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四百二十四章 为你吃醋

第四百二十四章 为你吃醋

        那缺牙下人倒是灵活,也是武松没有想要他性命,他就地一滚,动作十分难看,可终究还是躲过了两条狼狗的攻击。

        “呜呜--”

        两条狼狗一声悲鸣,脑袋撞到青石板上,立刻毙命,几滴血花溅到下人脸上,吓得他几乎晕厥。

        正要爬起来之际,抬头却看到武松神威凛凛的站在身前,吓得他连忙磕头,“都头饶命,都头饶命,小人该死,小人该死!”

        啪--啪--啪!

        他一边说一边左右开弓给了自己两个耳光,武松看着他那令人厌恶的嘴脸,不禁大笑起来,指着他道:“你辱我父母,本来要杀你的,只是武松生平杀的只是硬汉和不道义的人,你这个软蛋杀你辱没了英雄的手!”

        “都头说得是,小人是软蛋,简直就是又臭又软的蛋!”缺牙下人喜得连连磕头。

        “你也不必给我磕头!”武松猿臂一伸,紧紧抓着他胸口的衣服,将他提起来,狠狠道:“我还有东西要还给你!”

        啪!

        武松给了他一嘴巴,自然是没有用上劲力,不然一定将他打死,可仍旧是打得他满嘴鲜血。

        “这一嘴巴是我父亲教导我的!”

        啪!

        “这一个嘴巴是我母亲教导我的!”

        “都头,手下留情!”

        一名小丫环从别院跑出来,急忙道:“都头手下留情,是误会,大伙也不要动粗,是都头救了小姐,他是小姐的恩人!”

        啪!

        武松并没有停手,打了下人一嘴巴,冷冷道:“这一嘴巴便算是小丫头替你求情的!”

        他不愿意牵扯到小烟,若然这下人真是张都鉴的人,未免会令叶孔目难做,此刻刚好有一个小丫头出来,武松也趁机说了,众人听来,以为是小丫头出来求情,武松放过了他,其实武松自己心里便当作是替小烟出气。

        “谢都头!是小人瞎了狗眼,胡乱冤枉好人!”

        下人知道自己的小命算是捡回来了,虽然口中疼痛,可也立刻向武松道谢,突然嘴上一紧,似乎里面有什么东西,急忙一吐,一脸的痛苦,原来另外一个门牙和两个大牙掉了出来。

        “你不要谢谢我,谢谢小丫头吧!”

        下人立刻听话的过去说道:“谢谢盈翠姐姐活命之恩。”

        估计这人寻常经常轻薄小丫头,那小丫头侧了身,没有受他的礼,反倒走过来对着武松作福道:“都头,方才奴婢口不择言,得罪你了。”

        武松认得她便是方才出来搀扶张玉兰回去的其中一个丫头,也不以为忤,微笑道:“你也是护主,爱惜小姐,没有什么错的,况且你也没放狗咬我。”

        “噗!”

        盈翠嫣然一笑,看到地上的两条狼狗尸体,不禁皱了眉头,叹道:“这两个畜生,寻常没少咬到无辜的人,今日遇到打虎武松,也算是有此下场了。”

        武松听了十分尴尬,自己打死两条狼狗,盈翠却把打虎二字来称赞自己,实在有点那个。

        他为人豪爽,也不在意了,从身上撕下一块衣服,把下人吐出来的三颗牙齿一包,扬长而去,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武松要三个牙齿来干嘛。

        倒是那下人吓得瑟瑟发抖,自言自语道:“我听说在苗疆地方,有一种邪术叫降头,采用了受害人的毛发衣物,反正就是身上的一些事物,用来作法,受害人便会得离奇的病,更有甚者,身上长了一尺来长的蜈蚣,便在皮下行走,直到把人的心肝脾肺肾都吃光为止.....”

        自此之后,他但凡有什么病痛,都会以为是武松在给他下降头,惶恐不得终日,也算是恶人自有恶人磨了。

        武松迎着晚风慢慢走回叶府,这晚是初一,月亮只有一丁点,也躲进乌云里,不能知道大约时辰,不过估计也快天亮了。

        张家别院离叶府很近,武松也没有走得多快,心中有个疑问,方才张玉兰说潘金莲站在他手掌中,也是如履平地,真是这样吗?

        武松以前看过踩钢丝的人,总是会混乱的想,其实人站在钢丝上是可以的,掉下去的原因主要是心中有恐惧,要是钢丝只有半尺高,人基本都能站立,是因为知道即便掉下去,也是没事,没了恐惧,就能够做到。

        自己的手掌很大,潘金莲的小脚丫他是知道尺寸的,站在上面是卓卓有余,只要她心中不惊惶,便是不懂武功,也不会掉下来。

        那她到底会不会惊惶呢?武松摇摇头,肯定道:“不会的!在我身边,金莲是不会惊惶的!”

        想到这里不禁心中甜蜜,在潘金莲的思想里,自己便是她的全世界。

        武松的心一下子放宽了,便胡思乱想,想到汉代那可以在手掌上跳舞的赵飞燕,“她能够在掌上跳舞,到底是有轻功,还是十分相信那人呢?”

        “哎,这个真是不得而知,不过肯定的是,金莲是一定相信我!”

        咯噔!

        武松心中一怔:“金莲不懂武功,她是相信我,不用试验,也知道她能够站在我的手掌上,可那张玉兰呢?她也不懂武功,她为何能站在我的手掌上?”

        武松不敢想下去了,其实也到了叶府,正好给他一个借口不去胡思乱想。

        因为看不到天上明月,暂时也没有打更的人经过,武松是不知道时辰,估计离天亮不远,正是大伙睡得最香甜的时候,他自然不会扰人清梦。

        想着到了卯时,叶孔目就要出门去画卯,自己干脆就坐在门口,估计最多是等上一个时辰,便能进去,也没什么所谓。

        叶府门口有一对石狮子,他想到自己小时候到那些祠堂里面也是有这样的石狮子,那时候还坐在上面,十分威风,可惜每次都会给大人骂,此刻童心未泯,一下子便跳上一个石狮子上面,在狮子的头上打了两下,十分得意。

        “狮子是百兽之王,老虎也是百兽之王,那到底是老虎厉害还是狮子?”

        武松突然有了一个奇怪的念头不过很快就想通了,“自然是老虎了,只听过五虎将,没听过五狮将,可想而知,老虎是要厉害一点。”

        “哈哈,哈哈哈!”武松不禁得意的笑着。

        “二郎,你坐在狮子上笑什么?”

        一把温柔的声音轻轻的响起,是潘金莲,她从门缝里探出了半个小脑袋,神情似笑非笑,似乎在嘲弄武松,那么大一个人,还学着小孩,坐在狮子上。

        “金莲,你为何如此早起来?”

        武松一下子跳了下来,十分高兴的挽着潘金莲的手,她的小手有一丝的冷,武松心痛的骂道:“你这傻丫头不是起得早,而是还没睡。”

        武松这一声的责骂,潘金莲便是再连续三日三夜不睡,也是觉得值得。

        她在武松面前从不会掩饰,直接说了自己的想法,“二郎,我担心老太君,要第一时间知道你上了头柱香,求得北帝真君的保佑.....”

        武松不等她说完,温柔的将她搂入怀里,柔声道:“金莲,既然大伙都相信北帝真君的灵验,便不用担心,头柱香我是上了,还真是灵验,在那竟然遇到了张玉兰....”

        “张玉兰?”潘金莲却是累了,依靠在武松怀里,听到他上了头柱香,心中担忧的事情解决了一个,精神也疲倦了,紧紧的搂着武松,只想睡觉。

        “哦,便是张家小姐!”

        “张家小姐!”潘金莲一下子醒来,“你遇到了张家小姐,那真是北帝真君显灵,她有什么方法治疗老太君?”

        “你不必着急,都怪我,我把她从北帝庙送回张家,竟然没有问老太君的事情,待要问的时候,她却要回家了,说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说。”

        “你没有问,自然是有其他要紧的事情!”潘金莲十分了解武松,也不会去问期间发生了什么,“要是明日可以找她,也无所谓,过多两个时辰便天亮了。”

        “你这丫头,为了老太君的事情,把自己折磨成这样,既然大伙都相信神鬼的事情,就应该知道好坏命生成,若然老太君真有此一劫,也是天意,怨不得任何人,咱们尽力了,便可宽心。”

        武松在潘金莲秀发上轻轻一吻,满嘴香甜,可心中不是滋味,他口中虽然这样说,心里面岂有不担心老太君的道理。

        “金莲,你不愿意睡觉,一来是老太君的事情困扰,二来是担心我回来了像方才一样,要在外面等天亮,三来.....”

        潘金莲听到武松说出了自己的心意,十分高兴,笑道“三来,我知道你回来一定肚子饿,要做点吃的给你。”

        “你不必做了。”

        潘金莲一惊,“为何?你不愿意吃我做的东西么?”

        “愿意,吃一辈子,两辈子,三辈子也是愿意。”武松笑道:“这些天你也操劳了,昨晚也没吃什么东西,此刻便由我做点东西给你吃。”

        潘金莲听了,心中如同喝下几斤蜜糖,不过立刻道:“二郎,你是天下好汉,怎么能做这厨子的事情。”

        “嘿!为自己老婆做事,什么也不会低贱!”

        “你....你何时学了李逵说话如此粗鄙!”潘金莲撇撇嘴,神情嗔怒,其实听得十分愿意,想到武松替自己洗脚也可以,更不必说做吃的,又想到他在东京也给李师师做过菜,为自己做一次,也是应该。

        无论潘金莲是如何的贤德,这种争风吃醋的念头也是有的,没有的就不是女人了。

        武松和潘金莲走进厨房,里面也没多少事物,叶孔目为官清正,家中自然就不会有许多储备的菜肴,况且他家里只有一家三口,更加不需要。

        昨晚的剩菜都给李逵一扫而空,武松只是在厨房找到两个面饼,一块小烟嫌弃的肥猪肉,还有几根葱。

        潘金莲吐吐舌头,“哈哈,巧妇....不,是大英雄难为无米之炊了。”

        “难为的不是我!”武松用手指在潘金莲鼻尖上刮了一下,“反正我做什么出来,你也要吃!”

        “你做的我自然爱吃,便是...便是....”

        “便是把小烟那小丫头嫌弃了,却又舍不得扔掉的肥猪肉胡乱用水煮熟了,你也会大口吃完!”

        武松说的自然是潘金莲想的,可是真要她大口大口十分滋味的吃上肥猪肉,她还是很为难的。

        武松笑着把肥猪肉拿过来,咄咄咄,他刀工极好,很快肥猪肉便切成了拇指般大小,可饶是如此,要一个女孩吞下这将近半斤的肥猪肉,也是十分艰难的考验。

        可只要是武松做的,潘金莲无论如何,也是会吃的,她乖乖的替武松烧火,武松看着她那甜蜜又有点担忧的样子,不禁哈哈大笑,他想到了那些得了病的小孩,要吃极难下咽的药水,可是大人往往会在药水旁放一个他喜欢的糖果,反正先苦后甜,潘金莲此刻的神情便是如此。

        武松也不说话,在一个大碗里面倒进酱油和白醋,潘金莲看着奇怪,可也不问,反正是武松做的,便是天下最好的美食。

        武松在锅里舀进清水,待水沸腾了,放进两块面饼,把面煮开,加起来放进大碗里,潘金莲也是厨艺高手,一下子明白了。

        武松是要用那酱油和白醋来拌面,白醋酸酸的,能提升胃口,主要他考虑到自己心中担忧,胃口不好,想到武松对自己如此细心,潘金莲竟然鼻子微微一酸,低下头,不愿给武松看到。

        “二郎,这样拌面固然好,不过加上油会更加细腻。”潘金莲低声的提醒着。

        “我自有主张!”

        武松说得十分霸道,潘金莲嫣然一笑,方才酸酸的感觉一扫而空,武松偶尔的对她如此,她是十分喜欢的。

        只见武松把水倒掉,待锅子烧红,把那些切粒的肥猪肉都倒进去,潘金莲知道怎么一回事了,不禁眉开眼笑。

        “你这个小傻瓜,刚才不是担心要吃肥猪肉,现在不担心了吧?”

        “不担心,这样脆脆的就好吃!”

        “自然!”武松笑道:“无论如何,植物的油也不能比动物的油香,特别是猪油。”

        武松把那肥猪肉都炸出油,肥猪肉成了金黄色的猪油渣,他把葱段放进面条上面,舀一瓢滚烫的猪油直接淋上去。

        滋---

        面条上生气一股白烟,夹杂着葱段的清香,芬芳扑鼻,令人食指大动。

        武松把猪油渣也洒在面条上,用筷子搅拌,一碗香喷喷的猪油渣拌面就做好了。

        潘金莲赞叹不已,“如此简单的材料,也能做出美味,二郎,你的厨艺真是了得。”

        “做菜其实不要求有什么上等的材料,其实世上也没有什么上等材料,上不上等都是人自己说的,最要紧是可以跟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共享。”

        潘金莲十分以为然,她知道此刻自己大口的吃面条,便是对武松最好的报答了,她也不客气,美美的吃上。

        武松从怀里拿出十来颗杨梅,笑道:“还有甜点呢。”

        “怎么会有杨梅?”

        “我偷的,你敢吃吗?吃了便会有人来抓小偷!”

        “你已经偷了,你是贼公,我.....”

        潘金莲似笑非笑的把一颗杨梅放进口里,武松笑道:“你已经是贼婆了!”

        “怎么?你不爱贼婆这个名字吗?”武松看着潘金莲秀美紧蹙,立刻问道。

        “嗯....”潘金莲拼命的摇头,单着一个眼睛,艰难的咽了一下,才道:“这杨梅好开胃。”

        “很酸吗?可是有人就爱吃酸。”

        武松笑道,他想到了今晚的张玉兰,一连吃了三颗,还十分滋味,看来酸甜的滋味不是人人喜欢。

        武松笑着阻止潘金莲拿起第二个杨梅,笑道:“我在路上看到有杨梅,别人说好吃,想着你这丫头寻常没什么好东西吃,便摘回来,若是不爱酸就不吃了,吃面条。”

        “爱吃,谁说不爱吃了。”

        潘金莲又吃了一颗,这次十分的滋味,武松觉得十分奇怪,她的神情动态跟方才的张玉兰同出一辙。

        潘金莲一连吃了十个杨梅,武松看着十分高兴,“金莲,这杨梅如此好吃,便留几个给老太君。”

        “老...老太君不爱....”

        潘金莲摆着手,又单着一个眼睛,话语变得十分生涩,武松似乎看出端倪,拿了一个杨梅放进口里,才咬了一口,立刻吐出来。

        那杨梅岂止是酸,里面还夹杂着阵阵的苦涩,还有那草青味,总之十分难受,武松不死心,又咬了三个,都是如此。

        他骂道:“金莲,如此难吃的东西,你竟然吃了那么多。”

        “是你一番心意....”

        “你真傻!”

        武松忍不住在她唇上吻了一口,她唇上仍旧留有苦涩,武松温柔的替她一点一点的都转移给了自己。

        良久,潘金莲倒在武松怀里,柔声道:“二郎,你不知道女人爱吃醋么?只要是自己喜欢的男人,带回来的事物,便是更酸更涩,她也是会欣然吞下。”

        “你爱为我吃醋?”武松奇道。

        “自然了!”潘金莲在他唇上吻了一下。

        咯噔!

        “女人会为了喜欢的男人吃醋?再酸再涩的东西也能吃下?”武松心中升起一个奇怪的念头。

  http://www.abcxs.com/book/13434/76254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