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豆腐大将军 > 第619章 家族病史?

第619章 家族病史?

        这才从里面出来一个人,瞧着面相不显年轻,就是有些黑,应该是经常劳作晒的,而是身体看着也是颇为健壮。

        不紧不慢的躬身道:“还,还,还,还未未请教将军,军,军,军,军姓名?”

        关索脸上耀武扬威的神色尽失,心里嘀咕着,这小子口吃的样子,让自己很是心慌啊!

        莫不成眼前的人是邓艾邓士载?

        “你是何人?”关索不理他的话茬,随口问道。

        “下,下,下,下,官邓范!”

        “哦!”

        关索心里稍微有点落寞,毕竟以为是遇到了邓艾,结果只是个同姓的有着同个病史的家伙,看来老邓家口吃是个遗传病不成?

        一听不是邓艾,关索也懒得跟他继续这么费劲的交流,真不知道邓艾现在在哪块猫着呢,也是,茫茫人海,更是在古代,找个人实在是太难了。

        况且就算是真的遇到邓艾了,关索也不敢招揽,谁知道邓艾是不是忠于曹老板的呢,毕竟可是在曹老板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

        “本将率队千万徐州打探消息,方才从前线回来,在此先行落脚吃饭,稍后就走,把我的人马喂饱了,战马我的人亲自喂,你负责提供大豆干草,你看着吧!”

        关索跳下战马,把战马交给身后的亲卫,自己大刺咧咧的往军营里闯。

        “下,下,下,下,官务必安,安,安,安,排妥当。”邓范躬身道。

        “行了,少说话,多做事,跟你对话费劲巴勒的。”

        “喏!”

        “这一个字的说的不错。”关索颇为好笑的拍拍邓范的肩膀。

        不是邓范没有疑心,而是许昌乃是中原腹地,敌军是不可能深入到此的!只是觉得此人说话有些不屑,认旗上绣着李字,如此年轻的模样,怕是个将二代。

        这样一想,倒是与他方才的言语形象相似极了。

        跋扈!

        邓范暗自摇摇头,随即跟在关索身后进入颇为寒酸的大厅。

        关索一屁股坐在主位上,接下头盔,放在案牍上,案牍一侧被磨的油光发亮,桌上累成很高的竹简,关索随手拿起来。

        “将,将,将,将,军!”邓范急忙拱手道。

        关索抬起眼睛,漫不经心的道:“何事?”

        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反而是抖开竹简仔细瞧了一番,嗯《豆腐大将军精选》?还以为这个邓范是书友呢,可惜,不对,是《史记》!

        “这,这,这,这,是下官,的!”邓范着急的说道。

        “我知道!”

        关索把竹简扔下,又捡起一个,激动个屁啊,难不成还有用竹简画春宫图的?

        邓范愕然,知道,你还特娘的这么没脸没皮的老看个锤子?

        一点眼力见都不要!

        真特娘的跋扈!

        关索也想瞧瞧都尉这桌上有没有什么可以称之为情报消息的东西,毕竟这可算是曹老板的腹地啊!

        “哦呦,邓都尉还爱画地图啊!”

        邓范上来,抱住桌上的竹简,开口道:“将,将,将,将,军还是速速,速速用餐赶路,路,路,路,路为紧。”

        “且,小气劲,本将军今天心情好,也就不与你计较了,如今天色将晚,吃饱喝足之后,睡一晚在走吧!”关索笑呵呵的道。

        “喏!”邓艾把竹简放在一旁,也不肯在多说一个字。

        宁浩则是有意无意的打量着邓范的脖子,万一有什么突变直接砍了邓范。

        “邓都尉,咱这许田县有没有什么郎中?”关索开口问道:“我有一个兄弟,他眼睛让石灰粉伤了,需要给治疗一下。”

        “没,没,没,没,有!”

        “连个郎中都没的吗?靠,生病了怎么办?”关索拍着桌子问道。

        “去,去,去,许昌寻,寻,寻求求!”

        “下,下,下,下,官,这就派人去,去,去,去,求。”

        关索摆摆手道:“不必了,待到去了许昌,在去寻医!”

        邓艾见关索也不在说话,就盯着自己看,恍然大悟,然后慢慢退出了破败的大厅,鸠占鹊巢,且先在外面溜达溜达吧。

        整个大厅的守卫工作已经被关索的部下接管了。

        邓范瞧瞧这些悍卒,看来是经历了一场大战,身上的血腥气太大了,那眼里的杀气则是更重,要是你敢在多看你眼,立马能拿刀子劈了你一样!

        愿不得那个将二代如此跋扈,原来也是有些资本,手下皆是悍卒。

        特娘的,欺我舌头不利索,还是看不起我这职位,连姓名都不曾亲自与我说,仿佛掉价一般,不管邓范如何不服不忿,都得咽下这口气,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何况两人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少将军,我等真要在此借宿一晚?”

        魏猛急忙开口问道。

        “自然,兄弟们突围了一整天,好不容喘口气了,不此时歇息,到了后面,消息传开,我怕我们在没有休息的时间了,趁此机会养养精神头。”

        糜照开口道:“少将军说的没错,我们七绕八拐的走到了许田县,一个称不上县的地方,人流不多,消息传递的应该比较闭塞,也适合大军休息,更何况,是少将军经常所言的灯下黑!”

        “狗屁,那是孔子他老人家说的。”关索笑嘻嘻的道。

        “为啥非得是孔子?”魏猛扣着鼻子问道。

        “因为孔子曰比较有逼格,逼格动不动,像你魏子约,谁特娘的是魏子啊,人家认你这个旗号吗?”

        “那下次老子说老子说的。”魏猛翻眼道。

        “少将军!”侯音进了大厅,微微拱手道:“我已经探查了四周,周围都是屯兵,并无战力,也没什么战兵,军营算是个摆设,是囤积粮草的地方!”

        “行,让大家安心睡一晚,以后可没这么好混了!”

        “喏!”

        侯音转身出去安排。

        大厅门外有一个十来岁模样的小男孩,端着一个巨大的木托盘,站在门口,朗声道:“邓叔让我给将军端来的饭食。”

        “让他进来!”

        小男孩放弃了与门口守卫对瞪的行为,慢慢的端着木盘进来。

        (本章完)

  http://www.abcxs.com/book/13438/157149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