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豆腐大将军 > 第181章 怒而杀人

第181章 怒而杀人

        “小公子,身体是否有些不适?”张薿试着问道。

        关索嘴角扯起一丝微笑道:“无事,张薿你说说吴良与郑伍的事,我想听听。”

        此二人的名字关索派人去给生还的三个士卒送酒的时候已经打听清楚了。

        听完张薿的描述,关索的拳头捏的紧紧的,死了都死了,还要曝尸,这大夏天的,冷苞,特娘的!

        “小公子?”

        关索深呼一口气露出笑意道:“无事!无事!”

        “两个无名的人用自己的生命完美了这个计策,当真可称作为义士。”张薿赞叹道。

        “他们不是无名,历史必定会记住他们俩,一个叫做郑伍,一个叫做吴良。”

        留赞瞧着关索这副模样,知道他这是真的生气了,要不然不会笑的这么勉强,于是不得不岔开话题道:“小公子,是不是天气热,我们还是回帐中歇息一番,你千万不要发痧了!”

        “我很好!”关索抽出腰间的扇子打在自己的手心,笑了笑问道:“那冷苞可还活着?”

        “这人命大的很,竟然没有死在乱箭之下,已经被刘封少将军拿住,听说是要投降,想要向主公献计!”

        “很好!”

        关索收扇重新别在腰间,刷的抽出留赞的剑,直往瞭塔之下走去。

        “小公子,勿要动怒,降将不能杀啊!”留赞急忙喊道。

        张薿瞪大眼睛问道:“关小公子他,他要干什么?”

        “你还看不出来?这是要杀冷苞!”留赞说完急忙跟下去。

        张薿咛咛自语道:“他要~杀冷苞!他真的要杀冷苞,怎么可能,冷苞已经投降了,就算关索他是主公刘备的侄儿,也不能如此任性吧,难不成就因为吴良的那句话?”

        “这怎么可能?”

        “那两个死士难不成跟关小公子关系如此之好,但说不通啊,要是关系真的很好,怎么会派他们去做这种求死的事呢!”

        “这特娘的什么情况?”张薿瞧见军寨中急匆匆走着的关索,决心要跟上去好好看看。

        陈到守在帐外正吩咐白毦护卫要小心等,冷不丁远远的瞧见关索提着剑向军帐中走来,这小子怎么满脸的杀气啊!

        对,陈到没有看错,关索脸上分明就是杀气。

        哪个不长眼的又惹这个小魔王啦!

        “小公子,主公正在议事!”陈到伸手拦住关索,有些诧异的问道:“谁又惹你了!”

        “老陈,靠一边去,小爷我心情不爽,今儿要杀个人见见血!”

        陈到闻言愣了一下,想起来当初在江东关索说要亲自动手杀仇人过江龙,还咬着牙哆哆嗦嗦的只敢嘴上说说,今天竟然扬言要杀人,这还是关索吗?

        “小公子,莫要闹了!”

        “老陈,你认真的看看我,我是在闹吗?”关索冷着脸道。

        陈到这才正视关索,问道:“你想杀冷苞?”

        “有何不妥?”

        “杀降将不妥啊,以后还有谁敢投降主公?还请小公子在忍耐一二时间,以大局为重,待主公拿下益州,不需小公子动手,我随便找个借口亲自把冷苞斩了,把他头送到小公子面前行吗?”

        关索嘿嘿一笑冷声说道:“陈到,不行。”

        陈到本来就是冷脸之人,方才陪着笑已经实为不易,见到关索这么不配合,于是也冷着脸问道:“为何?”

        “为我两个手下报仇!”

        “小公子你方才上战场了?”陈到变色道。

        “没有,就刚刚我决定收两个人作为自己的亲卫,但他们两个惨死在冷苞手下,我焉能不为他们报仇?陈到,这个理由好吧,我都替你想好了,你要是在拦着我,小爷我把话撂这,咱俩的关系今天算是~掰了!”

        陈到愣了一下,关索以前说话都是嘻嘻哈哈,从未这么严肃冷脸过,当时拷打过江龙的时候,他看的也是浑身一颤一颤,而且还上前劝过江龙招了,以免受苦,今天这是怎么了?

        陈到往旁边侧身道:“我是拦不住你了,但愿里面有人能拦住你!我就当没看见你!”

        “多谢!”

        关索猛的掀开军帐,瞧见冷苞正跪在地上向众人说着他的什么狗屁计策。

        冷苞本就是打算先假降,然后引刘备军进入埋伏圈,狠狠的出一口气。

        “徒儿,你拿着剑来干什么?”庞统瞧见关索脸上虽然挂着笑,但手中拿着剑进入军帐,这算是怎么回事。

        关索没有答话,直奔冷苞而去。

        众人全都瞧着提剑而入的关索,有些奇怪。

        “三弟,庞军师问你话呢,赶紧回话!”关平在一旁有些奇怪关索失礼的行为。

        冷苞有些奇怪,为何这个进来的少年郎一直在冲着自己笑,只是感觉这笑莫名的有股寒意。

        “办完事在说!”关索嘿嘿一笑,直接把剑插进冷苞身体。

        嘣,关索的剑被抬起。

        “关索,你这是干什么?”刘封正站在他的俘虏身边得意的笑着,突然发觉关索要杀死冷苞,剑未出鞘,便直接把关索的剑往上挑高,但还是把冷苞衣服划破,流出涓涓细流。

        关索瞧了一眼刘封道:“封哥,这个人的命我要了,下次我在给你出个主意,让你把别的大将擒来。”

        “三弟,不要胡闹了!”关平急忙大声吼道。

        “贤侄,你这是何意?”刘备此时也站了起来。

        “杀人!”关索看向刘备解释道:“杀冷苞!”

        “这是为何?徒儿,你今天怎么了?”庞统急忙拽住关索的衣袖。

        “报仇,为我两个手下报仇!”关索又转头对刘备道:“我记得刘大爷你曾答应我,要赏赐我些什么,今天我就要了,我要冷苞的命。”

        “关索,你不要胡闹了!”黄忠急忙喝道,他知道这小子现在要杀冷苞是为什么,但是现在正是主公入主益州的时候,万不可出了什么问题。

        况且人家大将已经投降,杀了,在背上一个杀降将的名声,那益州以后谁还敢投降于主公。

        “黄老爷子,我很敬重您,这件事您就不用在劝我了,我很感谢您给我上的这一课,我印象太深刻了,不替他们报仇我睡不着觉。”

        黄忠苦笑一声,这剂药下猛了!没想到他这么大的反应。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刘备着急拍手道。

        场上一阵静默,全都被关索的这番行为给搞蒙了。

        “简单,大家听我说!”关索大叫道:“留赞何在,把冷苞先给我绑了!”

        刘封有些着急,看向刘备,刘备微微摇摇头。

        留赞虽然知道有些不妥,但是这个时候还是忠实的执行关索的命令,内心有些感动又是有些叹息。

        “主公,救我啊,我无罪,我无罪啊!”冷苞大叫道。

        “聒噪,留赞给我抽他,让他丫的闭嘴!”

        啪啪,两个大耳刮子直接把冷苞给扇迷糊了。

        见冷苞被绑在军帐中立顶的大柱子上,关索拿剑指着冷苞道:“我且问你,郑伍吴良是否是你杀的?”

        “降将不知!”

        关索刷的把剑捅进冷苞的大腿,惹得冷苞大叫不已。

        “张薿,进来!”关索大吼道。

        张薿进来先是向刘备行了礼,然后站在关索身边。

        “是你!”冷苞大叫道。

        “不错,是我!”张薿秉声道。

        “想起来了吗?”关索冷冷的道。

        “降将不知!”

        “好的很!真特码的好的很!我帮你回忆,我特么的帮你回忆,不用谢!”关索抽出剑来,在次扎进冷苞的左腿上。

        “主公救我!”冷苞额头疼出大滴热汗。

        “郑伍明明被你射中,都要死了,你为何还要下令把他万箭穿心!”关索冷声道。

        “震慑敌军!”

        “好的很,震慑你、妈的敌军!绵竹关有我们的军队吗?你特码的当我是傻子吗?”

        “啊!主公救我,我乃是诚心投降主公,主公怎么能任人杀我!”冷苞看向刘备大声嚷道。

        “索儿,莫要闹了!看在伯父的面上,先饶他一命。”刘备不得不出声劝道,本以为关索平时嘻嘻哈哈的玩闹,没想到今天发起怒来竟然如此吓人。

        “刘伯伯!”关索突然笑了笑道:“你今天拦着我,我晚上还是会想办法杀了他的!真的,相信我,我不想让他活过今天的太阳落山。”

        “徒儿,你今天是怎么了?”庞统拦在关索身旁。

        “师傅,我要为我的亲卫报仇!别拦我,行吗?”

        庞统头一次听到关索这么恳求自己,竟然也是愣在那里,不知不觉的被关索拨开。

        关索笑了笑道:“人死了就死了吧,人家都死了,你特娘的还不放过尸体,真特娘的够叼啊!你还特码的震慑敌军?我叫你特么的震慑敌军,要不要我一会也把你的尸体在营中给你曝尸三日啊!”

        “竖子,你安敢!”冷苞大骂道。

        “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听过吧!”

        “主公,救我!”冷苞额头冒出一丝冷汗,这个小子竟然因为两个无名小卒就杀自己这个大将,而且帐中之人竟然听之任之,冷苞只能寄希望于刘备了,此时自己不是想着要做什么假投降,而是先把小命留下。

        “郑伍,吴良,要是真的有魂魄就看着点啊,我替你们报仇了,也不枉你们义无反顾的明知是死也不回头!为了他娘的狗屁完美计策,草!”关索从空中收回目光,大骂一声,直接把剑插进冷苞心脏,把他钉死在柱子上。

        冷苞临死前瞪大的双眼满是不可思议,自己竟然因为两个不知名的士卒死了。

        关索在次把剑拔出来,剑尖戳在地上,深呼一口气道:“以前总不明白我张三叔为何老是嚷着戳你娘的上百个透明窟窿,这下子亲自感受了一下,真特娘的爽。”

        言罢便转头狂吐起来。

        (本章完)

  http://www.abcxs.com/book/13438/64484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