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豆腐大将军 > 第379章 路还要走

第379章 路还要走

        休养半夜,冰冷的石头,薄薄的毯子,让关索早早的醒了,费力的抬起半麻的胳膊,又使劲的甩了甩手,象征意义的加快血液循环。

        打了数个喷嚏,西北的春天还是挺凉的。

        占据溪水边士卒早早的生火,开始煮热水,行军在外,关索不许士卒喝生水,并且把这条列为军规,这个习惯,众人已经遵循了四年,早已习以为常。

        早饭依旧是大饼卷腊肉,里面有些细盐,四年的时间,足够关索想点整点有的没的,不管有用没用。

        至少,如今的军粮不用总是担心人家给烧了,每个士卒都带着干粮呢,至于肉是由后勤人员管着的。

        关索去一旁的溪水旁胡噜了几把脸,接过留赞烤热的饼,夹紧腊肉,喝了一口温水,这才细细的咀嚼。

        下辩城明火已经灭了,只余下滚滚黑烟还在释放,曹洪命令整夜巡逻的士卒退下歇息,休整一夜的甲营士卒在曹真的带领下进入东门。

        城内的房屋早就被烧塌了,地上一层厚厚的灰烬,断裂的房屋土墙上被烧的一抹抹黑色。

        盾兵在前,弓箭手在后,曹军缓缓前进,举目望去,周遭被火烧的根本就没有藏身的地界。

        待到四个方向的曹军士卒合兵在下辩县府衙门前的时候,集体懵逼了,人哪去了?

        两三千人难不成都躲进了这个破败的府衙?

        “搜!”

        曹洪暴跳如雷,在府衙外骂骂咧咧的,发泄着自己一肚子的怒气,己方优势兵力,损兵折将之后,还让关索那个小子跑了,这特娘的是踩在自己的头上扬名!

        谁愿意给别人当垫脚石?

        曹军士卒仔仔细细的搜索着府衙每一个角落,每一处土地,寄希望于能找到地道。

        可众人拿着长矛大刀把这片地给犁了一边,都没有发现什么地道。

        辛毗皱着眉毛道:“我听百姓传言,下辩城中挖到妖龙了?”

        “荒谬!”

        曹洪气的摔掉马鞭大嚷道:“我就不信关索他能飞了!命令哨骑向四个方向给我追,查探痕迹,看看他从那个方向跑了,敢戏耍于我,定要他粉身碎骨。”

        “就算真的挖到妖龙,也应该是地道,或者这就是关索故意放出的消息,为了让全城百姓出城,没有百姓的掣肘,就无从泄露消息,就是想打我们个措手不及,另一方面也可以让他放开手脚。”曹真嘬着牙花子道。

        曹洪才不管如此说法,杀的人多了,自然也不会敬畏什么鬼神!

        传令兵走了之后,曹洪又吩咐把昨夜巡逻的士卒全部喊醒叫来,一个个的审问,关索那几千人不可能就这么平白无故的从自己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剩下的人掘地三尺,也得给曹洪找出关索士卒消失的地道。

        结果这么一找,倒是又在破败的房屋里,找到一些受伤的曹军士卒,以及十来个受伤昏过去,被袍泽当做死尸的无当飞军士卒。

        曹洪一个个亲自审问,拳打脚踢,大声喝骂,结果不是说些曹洪等人听不懂的话,就是什么都不知道,气急的曹洪丝毫没有要优待俘虏的意思,待到亲手砍倒最后一人,就是这个最先说曹洪听不懂的话的人。

        字正腔圆的用汉话大声嚷道关索校尉由黑龙守护,自己这条命早在四年前就卖于关索校尉了,只不过今天山神才来收,不亏,况且他的儿子在自己死后会加入无当飞军,定会为他报仇的。

        言毕不等曹洪问话,便直接咬舌自尽,嘴角含笑,带着一丝解脱。

        对于此种说法,曹洪虽然嗤之以鼻,但内心又有些担忧,实在是关索的传言太多了,海龙王都不收的人,命得多硬!

        神仙子弟,当世神童,如今又有黑龙守护,这bug太大吧!

        昨晚那场大火,真的是水泼不灭,世间哪有这种膏油啊!

        如果石油早被发现,也许司马懿在上方谷就被烧死了,雨越浇,火越大。

        等待太阳暖了一些,关索开始跟在大夫身旁,给中箭的士卒拔箭。

        受伤的士卒大多都是被箭雨覆盖所造成的,昨晚匆匆赶路,只能是把箭矢折断,加之天色已晚,没有环境拔出箭头。

        好在后勤的人也带了一些酒精,能做些的伤口处理。

        “校尉,有人没挺过昨夜。”有人小声给关索说道。

        关索叹了口气喊道:“庞县令,麻烦来帮勾一下花名册,整理好了交给我!”

        随手把怀里的花名册扔给庞淯,这种勾兑死人的名字的事,关索还是有些不习惯。

        “本校尉征用你了,先做个随军书记,管理后勤!”

        “喏。”

        庞淯恭敬的行了礼,这才捧着花名册,去核对名单。

        为了防止打扰守夜士卒的美好早上休息,禁止受伤士卒大喊大叫,扰乱军心,关索满足他们的小小请求,一人给灌了一口酒,咬着木棍,几人同时摁着,在让医师拉开患处,取出箭头。

        有些士卒已经发烧,关索也没处去找消炎药,只能让人不停给他物理降温,在古代,得病喝药,之后全凭自己与疾病抗争了,没什么好法子,扛过去,就活了,抗不过去,那就只能埋了。

        午时过后,总算是处理完毕,再次期间,关索也让人多扎了几个担架,挖了十几个土坑,把死去的士卒埋进去,立下庞淯刻好的墓碑。

        关索给十五个坟包各自捧了一抔土,然后转身下令军队继续前进。

        他们算是幸运的了,还有一处黄土安葬,那些死在下辩城的无当飞军,怕是与下辩城一同烧毁,化为灰烬了。

        在东汉待的日子久了,关索感觉自己被同化的差不多了,好像死个人也没啥不正常的,不死人了,那才不正常呢!

        骑在马上,关索嘴里叼着一根草叶子,无聊的扛着自己的刀,颇有山大王的形象,只不过一旁被火燎了一角的关字大旗,却是颇显精神般的随风飘扬。

        自己的亲卫都帮忙去抬着伤者了,自己的刀自然是无人给拿,慢慢的随着队伍走向武都县。

        关索一想到曹洪找不见自己这支队伍,心里止不住的得意,灯下黑啊,就这么消失了,不知道曹洪那暴脾气会不会被气的中风!

        (本章完)

  http://www.abcxs.com/book/13438/65979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