二娘冷冷的看着蒋门神骂道:“蒋门神,你算什么豪杰?若然真不喜欢这个女人,便一刀将之杀了,你不杀她,却是要这般的虐待,有何道理?”

        蒋门神听得孙二娘如此责问,倒是顺势而为,说道:“张夫人不知道,此夫人十分的不贤德,蒋某出门在外,她便换了嘴脸,对老太君没半点的恭敬,连请安问候也是没有,老太君便如蒋某的母亲,她如此怠慢,该不该打?”

        众人听了面面相觑,所谓不贤妻,顶趾鞋,不孝义的妻子,便如同小了尺寸的鞋子,确实令丈夫十分为难,可云雀儿长得极为漂亮,只是大伙不忍心的。

        “老爷,此言差矣!”此刻云雀儿是不能为自己辩护的,责任落在晴儿身上,晴儿立刻说道:“大伙都知道,叔嫂不通言,老爷离开了快活林,李逵大爷是壮年男子,未曾娶妻,常侍奉老太君身旁,你说小姐如何能够进去伺候老太君。”

        她这话倒是有道理,李逵是三十来岁的壮年男子,云雀儿是少妇,老太君眼睛看不到事物,这瓜田李下,自然是不能去伺候老太君的。

        “好,算你说的通!”蒋门神看着大伙都点头同意晴儿的话,立刻道:“这个不计较,可是为何老太君好好的在快活林住下,却要搬去孟州府,不单只是她搬去孟州府,连武都头跟夫人,好好的在这住了,也是要搬去孟州府。”

        “整个快活林,伙计是不敢开罪他们的,能令他们感到不适,搬走的,除了这贱人,还有谁?你倒是说出个道理来!”

        这等事情,不需要任何的证据,就算是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也是可以的,武松跟老太君好好的在这里居住,突然都搬走了,也不是离开孟州府,而是搬到孟州府另外的地方住,确实是令蒋门神十分的没有面子,也是摆明说他招待不周,他是难以在江湖上交代的。

        “其实这也是跟李逵爷爷的事情一样啊,小姐只是个小女子,都头也是青年汉子,她少给都头说话,怠慢了,也是情有可原!”晴儿也是用同样的道理去开解。

        “这说不通!”蒋门神大声道:“若然说李逵的事情,是道理,武都头的便不是道理了,武都头身旁有武夫人,怎么会有不适合的地方呢!”

        大伙听了,也是觉得道理,武松方才的神威大伙是敬重的,如此英雄的人物,自然不会乱来,况且在他身边有如花似玉的未过门妻子,若然云雀儿说有避忌,这个也太过牵强。

        “嘿!我看来便是这个女人天生就是白目狼,看不起蒋某的兄弟,若然今日不给都头一个交代,蒋某如何在江湖立足!”

        蹭!

        蒋门神用身上拔出匕,一步上前,一把抓着云雀儿胸口的衣服,孙二娘以为他要杀云雀儿,也不阻拦,退到一旁,这是他的家事,他要杀便杀,孙二娘是懒得理会。

        “贱人,今日我便当着大伙的面,将你这双眼睛剜去,算是对都头和老太君有交代!”

        他手腕一动,“啊--”,众人出一声惊叹,皆是惋惜,云雀儿一双杏眼便要没了。

        蒋门神突然感到手上一紧,哐当,手上的匕落地,“二郎!”,潘金莲喜得叫了出来,能阻拦蒋门神的除了武松,便没有其他人了。

        武松看着他,冷冷道:“蒋兄,男人无论如何,也不能打女人,你要么将她杀了,要么放过她,按你这样做,不行!”

  http://www.abcxs.com/book/13434/71254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