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豆腐大将军 > 第725章 围堵刘封

第725章 围堵刘封

        程昱唯恐曹操不信,又开口道:“魏王可刨去关索顶着什么神仙子弟的名头,那只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关索小时候便身患奇症,可丝毫不影响他的心智谋略,魏王留他,不也是因为他的病症奇怪,发病之后,不识人,其中才有机会大做文章嘛。”

        “否则,单凭他是关羽幼子的名头,也不会让魏王如此大费周折!”

        曹操停住身形,转头道:“你是在说孤王小看他了?”

        “关索乃是头角峥嵘之辈,如果不能控,那就杀之,以绝后患!”程昱阴测测的说道。

        “杀之!”曹操继续踱着步子笑道:“孤王一生杀人无数,临了临了也不在乎这么一两个,可是啊,孤王在关索身上看到了孤王年少的影子,桀骜不驯,不屈从大多数,敢干天下人不敢干的事,如果不是云长之子,孤王倒是要招揽麾下,悉心培养一番。

        可惜从他出生就注定了终将与孤王为敌,如果这天命不在我,就算杀之,也会有别人站起来扛起这面大旗的!”

        “魏王指的是三马同槽之事?”

        曹操没搭茬,只是淡淡的道:“派人盯住关索即可,孤王就不信他在某的手掌心还能翻出什么风浪来。”

        “魏王,真的要执行司马懿的诛心之计吗?臣听闻刘封率领三万上庸驻兵,驰援荆州,与关羽合兵一处大败徐晃将军,臣认为其手中至少还有两万多人马,如果将他拿下,折损的兵力早就能攻下长安城了,何必在给魏延喘息的机会呢?”

        见曹操不言语,再无谈兴,程昱微微拱手退下。

        天色还未放晴,傅士仁已经带着三千士卒出了营寨,直扑刘封驻军所在地。

        刘封见天色变晴,派出哨骑先探查一番之后,在移动营寨,可是哨骑一刻钟之后便回来了,禀告说大概有三千曹军往这个方向直扑过来,让刘封早作准备。

        一听这话,刘封立马重视起来,雨才刚停,曹军就往这个方向进军,不是巧合吧?

        “来人,召集士卒备战!”

        “喏!”

        不管是不是巧合,刘封都认为应该据寨而守,不是轻易出去,就下了这么几天雨,道路湿滑不说,运粮的车就算走,留下的痕迹也不会轻易消去,在半路上更容易受到袭击。

        没让刘封失望,那股曹军直挺挺的扎向了自己所立的营寨。

        申家兄弟俩办事可真不让人放心啊,刘封叹了口气,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发现,并且卷入其中。

        不过刘封也不担忧,自己本就是前来支援魏延的,自己部下两万余人,曹操要是想要彻底啃下自己,而自己又处于守势,他不耗费三四万人马休想拿下自己!

        更何况,前来的也只有三千人马,也行,那老子就跟你这三千兵马打的难解难分,慢慢来,就算是被曹军发现,他也只是在外围观察,并不晓得自己手中的士卒能有多少。

        看样子,自己还应该盖两个箭楼,从而观测敌军的布置,也不用藏着掖着了。

        自己隐藏实力,给魏延分担些压力,但不能直接把压力全都扛在自己肩上,刘封觉得自己想的不错。

        而且曹操的目标是长安城,可不是自己这个援军,除非曹操他脑子不好用了,才会来全力攻打援军。

        “里面的人听着,吾乃大汉魏王麾下威南将军傅士仁是也,刘封,你已经被包围了,识相的话,速速投降,否则魏王大军将至,鸡犬不留。”

        雨后的林间依旧滴落着水珠,刘封扣上头盔,冷眼瞧着营寨外耀武扬威的傅士仁,这个人自己也算是熟悉,毕竟是父亲刘备身边的老人,他竟然投降曹操了!

        真是出乎了自己的意料!

        已经探知在长安城外攻城的关索是假的,可是眼前这个傅士仁却是真的,曹操莫不是以为一个傅士仁就能劝降自己吧?

        更何况自己为何要背叛刘备呢?

        就算背叛刘备,到了曹操那里,待遇会比如今的好?

        傅士仁岂能与自己相比?

        刘封冷哼一声,大声吼道:“什么阿猫阿狗的都来此处撒野,长安城外的关索就是假的,如今我营寨外又冒出了一个傅士仁,莫不是曹贼手下无人了吗?尽做些冒充身份的假人出来!”

        “刘封小儿,吾乃傅士仁,安敢出战与某一战。”

        “呸,傅士仁追随我父刘备三十余年,忠心耿耿怎么会叛变?你冒充何人不好,非得冒充他这个大忠臣,傅士仁将军对我父曾说只有死了才不会追随我父的脚步,你是何人,胆敢冒充与他!”

        刘封故意大声的揶揄道。

        傅士仁脸色变的非常难看,身后的全都是荆州军,就这么让刘封明赞暗讽的给挤兑了一句,自己什么时候说过那种话,特娘的,现在就往自己身上泼脏水了。

        背后的士卒已经有人在小声议论了,这事傅士仁做的确实不地道,可是有哪次背叛做的地道了呢?

        “刘封小儿,勿要做那口舌之争,敢不敢出营寨与某决一死战?”傅士仁持刀大声吼道。

        “哈,你算何人,刘某刀下不斩无名之鬼!”

        “既然你如此不识大体,莫怪我不念旧情!”

        刘封若无其事的掏掏耳朵,你都投降曹贼了,还跟我讲什么念旧情的事,别让小爷我抓住你,抓住你一定拿你祭旗。

        这么想引诱我出去,老子偏不上当,有本事来攻营寨,我若不趁机把你麾下的士卒给鼓噪一番,我就不姓刘!

        傅士仁身上的铠甲早已经湿透了,雨还没停,傅士仁就带着本部人马出营了,在加上道路湿滑,本就是降卒,待遇不高,连个蓑衣都没有,惹得身后士卒颇多怨言。

        毕竟能成为别人心腹的人,总归是少数,荆州军士卒绝大多数都是被形式裹挟的,现在傅士仁又带着兄弟们来攻打以前的袍泽,一点情面都不留,这让众士卒怎么想?

        更何况还是为了表明忠心,下雨都不顾了,连体恤士卒都做不到,如何能让人誓死追随,反观关将军,对待普通士卒那是没的说!

        在投降之前,手底下的荆州军士卒是自己的筹码,投降的越多,自己手中的筹码越重,可现在自己已经进入曹操的法眼了,站在自己身后的士卒反倒是不那么重要了,更何况,傅士仁也不认为身后的士卒能在曹军阵营中翻出什么浪花来。

        (本章完)

  http://www.abcxs.com/book/13438/157152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