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豆腐大将军 > 第602章 突围(上)

第602章 突围(上)

        曹彰喜上心头,一心想要为自己正名,汉中之战绝对是大意了,自己才不是武艺稀松之辈,让关索成名,什么关索三招败曹彰,呸,绝对是谣传。

        曹彰自认为自己的脑瓜子比不过关索的鬼主意多,但在武艺方面,自认为可不比关索差。

        当然关索现在正突入己方盾牌兵之中,左砍右杀,曹彰按耐住急切的心情,骑马停在己方阵型之后,更加不会因为自己的原因,帮助关索突破己方士卒的阵型。

        这是为将者的大忌,且不能因为自己对敌将的仇恨,扰乱己方早就备好的阵型。

        关索抡刀砍断数个扎向自己的长矛,突入盾兵阵型中部,马速被阻拦的越来越低,等到战马停下,那些围起来的长矛会让关索更难躲闪。

        “杀!”

        魏猛充作第二梯队,从城门中冲了出来,闯入曹军刚刚要关闭的阵型中,在次打开缺口。

        糜照由亲卫护着,随着魏猛身后猛冲。

        “到了哪了?”糜照大声喝问。

        “已经到了曹军阵型边缘!”亲卫挥刀大吼道。

        糜照双手死死抓着马缰绳,大声吼道:“按照少将军的计策行事。”

        “喏!”

        啾的一声!

        响箭的声音划破长空!

        身后的骑兵从马背上解下陶罐子,在战马上抡了两圈,带着破空声,砸到刚刚聚起来的曹军盾兵中。

        啪啪啪啪!

        诺达的战场上,响起劣质陶罐子碎裂的声音,淋到曹军士卒身上很是湿润,还没等曹军士卒反应过来,骑在马上的荆州军士卒瞅准机会,把拿在手里的火把扔了出去。

        刷!

        火势瞬间就起来了。

        人连带牛皮盾牌一起被火油点着了,在地上翻腾打滚,惨叫连连。

        无独有偶,这边也是一个身上带火的士卒疯狂的追逐身旁的士卒,求他给自己灭火。

        在火人身旁的曹军士卒纷纷避开,唯恐火苗窜到自己身上,毕竟自己身上也被淋了‘火油!’

        常言道:水火无情!

        行军打仗,奇袭无非就是水淹或者火烧,很寻常的套路,但却十分奏效。

        越来越多的陶瓷罐子被扔向曹军的刀盾兵中间,混乱开始了。

        曹彰按住焦躁的马头,嘀咕道:“宛城竟然有这么多的火油?”

        随即向后瞧了一眼自家早就准备妥当的骑兵,汉中之战虎豹骑损失惨重,已经取消了番号,毕竟虎豹骑随便提溜出来一个士卒,最低都是百人将的身份,可谓是曹魏基层军官的集中营。

        就算没有虎豹骑,可自己身后的骑兵也不是关索身后的骑兵所能媲美的。

        刀盾兵的阵型由于恐慌显得更加松散了。

        战马的速度又提了起来,关索单手持刀,微斜身子,又是一抡,打飞拦路的士卒,以自己为箭头,周遭的亲卫在不断的扩大豁口,为后面的袍泽打开一条生路。

        关索的护卫高举着关字大旗,宛如一条劈波斩浪的巨剑,为身后的士卒指明道路。

        骑兵的冲击,在加上火油的威胁,关索终于率队透阵而出。

        其实火油不过是墙角还残存的一罐罢了,分出两份,让拿着真火油罐子的士卒身旁务必跟着两名带着火把的士卒,必须把那火给点起来。

        就算火油味一点都不重,都这个时候,有什么妙招歪招全都用上,管特娘的能不能骗过人,不过看现在的形式,曹军士卒在恐慌感的支配下,完全是被他们自己的想法吓到的。

        毕竟一个火人在你身边惨叫的画面感很是震撼人心。

        魏猛表示非常不满意,关索已经在前面开辟好了道路,自己身边尽是一些倒地的尸体,和一些丢弃的兵器,一点挑战性都没有。

        凤儿明明叫自己给关索充作保镖的,现在关索抢了自己的活,这让自己非常不满,可是关索乃是一军主将,此时发出的命令不容置疑,也不能有人在提出异议!

        “杀!”

        曹彰举起长戟大吼道:“魏王有令,生擒关索者,赏万金,封关内侯!”

        随即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身后的骑兵更是撒了野一般重现才破阵而出的荆州军骑兵。

        曹彰身后的骑兵可谓是战斗经历异常丰富,对内平过数次叛乱,对外跟草原匈奴干过仗,百战老兵,战斗素养不是吹出来的。

        方才的刀盾兵只是匆忙聚集起来缓冲关索骑兵冲击的第一道防线,毕竟谁也没有料到大火过后,还有残余火势之时,关索敢从北城门选择突围。

        其余两路的伏兵完全没有作用了,而夏侯霸被司马懿交代了一番,不知道干什么去了,据说是用最小的代价攻破宛城。

        曹彰不喜欢司马懿,不是因为他是二哥最倚重的谋士,而是一种感觉,而关索,说不上讨厌,只是觉得此人可以相交。

        心思晃过一下,曹彰手中的长戟便于关索的大刀砍在一起。

        “来的好!”

        曹彰大喝一声,两人第二次交锋,谁也没存着放谁一马的心思,真正的生死相搏。

        “糜兄,投降吧!”

        傅士仁举着长枪,率人把仅存的士卒围了起来。

        糜芳呸了一口血腥的吐沫,低头瞧了一眼自己单手捂住肚子上的伤口,方才枪头穿透铠甲,给自己腹部开了一个洞。

        现在血怎么都止不住,宛如潺潺溪流一样。

        “何必还要坚持呢?”傅士仁苦劝道:“我真的是为你好!”

        “为我好!”糜芳放声大笑道:“不过是为你背叛主公的托词罢了,傅士仁,今日我就算死了,也绝不与你同流合污,我糜芳今日遭此大难,是我有眼无珠,交错了人,收起你的小心思。”

        “是你逼我的!”傅士仁红着眼睛大吼道。

        “哼!”糜芳也是大吼道:“兄弟们,今日我等死在这里不怕,只要少将军逃出去,将来定能为我等报仇,尔等妻儿父母,庞军师定会妥善安排!死战!”

        “死战!”

        已经被逼到这个份上了,死之前也要拉个垫背的,杀两个还能赚一个!

        “众士卒随我冲,诛杀叛徒傅士仁!”

        糜芳咬牙切齿大喝道。

        (本章完)

  http://www.abcxs.com/book/13438/157148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