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三百九十八章 抓拿李鬼(求订阅)

第三百九十八章 抓拿李鬼(求订阅)

        三个女人心中窃喜,潘金莲终于看到武松仗义执言,这才是她倾慕的武松。

        云雀儿虽然看到潘金莲十分的意外,可也不能多去猜度,此刻看到武松为她挺身而出,心中喜道:“他终于还是不忍心老娘的美貌被破坏,他是假道学,心中明明记挂着老娘那晚的酒里芙蓉,估计回去是辗转难安,悔青了肠子。”

        晴儿自然跟云雀儿是一般心思,她最怕武松在关键时候不出手,蒋门神不知道该如何收拾,此刻才有一丝的后怕,若然武松真是没有制止,蒋门神为了自己的功名富贵,牺牲一个云雀儿又有什么为难的,其实便是在赌潘金莲的善良和武松的侠义。

        “都头!这贱人得罪了老太君和你,你竟然为她出手,这是何故?”蒋门神一下子把责任都推到武松身上。

        既然已经出手管这个事情,武松的性格是,做便要做到彻底,便说道:“蒋兄,你放过她吧!也不能再伤害她!武松心中对她没有任何的怨恨,老太君想来也是不会再去追究!”

        老太君想法也是简单了,她是个传统的女人,老来从子便是,李逵不在,武松的话她也就听从了。

        大伙听武松如此说来,能看到一个大团圆结局,没有不开心的。

        晴儿听到武松这话,方才想到厉害关系,惊出一身冷汗,所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立刻道:“都头是天下好汉,说出来的话自然是比泰山还重,从此老爷便不能再对小姐有任何的追究!”

        蒋门神正式道:“晴儿,你扶小姐进去吧,都头是蒋某的兄弟,他说了,蒋某自然是遵从,以前的事情,也就一笔勾销!”

        武松心中苦笑:“明明是云雀儿害了金莲,此刻倒是变成我欠了蒋门神一个人情。”

        云雀儿是心花怒放:“武松你也不过是个臭男人,是男人的,没有看到老娘身体不动心的,你此刻是后悔了,好,待你再想念老娘几天,老娘再给你风流。”

        她挣扎着,在晴儿的搀扶下给武松行礼,低声道:“叔叔,奴家记挂着你的恩德,以后定然竭尽全力相报。”

        她说的是用身体来报答,武松以为她知道自己以德报怨,终于是有了悔疚,他是坦荡的君子,以前的事情,立刻不去追究了。

        “嫂子回去休息吧,养好身子要紧!”

        云雀儿以为武松话里的意思是,你赶紧养好身子,我还等着你来报答呢。

        心中一喜,脱口而出道:“奴家都听叔叔的。”

        晴儿知道云雀儿是春情泛滥,担心她说错话,赶紧将她扶进去,潘金莲不放心,拉着孙二娘的手,也跟了进去,她是要孙二娘给云雀儿疗伤,孙二娘倒是没有什么所谓。

        “都头,蒋某敬重你是条汉子,愿意跟你做兄弟,你说的话,没有不答应的,可是,蒋某也有要求,希望你能答应!”

        武松心中一怔:“嘿,老子令你夫妻和睦,此刻倒是像亏欠你了,还给你拿来要挟。”

        可他认为蒋门神是条好汉,对待朋友真诚,对待老太君孝顺,便是没有这个事情,他但凡要求的,自己能做到,也是会做的。

        “蒋兄请讲,能做到的,武松没有不答应。”

        “都头,你是天下豪杰,屈就在阳谷县做个都头,也是大材小用,孟州府十分繁荣,仅次于东京,以都头之能,小弟再加以引荐,你到张都鉴身旁做个心腹大将,也是可以的!”

        大伙一听,都十分佩服蒋门神,这哪里是什么要求,简直是为武松谋求了一条好出路。

        施恩听了,也是十分高兴,连忙道:“都头,不单蒋门神举荐,小人也亲自到都鉴府举荐,以你的能力,日后小人也是在你帐下听令。”

        倒是张青听了,觉得十分无味,心道:“武松是非答应不可,能做官的,谁愿意做贼,看来我两夫妇到二狼山落草的事情是没指望了,还是回十字坡开杀人作坊吧。”

        武松心中却有另一番打算:“此刻虽然证明蒋门神不是坏人,可是《水浒》里面的经典选段就是血溅鸳鸯楼,这也是我到了都鉴府后发生的。”

        “常言道,男人不惹事,也不怕事,要是事情惹到身上,自然是快意恩仇,可是没必要,我去招惹他干嘛,何况金莲在身边。”

        “我穿越来这里的任务是撂倒宋江,可能的话,改朝换代,要是当了官,还怎么去做,在阳谷县当都头,可以招兵买马,联络江湖豪杰,在官军中做事却不是那样一番事情。”

        “官军是管理严格,不能让你营党结私的,不然岂不是动摇了赵宋江山,进了官军非但不能很好联络豪杰,反倒是有了制约,这事情不去的好。”

        “梁山的事情都是从晁盖那起的,我连晁盖都没碰面,怎么上梁山,还是去山东找晁盖实际,杨志也是相约了到哪里,不能食言。”

        “多谢二位兄弟的好意!”武松向着蒋门神和施恩行礼道:“只是武松已经有了打算,便是阳谷县都头一职也是不愿意做的。”

        张青听了,十分高兴,他是开杀人作坊的,为朝廷效命永远跟他无缘,朝廷不抓拿他算是厚待了,此刻武松不愿意进官军,是他最愿意做的事情,他知道自己最高成就就是占山为王,可也是需要武松帮忙。

        江湖好汉做事,遵从的是不强人所难,既然武松不愿意了,蒋门神也是不能勉强的,他脑子转得飞快,立刻道:“既然这个事情都头不能答应,那蒋某把要求降低一点,若然都头还是不能答应,便是瞧不起蒋某了。”

        武松犯难了,心道:“若然你要我当什么官的,我怎么答应,可是说到这个份上,不答应也是不行。”

        蒋门神是面懵心精,貌似粗野,其实十分工于心计,一看武松的神情,也猜出几分,知道武松无意官场,立刻笑道:“都头放心,蒋某知道你爱自由,不愿在官场困身,这事情跟官场中事无关。”

        既然如此,就没什么好担心的,只是“蒋门神”三个字,在《水浒》里面臭名昭著,武松便道:“只要不违背侠义道的事情,蒋兄吩咐的,武松一定照做!”

        大伙听了,心中赞叹:“武松果然是侠义之人,他这话十分妥当,违背侠义的事情是不能做的,只要不违背这个原则,但凡兄弟吩咐,性命相许又如何!”

        蒋门神心中骂道:“武松果然是个奸狡的人,怪不得高太尉如此位高权重的人,也是一时奈何不了他。”

        他又想道:“张团练果然是个有心计的人,我还道对付武松一介武夫,不需要动用如此多是事情,现在看来,若非使用如此多的计谋,要得到他信任,真是艰难。”

        “都头,蒋某知道你来去如风,心中所想,便是身体所到之处.....”

        他这句话说到了武松的心坎,武松忍不住美美的喝了一碗酒,行走江湖的,谁人不是贪图可以逍遥自在,无拘无束,若然处处受到制约,那还行走什么江湖,干脆留在家里得了。

        “所以蒋某知道,都头到孟州府,也只是过客,无论孟州府如何,也是留不住好汉的,蒋某今日得以跟都头碰面,要是只是相聚三两天,便分手了,是何等的遗憾,故有不情之请,请都头无论如何,至少在孟州府留一个月,一个月后,都头愿意留下的,蒋某自然高兴。”

        “都头愿意当官的,蒋某竭尽所能去为都头铺路,若然都头要走的,二话不说,便给你践行,不知道蒋某这个要求能否达到?”

        “不错,都头,你是天下豪杰,孟州府向来被称为英雄地,你这个英雄来到了,不逗留一段日子,让大伙敬仰一下,也是不行的,你便是要走,大伙也是拼命要你留下来!”众人起哄道。

        施恩也是行礼道:“都头,小人一直想结识你,自从唐牛说了都头的事迹,更加向往,奈何天意弄人,竟然跟你有了误会,此刻才冰释前嫌,不要说小人想跟都头结识,便是小人的父亲,也是愿意跟都头畅饮,蒋门神的这个要求,请都头不要拒绝。”

        武松看得大伙如此热情,自己再拒绝也是难以说辞,只好说道:“那便叨扰大伙了!”

        蒋门神以为武松十分工于心计,担心他又变卦,立刻拉着施恩的手,说道:“小管营,今日蒋某已经把快活林交还给你,今晚便离开,这是还有关于李逵的事情没有解决,需要等上一点时间,并非蒋某出尔反尔,也非蒋某做人磨叽。”

        “蒋兄,这是哪里的话,反正你什么时候交还,我便什么时候接管,也不急在一时。”施恩大方道。

        “不行,大丈夫做事,说了如此便是如此,哪有反口复舌的,只是有一事请求。”

        “蒋兄但说无妨!”

        “老太君经历了车马劳顿,此刻已经困倦了,要是跟随蒋某离去,实在是令她难受,所以想让她在此住上几天,待李逵出来后,才接走,不知你意下如何?”

        “蒋兄,这是哪里的话,以前小人跟你跟李逵有误会,自然是生死相搏,此刻在都头的调和下,冰释前嫌,小人对老太君便像对待自己母亲一般,自然是供奉少不了,而且,小人答应都头,李逵出来后,让他在此处做事,若然他愿意,自然也是住快活林了。”

        蒋门神听了,心中大骂:“好你个武松,不单只让老子离开快活林,还把老子最得力的助手李逵据为己有,看来这人非同小可!”

        其实武松为人最为简单,你对他好,他便对你好,没有任何的心机,所谓以己度人,蒋门神自己为人狡诈,自然天下人在他心中也是狡诈的,武松也是不例外。

        “那最好了!”蒋门神硬着头皮给施恩行礼道:“有劳小管营日后代为照顾老太君,代为关照李逵。”

        施恩此刻是快活林的东主,立刻亲自扶了老太君进房间,一路走进去,快活林内堂的所有布置,都是他的心血,一时间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哎,我真是无用,自称豪杰,还想学那‘小旋风’柴进,柴进手上并没有兵权,可是何曾有听说过他给人欺侮了。”

        “我在这英雄地,手里掌握着兵权,竟然给一个外地来的蒋门神抢夺了地盘,这是何等的屈辱,若非有武松,便是请来了大哥大嫂,也未必能出这口气。”

        他想到这里,心中更加感激武松,待老太君进了房间,他行礼道:“老太君,小人是牢城营安平寨的管营,李逵大哥在安平寨很好,每日只是在赌坊赌钱,得到都头关照,小人也是会好好对待他,你便不必忧心。”

        老太君一直听别人叫施恩做小管营,就是不知道他是否安平寨的小管营,自己也不好询问,此刻得到他的肯定,心中十分安稳。

        “有劳小管营了,我这铁牛十分莽撞,不过为人真诚,不会做那害人的事情。”

        “老太君放心,方才听都头他们说,待会便会将野猪林真正的盗贼抓来,看来不出三日,李逵大哥定然可以回来跟你团聚,你就安心在此处养病。”

        “此刻快活林已经重新归我打理,待会我便派两名丫头伺候你,但凡有吩咐的,你找说便是。”

        “小管营。”老太君突然想到一个事情,歉意道:“当日是否铁牛莽撞,曾经冲撞过你?”

        “不碍事,男人之间较量,断手断脚,十分平常,小人本领不如李逵大哥,也没什么好说,老太君尽管安心住下来,以往的事情小人都忘记了,便是记得,有都头在,哪敢放肆!”

        老太君眼睛不能视物,内心自然比一般人清晰,听施恩的话语,知道这人也是仗义的人,只要说了,便是真的,心中的担心一扫而空。

        “师父,他们回来了!”

        蒋门神一名徒弟从孟州道匆匆跑进来。

        蒋门神慌忙问道;“事情解决了?”

        “都解决了!”

        武松知道野猪林的事情解决了,可是方才已经有一场误会,此刻也不敢莽下判断,只等蒋门神自己说出来。

        蒋门神也不卖关子,大笑道:“都头,方才蒋某说,若然不替李逵兄弟沉冤得雪,便离开孟州府,从此归隐山林,此刻是说到做到,自然不是归隐了,李逵兄弟的事情,解决了!”

        武松十分高兴,跟着蒋门神走出快活林,只见从孟州府方向有一对官军走来,当头是一位骑马的军官,身形不高,可是十分彪悍。

        “都头,那人便是张团练了!”施恩已经出来了,在武松身旁低声的说道,武松点点头。

        蒋门神大步上前,替张团练牵着马缰,张团练飞身下马,倒是十分干脆利落,看来身手不错。

        “兄弟,你拜托我的事情,已经办妥了!”

        张团练往身后一指,四名官兵立刻带了两人上来,是一男一女,都是五花大绑的,那女人自然没什么,可那男人大伙一看,无不惊奇。

        武松,张青,施恩都走上前,围着那男人仔细的看着。

        “哎呀,这真像,简直跟李逵长得一模一样!”施恩和张青十分惊讶的说道。

        武松却是摇头道:“乍一看,十分相似,可是仔细看,便有区别。”

        那男人自然是李鬼了,蒋门神十分惊奇,心道:“你跟李逵相处多久,我跟李逵相处多久,我也分不出来,你怎么分辨?”

        “都头,恕蒋某眼拙,还真是难以分辨,你是怎么分辨出来的?”

        “蒋兄,你看,他长得跟李逵一般模样,只是眼睛不同,李逵的眼睛是红色的,他的跟正常人一般,还有李逵自带一股杀气,这人没有那气势。”

        “不错,不错!”蒋门神不得不佩服武松的眼力。

        武松心中记挂着潘金莲的话语,立刻道:“蒋兄,既然已经把这两人抓了,便交给府尹大人审理吧,早日还李逵一个清白。”

        “此刻入夜了,便是送去府尹衙门也是要明天,今日便绑在孟州道上,打一个晚上,好振作一下孟州府的名声!”蒋门神得意的说道。

        “蒋兄,兄弟有一个请求。”

        “但说无妨,你我是兄弟,还有什么请求不请求的。”

        “这李鬼长得粗壮,只要不打脸面,打一个晚上没什么,只是这婆娘,是个女人,大伙都是豪杰,无谓跟女人为难,她便是帮凶,也是明日让府尹大人定罪便是,咱们也不跟她为难,只是绑了便算。”

        “哼!你这汉子是何人?老爷抓回来的盗贼,怎么处理,哪到你多管闲事!”张团练指着武松骂道,随即又一阵奸笑:“莫非你这汉子看上了这婆娘,哈哈,哈哈,果然好眼光,若是如此,老爷便将她给了你,今晚你爱怎么风流便怎么风流,哈哈,哈哈哈!”

        武松听了,目眦尽裂,一把抓着张团练胸口的衣服,骂道:“你说什么?”

  http://www.abcxs.com/book/13434/71363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