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四百零四章 张家小姐

第四百零四章 张家小姐

        武松大笑着送了张青夫妇进他们的二人世界,找了两张长凳,拼在一起,酒坛子当枕头,他身体极长,双脚是要放到地上的,就这样胡乱睡了一个时辰。

        醒来的时候是卯时,提了一壶酒,出了快活林,径直往孟州府走去。

        昨夜李鬼已经被押解到府尹衙门,估计今天早上点卯后,便有消息,武松决定先到府尹衙门打探了消息,到巳时再去叶府要那开眼草。

        刚走进孟州府熙攘的大街,迎面走来一条汉子,身形不高,可神色十分端正,走路极为带劲,武松一看,高兴了,连忙迎上。

        “叶孔目!”那人正是叶孔目,两人见了礼,武松忙问道:“李逵的事情怎样了?”

        “都头,我正要找你,想不到你便来了。”叶孔目拉着武松的手,“走,到前面面馆吃碗面,我是饿得发慌!”

        两人到了面馆,点了两碗阳春面,切了三斤卤牛肉,打了一角酒。

        武松把卤牛肉的汁水替叶孔目淋到阳春面上,迫不及待的问道:“孔目,李逵的事情怎样了?”

        叶孔目知道武松性急,也不卖关子,直接道:“昨晚张团练和小管营把李鬼夫妇押解到了府尹衙门,龚大人也不敢怠慢,立刻令值日的差人把我们都叫来了,连夜升堂,李鬼夫妇说的供词跟利保正写的一样,李逵是可以无罪释放了。”

        “那我现在便去安平寨把李逵接回来,孔目,你到豪杰楼开好酒席,把康节级和两位观察都请来,顺道给李逵那莽汉洗洗晦气!”

        “都头,你就是心急!”叶孔目一把将站起来的武松拉回原位,笑道:“李逵是无罪了,只是昨晚的公堂开得太晚,正规的公文还没出,小管营又要赶着辰时回到安平寨,李逵没那么快放出来。”

        “哎,我心急了。”武松哈哈大笑,他自己是阳谷县都头,衙门的事情也是了解的,官府捉人容易,放人的手续却是繁琐,府尹大人愿意连夜升堂便是给足面子张团练和施恩了,此刻还不赶紧睡上一觉,估计要出公文,起码要午时后。

        果然,叶孔目的说辞跟他想的一样,“我也是刚从衙门出来,回家梳洗,便来此处吃早饭,待会还要回去衙门写无罪释放的文书,等龚大人醒来后,让他过目签字,方能办妥,若是都头心急,到时大人签字后,我直接把公文给你,你去安平寨交给小管营,直接带李逵走可以了。”

        “最好!”武松十分高兴,转念一想,又道:“这适合么?”

        “按理自然是不适合的,不过昨夜听张团练和小管营一直说到都头的仗义,知道你跟小管营相熟,那便无事了,哎,我也正好家中事忙,夫人吩咐,小烟出嫁便如自己嫁女儿,哈哈哈!”

        武松听了也哈哈大笑,这个叶孔目从不徇私,这次可算是开了后门,不过这也是无伤大雅的事情,对案件的公正没任何的影响,他自己也说了,要是李逵真是有罪,武松虽是他家的恩人,可也没有任何的情面可讲。

        “孔目,你说有事找我,是什么事情?”武松知道不会是李逵的事情,李逵的事情也不必去找他,反正下午就可以放人,他来不来也无所谓。

        “是小烟的事情,昨晚唐牛来提亲,我自然是答应了,便等他回家禀告母亲,订了日子,再商量喜宴的事情,估计也会十分仓促....”

        武松微微一笑,所谓仓促,不过是大伙要将就他而已,虽然他答应蒋门神在孟州府逗留一个月,可也不道破,喜事自然是越快越好。

        “你知道,我家中没有老人,也没有奴仆,就一家三口,哪懂得这许多事情,所以想请嫂子过来帮忙,最好把老太君也接过来住几天,也不劳烦她,只是凡遇到不懂的,可及时询问,不过老太君年老,就不知道愿意不愿意,都头看如何?”

        “这个自然好,常言道一喜挡三灾,老太君笃信鬼神,李逵又刚出牢笼,我便跟她说去沾沾喜气,老太君没有不愿意的!”

        “那好!”

        叶孔目跟武松干了一碗酒,啪,他手中的筷子放下了,一碗阳春面只吃了一口便没吃。

        武松一早便留意到叶孔目的异样,他说回家梳洗完才过来这里吃早点,可是衣服上却有一处污迹,换了别人倒是正常,他为人十分端正,对自己的衣着打扮也会是一丝不苟,况且家中有贤妻,怎么会换上脏衣服呢。

        所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武松怎么知道他是不是跟老婆吵架了,便委婉的问道:“孔目,这阳春面不合胃口。”

        武松在叶家吃过早点,知道叶夫人做的阳春面是一绝,现代人说,管住男人,便要管住他的胃,男人天生懒惰,家中有的,为什么还要到外面去吃呢,故有此一问。

        “哎,孟子曰,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话不错,往日我孑然一身,便是干铮铮的粗粮馒头,也能吃它三五十个,自从成亲后,吃过拙荆做的阳春面,出来这大街上,无论吃哪一家的,都是不合胃口!”

        “嫂子做的阳春面自然是一绝,不要说在孟州府吃不上比她好的,便是到了东京城,也未必有更好吃的,孔目,小弟斗胆劝勉一句,好男不与女斗,女人是不讲道理的代名词,不信你百度一下....”

        “啊?百度?”叶孔目一脸茫然,可他仍旧听明白了武松的意思,不禁哑然失笑,“都头以为叶某跟拙荆吵架了?哈哈哈,我们才是新婚夫妇,那么快就吵架了,岂能吵到老,况且不是我夸口,拙荆为人贤德,岂会跟我吵架.....”

        “是武松失言了!”既然他们两公婆不是吵架,武松也直言了,“孔目,我只是看到你衣服上有污迹,嫂子是贤德的人,怎么会这样?你家里明明有好吃的早点,又为何舍近求远来这里吃?”

        “哎,都头不知道,是我家来了客人!所以也没有梳洗换衣,直接出来了。”叶孔目摇头苦笑。

        “你家来了客人?”武松满腹疑团,叶孔目是一家之主,家里来了客人,更加应该在家啊,为何要跑出来,难道是来借钱的穷亲戚,还是来有事相求的好友,他竟然要躲开了,不过他这人十分公正,谁人都知道,应当不会这样啊。

        “都头不必猜疑了,叶某说来便是。”叶孔目肚子极饿,夹了一口阳春面,可是无论如何也放不进口里,最后还是放弃了,倒是武松就着卤牛肉的汁水,吃得十分滋味,两三下便吃完一碗,又叫了一碗。

        “是某户人家的千金到了我家作客,我是有夫之妇,行为也端正,本来是没什么的,只是这位小姐,二八年华,几乎从未出过闺门,我家只有拙荆和小烟,若然在家吃早点,两人都伺候我,小姐便冷落了.....”

        “原来是一位害羞的千金小姐。”武松恍然大悟道。

        “都头,你却猜错了,这位小姐落落大方,谈吐极为文雅,便如在水一方的佳人,又像东坡大学士说的腹有诗书气自华,真是世间难得的女子。”

        武松微笑不语,北宋第一美人李师师跟他有情,若论气质柴婉霏当属天下无双,论美貌潘金莲也是倾国倾城,便是昨晚看到的那位小姐也是佳人,此刻叶孔目说美女,他也不甚感冒。

        “既然是如此识得大体的女子,叶孔目更加不必避嫌啊。”武松又把一碗阳春面吃完,随口说道,他对叶孔目衣服脏的事情,已经没了兴趣。

        “正是如此,叶某才要离开家中,兄弟,你想,她堂堂一位千金小姐,半步不出闺门,这次来我家,说是要借点东西,这本来就是丫头做的事情,你为何要自己来?”

        现代人女人到处串门是常事,不需要理由,古代还真是那样,特别是有身份的女人,更加不能到处乱走,给其他男人看了脸面,也是吃亏的。

        “为什么呢?”武松敷衍着,又叫了一碗面。

        “她才十五六岁,正是少女最好的年华,也是最多女儿心事的时候,我估计借东西是假,来找拙荆说说心事是真,她为人典雅,便是跟她聊上三日三夜,你也不会觉得厌倦,可这只是她本身博学多才,既然如此,我也要识相。”

        “武都头!叶孔目!你们两个都在这!”

        武松一看,高兴了,是薛霸,这人十分好赌,说话粗鄙,可是比起叶孔目说来说去都是在说那千金小姐如何有气质,要有趣得多了。

        “小人,给薛观察切二斤卤牛肉上来!”

        “客官,这里卤牛肉要配上阳春面才滋味。”小二赔笑道。

        “小二,日后这位薛观察和康节级来这里,你千万不要上阳春面,他们都是好赌之人,吃什么阳春面!”

        “呵呵,小人知道!”

        小二连忙去切熟牛肉,这里说的阳春面不是现代的上海阳春面,说白了就是斋面,什么都没有,就一碗面条,什么油水都没有,赌徒看到了,自然是不高兴。

        “都头,今日可以吃阳春面,不赌了!”

        “为何?”武松倒是奇怪了。

        啪!

        叶孔目从怀里拿出一封公文,放在桌面上,薛霸喜得连连道谢,他拿着公文,扬了扬,笑道:“今日我要去送公文,估计要十天才能来回,戒赌十天!”

        武松一看两人的神情,便猜到了,一定是薛霸要出差,可这人大咧,竟然把公文遗漏了,倒是心细的叶孔目替他拿了出来。

        事实也是如此,薛霸呵呵的笑着:“不知为何,世间的赌博方式有千万种,我每一种都记得玩法,可是公事上的东西,经常丢三落四,幸亏有叶孔目代为照顾,要是回衙门去领公文,给龚大人知道了,定然臭骂一顿!”

        叶孔目也没有说话,只是摇头苦笑,他是习惯了替薛霸收拾这点纰漏,并非说他跟薛霸关系很好,只是他跟康节级关系最好,偏偏康节级跟这人同是赌友,他虽然不喜欢薛霸的为人,可也看在康节级脸面上,能补救的尽量替他补救。

        “嘿!叶孔目!”薛霸突然双眼发光,神情十分猥琐,窃窃的笑着,“我知道公文漏了,一定是你替我拿了,便径直到你家,我的乖乖,你家里的小丫头本来就漂亮,可今天又来了一位小丫头,嘿,两人站在一起,怎么说呢,怎说呢....”

        薛霸挠挠头,一拍桌面,手上一指,说道:“不错,如果说你家的小丫头是阳春面,方才看到的那小丫头就是赌坊里面的骰宝!”

        噗!

        武松一口酒几乎喷了出来,要是薛霸把小烟跟那千金小姐用阳春面和卤牛肉相比,武松倒是没有觉得有什么稀奇的,这人本来就没文化,可是他竟然把阳春面跟骰宝相比,这两样东西是风马牛不相及的。

        啪!

        武松突然心中雪亮,不禁赞叹道:“薛兄,你这个比喻好啊,人饿的时候吃一碗阳春面便十分满足,阳春面淡雅,形容小烟,确实适合,可是对你老兄来说,饭可以不吃,水可以不喝,老婆可以不讨,可钱不能不赌,你把那女子比作骰宝,可见她真是有,有那回头一笑百媚生的姿色,这个比喻好,方才叶孔目说了老半天,我还是想像不到那女子有多美,经过你一说,立刻知道了!”

        叶孔目听了一脸尴尬,不过很快就释然了,自己本来就不是伶牙俐齿的人,形容女人更加是没有经验,薛霸话语虽然粗鄙,可也没有多少亵渎那小姐,他也不介意了。

        可还是忍不住说道:“都头,你用回头一笑百媚生来形容她不妥,应该用犹抱琵琶半遮面!”

        “有道理,回头一笑,是看到了真容,可半遮脸也不对,我连半个脸也没看过。”

        “那有何难的!”薛霸一把拉着武松的手,“走,我跟你去叶孔目家,看看那女人,不要说半遮脸,便是让她给你唱两支小曲也是可以!”

        “薛兄弟!”叶孔目语气带了严厉,可忍不住笑了出来,他知道薛霸为人鲁莽,可是人是不坏的,起码没有亵渎之心,“人家可是大有来头,你去叨扰,若然有什么得失了,不要我你我担当不起,便是龚大人也保你不住。”

        薛霸吐吐舌头,他知道叶孔目从来不说假话,可也好奇道:“叶孔目,不叨扰便不叨扰,可是你看过她的样子,我也看了,都头没看过,心中总是觉得吃亏了,你起码把名字告诉都头,让你不会亏太多。”

        “噗!我有什么亏了!”武松虽然是那样说,可是给这两人说得心里痒痒的,薛霸说她美若天仙,叶孔目说他气质超凡,武松也是男人,想看看这女人的真容也是正常。

        “人家是千金小姐,闺名岂能胡乱告诉人,其实我也不知,只知道她姓张,至于是哪一家的小姐,也不说了,免得薛兄不知哪一日,喝醉了,带了康节级一起去看人家的容颜,妄自吃了亏。”

        “哦,原来是张小姐,孟州府姓张的,背景斐然的,要知道不难,而且她长得漂亮,父亲定然是个文质彬彬的人了,再筛选一下.....”

        “薛兄,不必去想了,你怎么也不会想到,就算她父亲长得如何,只要母亲长得漂亮,也是可以的。”

        “那也是,就算她父亲长得如钟馗,可是家里面的下人有长得俊俏的也是可以的!”

        噗!

        武松跟叶孔目忍不住同时喷了薛霸一脸的酒水,叶孔目是笑得连骂的气力都没有了,这薛霸思维还真是跳跃得厉害。

        “好啦,好啦,你还是赶紧吃完早饭,起程到清河县送公文吧。”

        薛霸摸了脸上的酒水,不以为忤,问道:“都头,你是清河县人,我到那送公文,你需要我为你带什么回来么?哎呀,十天后你也不知道走了没有。”

        “十日后,我应当还在这里,不过也不需要什么了。”

        “薛兄,我倒是有些事物让你带回来。”叶孔目道:“劳烦你替我采摘十余株开眼草,记得是要连着根的,我回来还要栽种。”

        武松想着他把家里的都给了自己,要采摘一些回来重新栽种,也是正常。

        “哈哈,那就有劳薛兄了。”

        薛霸奇道:“都头,是叶孔目拜托我,你却来谢我什么?”

        “叶孔目家的开眼草都给了我,所以让你再采摘一些回来,你说我是不是要谢谢你。”

        “不对!”叶孔目倒是奇了,“都头,我的开眼草都给了张小姐,你什么时候说过要了?”

        “是金莲跟小烟说的!”武松也是十分奇怪。

        “小烟没有跟我说啊,我方才回去,跟张小姐说了几句话,她便说要去采摘开眼草了,所以我才拜托薛兄弟替我重新再采些回来啊。”

        “嘿!这小烟真是....”

        武松本来是要骂她言而无信,可是他不屑骂女人,况且常说也是男人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从来没说过女人也是那样。

        “两位兄弟,今日我还真要见见这张家小姐了,失陪!”武松一跃而起。

  http://www.abcxs.com/book/13434/74789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