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魇灵 > 第5章 卜卦小少年

第5章 卜卦小少年

        醒来后,严灵觉得,自已在这方面挺有天赋的,而且也挺喜欢。这么艰涩的东西,居然都能无师自通,看书就能看得懂!

        严灵是不知道,每当夜晚来临,在不知名的地方,有一个黑气团在阴暗无人的空间中辗转翻滚,似是痛苦莫名,而每晚在他睡着后,一股黑气便从他的鼻孔里钻出,小心地避开枕边的易经,蜷缩在房间的黑暗角落里瑟瑟发抖。

        这一年严灵十四岁,也正是他遇上那连续三天恶梦的时候!

        其实在他九岁新搬进这房间那年,地下那缕黑气便从床下钻出来进入了他的身体,一直在他身体里潜伏着,随着小男孩越长越大,睡梦中小丁丁开始耀武扬威时,这缕黑气便每晚都钻出来,躲到离少年最远的黑暗角落,直到这个恶梦第一次发生的晚上,房顶一团黑气射了下来,与墙角那团黑气融合到一起,那个黑暗角落猛然腾起一股惊天凶戾,床上被窝中酣睡的少年猛然一惊,脸上现出惊惧之色。

        那时少年正在梦乡中徜徉,扑腾着以为是翅膀的胳膊飞翔在蓝天白云之下,远远的看见屋前那条河流,在阳光下闪烁着波光粼粼,少年扑腾着胳膊飞到自家屋顶上休息了一下,便又纵身一跃,扑腾着梦中的翅膀,向河流飞去,正在河中央时,天上不知道哪儿出现一朵黑漆漆的乌云,凶悍地向少年扑来,少年大吃一惊,顿时跌落河中,受河水一激,便醒转过来。

        醒转过来以后,反复捏开关却是打不开电灯,钻到被窝里躲避墙角那未知的威胁,就这样反复折腾几次,直到最后一次开关打开了电灯,墙角那团黑气为躲避灯光,钻到了地下。

        少年在恶梦中却是不知,他每次晚上看那本周易时,看得累了睡觉,都是把这本书放在枕头边,正好挨着床头开关,而每次他真正醒来,去摸开关时,都是先摸到这本书,而摸到这本书时,一股灼烈的阳气顺着他的手,进入身体,驱散了少年脑海中萦绕纠缠的一缕黑气,这时他打开电灯时,灯才会亮。

        其实,之前反复惊醒时的少年,一直都是在梦中,受脑中那丝黑气影响,他所看到的一切虽然与真实场景无异,但那其实是在梦中,但同时他去摸开关的行为也是真实的,只有摸开关时接触到书,书中那道阳气进入他体内,驱散他脑中的那丝黑暗之气时,他再惊醒,捏床头开关,才能打开电灯,而前几次捏开关,其实灯都亮过,只是少年的灵魂受脑中那缕黑气影响,感知上以为灯没亮而已。

        而这丝黑气,正是他所患之病的根源,这丝黑气从他九岁起开始,每天盘桓在他体内,吸取他的阳气,直到十四岁时少年初次发育,一股元阳之气大增,那黑气才不敢整天呆在他体内,大多数时间躲在房间地下,只有少数时间在地下聚集了足够的阴气时,才会出来作怪,趁晚上一丝阳性天光都没有时潜入少年脑中,偷吸一些阳气,待到受不了初发育少年勃然生发的元阳之气时,才再溜出体外,躲到房角黑暗处。

        黑气每次出来作怪,少年次日便要进医院去增加打针吃药量,一直维持小半个月才能再次把病情压制下来。

        这一切都在子夜浓重的黑暗下悄悄进行,谁也不知道,除了恶梦初起这天晚上,那老黑在阁楼遇上了久违的老对手后,又被那厮溜走了,老黑心中知道那个恐怖的家伙又回来了,但它只是一只老猫,除了生存日久有了些灵性外,并不能说人话,也不会写人字,无法对新主人明言,只是每晚更加警惕地盯着这户人家而已。

        十四岁这年寒假到来时,严灵终于得知了自已这身体状况无法去上高中的消息,班主任对严父说过,严灵这孩子身体状况,只能顾一头,初中的学科还好,但高中的学科要复杂多了,身体健壮如牛的少年,三年高中下来都要磨得瘦骨嶙峋,严灵这孩子肯定无法念高中。

        于是严灵便光荣地毕业了,高中都没考,成了待业少年……

        严父一想,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还是救孩子的身体健康要紧,趁着孩子不用上学了,便抽空请假带着严灵全国到处跑,寻找治疗风湿性关节炎有特效的医院,先是到省城去医,效果不佳,空有名头。后又在工友的推荐下,到甜林镇找一个治风湿著名的老中医,那老中医的医治方法秀悚人,先是在严灵会犯病疼痛的关节处扎了三针‘火针’,什么叫火针?针倒是普通材质的针,也没有药筒子,就是一根金属针,针尖上挑着一点不知道什么药,在酒精灯的火苗前一晃就燃了,然后迅速在疼痛关节处一扎即收,这火针让日后的严灵被扎过的关节处都留下了三个豆大的疤。

        药呢,用的是中央国自古传承的中药,纯中药细粉,老中医的祖传秘方,回到家中后,严灵便开始改吃这种药,不知是火针有效,还是这药有效,反正严灵自打在甜林镇打了火针,回家吃这药,身体便好了许多,也很少会犯病,这药粉苦得跟黄莲似的,每晚睡前吃一次,褐色的药粉用专用小勺量上三勺放在杯子里,拿凉开水冲好,一饮而尽!

        严父看孩子每次喝了这药苦得直流泪,咬咬牙买了蜂蜜,那时蜂蜜这种食物还算是奢侈品,价格不便宜,每次喝苦药,都舀上一大勺蜂蜜放在杯子里,极甜加极苦喝到嘴里是什么感受?这世上知道的人可能并不会太多,但其中就有严灵一个。

        这药吃了以后,睡到半夜,多半是药劲儿发了,严父偶然发现,严灵在半夜总是会抽抽下不停,隔几秒就抽一下,而且抽的动静蛮大的,猛地一抽,床都震一下,后来仔细看过说明书,除了用量外,还有写明这药方里面,有马钱子这味药,而这马钱子是一种神经性毒药,适当用量可以有效治疗风湿病,但后果就是,药劲发了以后,人会不自觉地抽抽,突然浑身肌肉猛然一紧,抽一下,倒是没有什么毒性作用残留,严格按量吃的话,药性都去对付风湿病根了。

        自从吃这药,过了一年,严灵极少犯病,看来这药有效,严父也开始慢慢放心下来了。

        严灵不用上学了,治病可以在家吃苦药,没事儿便研究易经,开始给家里人算命算卦,家人也不说他什么,觉得他现在有件事分着心,也算是好事。

        承受着身体情况越来越好,严灵在不想看书时也出去转转,在第一人民医院的门口东湖周围,发现很多摆摊算命算卦的老爷爷,其中几个挺有名的,严灵便没事坐在摊前,看先生算命算卦,慢慢总结出来,一个摸骨算命的王先生挺牛的,一个算卦算命都干的付先生也不错,还有一个只算卦不算命的赵先生也挺牛的。

        几年里,严灵经常在这三个摊来回转,王先生那里他去得最少,因为有次王先生没生意时,见严灵在一边坐着他的多余小板凳,便笑着与他聊天,聊着聊着兴起了,便免费给他摸个骨,上下左右一顿好摸,摸完后,王先生沉吟不语,把严灵急得直跺脚,

        “小严啊,你经常在我这里看我给人摸骨算命,觉得我水平如何?”

        严灵当然是没口子称赞,王先生一正神色,严肃地说道,

        “小严,我给你摸了骨,啥也不说,你肯定会不高兴,都老熟人了,我也不愿意看到那样子……所以呢,有些难以开口的话,我便说了,先跟你打个招呼,我说了你别生气!”

        “呵呵,王先生,你免费给我算命,不管好歹,你照实说,我不会怪你。”

        “小严啊,你这命有点蹊跷,老王我水平有限,只能说,你这辈子恶梦缠身,灵异不断,大起大落,没有老婆……”

        严灵一听,这倒真是……有点意思!

        “嘿嘿,王先生,没什么大不了的,没老婆就没老婆,反正我一个人很习惯很惬意,没老婆更好!”

        王先生呵呵一笑,也不与少年人多计较,

        “小严啊,你是不是经常灵觉很敏锐?”

        “……灵觉是啥意思?”

        “哦,比如,有条疯狗悄悄从你后面扑过来,想咬你一口,而你在没听到任何声响,没看到任何危险的情况下,却是脑中突然觉得危险,便自然一躲,闪过狗的扑咬,就像类似的这种能自然躲避危险的情况。”

        “……这种情况啊,经常发生啊!比如说有次我骑自行车去北门,晚上回来时天很黑,迎面一辆大灯闪眼的货车急驰而来,北门那路有多宽您知道吧?我骑车就靠着路边边了,当时凭着感觉龙头扭了两扭,居然躲过去了……”

        “继续说!”

        “还有啊,有次在南门大桥上走,下桥,走到中间,突然好像感觉到背后有什么危险似的!我想也不想,往路边一跳,一辆自行车扭着就从我原来站的地方,擦着我的衣袖冲了过去,不跳那一下,肯定会被撞上了,滚下桥去,估计得伤得不轻!”

        “嗯,就是这种情况,还有嘛?”

        “生活中还有挺多的,比如……”

        严灵便把自已印象最深刻的那件事,就是连续三天晚上做同样一个恶梦的事,讲给老王听了,王先生一边听,一边眼中冒出精光,

        “现在你身体还好吧?”

        “呵呵,托您的福,还行!至少现在一年中绝大多数时候都像正常人了。”

        “……难怪我看你像是阳气有些亏损的样子,现在看来,并不严重,只是一点点,你学周易,算过自已的四柱嘛?”

        四柱便是八字的雅称,严灵自然知道,

        “算过,我差点就是纯阳八字,不过支中藏阴,算不得纯阳,但也是阳气极重。”

        “是了……我这摸骨是祖传的技艺,现在开放了,便出来谋口饭吃,我曾在家传古籍中看到过一个传说,与你遇到的情形很是相似!小严啊,你做梦多嘛?”

        “多啊!我一睡着就做梦的,而且都做很有意思的梦,比如扑腾着胳膊以为是翅膀,但在梦里还真是能飞,再比如,有时在梦中可以跳得很高,梦里看不到头的高楼,可以一点点地跳到顶上去!有趣极了!我喜欢做这种梦,很自由很享受的感觉!”

        “你有在梦里见过什么怪物哦?”

        “有!就前面说的那连续做三天的恶梦,第一次时,我就是梦见我在蓝天白云下飞,一朵黑得可怕的乌云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向我扑来,我一惊,便掉到下面河里了!”

        “……是了……”

        今天早上开始,完成了魇灵的大致构架,到现在,写了七章,中间还顾着泡泡大帝写了两章,够了,今天的任务完成了,时间也打发了,睡觉!明天继续写,不过两本书同时写同时更新,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一天发三四章了,先尝试着一天龙只发一两章,等存稿攒多点了再爆。

        (本章完)

  http://www.abcxs.com/book/13439/64486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