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豆腐大将军 > 第146章 惹错人了

第146章 惹错人了

        堂上之人被关索突如其来的这一掌,这一声大喝,静默了一秒,齐刷刷的盯着眼前的少年,紧接着关索所用的小桌子直接从中间裂开一道缝,向中间轰然倒塌了下去,桌上的点心饭菜也跌落地上。

        却是没想到此子年纪尚小,力气却是不小。

        关索深呼一口气,用力甩了一下衣袖,把手背在身后急忙搓搓,心中苦笑道:“这个b装的有点大了,麻蛋,手真疼啊!”

        “黄权老儿,竟然仗势欺客!”关索遥指黄权道:“你主刘公派人来请我刘伯伯,前来益州相助你等守护益州安宁,我刘伯伯感念同宗之谊,不远万里来道益州相助你主刘公,北拒张鲁曹操等人,你等却无半点感恩之心,反倒是处处横眉冷对,难道我荆州便不需要抗拒曹操吗?”

        “今天又逢你我两军胜利会师,你主刘公宴请我等,本就是大喜之日,我等一路车马劳累,吃点食物又有何不可!”

        “难不成不应该吗?”

        “反倒是你,自从我等进来之后便目无我等,寻机挑衅,真当我等是瞎子吗?”关索向主位拱拱手继续大声喝道:“我早就听闻益州刘公生性善良,对待手下极为宽容,想不到你等竟不感念刘公之德,反而狐假虎威,蹬鼻子上脸,我来问你,难不成你黄权要学那曹操,挟刘公以令诸将?不知道的还以为这益州主事之人是你黄权呢!”

        “你!”黄权拿剑遥指关索,恨恨不能言。

        主公生性孱弱,手下可以骄横,但最听不得谋反,此项罪名实在太大,不管如何,肯定会被君主忌惮,这个小子竟然扣了如此大的一顶帽子,实在是可恨,但自己真正的意图却不能公之于众!

        本以为对面所坐之人最沉不住气的应该是这个少年,早在主公要邀请刘备入川之时,自己就已经劝谏数次主公,刘备乃是颇有雄心壮志之人,必不会甘心久居人下,定会夺主公基业。

        但无奈主公不听,遂与众将商议,趁着主公宴请刘备之时,激怒于他部下,惹起事端,趁机斩杀囚禁刘备等人,吞并刘备所带的万余人马,锁死入川路线关卡,况且有刘备在手,荆州关羽等人虽想入川报仇,却会心生掣肘,先斩后奏之下,也耐不得主公不认可。

        可是现在已然被关索话语挑破,自己要是真的在敢鼓动众将动手,就是谋反了,那自己可能就真的会背上曹操,霍光等名,主公不仅不会感念自己,甚至憎恨自己,长此以往,必会诛连九族,为主公所不容!

        “黄权还不退下!”刘璋大怒道。

        闻听主公刘璋之话,感受到了他的怒气,此事并未提前通知他,结果现在让他在同宗兄弟面前显得脸上极为无光,必定不管自家主公如何生性暗弱,他也是要脸面之人。

        黄权无奈的摇摇头,人家来夺你基业,我做臣子的已经尽了最大努力,甚至要扣上谋反的帽子,益州是你的,既然你迷而不返,我也无可奈何,这不是我的过错!

        不能为此搭上全家几百人的性命,于是向刘璋躬身拱手道:“臣下知罪,还望明公责罚,请允许臣下引咎辞官!”

        “靠,好一招以退为进啊!”关索皱着眉头,一击不中,便远遁千里,你这特娘的玩的是刺客啊!

        “你且先回成都去!等我回去另做处置!”刘璋冷冷的道。

        “喏!”黄权躬身之后,便极为潇洒的走了。

        “贤弟,这不合适吧!是不是我让贤弟难做了。”刘备拱手劝道。

        刘璋此时极为恼怒,竟然会出现这等事情,看着手下众将的反应,必是手下众人商议过的,竟然没有提前告知自己,敢瞒着自己,真是岂有此理,这益州倒是我的,还是你们的!

        岂有此理!

        真当吾没有杀过人吗!

        刘璋瞧着黄权走出门外,深呼一口气,转头对刘备笑道:“让兄长见笑了,是小弟御下不严。”

        “无妨,黄权也是一番忠心!”刘备摸着胡子苦笑道,只不过目光也随着黄权远去。

        刘璋饮了杯酒冷道:“这忠心却用错了地方!”

        刘备闻言诧异了一下,继续宽慰刘璋,然后俩人又开始新的举杯同庆,乐呵呵的畅谈下去,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自有侍女打扫狼藉,为关索换上新桌。

        刘封慢慢的把剑按回剑鞘,这就结束了?

        早就听闻关索骂人技术极为炉火纯青,就这么几句对面的人就撤了,撂挑子不干了!

        靠,还是白毦精兵说的没错,以后跟这个小魔王能动手尽量不说话。

        陈到此时倒是举杯无声的笑了笑,仿佛早就在预料之中一样,越跟关索相处的久了,越觉得这小子有意思。

        魏延此时也是放松身体,举著吃菜,不在言语,只不过目光却有意无意的打量着对面的武将。

        此时对面众人自黄权走了之后,眼神交流之下,知晓自家主公已然生气,此事就此按下,也得忍住不快饮酒,目光流露出不友好的意味,任谁都能看得出来。

        饮宴结束,刘璋盛情邀约刘备留在城中抵足而眠,彻夜长谈,刘备借机自己已醉,现在两家刚有接触,手下士卒颇有戒心,况且夜不归寨,恐引起纷争,待到正月十五,期望季玉来兵寨与自己一同饮酒续乐。

        回到寨中,刘备一扫醉态,目光炯炯,坐在主塌之上。

        “主公,今日观刘璋如何?”庞统坐在一旁问道。

        “颇有城府,但锐气不足,手下颇多骄兵悍将无惧权威。”刘备碾着胡子道。

        “刘璋生性孱弱,没有进取之心,沿用其父行政,多重用东州人士,对益州本地世家多加打压,况且御下不严,手下骄兵悍将都无畏惧之心,又不善知人善任,乃是得过且过之徒。”法正顿了一下道:“其父刘焉入主益州时,遭到益州本地世家反对,多有杀戮,所以主公入主益州之时,可拉拢益州本地世家。”

        说白了,还是政治诉求!

        益州少有战争,很多外来人士自动团结在一起,对抗本地世家,法正投靠刘璋许多年,才是个县令。

        “那孝直有何计策教我?”刘备点点头,赞同法正的话,紧接着问道。

        “臣为主公献上反客为主之计!”

        有票投票!喜欢就订阅!嘿嘿!

        (本章完)

  http://www.abcxs.com/book/13438/64483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