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三百九十九章 审问李鬼

第三百九十九章 审问李鬼

        蒋门神看得武松神色不对,立刻笑呵呵的过来,一手拉着武松的手,一手拉着张团练的手。

        “哈哈,让我给两位引见一下,这位是张都鉴的胞弟张团练,也是蒋某最好的兄弟,这位是阳谷县都头武松,也是蒋某新近认识的挚交,两位拉拉手,亲热一下!”

        “你就是景阳冈上打虎的武松?”张团练傲慢的神色稍微收敛。

        武松看在蒋门神的面上,暂时不跟他计较,只是心中气恨难消,冷冷道:“正是!”

        “嗯,你的名字本官是有听过!”张团练上下打量着武松,武松听他自称“本官”,也就是跟自己打官腔了,气一下子又上来了,双手抱胸,不愿意跟他拉手。

        “看你的样子到像条好汉。”张团练点头道,随即又端起了官威,“你是阳谷县都头,本官是孟州府团练,虽然阳谷县不属孟州府管辖,不过你只是个县衙小令,本官是府衙官员,便算是你的上官,你看到本官为何不行礼,却是如此的傲慢!”

        武松他他向自己摆上官威,不怒反笑,他仰天打个哈哈,随即脸色一沉,说道:“武松在东京曾经见过太尉高俅,也见过皇帝,何曾向他们有过跪拜之礼,更何况你是一个小小的团练,不要说武松此刻已经不是都头,便是任职公门,你是孟州府军官,武松是东平府文官帐下哎,看到你也不需行礼!”

        “好你个泼....”

        一旁的施恩看到张团练要发作了,张青夫妇这两天也跟他聊到武松的事情,他知道武松是个火爆的人,若然张团练那“泼贼”二字出口,定然难以收拾。

        他连忙上前一把拉着张团练,赔笑道:“恭喜张兄!”

        张团练看到施恩,微微一愕,刚才骂出口的话也收回去了,奇道:“施兄,你何故会在快活林?”

        说完之后,神色十分尴尬,快活林本来就是施恩的,蒋门神靠武力抢了回来,在后面为蒋门神撑腰的便是他自己了,只是没有说出来的秘密,也是施恩一直不敢动用军马对付蒋门神的原因,此刻看到施恩在快活林,竟然跟蒋门神和谐共处,实在令人费解。

        施恩自然是明白他的意思,神情也是十分尴尬,他转移了话题,一把拉着武松的手道:“张兄,你我都在都鉴大人帐下效命,却很少一起喝酒,今日正是时候,你我便不谈公事,只谈风月,可好?”

        张团练听施恩说在快活林一起喝酒,神色也是尴尬的,论职位,施恩跟他是一样的,施恩掌管牢城营,除了有军马为他效力,还有几百囚徒供他使唤,按理势力比他大,只是他的亲哥哥是张都鉴,此消彼长,二人可谓旗鼓相当,才形成了抗衡,以至施恩不敢用军马对付蒋门神。

        他不明白施恩拉着武松的手是什么意思,只是他既然跟自己说这等话,门面功夫还是要做足的,自己兄长虽然是都鉴,可是施恩父亲老官营在东京也是跟许多官员有来往,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

        况且两人都是武官,总不能在百姓面前有争执,他立刻笑道:“最好!”

        “张兄,跟你介绍,这位武松武大哥是小弟的兄长,便如亲兄弟一般,他酒量极好,待会跟张兄正是对手,你们可要多加亲近!”

        张团练明白施恩方才话里的意思了,他说只谈风月不谈公事,便是没有了职位的界限,这里都是自己兄弟,武松就不必给自己行下属官员的礼。

        施恩跟自己是同一级别,武松是他兄长,自己怎么也要卖个人情给他,他只好收敛脾气,衣袖一挥,往里面走去,可仍不忘说一句,“张某是武将出身,什么江湖名堂从来不放在心上,要让张某折服,除非你真有过人本领!”

        施恩和蒋门神听了,都十分尴尬,只是一人是真性情,一人是假装的,施恩连忙上前陪着张团练,蒋门神便陪着武松。

        武松听了他这话,倒是平顺了许多,但凡军官,不论是古代还是现代,他们只相信自己的拳头,你要我服你,很简单,你能用拳头令我心服口服,我便一辈子都服你,跟驯马的原理一般。

        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又有古言道,百闻不如一见,江湖传闻大多不实,便是真实,他没跟武松较量过,便要服了,也是十分艰难的,武松想到这里,倒是觉得这个张团练是条汉子。

        张团练大大咧咧的走到正中央的桌子前,也不谦让,拉着施恩一同往上首位坐去,在这里虽然说不论公事,可他们的官职最大,坐主位也是理所当然。

        施恩虽然是武官,也自诩是江湖中人,不过生性却有文人的迂腐,他不敢坐下去,笑道:“张兄,此处有兄弟的结义哥哥,跟你是同宗,姓张名青....”

        张青淡淡然的过来跟张团练见过礼,张团练听施恩说他是自己的结义兄长,张青长得十分威武,也是回礼。

        “武都头也是兄弟的兄长,今日只论兄弟情,不论公事,有两位哥哥在,岂有施恩坐的位置,更不必说坐上首位了。”

        张团练听了,十分不满,呛道:“施兄,论职位你我是同等,论交情,也是平辈,若然如此,便请你结义哥哥和武松坐上首,你我站在身后得了!”

        他口中是那样说,可是身子坐得端正,身后的小兵已经为他斟酒了,施恩听了尴尬非常。

        武松倒是没有理会他们说什么,也不愿意跟张团练同坐一桌,他自己在方才张青夫妇坐的那张桌子上坐下了,张青也是淡然一笑,过来跟武松一块坐下去。

        这两人都是天下好汉,自然不把张团练放在眼里,只是一个劲的斟酒,一碗一碗的干下去,对旁人是视若无睹。

        施恩看到这情形,也只好坐在张团练身旁,蒋门神吩咐徒弟把李鬼夫妇绑在快活林门外的立柱上,也过来给张团练敬酒。

        “张团练,小人正要去拜访,想不到今日有缘,小人给你敬酒了。”

        说话的是钟保正和利保正,他们虽然是递属府尹大人管辖,可是经常要跟官军打交道,跟张团练是每月都有来往,此刻首先过来敬酒。

        张团练斜睨着他们,冷冷道:“二位保证跟武松也是相熟?”

        “今日第一次跟武都头见面,实在是大慰平生!”利保正为人正直,赞叹之情溢于言表。

        “哦?”张团练不满道:“利保正,你也是练家子,听你的口气对武松十分推崇,莫不是跟他交过手?”

        “不曾!”利保正不以为忤,也没有留意张团练的神色,对武松的武力大加赞许。

        张团练知道这人从来不说假话,武功也是了得,很少服人,此刻如此称赞武松,想来武松的确是有点本领,不过他自己武功远远在利保正之上,也不以为然。

        方老拳师和万老拳师也过来敬酒,说不到两句,两人迫不及待将武松方才一人跟几十人喝酒的豪壮之举,还有徒手截停三匹快马的事情,眉飞色舞的说出来。

        张团练听了,心中大惊,可神情仍旧是不大相信,“他真的肩膀上受了马儿蹬踏,竟然没有一点损伤?”

        他是武官出身,骑马是惯常的事情,对马十分熟悉,知道马脚的厉害,凡是被马踢中的人,可以说基本是死了八九成,便是侥幸能活下来的,不休养一年半载,无论如何也是不能起来走路的,此刻听到武松肩膀硬生生的给马儿蹬踏,竟然毫发无损,还在大碗的喝酒,大块的吃肉,十分匪夷所思。

        他知道这里的都是江湖汉子,凡是习武之人,很少佩服人,若然两位老拳师说的有一点夸张,定然有人出来指正,可是人人听了两位老拳师说的话,都是十分恭敬,有些年轻的,脸上一副雀跃的神情,仿佛是嫌弃二人说的还不够精彩,要自己说出来才具神韵。

        张团练看了蒋门神一眼,他知道蒋门神的武功冠绝孟州府,除了自己哥哥张都鉴,估计是无人能及,若然他也是这般认为,武松的武松功实在是匪夷所思。

        蒋门神跟他私交甚好,一个眼神便明白他的意思,低着头,十分尴尬的说道:“张兄,这快活林从今天开始,便要归还给小管营了。”

        张团练为之一怔,自然不是因为快活林要归还给施恩,这是他跟哥哥张都鉴定下的“壮士断臂之计”,归还给施恩,是意料中的事情,他惊讶的是,蒋门神的神情。

        蒋门神向来以武力自豪,他们兄弟俩跟他交好,也是因为他的武功高强,很多私下的事情,可以让他去做,不用每次都靠官军,他便是两人一个重要的打手,此刻他这种神情,估计也是认同了两位老拳师的话。

        不过他仍旧不死心,问道:“莫非小管营胜了你?”

        施恩跟蒋门神之间的斗争,是整个孟州府都知道的,在他跟施恩之间是秘而不宣,其实心中了了,此刻他公然说出来,倒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蒋门神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他是不相信武松竟然有如此神功,方才自己已经在众人面前承认了,因为敬重武松,也因为武松的武功,才归还了快活林,本来这就是“壮士断臂之计”,要武松领受他们的人情,对他们多加信任。

        武松的事情,他们自然是有听说,可也认为是江湖传闻,不足为信,就如同常人形容一个武功高强的人,说他有“降龙伏虎”的本领,难道这人还真能降龙伏虎吗,可此刻他是不得不承认。

        “张兄,武都头是小管营的兄弟,蒋某跟他交手,三招不到就给撂倒,自知这辈子也不能胜过他,一来是敬佩都头的声名,本来就已经请来孟州府各位豪杰见证,要归还快活林,二来也是自知武功不如都头,倒不如识时务,便将快活林归还了。”

        “三招?”张团练根本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双眼紧紧盯着蒋门神的眼睛,是要看他究竟有没有夸大。

        蒋门神神色十分扭捏,可没有丝毫作假的嫌疑,他是没有勇气再说出自己三招输给武松,只是点点头。

        张团练叹了口气,他知道蒋门神的功夫,虽然近来他沉迷酒色,大不如前,可是自己跟他还是相差甚远,既然武松三招可以撂倒他,自己跟武松相比,自然是一招也抵挡不了。

        “嗯,这世上还真有人能够徒手毙虎!”

        张团练喃喃自语,他跟张都鉴,蒋门神厮混在一起,可谓是狼狈为奸,蛇鼠一窝,这三人都是极具心机的人,特别以张团练为最。

        蒋门神设下“美人计”,其实只是一个提议,而过程中所有策划都是张团练想出来的,他为人谨慎,还设置了许多保障,此刻看来,都非多余,而是必须如此。

        他脑子转得飞快,脸上一阵怅然所失的神情,其实心中早已经将计就计了。

        “都头,方才张某不知你的神威,得罪了,请过来一痛喝酒!”

        江湖上最流行的一套,就是不打不相识,张团练深谙此道,方才来的时候,便是故意小窥武松,然后步步转变,谁知道一切的转变竟然不需要任何的配合,水到渠成了。

        武松跟张青正喝得火热,自然是听到张团练的话语,他心中恼恨这人方才的无礼,倒不是他小窥自己,而是说那下贱的言语,他是听而不闻,继续跟张青喝酒,张青也是如此的人,既然武松装作听不到,他有什么要紧的呢。

        施恩为人十分知道礼节,恐怕张团练难以下台,立刻走过去,拉着武松的手笑道:“都头,你每次喝酒,都把尘世中的事情都忽略了,什么都听不到,方才张团练喊你过去喝酒呢。”

        他这话摆明是跟张团练说的,也是让武松有个台阶下去,武松本来想发作,说自己在这喝得畅快,不过去了。

        施恩在他耳旁低声道:“都头,此刻抓了那两个贼人,正好审理,这里有小弟跟张团练,这证词府尹大人是接纳的,而且有许多德高望重的人在此听到了,百姓自然信服,就怕今晚竟然把两人打死了....”

        他这话是既有恐吓,又有哄骗,武松听了倒是十分管用,若然他卖这个面子给张团练,他令人将李鬼当场打死,明日到了公堂之上,便成了死无对证,总不能说一个跟李逵长得像的人便是真正拦路打劫的贼人。

        武松哈哈一笑,拉着张青的手,“姐夫,这桌的酒都凉了,咱们到那边喝去!”

        张青明白武松的心,也是笑着跟了过去,张团练十分识相,拿起一碗酒说道:“都头莫怪,张某是军官,生平只佩服真正有本事的人,对于江湖传闻,大多嗤之以鼻,以前也是听说过你的大名,可怎么也不相信一个人竟然可以徒手打虎。”

        “方才听了两位老拳师还有两位保正的话,他们都是说一不二的人,经过他们之口说出来,自然是可信了,算是张某方才得罪!”

        他说完,连干了三碗酒,十分豪气,武松这人有什么的,别人敬重他,他自然也是以礼相待,特别是看到豪气的人,立刻也干了三碗酒。

        张团练最懂察言观色,观人眉角,酒席间自然跟武松十分谈得来,武松对他方才的言语冒犯也置之脑后,觉得学武之人,偶尔粗言秽语,也是十分寻常的事情。

        “团练,倒不如此刻先审问了那两名贼人,倒是省了府尹大人的功夫。”武松心中还是记挂着李逵的事情。

        “兄弟,你要求到的,没有不答应!”张团练索性做个顺手人情,拉着施恩的手道:“施兄,你在牢城营,安平寨,是审问惯了犯人,这事情便由你代劳吧,我还是跟武兄弟喝酒!”

        但凡到牢城营安平寨服役的囚徒,都要经过审问,该收银子的收银子,该打的便打,施恩倒是十分熟悉审问犯人的程序,他也不推迟,央了利保正来替他做记录,利保正为人公正,他做的记录,自然是更加有说服力。

        蒋门神的两名徒弟,将李鬼夫妇押到酒席前,施恩大声喝道:“跪下的是何人?”

        “小人李逵,人称黑旋风!”

        啪!

        施恩在桌上一拍,震得酒水飞溅,他指着李鬼骂道:“看你这贼配军....”

        说到这里,自己不禁乐了,他是骂惯了囚徒,自然是“贼配军”的骂出口,突然醒觉,这李鬼还不是配军,不过也不管了。

        “来人呐,这贼人不痛打一顿,是不会老实的!”

        蒋门神的两名徒弟,自然也不客气,拳头如下雨般打到李鬼身上,吓得旁边的妇人忙着磕头。

        “大人明鉴,方才他说自己叫李鬼,是小鬼的鬼,不是李逵,也没有外号叫黑旋风!”

        “嗯,你这妇人还比较老实,我来问你,野猪林里面拦路打劫的勾当,可是你们夫妻所为?”

  http://www.abcxs.com/book/13434/74592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