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魇灵 > 第3章 苍天妒英才

第3章 苍天妒英才

        严灵的厉害之处在于,与小伙伴们同时开始玩新游戏,他总是最快玩得最好的一个,连胆量也远远超出其它小伙伴,二米多高的围墙上往下跳,下面是沙堆,虽说不会摔坏,但其它小伙伴站在二米多高处往下一看就腿软,而严灵却是直接往下跳,虽说小伙伴们不愿意与严灵玩那些主流游戏,但对于冒险,都愿意跟在他屁股后头,就算不敢跟着做,也能看个新鲜,看个惊险,看个佩服。

        那时严灵还是在上小学的年纪,不仅玩乐是高手,严灵学习也是高手,老师上课教的东西,人家小朋友还在努力地学习,他已经会了,老师开讲前,他翻翻书本,就看懂了……

        小学时的严灵,睡觉时经常做梦,而且做的梦都是稀奇古怪,要么就是纵跳如飞,要么就是扑腾着胳膊在空中翱翔,时不时在梦中咯咯笑着笑醒。

        不管语文还是数学,又或者是其它什么课,严灵从来都是一看就会,一听就会,考试成绩也总是班上前三名,老师也不大管他,就算他上课时自已写写画画,不听讲,老师只要他不影响其它同学,便是当作没看见,反正这孩子考试时总是成绩优秀。

        严灵从小就喜欢看书,严父曾经看过的三国演义、西游记、红楼梦、水浒传、封神演义等古典名著,收藏在阁楼一个木箱里,严灵时不时爬上阁楼去自已翻找一本,半懂不懂地看着那半白话文的古典名著,倒也看得开心,严父见孩子喜欢看书,在那种艰苦奋斗的大时代,也艰难地挤出一点钱来给他买些小人书看,这给幼小的严灵打下了深厚的文学基础,长大后亦十分推崇古文化,念小学时,连写作文都不自觉地带上半文言文半白话文的风格,语文老师十分看重他,还推荐他参加过学校组织的作文比赛,那正是严灵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比赛获得了一等奖,老师们都夸这孩子写的作文生动有趣,而且很有风格,在全校大集合时,校长还让他上台去念了自已获奖的作文,对于不到十岁的孩子来说,这是一种莫大的光荣!

        严灵还喜欢打乒乓球,在小学校园的水泥球台上,打得那是技压群雄,鸦雀无声,被同学称为‘达得诺夫’,体育老师看见了,开口与班主任王老师要求他进入学校乒乓球队,老王考虑再三,同意了,反正这孩子学习能力强,补课都不用,应该是拉不下,既然打乒乓球被体育老师看上,就让他兼着点其它专长呗。

        哪知正在严灵意气风发的时候,一场横祸降临到了他头上,九岁这年,是他春风得意时,也正是他父亲把房子扒了重新挖墙脚打地基,重新做新房子的那年,严灵最大的收获是在挖出的泥土堆里捡到了大量的巨无霸贝壳,在小伙伴眼里成了贝壳王,而他不知道的是,他家老房子挖脚脚时,挖出了一些奇怪的东西,或者说是宝藏!

        那是一个大木箱,里面有数百块银币,那时候的人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只知道这应该是银子,值钱的东西,还好做房子的人全是严父同一个厂子里的工友,没人会声张,严父分了众工友一些银币,剩下几百块便悄悄收藏起来,在做房子时全糊到了隔墙里。

        最后在箱子里发现了一块奇怪的石头,起初严父还以为是玉石,拿着端详了半晌,最后认定只是块破石头,那明显是半块的石头上,还有一个古老字体刻着的字,严父并不认识,如果放在科技、文化、信息发达的后世,便会认识那个字是最初象形文字的‘魇’字,按理说,断掉的另外半边石头上,应该还有字才对。

        这种事儿,大人自然不会对小孩子说,而挖出东西来的时候,严灵正在上学,根本不知道。

        新房子建好后,全家开开心心地搬了进去,那块破石头,当时被严父认为不值钱,随手扔在地基上埋了起来,至于装那破石头的一个桃木小盒子,严父看着觉得不错,便收了起来,用来装一些小东西。

        那块破石头被埋藏的位置,正是以后严家全家搬进去后,严灵所住的那间房放床位置的地下,没人知道,第一天搬进去住,当晚,严灵正在新房子里酣畅入梦后,一缕黑气从他床下冒出,袅袅而上,盘旋在严灵面前打转,最后钻入了严灵的鼻中,消失无踪。

        没几天,放暑假了,皮得跟齐天大圣般的严灵,花三天时间就写完了暑假作业,然后整天不是在河边用空罐头瓶捉小鱼给老黑吃,就是跑到父亲工作的厂子里去到处钻。

        严灵捉鱼也是有一手,人家年龄大些的,都是在河边坐个小板凳钓鱼,那时候的河啊,水清得能看得到河底,严灵看见河底成群的小鱼游来游去,再看看钓鱼的大叔半天才钓起一条巴掌长的鲫鱼,觉得这效率也太低了,小鱼把肚子挤挤干净,拿面粉糊一裹,下油锅一炸,酥脆喷香,那才叫好吃呢!

        看着成群结队的小鱼在河边浅水处游来游去,严灵心生一计,在家中找了几个空罐头瓶,拿透明塑料纸一蒙,在瓶颈下边用细绳子牢牢系上,再用锋利的小刀在绷得紧紧的塑料纸上划个小十字口,塞些米糠进去,几个罐头瓶都这样处理好,再用小塑料袋带上一袋米糠,拎上一只水桶,就叮哩咣噹去了河边,把罐头瓶都放入一些水摇一摇,让里面的水混和米糠变成混浊状,再灌满水,系瓶子的绳子另一头放了长长的一段,另一头系上一根随手捡来的树枝,看看距离,把树枝插在河边泥地上,而瓶子则是一扔,落入河边浅水中,一排瓶子这么一扔,河边插上一排树枝用绳子连着河里的瓶子,严灵就在河边玩耍,捡个空螺丝壳,握起一只拳头,把螺丝壳出口朝屈指的那面,夹在食指与中指间,小心地调整螺丝出口露出的大小,然后凑到嘴边,用力一吹,“嘘!~”,一声尖厉的啸声便沿着河面远远传开,伴随着少年欢快的笑声。

        等到过上几分钟,再过去挨个拔起树枝,把瓶子拉上来,里面便挤着满满的小鱼,连水往桶里一倒,再重复之前的工作,一个小时,就是半桶小鱼,提回家去,严母一脸笑容,把小鱼提到后院去挤内脏,老黑肯定会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钻出来,巡着味儿一溜小跑凑到身边,喵喵直叫唤,严母便笑着扔几条小鱼给老黑,一边清理小鱼,一边笑看老黑追逐着地上蹦跳的小鱼。

        晚餐,便有一大碗面粉糊裹的油炸小鱼,严灵就好这一口,一边美滋滋地嚼着小鱼,咯嘣香脆,老黑到点肯定又凑到饭桌边,一个劲蹭严灵的腿,严灵便是笑嗔一句,

        “你这懒货,就知道吃小鱼!不知道捉老鼠!”,然后扔给老黑一条小鱼,老黑是生熟不忌,生鱼喜欢吃,熟的也一样咬得咯嘣响,但严重关注着饭桌上那碗小鱼的严灵,却是看不到,桌下老黑一边嚼着小鱼,猫眼中却是露出人性化的恼怒神色……

        暑假的日子总是最快乐的,作业对于严灵来说不值一提,剩下的大半时间就是玩,疯玩!但是,这天严灵不想捉鱼,去父亲厂子时玩时,一场横祸便降临到了他身上。

        这厂子是生产白酒的厂子,而且是国营的,工人也不少,车间很大,对于这厂里的一切,严灵是熟得不能再熟的,从小就在这厂子里玩,最初老是跑到酿酒车间去,看着那一个个两米直径的大水泥槽咂舌,还经常被正在接酒的年青师傅开玩笑,

        “小子,过来,这有好喝的汽水。”

        然后,年幼不懂事的严灵便是笑咪咪地一大口下去,超过九十度酒精含量的头锅酒啊,呛得那个咳~

        不过喝多了,慢慢还有点爱上这辣辣的饮料,严灵也就喝出量来了,在严灵九岁时,随便五十度的白酒,喝上半瓶脸不红,喝上一瓶微微晃,虽说与那些酿酒师傅动不动两斤三斤的酒量不能比,但在普通人中,算是海量了。

        回想起来,那段时光也是极其快乐的,当然除了那天,严灵鬼使神差地上到了酒厂临街门面的楼顶。

        那时严灵在厂子里钻得无聊,便来到了厂子里唯一没去过的地方,临街那栋楼的楼顶。那个时代的楼也并不高,四层就是高楼了,爬到楼顶,严灵却是发现,楼顶还有一间大房,凑着窗户看看,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倒是像间教室,有黑板,有讲台,台下全是桌椅摆得整整齐齐的。

        既然没人,也就没啥意思,严灵在楼顶转了一圈,正准备下楼,突然看见那像教室的房子一边靠墙放着一架木梯,便好奇地爬了上去。

        爬上房顶,与民房的人字瓦顶不同,这是个混凝土平顶,上面居然还有两个少年在玩,看见严灵上来,那对一看便得出是俩亲兄弟结论的十多岁少年,两张一模一样的丑脸互相使了个眼色,便走回梯子边,爬了下去。

        还处在儿童与少年之间年龄的严灵自然是没觉着有啥异常,在楼顶眺望着远处的风景,这处地方算是整个小镇最高处,面前的街道是严灵捉鱼的那条河的河堤,站得高看得远,严灵第一次站在高处,看得很是颐神。

        可当他看腻了,准备下去时,却是发现,墙边那架木梯没了!严灵这时才反应过来,肯定是那俩丑陋的大饼脸兄弟拿走了梯子!

        在楼顶徘徊半晌,眼见太阳公公越来越低,楼顶又一个人都没有,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为了不给父亲添麻烦而挨训斥,胆大的严灵蹲在房顶边,心一横,跳了下去!那楼顶屋子也没有一间标准房三米那么高,只有二米半,而那下边,却是混凝土的楼顶,与沙堆松软的触感不同,严灵一落地,便觉脚一疼,跌坐在地上,久久不能起身。

        (本章完)

  http://www.abcxs.com/book/13439/64486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