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四百二十章 夜送佳人

第四百二十章 夜送佳人

        “武兄所言极是!先刺瞎小姐一个眼珠,那些凡夫俗子自然不会爱瞎了一个眼珠的美人,而我又可以占有她的绝色容貌,这个主意最好!”

        玄清喜得抓紧了左手拳头,华阳子不禁骂道:“武松,你真是浪得虚名,你...你....”

        “都头,你如何能说出此等话语!”冲虚子也是气得直跺脚。

        武松对他们毫不理会,继续道:“玄清,你还不动手?哎,小姐的容颜真是绝美,我是多看一眼,也会动心....”

        轰!

        华阳子听了,脑袋一阵雷鸣,差点晕倒,张玉兰是什么人,他自然清楚,要是少了一个眼珠,自己少一个脑袋便算轻罚了。

        “你....你不是打虎武松!你是魔鬼!”冲虚子用骨瘦如柴的手指指着武松,侧着头对着北帝大声说道:“北帝真君,你如何能让这魔鬼在此造孽!”

        武松倒是心中奇怪,他奇怪的自然不是冲虚子和华阳子对他的责骂,而是奇怪张玉兰方才还吓得眼泪直流,此刻脸上却是镇定了许多。

        “难道她知道我的心思?这不可能啊,要是她真懂得武功的奥秘,方才为何不听我指示制服玄清,把自己逼入绝境!”

        武松心中嘀咕,张玉兰对着他微微的点点头,武松心中雪亮,“她知道我的心思!”

        “玄清!还不动手!”武松继续鼓动道:“我又看多小姐一眼,哎呀,情不自禁了,看来她便是瞎了,我也是会爱慕的!”

        张玉兰脸上微微一红,那平淡如湖水的脸上,竟然闪过一丝笑意。

        “武兄!君子不夺人所好,小生跟小姐是经历了磨难,才能到一起,你可不能横刀夺爱啊!”

        玄清看着武松,长得十分英伟,比自己年轻,师父和师叔都叫他都头,跟小姐还真是比自己门当户对,若然他爱上小姐,自己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他立刻高举匕首,往张玉兰眼珠插去。

        “玄清!不能做恶!”

        “你这个兔崽子!是要害死....”

        第一句是冲虚子说的,第二句自然是华阳子说的,可他话语还没说完,整个人呆住了,随即欢呼一声。

        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竟然令华阳子瞬间由地狱到了天堂,原来这都是武松险中取胜的一招。

        他看出玄清是不懂武功的,也就是说他不懂使用“寸劲”,所谓“寸劲”粗浅的可以理解为你在静止的时候,突然发劲。

        但凡不懂武功的人,你静止的时候,要发劲,一定是要配合动作的,例如你拿着斧头要砍树,必须把斧头高高举起,不然就没有力量了,可是懂武功的人,可以不必把斧头高高举起,平直的砍出去,便有杀人的劲力,这便是“寸劲”。

        玄清若然是要在张玉兰脸上划几刀疤痕,也不需要懂什么“寸劲”,直接刀子一动,就可以了,但是要刺瞎她的眼睛,必须要一定的力度,下意识便要匕首回收,离开眼珠一定的距离,再向前刺,武松便是要这个时间差,当然,也只有他这种武功的人才敢以此相搏,一般的武夫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玄清手上匕首一举,武松便如离弦之箭,一下子到了他跟前,左手猿臂一伸,两个手指紧紧夹着他手中的匕首,那匕首离开张玉兰眼珠不过两寸距离,她是眼睛发麻,也不知道有没有给刺破,吓得呆在原地。

        武松左手夹着匕首,也不敢怠慢,为了救人也不顾许多,右手成掌,在玄清喉结上一剁,玄清一声闷响,立刻倒地不起,那里是人身要穴,就算是给普通人打中,也是要跌倒不起的,更不要说给武松打中,武松要不是可怜他痴情,只用了一成劲力,恐怕立刻要了他的性命。

        看官不要小看这一手,其实大有名堂,便是现代的海军陆战队的搏击术里面,这一招也是用的,这里也顺道扯开一点话题,给女性读者一个小提示,遇到色狼的时候,自己力弱,可以打对方三个位置,是必倒无疑,一是耳朵后面,二是喉结,三是胸骨以下,(就不要老想着踢裆部这等下三滥的手段)受伤程度可以按住院天数来衡量,大概是半年,三月,一月。

        武松在击倒同时看到张玉兰如同呆鸡,左手松开成掌,胡乱在她身上一推,令她倒退两步,以防那玄清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可---他一开始并没有想过连环用这一招,胡乱一推之下,手上一阵温软,原来推在张玉兰的胸上,吓得武松慌忙缩手,只是张玉兰惊魂未定,也不知觉。

        “张小姐,武松冒犯了!”

        武松是个坦诚的人,所谓错就要认,打就要站稳,他还是躬身赔礼,可那张玉兰仍旧如呆鸡一般,目光呆滞。

        “张小姐!张小姐!”武松在她肩膀上轻轻一推,只感到她的肩膀也是触手温柔,也不禁心中一荡。

        “啊!”张玉兰在武松一推之下,方才从惊恐中醒过来,她连忙摸摸自己的眼睛。

        “张小姐,你没事吧?”

        冲虚子立刻过来询问,华阳子看到张玉兰得救,如同喜从天降,立刻说道:“老道去为你泡参茶定惊!”

        “华阳子道长,不必了,小女子没事!”

        张玉兰终于缓过神来,武松也为之佩服,若是换了寻常女子,早已哭得不成样子,她能如此快恢复,称她一声“女中豪杰”也是不为过。

        “都头,小女子谢过救命之恩,常言道大恩不言谢,可你已经第二次救小女子,不谢不行!”

        冲虚子和华阳子十分惊奇,他们不知道武松何时救过张小姐,华阳子性急,还是忍不住骂道:“都头,你方才让那玄清刺张小姐的眼睛,差点没把我吓死,你可知张小姐是....”

        “道长!”张玉兰制止了华阳子说出她的身份,华阳子立刻会意,张玉兰笑道:“那是都头救小女子的一个计谋,根本不会有任何的危险。”

        武松听了,是确定她真的知道自己的方才的用意,可更加不明白,为何一开始她不出手呢。

        “计谋?请小姐明言。”华阳子奇道。

        “道长,所谓蓄势待发,要伤人,自然是要鼓劲,一般人自然不能如同都头一般,可以随时发劲,便要向后移动,方才都头鼓励他使刀行凶,便是让他的匕首暂时离开小女子的眼睛,都头自然有足够的时间去营救。”

        冲虚子和华阳子恍然大悟,冲虚子称赞道:“都头果然是有勇有谋!”

        华阳子也是恭维道:“也只有都头那样武松才能做到,换了寻常武夫怎么能做到!”

        “小姐,你说该如何处置玄清?”冲虚子摇头叹息:“他是老道的徒弟,老道也是难辞其咎。”

        “师兄,他是失心疯的人,又岂能怪你。”华阳子立刻道:“我看便报官吧,让府尹大人处理,或者交给张家处理,就看张小姐的心意了。”

        武松心中不忍,想替玄清说几句话,张玉兰却已经说道:“这人也是十分可怜,都头方才那一下,已经令他受到教训,便不要为难他了,希望两位道长日后用道法多加点拨,令他解除心魔吧。”

        “张小姐真是宅心仁厚。”两位老道士赞叹道。

        张玉兰微微欠身,“其实都头也是如此心思。”

        武松点头笑道:“的确,这人十分可怜!”

        “那便请都头和小姐到后殿休息。”冲虚子转头道:“师弟,你跟外面的善信说,今日紫霄宫要打扫,不方便参拜,让他们散去吧。”

        “道长,万万不可,小女子占了这头柱香,已经是冒犯众人,若然还不让他们参拜,便是北帝真君也会见怪,小女子如何能消受。”

        张玉兰连忙说道:“道长,因为小女子的事情,怠慢了善信,估计北帝真君也是会怪责,这样,你便跟善信说,今日迟了参拜的善信,明日开始,到端阳佳节,都可以来这里领取福袋一个,算是小女子赔罪,也希望可以为大伙带一点福气。”

        武松听了,十分赞赏,本来寺庙善待或者优惠富家子弟,是极为寻常的事情,就算是寺庙里的神灵也不会责备他们不公平,毕竟人家添的香油最多,可是因为自己占了方便,而愧疚的,除了这张玉兰,还真没有其他人,看来这女子真有侠义心肠,心地善良。

        “张小姐,何谓福袋?”冲虚子问道。

        “红色代表福气,便用一个红色的袋子,在里面放几两白米,寓意大伙一年来都能吃饱,放一块红糖,寓意大伙甜蜜,另外再放三枚铜钱,寓意大伙富足,这些袋子都放在北帝真君座前,自然有真君灵气庇佑,可称为福袋。”

        武松听了不禁感叹,吃饱,生活甜蜜,有银子花,其实这都是最基本的生活要求,在北宋却是福气了。

        冲虚子躬身道:“老道代表善信感谢小姐恩地,老道也在紫霄宫内点上三支长寿香,代表张家老爷,张家夫人还有张小姐,每个来领取福袋的善信,都跟他们说是张家恩德,众人自然会为你们祈祷,福泽延绵。”

        “道长,点两支可以,小女子的便不必了,不然在这里作善,倒是像在跟真君讨价还价一般。”

        “照啊!”武松拍手称道:“武松从来不拜鬼神,便是这个道理,但凡拜鬼神的,都会说,我拜祭你,你保佑我,灵验了,便来酬神,这不是摆明的威胁神灵么?神灵若有灵性,岂能被你威胁!拜神不应该是那样,你只求心安可以了,只要虔诚,神灵真有灵性的,自然会保佑你!”

        武松说完,不禁哑然失笑,自己在外面拜祭龟蛇二将,还不是如此,还说若然不灵验,便回来把龟蛇二将的塑像打烂,情节更加恶劣。

        华阳子想想不妥,立刻说道:“师兄,你要交代道童,但凡今天来参拜的人,都要写上名字,不然这四天定然会来许多冒认的人。”

        “道长。”张玉兰笑道:“这是作福的事情,越多人来,便是作福越多,更加的好。”

        “哈哈,张小姐所言极是!”

        “道长那劳烦你明日派人来我家领取银子,筹办此事。”张玉兰说完,又向着武松欠身道:“都头,盈香晕厥了,要到房中休息,劳烦你了。”

        武松点点头,这北帝庙里面住的都是道士,估计除了张玉兰主仆二人,便没有女人了,盈香是晕倒了,要人抱回房间,总不能让出家人做吧,何况两位道长年老,只有自己来了。

        他虽然不是很喜欢盈香的嚣张嘴脸,可救人要紧,要不以为意,抱了她,在冲虚子带领下来到房间,将之放下,安顿好之后,冲虚子请了两人到另外一个房间,奉上香茶。

        “道长,那玄清是何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令他如此疯狂。”

        “冤孽!”冲虚子摇摇头道:“玄清原名袁继业,是个十分有才华的读书人,跟同县的张家小姐....”

        “怪不得,原来也姓张!”武松点头道,张玉兰却是脸上淡然,没半点的涟漪。

        “嗯,也姓张,他们算是青梅竹马,互相爱慕,张家势大,不愿女儿嫁予穷酸书生,可知道女儿就喜欢这个人,便跟袁继业道,你若能考得功名,便将女儿嫁给你。”

        武松听到这里,无论张家是缓兵之计还是真心,也觉得无可厚非,不要说在北宋,便是在现代,门当户对还是有的,特别是女方显贵,男方落魄,这“吃软饭”的罪名就能令男人一辈子抬不起头,让袁继业考取功名,也不算很无礼要求,一般电视上说的,还要考到状元呢,功名只需要能在进士科晋级,也算是了。

        “袁继业于是闭门苦读,足足考了十年,终于在进士科考上,可以在金銮殿进行殿试,殿试其实也算是过场,从隋唐到大宋,殿试不成功的,只有一人,那人也算是千古第一倒霉蛋,左后投奔了西夏。”

        “噗!”武松忍不住笑了出来,觉得这个冲虚子说话也十分的阴损,张玉兰一直平和看到武松笑了出来,竟然不知觉的跟着微微一笑,武松不禁心中一荡:“她确实很美,而且有气质,叶孔目和薛霸形容得没错。”

        “张家小姐跟袁继业许下三生约的时候,是一十六岁,袁继业一直都没有传来考取功名的消息,张家父母也是不断的给张小姐介绍公子哥儿,张小姐等了五年,已经是二十一岁,终究耐不住父母的劝说,嫁与他人....”

        武松点点头,觉得这正常得很,一个女孩不可能无止境的等你,毕竟青春有限,你娶不到她,只能说自己没有本事,也没什么好埋怨的。

        “再过得五年,袁继业终于考取了功名,便回来要迎娶小姐,哎,常言道公子多情,男儿对女儿的思念是长久的,女儿对男儿的思念却会变。”

        “女儿家一旦嫁人,便会把心意转移到丈夫身上,或者开始还对袁继业有思念,可有了孩儿,心思又到了孩儿身上,还哪里有袁继业半分的踪影,袁继业再次遇到小姐时,小姐对他十分淡然,如同清水一般,那态度便如...咳咳....”

        武松和张玉兰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张玉兰外表就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对任何人你说她很有礼貌可以,说她很冷淡也行,就看你是抱了如何的心态,对玄清来说,自然是冷淡了。

        张玉兰也是十五六岁,也姓张,这个年龄是玄清对他心中的小姐最印象深刻的时期,一时迷糊,把两人混乱了,也是情理。

        “道长,便要你对他多加开导了,是他自己把自己的心封锁了,其实那张小姐等了她五年,已经算深情了,难道他终身不能考取功名,人家也要终身不嫁?这样做太过自私,他若是爱惜张小姐,自然是要她好,而不是让她为自己牺牲。”

        “武松真是世间难得的好男子,他的这番见识,估计整个大宋也找不到第二人,在大宋,女子一辈子只能活在男人之下。”张玉兰呆呆的想道。

        冲虚子摇头苦笑:“若然玄清能有都头这番见识,便不会做出今晚之事了。”

        “师兄!师兄!不好了!”

        只见华阳子上气不接下气,一边喊着,一边冲进来。

        冲虚子脸上有点不悦,“师弟,出家人何故如此惊惶?”

        “那....那玄清醒了!”华阳子喘着气道:“他把看守的道童打伤了,到香积厨拿了一把刀,逃出了北帝庙,不知所踪,我是担心他会回来找小姐麻烦。”

        “有都头在这里,他便是有刀,也不能伤了小姐。”

        冲虚子不以为然,张玉兰偷偷的看了武松一眼。

        “师兄,难道都头这一晚都在这里陪着小姐么?难道不用睡觉?便是如此,明天小姐回府呢?所谓明枪易挡暗箭难防!”

        冲虚子想了一阵,也是觉得在理,他对着武松行礼道:“都头,老道有个请求。”

        武松笑道:“道长是要我此刻送张小姐回府?”

  http://www.abcxs.com/book/13434/76057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