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豆腐大将军 > 第724章 扮猪吃虎的老手(第五更)

第724章 扮猪吃虎的老手(第五更)

        曹操一屁股坐在矮榻之上,随意的挥了挥手让糜芳讲,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傅士仁这才开口道:“某追随刘备三十余年,不后悔!”

        第一句话就先撂下重锤!

        有讲究!

        “刘备为人亲和,待人宽厚,胸怀大志,是个好主公,只是一直时运不济,无法施展胸中抱负。”

        “哼,刘备他是个好主公,你为何还要背他投我?”曹操斜眼瞧着傅士仁。

        “魏王,某是被关羽那厮给逼反的,关羽为人妄自尊大,不体恤同僚,处事不公,任人唯亲,专横跋扈,忠奸不分,只凭自己喜好做事,驻守荆州的文臣武将敢怒不敢言,而臣只是一个缩影罢了!”

        说到这里,傅士仁热泪盈眶,自己投降曹操乃是自己人生中重大的选择,不是因为刘备这个主公不好,而是因为关羽待人太过严苛。

        傅士仁避重就轻,这个场面他早就在心中演练过无数次了,面对新主公,不能说刘备的不好,更何况自己投靠曹操大多是关羽的原因。

        要是刘备能给自己高一点的职位,至少不用受关羽的气,傅士仁说不定也不会投降,这只是其中一个诱因罢了!

        只有如此,才能让曹操最快的消除对自己的猜忌之心。

        “这么说来,只要刘备召唤你,你就还能在回去?”曹操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傅士仁愣了一愣,当主公的脑回路就是不一样,自己都没想过这个问题。

        “魏王,某既然已经下定决心投效魏王麾下,焉能在回去!更何况,末将斩了糜芳,就算回去,糜家也不会放过我的,请魏王放心,傅士仁自投效魏王之后,绝无二心。”

        傅士仁眼含热泪挺胸抬头盯着曹操。

        “魏王,傅将军已经投效魏王,更何况镇压不臣之士,随后率领三千五百士卒投降我军,而且诈开宛城城门,斩杀敌军大将糜芳,自然应该论功行赏,我相信傅将军定会对魏王忠心耿耿,至死方休!”

        “至死方休!”

        傅士仁以头抢地,抓紧表忠心。

        “还请魏王给傅将军一个机会啊!”程昱在一旁劝道:“否则便是绝了他方势力那些想要投靠魏王的心思。”

        曹操沉吟了一会,摸着胡须道:“既然如此,那孤王便擢升傅士仁为威南将军!”

        “多谢魏王!末将定效死力。至死方休!”傅士仁在次以头抢地。

        这关总是是过了,傅士仁嘴角勾起一抹弧度,随即被激动的神情掩饰过去了。

        “既然如此,孤王正好有个事情需要你去处理!”

        “魏王但凭吩咐!”傅士仁抬头挺胸目视曹操。

        曹操站起身,拍拍手,随即进来一名身披蓑衣的侍卫。

        这才说道:“截了我大军粮草的人已经查清楚了,乃是刘备假子刘封所为,现藏身在上林苑内,着你带领三千士卒充作先锋,待到雨停之后,便带着人前去拦住他们,绝不能让他们跑了,稍后我会派大军前去助你。”

        “喏!末将领命!”

        傅士仁站起身来,重新走入雨中,身后跟着一名斥候。

        主公都这个样子,左手大棒,右手甜枣!

        关索继续坐在帐篷里,断断续续的唱着青花瓷,望着外面的小雨,反正疑似暗语的话自己已经传出去了,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传入程昱曹操的耳中,猜去吧。

        傅士仁走过关索的帐篷时,停顿了一下,故意冷哼一声,也不晓得关索能不能听见,便大踏步的走远了。

        关索见傅士仁走了,这才端着一碗糜子饭开吃,有点拉嗓子,就这天,粮草运输不便,能有碗糜子饭吃就算不错的了。

        至于把糜子用石磨磨成面,在做成黄馍馍的法子,面食更禁饿,而且还量大,关索才不会说出这种法子呢。

        没点荤腥,光吃饭,一个成年人能吃好几碗才能吃饱。

        吃吧,吃的越多,曹老板的后勤就会消耗的越快,就算自己混在这群人里,一日也吃不了几碗,曹老板军中就是一日二餐,至于午饭,那是连带早上一同吃的。

        可自己这也算是就食于敌,为自家省了饭,就算曹老板不差自己这一碗饭,他也得发愁每天那么多吃饭的嘴,坚决不能浪费,关索给自己灌了一大口水,往下送饭,连个咸菜都没有,差评。

        糜芳应该是带着麾下的荆州兵一同投降的,也不晓得能不能接触到他们,到时候伺机给曹军大营裹乱,造成啸营,也不晓得能不能成,这些事,关索也只是想想,曹操对自己看似看管松懈,但对于个人的把控,曹老板是游刃有余,这也是关索为何不敢施行自己的计划。

        毕竟,没人是傻瓜。

        想要把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先颠颠自己的分量。

        把糜子饭吃干抹净之后,放在托盘里,自有侍从拿出去,关索站起来走几步消化消化食。

        程昱听完侍从的汇报,点点头,示意他可以出去了。

        “何事?”曹操捏着脑袋问道。

        “侍从汇报今日关索有些不太正常。”

        “怎么不正常了?”

        “这一连几天都坐在帐篷那里看雨,今天也不知道谁过去了呢,然后突然说了一句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像是暗语一般,接着又吟诵了一首诗用来掩饰!”

        “什么诗?”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以秋喻春,有意思!”曹操放下手中的小米粥,随口道:“那个从关索帐篷旁经过的是傅士仁吧?”

        “魏王高见。”

        “哼,一些小把戏还想蒙骗我,与孤王用反间计,他关索还嫩点!”曹操把擦嘴的布巾扔在桌上,让侍从端走。

        “确实蹊跷!”程昱拱手道:“臣觉得还是有待观察!”

        “观察?”曹操站起身来活动活动,说道:“在孤王看来,这么浅显的离间计,关索用的还是太嫩,太过急迫了,对于叛将,关索自然是想法设法除之,而且是想借孤王之手,哼。”

        “魏王,在臣看来,关索此子不简单,还是需要多加留心,免得他扮猪吃虎,这小子在此道上可是老手!”

        “他还扮猪吃虎,真是笑话,孤王要不是看在云长的面子上,早就砍了他,何至于留他到现在!”

        “魏王容禀,自汉中之战前夕,关索创下的战绩有目共睹,哪次不是故作弱小,被我军轻视,从而让他取胜的?”

        (本章完)

  http://www.abcxs.com/book/13438/157152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