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四百二十一章 娶得过

第四百二十一章 娶得过

        冲虚子微微一笑,并没有说话,倒是把烫手的山芋抛给了武松。

        张玉兰是绝色佳人,自然不是烫手山芋了,可在北宋,男女之间的事情极为敏感,此刻是半夜三更,武松是身强力壮的青年男子,张玉兰是二八佳人,走于山野小道上,难免有闲言闲语。

        张玉兰是北帝庙的香,也是善人,她的安危自然由北帝庙道士负责,因为她出身显赫,家境渊博,道士们也不敢不负责。

        若然是武松主动要送张玉兰回去,张玉兰又不反对,他们便没了干系,冲虚子不是狡诈的人,却是懂得世故的人,此刻武松既然开口了,他那点拨的话也适可而止,恰到好处,剩下的事情可以交给他们两人自行处理,便是真有什么事情生了,北帝庙的道士责任也不会很大。

        武松是正直的汉子,寻思着玄清逃走了,他痴爱张小姐,把张玉兰当成了她,回来的机会很大,在北帝庙也只有自己有能力保护张玉兰。

        可是自己不可能如华阳子说的,一个晚上都陪着她吧,况且今日是端阳节前夕,又是初一,北帝庙的善信岂止一千,人多混乱,送她回家是最好的做法。

        “劳烦冲虚子道长准备一辆马车。”

        冲虚子为武松倒了一杯香茶,又替张玉兰倒了一杯香茶,始终没有说话,武松倒是十分奇怪,他终究是不知道冲虚子的心,不然很快坦然,“反正你让我送她回去,我就送,不需要的话,我好人做到底,在这里坐到天亮,也算是尽了本分。”

        张玉兰心思细密,自然懂得冲虚子的意思,她对着武松微微欠身道:“有劳都头了。”

        武松听了,倒是欢喜,他最怕就是磨叽的人,张玉兰主动的道谢,便是答应由他护送回家,他也是省事,不需要在这里呆一个晚上。

        冲虚子听了,更加高兴,他也担心张玉兰心中愿意,偏偏在那说诸多理由,他观人入微,知道武松是个爽直的人,若然张玉兰推迟一两次,武松还会当真,张玉兰在北帝庙多待一阵,他也是多一分的担忧。

        “都头,庙里并没有马车,要到外面雇车也是为难,此刻是子时。”

        “没有马车?”武松犹豫了。

        “都头放心,小女子虽是女儿身,走十余里路也是可以的。”

        张玉兰的话语令武松减少了一个担忧,这种三步不出闺门的千金小姐,要走十几里路,是会要了她们的小命,武松雇马车便是这个原因。

        “张小姐能走路可是盈香怎么办?她头上受伤,没有马车也是难以成行。”

        这是武松第二个担心,盈香额头给玄清敲破了,流了许多血,身体羸弱,方才他抱她进房间也是情非得已,总不能将她一路抱回去吧,就是他愿意,估计盈香给男人抱了走十几里路,那风言风语自然会传遍了孟州府,她要嫁人除非是到了外地,可她只是一个丫环,又如何能做主。

        “盈香是只能留在北帝庙,待明日由老道亲自雇车送她回去,就不知道张小姐是否放心?”

        张玉兰点头道:“那有劳道长了。”

        这一下倒是出乎武松的意料,北帝庙里面都是道士,也就是说都是男人,盈香虽然是个丫头,可一个人留下来总是有点不方便,武松是认为张玉兰会思考良久才答应的,想不到她一下子就答应了。

        这是何等的决断,要答应这个事情需要一定的胆量和判断能力,第一是要相信北帝庙里面的道士,她出身显赫,盈香是她的贴身丫头,道士们自然是不敢有什么轻慢的行径,第二,要相信玄清,玄清对张小姐痴心一片,除了这份痴心令他痴狂之外,他原本是个善良的人,对其他人他不会有任何的伤害,便是对张玉兰伤害,其实也算是一片痴心使然。

        要想明白这两个事情不难,可是要在一瞬之间把这两个事情想明白,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武松在叶府跟张玉兰的交谈,方才看到她的言谈举止,以及跟神灵的祈求,知道这是一位善良的女子,可对她是否一个侠女,还是有多少保留,可是现在这一下决断,便可以十分肯定,这个女子确实有侠女的风范。

        侠女风范并不是说有强的武功,而是那份豪侠之气,那份当机立断的气质,跟一般女子娇羞踌躇是完全相反的。

        “既然如此,张小姐,武松便送你回去!”

        武松最喜欢直接的人,她同意了,自己也不磨叽,立刻起来。

        他本来以为张玉兰会到盈香的房间看望一番才走,想不到她随着冲虚子和华阳子径直出了北帝庙的后门。

        “这张玉兰真是难以捉摸,她到底是极度自私,想着自己赶紧离去,那小丫头理不理会都无所谓,还是真的如此豪侠,既然知道盈香不会出事,明日便能接她回去,便不用看了,去了那里反倒打扰了她休息。”

        武松心念转动,其实在他心中,倒是有八九分认为是后者,张玉兰蕙质兰心,心地善良,为人淡然,可以说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若说她为了自己安危而赶紧离去,未免有点小人之人。

        到了后门,两位老道士作别,张玉兰嘱咐道:“劳烦冲虚子道长,明日派人来我家拿小女子贡献的香油,好给大伙做福袋,也是小女子今晚之事深感亵渎了北帝,希望能平息神灵的怨怒。”

        武松听着他们在说气话,无非是两位道长说张玉兰如何的神心,北帝怎么会怪责之类的事情,他倒是很有兴趣要看看张玉兰到底会不会说一说盈香的事情,他还真不相信这个姑娘会完全不过问一句。

        “道长,盈香那小丫头流了许多血,起来的时候自然会喉干舌燥,需要多喝水,只是今晚是初一,善信许多,庙里的年轻的道长都忙于招呼.....”

        武松心中偷笑:“她终于还是提到了盈香。”,也不知为何,武松总是认为她要关心一下这个小丫头才算是完美,不然会令她的美貌和妻子稍稍逊色。

        冲虚子自然听明白了张玉兰话中意思,行礼道:“张小姐放心,老道这便跟华阳子师弟亲自端二十碗水放到盈香姑娘房门口....”

        武松差点笑了出来,以前男女之别十分严厉,要是迫不得已,男人跟女人要在同一个房间独处,男的为了表示自己的正气,一般是会在两人之间放十来碗水,意思是,要是真的按捺不住,便喝水,水可以令人冷静,想来喝完十来碗水,什么欲念都没有了。

        张玉兰说盈香要喝水,便是提醒冲虚子做这个事情,在盈香房门口摆放了水碗,便是有人知道里面休息的是女子,可是外面的水碗足以证明其清白。

        “老道今年七十有一,华阳子师弟也六十九,我们这一辈的道士就剩四人了,另外还有一位师兄七十二岁,一位师弟六十七岁。”冲虚子继续道:“华阳子师弟,我们同门四人好久也没一起坐而论道了,不如今晚趁着初一,一起在那院子前聚一聚,你说好吗?”

        华阳子心领神会,躬身道:“师兄,那自然好了,我便去邀师兄和师弟过来....”

        张玉兰只是微微作福,也没有说什么,大家都明白其中意思,她说年轻的道士今日非常辛劳,便是说不要让青年道士经过盈香住的房间,以免有什么不好的话语传出来。

        冲虚子索性说让他们四名老道士在门外把守,他们最年轻的都已经六十七岁,对那情爱的念头早已经没有了,由他们在外面,更加的令人安心。

        武松和张玉兰走在荒野小道上,虽然说是荒野小道,只是今晚有许多善信来北帝庙拜祭,一些认为不能抢得头柱香的,索性都迟一点过来,所以一路上都是有行人。

        武松倒是更加安心,这里人来人往,便不会有什么谣言说他跟张玉兰孤男寡女在荒郊野岭如何这般了,这里人流大可媲美孟州府大街。

        张玉兰走路十分得体,在武松右边,表示自己身份卑谦,脚步总是微微落后武松半个身位,表示自己一介女子不敢走在武松前面,便是并肩而行也是不可以。

        这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走着,武松并不知道张玉兰的家在哪里,她走在身后又不说话怎么指点方向呢。

        张玉兰自有她的方法,每走到要转弯或者三岔路的时候,她的手藏在衣袖里面,微微一指,她人在武松身后,影子却是在武松前面,武松是可以看到她手指的方向。

        武松不禁心中暗暗称赞,这个张玉兰真是世间难得的端庄女子,她便是在自己身后,指点方向也是把手藏在衣袖,就是在别人看不到的情况下,也不会有无礼的举动,可见她的气质是天生的,表里如一,可以想到,她一个人呆在闺房的时候,跟在外面的时候,行为无异。

        武松一时间起了顽童之心,故意走快一点,想令张玉兰落后了,看她会不会招呼自己,跟自己说话,谁知道那张玉兰也是能够跟上,不多不少,刚好落后他半个身位。

        自然,武松加快脚步也是将就了,若然他真的迈开大步,不要说一介女流,便是须眉男子也难以追上去,饶是如此,武松对张玉兰更加敬重,她出身大户,为人端庄,却非病态连连的千金小姐,走起路来不亚于一般女子。

        本来武松在北帝庙听她说自己也能走路,估计是以为她是能走回家,可是这一路上不知道要休息多少回,此刻不单只不用休息,而且走得飞快,走得飞快之余,从影子看来,还走得十分好看,如同凌波仙子一般,顾盼生姿。

        走着走着,武松终究是听到张玉兰微微的喘息声,知道她是累了,不由得微微一笑,放下了脚步,正要找个借口说休息一下。

        “武松!”

        张玉兰的声音恰恰在这个时候响起,武松心中一怔,今晚她一直称呼自己作“都头”,直呼其名是第一遭,可只是今晚的第一遭,在叶家她也是这样称呼过武松。

        那时候武松给毒蜘蛛咬了,不愿意去疗伤,她出言教训,也不知为何,她喊一声“武松”,语气变得有一丝严厉,武松是不由自主要听从她。

        这是武松生平未试过的,他瞬间自嘲,或者这就是苏轼说的,腹有诗气自华,张玉兰心中有学问,气质自然高雅,她语气严厉的时候,都是能说出一些自己不懂的事情,自己自然是心生敬仰了。

        “张小姐,请赐教!”

        武松也为了表示对她的敬重,微微侧身,没有跟她正面相迎。

        “噗!”

        这是武松第一次看到张玉兰竟然忍不住笑了出来,虽然没看到正面,不过也可猜到定然十分好看,心中不禁有一丝可惜,竟然没有能够看到。

        “到那石头稍事休息。”

        张玉兰说着,自己已经走了过去,武松心中笑道:“原来她是累了,要休息,可是要休息便要休息,何必做出一副教训人的架势。”

        “武松,你坐下来。”张玉兰向着石头一指。

        “我不累。”

        “好吧,你若不坐下来,便脱下长袍。”

        “脱下长袍?”武松十分惊讶,转身看着张玉兰,这是他第一次正面看着这小姑娘,她的容貌自然比不上李师师,潘金莲,气质也不如柴婉霏,偏偏又好像把三人的优点都集中在一起。

        有人曾经试过,把世上最美的人,最美的部位画成一个人,可那个人并非美人,甚至说连一般女子都比不上,可想而知,凑合起来的美人是没有的,可在张玉兰身上确实浑然天成。

        “你长袍下划破了一块,我一直在你身旁行走,总是看到,心中也总是觉得很难过....”

        张玉兰说到这里,嫣然一笑,不过很快就收敛了,武松恍然大悟,原来这女人有强迫症,见不得别人的衣服破损了。

        他救张玉兰的时候,也不知道给什么事物把衣服下摆划破了一道口子,他自己看来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异相,不过既然人家觉得看着不舒服,他也无所谓,随手脱下,便要扔掉。

        “武松!”

        张玉兰连忙伸手制止,把武松的长袍抢了过去,武松正纳闷间,只见她从身上拿出一个浅绿色的绣花包,看样子是用来放胭脂水粉的,打开后,却是放了一盒针线,武松觉得十分奇怪,一个千金小姐,怎么会随身带了针线。

        他想起了潘金莲,潘金莲也是如此,随身带了针线,不禁微微一笑。

        张玉兰稍稍抬头,语气仍旧平淡,可平淡中却有一丝的怪责,“这是新衣服,如此轻易便破损了....”

        “嘿!你真是娶....”

        “娶什么?”张玉兰觉得武松说的话十分奇怪。

        武松本来是要说一句现代话,“娶得过”,对一个女子的赞扬最高的,莫过于娶得过,张玉兰秀外慧中,出身豪门,气质非凡,却又能做针黹,这种女子去哪里找。

        不过北宋礼法森严,武松自然是不能说出那句话了,不然轻则是唐突佳人,重则是登徒浪子。

        武松是不愿意说谎的,只得笑道:“看到姑娘如此秀外慧中,心灵手巧,突然情不自禁想到,若然谁人能得到姑娘垂青,真是莫大的福气,姑娘不要见怪,武松并非出言轻薄。”

        “都头过誉了!”

        张玉兰并没有寻常的女子那般,或老羞成怒,或低头窃喜,只是十分大方的回应,倒是把尴尬的气氛一下子化解了。

        武松觉得这个张玉兰不单只有侠女风范,简直跟现代人一般的大方,还真想如同现代一般,坐在她身旁,天南地方的胡扯一通,当然,他知道是不能的,便是张玉兰不介意,行人看到了也会侧目。

        武松突然想到了穿越前看到的一部武侠,大概是古龙写的,胡铁花娶了一个十分贤德的女人为妻,洞房花烛夜之后,看到自己的好朋友楚留香,也不顾忌,直接拉了他进洞房里面,跟自己老婆见面,以此来说明这个女子到底有多好,估计这个张玉兰便有此气质,当然,胡铁花的遭遇是不好的,进洞房后现跟他洞房的老婆失踪了,换成了一个丑女,而且是死人,眼前的张玉兰也不会跟他生这个事情,他不过突奇想,觉得这个女人便是如此的老婆而已。

        张玉兰果真是心灵手巧,将长袍撕裂的位置剪下来,经过一番修改,倒是没半分的违和,而剪下来的部分她在长袍里面缝补了一个内袋。

        武松笑道:“在里面缝个里袋干嘛?要来放私房钱么?”

        “私房钱?”张玉兰奇道,不过她马上转为寻常的淡然,“你们男子天气乍暖还寒的时候,常少穿了衣裳,我爹爹便是如此,还自诩说男子汉要穿得单薄才显得气概,在这里缝补一个里袋,可以放个暖包,既可以显示你们的气概,又能保暖....”

        武松听了,心中一阵温暖,不禁被她的心细折服,若然眼前的张玉兰年长二三是岁,他定然觉得这人便是自己娘亲,自然,眼前的二八佳人,若然成了别人气质,一定是贤妻,还是那句话,娶得过。

  http://www.abcxs.com/book/13434/76145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