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四百二十八章 得而复失

第四百二十八章 得而复失

        众人听了,心中都是是一怔。

        李逵“嗖”的跪在老太君身前,大声道:“娘亲,你不是说已经能视物了么?为何又说这等话?”

        “铁牛莫怕!”老太君轻轻的抚摸着李逵的头,那八尺高杀人不眨眼的李逵,在老太君身前,便如绵羊一般的温顺,若非亲眼所见,是没有人能够相信的。

        “娘亲今早的确是能约莫看到事物,估计也会慢慢的好转,可世上不完全的事情许多,娘亲是先给个底,让你知道,娘亲或者会完全好转,或者只能恢复几成,不过总是比原来什么都看不到的好。”

        “金莲一路以来,替娘亲抓药伺奉,历尽艰辛才找到开眼草,武松为了娘亲,也是诚心到北帝庙参拜,他生平不信鬼神,也算是为娘亲破例,叶家上下,伺奉娘亲便如亲娘,此刻要你知道,无论娘亲能恢复多少,总是赚到了,也是大伙诚心诚意的结果,你不能有任何莽撞的行为。”

        武松四人听了,明白了老太君的心意,便是皇帝身旁的御医,也不敢说有百分百治好的病,更何况这是土方,老太君是担心李逵如昨日一般,到时候没有好的后果,便四处脾气,她是要先打个底,常言道,有言在先,李逵也是条硬当当的汉子,只要答应了,便会做到。

        “娘亲!这个自然了,铁牛是最讲道理.....”

        “噗!”

        小烟是忍不住笑了出来,武松等三人也是忍俊不禁。

        “笑什么小丫头!”

        “我叫叶小烟,不是小丫头!”自从李逵送了三十两银子贺礼给小烟之后,这丫头是完全不怕李逵,其实也是摸熟了他性子,在老太君面前,你便是打他,他也是不敢还手,更何况只是揶揄一下。

        不过小烟向来乖巧,不会胡乱得罪人,“还有,我不是嘲笑你,我是会心一笑,十分赞同你是个讲道理的人,江湖上说到黑旋风李逵,谁人不竖起大拇指,说凡是有什么争吵,找李逵来就行,他是江湖上的公道伯!”

        “真有此事?”

        李逵裂开大嘴看着小烟,又看着武松。

        武松是不愿意撒谎的,只得笑道:“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江湖之大,武松是万分一也没走过,大概小烟的江湖是如此说来!”

        他这话很明显,小烟在自己的江湖听过这番话,是她的事情,反正我武松就没听过。

        “嗯!”李逵点点头,“既然武松说是,就一定是这样了!”

        老太君笑口盈盈的拍打着李逵的后背,估计她也是相信的,凡是母亲,听到赞扬儿子的话,没有说不相信的,无论有多么的无稽。

        “老太君,你便安心吧,昨日大伙都以为开眼草对你的眼疾没有功效,谁知道今天就有了奇效,估计不同人有不同体质,身体呈现的反应也不同,娘子以前伺奉的老太太一天便有了功效,十天半月就好了,老太君是两天才有功效,估计也是一定会好的,不过时间会长一点。”

        武松听了叶夫人的话十分以为然,他说道:“不错,在阳谷县,武松也认识一位神医,是学得了华佗的医术,他也曾说过,不同人有不同体质,用药也是不同。”

        “为什么那老家伙便能十天半月好了,我娘亲要比她时间长?”

        李逵胡子竖起,瞪大一双红眼,可这个问题谁人能回答,就算是同样感染风寒,有人不吃药就能好,有人吃药三天会好,有人半月才能好,这根本就没什么好解释的。

        “这个当然了!”小烟面对李逵的无理取闹,忍不住说道:“那位老太太身旁没有气他的儿子,老太君....”

        “小烟!”

        叶夫人立刻制止,可小烟还是说了出来,“身旁有你这蛮牛!”

        “世上还有比我更孝顺的人么?”李逵一点都不相信。

        武松也懒得听李逵跟小烟斗嘴,明知道李逵是不能赢的,反倒会令老太君不开心,他笑道:“既然开眼草有了功效,老太君眼睛恢复正常也是时间问题了,今日如此高兴,大伙到客厅畅饮一番,既是给老太君贺喜,也是给小烟贺喜,正是双喜临门!”

        “照啊!铁牛很久没喝酒了!”

        李逵立刻拖着武松的大步走出房间,潘金莲扶着老太君出去,叶夫人和小烟也去准备酒菜。

        巳末午初,一桌丰盛的酒宴已经摆好,叶孔目还未回来,李逵不满道:“叶孔目为何如此的没有交待,午时还不回来,便是不回来也要令人回来通传一声。”

        “李逵爷爷,哥哥是去了张家,请教张小姐,如何诊治老太君的眼疾。”

        “谁是你哥哥?”

        “叶孔目!”武松笑道:“小烟要出嫁了,没有姓氏,便随了叶家姓,自然也成了叶孔目的妹妹。”

        “既然今日是庆贺我娘亲眼疾好转,还有小丫头将要出嫁,跟叶孔目没有什么关系,也不需等他了!”

        “铁牛,叶孔目是为了娘亲的事情!”老太君立刻骂道。

        叶夫人十分贤惠,她笑道:“叔叔说得在理,夫君到了张家,或者张家挽留在那吃饭也是有的,我们不必等他了。”

        “这里是叶家,叶孔目不在,自然是听叶夫人安排!”

        李逵也不管了,伸出大手,在一只肥鸡上扯下两条鸡腿,放到老太君碗里,自己把鸡脖子扭了下来,咬一口,便喝一碗酒,滋味得很,简直把各人都无视了。

        大伙都知道李逵的性格是那样,都不以为忤,正吃得高兴时候,听得门外有脚步声。

        “夫君回来了!”

        叶夫人认得叶孔目的脚步声,立刻出迎。

        进来的自然是叶孔目了,他人还没进来,声音已经响起,“夫人,劳烦你跟为夫出去一趟。”

        “夫君,大伙正在吃饭,有何事饭后再去办吧。”

        叶夫人以为叶孔目定然是看到了什么好的东西,让她一起出去参谋,是要送给小烟做嫁妆的。

        “吃饭每天都有,这事情比较着急!”

        叶孔目是一脚踏进门槛,一脚却是在外面,看样子还真比较着急。

        突然他感到手上一紧,而且滑滑的,沾惹了满手的油腻,原来是李逵,他一把抓着叶孔目,满嘴酒气,“叶孔目,大伙都等你回来吃饭喝酒,你却大门不进,便要离开,这不是待客之道。”

        武松听了,心中笑,李逵何时成了谦谦君子,竟然懂得待客之道了,不过他也是愿意叶孔目留下来喝酒的。

        “李逵,我如此急迫正是为了老太君的事情!”

        “我娘亲有什么事情了?”

        叶孔目看到李逵醉眼迷离的,一甩手,正式道:“自然是眼疾了!老母亲身有疾病,你竟然喝得如此放肆,这不是孝子行径!”

        李逵给叶孔目骂了,却是没有反驳,也没有动怒,他生平最孝顺母亲,看到叶孔目十分维护自己母亲,自然是惺惺相惜了。

        “今日退堂后,我立即前往张家别院,谁知张小姐已经回都监府了,估计是因为昨晚在北帝庙生了不愉快的事情,张都监担心,将她接了回去。”

        “本来我是要到都监府拜见张小姐的,只是张都监是孟州府武官之,我却是文官的下属,本来去世有点不方便,更何况是要去拜见小姐,更加不妥,所以回来,请娘子一同前往,这样便可说娘子跟张小姐有女儿之事要说,我是陪同而来的,便顺理成章。”

        “哈哈哈!”李逵大笑着把叶孔目往屋子里拉扯,叶孔目哪里有他那蛮劲,只得随着他来到桌前,可一脸的不悦。

        “叶孔目,你看,我娘亲的眼疾好了,可以看到事物了!”

        叶孔目听了,稍稍一愕,他并不相信李逵,因为李逵满身酒气,他是以为李逵在说酒话。

        “为何嫂子要替老太君夹菜?”叶孔目问得小心翼翼。

        老太君笑道:“叶孔目,是铁牛说得夸张,老身也没有痊愈,不过半尺以内的事物,能看个形状,也是金莲调理有方,你栽种的开眼草的功劳。”

        既然老太君自己开口了,不由得叶孔目不相信,他十分高兴,“那真是天大之喜了,叶某便留下来,跟老太君喝上几碗酒庆祝一下,待下午再去张家不迟!”

        “还去个鸟!”李逵骂道:“既然娘亲有了好转,自然是慢慢好痊愈,你却还要去找那张小姐,岂不是在咒我娘亲好不了,要另求名医么!”

        “铁牛,有你这样说话的么?”老太君笑骂道。

        叶孔目知道李逵性格,也知道他喝多了酒,也毫不介意,李逵不让他去张家他还省了功夫,毕竟自己是文官属下,私自去武官的家,也是不好。

        这一天,在叶家是喜气洋洋,大伙一直喝到戌末才结束,武松劳累了一天一夜,终于可以安稳的睡一个好觉。

        第二天,卯时刚过,“武松!嫂子!叶夫人!小丫头!”,李逵又在外面杀天价的大声喊着。

        武松微微一笑,估计是老太君又能看得远一点了,他刚打开房门,李逵便一手拉着他,往老太君房间跑去。

        潘金莲,叶夫人,小烟也是起来了,有了昨天的经验,大伙都是面露喜色的走去老太君房间。

        嘭!

        李逵走得飞快,把放在回廊处的一盘水仙撞倒了,也懵然不知。

        “李大哥,不需如此急迫!”武松笑道:“好事慢慢看也不着急,待会再喝酒!”

        “呸!你还有心情喝酒!”

        李逵怒道,倒是武松给骂得不知所云。

        小烟看到地上的水仙,气道:“李逵爷爷,这是哥哥喜欢的盆景!”

        “嘿!你一棵烂草有什么要紧的,我娘亲又瞎了!”

        四人听到李逵如此说来,大惊失色,他们知道李逵不会拿自己母亲开玩笑,吓得立刻涌进了老太君房间。

        潘金莲紧张的问道:“老太君,你觉得怎么样了?是不是又看不到事物?”

        “自然是看不到事物,不然我那么急找你们来干嘛?”李逵气气道。

        小烟心中不忿道:“昨天老太君的眼睛有了好转,你还不是那样一惊一乍的,此刻谁知道你是好事还是坏事!”

        当然,这话她是不能说出来的,毕竟她也是懂得分场合,看形势。

        “大伙不必惊慌!”老太君倒是十分坦然,“也没有铁牛说的严重,不过今日一早起来,铁牛便让我看他的手指,昨日还能看到半尺以外,今日却是只能看得三几寸....”

        “这....”

        潘金莲陷入了沉思,以往她伺候老太太的时候,老太太自从第一天能看到模糊景象后,便如拨开云雾一般,每天都有进展,没有说像老太君一般有反复的。

        她当时之所以如此有信心,一来是老太君的病情跟老太太一般,二来是当时她听得真切,御医是说这一副药对类似的眼疾都有效,当时无论是去抓药还是煎药伺候敷药都是她一人去做,所以一切细节都记得清晰,十分有自信,此刻看到突情况是六神无主,她本来不是大夫,又如何懂得医理。

        “嫂子,怎么会这样?当时的老太太也是那般么?”李逵十分焦急,可是受了老太君嘱咐,又不能脾气,只能压着声音询问。

        这更加令潘金莲难受,她是宁愿给李逵臭骂一场,起码没那么的愧疚。

        “金莲....”老太君做了几十年人,究竟是人生经验丰富,她知道要治好自己的眼疾,必须让潘金莲知道自己此刻的状况,“老身眼前如同蒙了一层纱布,明明是可以看得更远,偏偏给挡住了....”

        “娘亲,是不是眼睛进了灰尘,铁牛替你洗洗!”李逵为人急躁,说是洗洗,胡乱在手掌上吐了唾液便往老太君眼睛抹去,直看得小烟满脸的厌恶。

        “铁牛,你不要打岔,这两天娘亲已经洗过好几次了,也用手去揉过,仍旧没有效果。”老太君阻止了李逵。

        潘金莲听了更加的担忧,当时老太太是完全没有这个感觉,只是开始看得近,看得模糊,慢慢就开始清晰了,她说的看的模糊,怎么也不是老太君那样有一层薄纱蒙在眼里。

        “老太君,奴家暂时也想不到任何办法.....”

        “嗯--嗯---”李逵从喉咙出野兽一般的低吟,一双红眼紧紧的看着潘金莲,“你说什么?自己没了主意,为何还要来给我娘亲治病?”

        武松轻轻握着潘金莲的手,“世间的事情该如何便是如何,岂能责怪别人!”

        潘金莲心中一动,她知道武松对兄弟向来仗义,想不到此刻竟然为了自己跟李逵顶撞,李逵也是为之一振,他还没看到多武松对他脾气,武松的能耐他是见识过的,也立即收了声响。

        “此刻可以做的无非两个事情,一是在孟州府请些大夫来诊断,二是请叶孔目和夫人到都监府走一趟。”

        “孟州府的庸医都没用,铁牛来的时候,蒋门神已经请过几个大夫过来,都给铁牛打走了,此刻也不知叶孔目何时回来,武松,倒不如你去走一趟,怎么说,你也是那张小姐的恩人。”

        “我不能去!”武松正式道:“武松一个男人去都监府要求见人家千金小姐,成何体统!”

        若是十分危急的事情,武松自然是义不容辞,可是老太君现在的事情也不是迫在眉睫,他也没必要那样做。

        “那请叶夫人去走一趟。”

        “也不行!”武松说道:“叶孔目是文官,张都监是武官,本来也是没有来往的,要是叶夫人单独去,恐怕会引起多番猜测,只能他们两人一起去才能成事。”

        叶夫人十分感激武松,他说的确实是实情,“张小姐曾送一幅墨宝给我,我拿些自家做的女红跟夫君一起去,说是还礼便可。”

        “那叶孔目何时回来?”李逵急得走来走去。

        “小烟已经出去催促了!”

        李逵四下一看,果然不见了小烟,“嗯!”,他点点头,不再出声,倒是老太君一味的安慰众人,说自己不打紧,说治病便是如此,不能着急,她越是那样说,大家的心越加不安,李逵在房间走得越快。

        终于,叶孔目是回来了,他是爽直的人,一路上已经知道了情况,也不说话,换了衣服,叶夫人也拿了精心做的女红,两夫妻便一同出门。

        李逵也跟着冲了出去,“喂,李逵爷爷,你跟着去干嘛?”小烟连忙问道。

        “我不是跟着去,我要到门口等着,那样他们会快点回来!”

        “你便是在外面等着.....”

        武松向着小烟摆摆手,他知道李逵的性格,若然要他在房间等候,是要了他的命,倒是让他在外面还好一点,起码他能心宽,也不至于在这里乱脾气,对大家都不好。

        潘金莲和小烟伺候老太君吃早点,老太君不住的安慰两人。

        突然听到门外一阵吵杂声,知道是李逵在外面跟人争吵,武松立刻跑出去,他知道李逵的性格,此刻正在火头上,谁跟他争吵,恐怕要闹出人命。

        武松跑出门口,只见门口洒落满地的事物,拿些事物都是用红布包好,似乎是礼物,李逵双手高高举起一人,正要往石狮子上摔去,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小烟的未来夫君唐牛!

  http://www.abcxs.com/book/13434/76445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