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魇灵 > 第9章 少年哭湿枕

第9章 少年哭湿枕

        此后的日子里,魇灵时不时在晚上便给严灵造点有意义的梦,反正它也不明说,让严灵经历了梦境,自已猜去,要是严灵猜不着找它问,它也装死不出声。

        老黑还是一如既往地好吃懒做,每天照旧到点准时蹭饭,没事就躲在阁楼上睡觉,转眼,严灵十六岁的夏天到了。

        夏天是严灵最喜欢的季节,不仅是能去河边捉鱼,而且严灵就是单纯的喜欢夏天,虽说有蚊虫烦扰,但晚饭后去河里游上半个小时,消消暑,晚上父亲再在自家后院摆上一溜儿躺椅、竹床,大伙儿躺在院子里仰望星空,一边轻摇蒲扇,一边闲扯,鼻边还时不时传来小花圃处飘来的夜来香的香味,倒真是一种难得的人生享受。

        严灵躺在竹床上,听着大姐在讲鬼故事,眼睛却是认真地盯着深黑色天空中高高悬挂的一颗颗眨着眼睛的星星,想看看有啥不同,从小就听故事,说天上的星星对应着地上的每一个人,他想,有没可能是真的?听王先生说,古籍上记载的那些奇物奇兽奇事,在远古时候大多都是真的。

        “一颗流星~”,严灵惊喜地喊道,

        “没啥奇怪的!”二姐大声打击,

        “看!又一颗……啥星?会动,又不像流星!”

        “那是卫星!这都不知道!”,大姐停下讲鬼故事,也打击他,

        ……

        “快看!那颗星怎么了!”

        “哪颗?”,众人齐齐问道,

        严灵用手指着那颗星的方向,

        “就那就那!西北边!看见没!那颗星比刚才亮多了!还在更亮!”

        众人顺着严灵指的方向看去,几秒后,

        “咦?!是的啊!那颗星怎么回事?活了这把年纪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

        严灵说的那颗星,确实,每一秒都在变亮,更亮。

        众人也不出声了,都屏住呼吸,紧紧地盯着那颗星,看着它越来越亮,越来越亮……

        约摸一分钟后,那颗星突然一暗,然后像四散的烟尘一样,慢慢扩散开,散开的烟雾状是能看见的,然后随着扩散,越来越暗,

        再过了一分钟,烟雾散了,大家惊奇地发现,原来那颗发亮的星,不见了!

        “咋回事儿?”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这是个啥情况!那时的中央国社会,在知识和信息上,还处于刚起步没多久的状态,像这种罕见的天文现象,民间见过的、知道的还真是绝少!

        这个疑惑一直藏在严灵心底深处,在很久以后,偶尔午夜梦回,想起这件事,那时的他已经能明白,这到底是个啥现象。

        大家热议了一番刚才的奇怪现象,便声音渐小,慢慢地深深睡去。

        第二天,严灵又没事上街去逛,看到游戏机,也会忍不住去买上一块钱的币,玩玩,不玩游戏机又能去干嘛?强忍着这种不适的情绪,看了半天,真的是一种游戏都不想玩,便怏怏离开,习惯性地闲逛到人民医院附近找那几位先生,王先生已经很久没出摊了,严灵也还没熟到知道王先生家住哪里的程度,付先生偶尔还出摊,但要碰上才行,那被他剥过脸面的赵先生,门面早就换成了个卖零嘴儿的,没有相熟的先生摊位处可以玩,再看看其它的先生,呸!统统都是江湖骗子,有人算命时,无一例外都是,“哎呀!这位女士!我看你身上有凶兆啊!”,然后就是所谓的‘做解’,收一大笔昧心钱,装神弄鬼糊弄一下。对于这种江湖骗子,没半点真本事的,严灵毫无兴趣与之打交道。

        失望地坐在医院前的湖边,吹着小风,暂时躲避一下炎夏那如火般的阳光,顺便打量着来往的路人,突然,严灵看到一位穿着白色及膝连衣裙的姑娘走过,这姑娘大大的眼睛,弯弯的眉毛,小巧的鼻子,粉嘟嘟的小嘴儿,中等身高,身材嘛,不像成熟女性那样凹凸有致,但也小有规模,看上去也就与他自已差不多年龄的样子,而且这姑娘看起来好眼熟啊,但又确实不认识,之前从来对女性不感兴趣的严灵,突然心中似乎有啥东西动了一下,一股莫名的骚动在心中钻来钻去,像只调皮的小老鼠一样。

        姑娘行离了严灵的视线,严灵却坐在那里沉思良久,

        “到底是谁呢?怎么觉得有种很熟的感觉!……”

        仔细捋一捋,自已活到现在,除了家里的、邻居家的女性外,外边就没有相识的女性朋友啊?

        “不对!有一个!……李英……”

        这长相特点,如果恢复到小学年龄时,可不就是她嘛!

        严灵想到这里,急忙站起身来,向那姑娘消失的方向追去,连走带跑,路人惊奇地看着这个少年在炽烈的阳光下的匆匆行色,都觉得奇怪。

        好不容易在下条街道转弯处看到了那个白连衣裙身影,急忙紧跑几步赶到前面,大喘着粗气,严灵拦在那姑娘前面,一边擦着汗,一边打量着她,

        “你这人……咦?我看你好眼熟啊!……你是……严灵?”

        “李英啊……哎哟,跑死我了!”

        “严灵,你跑什么?好多年没见,你怎么没太长高啊?比以前也就只高半个头……”

        “我小时候身体不好,你又不是不知道!”

        “哦!是啊……我家就在前面,咱也别站在大太阳下聊了,去我家喝瓶汽水,聊聊。”

        “呵呵,好,我以前身体不好,也不怎么与人交往,在小学时唯二的两个好朋友,就是你和黎鹏了,不过那时我行走不方便,也从来没去过你们家,现在这些年不见了,就不好找了。”

        “是啊,我知道,刚才你跑到我前面拦着我,我还以为是哪个小流氓呢,哈哈,仔细一看,这可不是严灵嘛?”

        “呵呵,你在湖边走过的时候,我就坐在树荫下,看到你时,我觉得好眼熟,想了半天才想起是李英!然后才追上来的!”

        “哈哈哈哈~咱们还真是有缘份啊!小学时候同班同桌!分开后这么多年,居然让你在路边歇脚都能看到!”

        “……巴掌大个地方,低头不见抬头见,总会有遇上的时候嘛,呵呵~”

        严灵拿起面前的汽水瓶猛灌,掩饰、压制心里突然又调皮乱钻的小老鼠。

        “哦!严灵啊,小学毕业后你去哪儿了?”

        “我去了实验中学念初中,你呢?”

        “我啊,当时没考好,去了城西中学念初中……严灵你现在在哪儿念高中?!”

        “……我已经辍学了……”

        “不会吧!”

        “身体原因……”

        “……原来这样啊,那真是可惜了!以前咱们俩同桌时,虽然我是班长,但你成绩那么好!要让我与你比赛,我还真是一点把握都没有!”

        “命运而已,不用可惜,再说了,我有我的路,不能念书,也不一定没有出路!”

        “可是……这个社会,还是得念书……才有更多的出路啊!”

        “也是……算了!不谈这些扫兴的事!李英你现在在哪个高中?”

        “仙门高中!嘿嘿,这可是重点高中哦!考上大学的比例很大!”

        “呵呵,恭喜你啊李英,以你的聪明才智,进了仙门高中,考上大学那是板上钉钉的事!”

        “呵呵,很辛苦的,也难怪你不念了,你的身体真会受不了!……你现在在干嘛?”

        “玩呗,等到了十八岁,去我父亲工作的单位上班。”

        “还有两年啊,没什么!呵呵,虽然你不能继续念书了,但能去工作,也是好事,至少比我们这些费钱的书虫起步快,哈哈哈哈”

        “呵呵……”,严灵听了,只是苦涩地笑笑。

        婉拒了李英母亲留他吃晚饭的好意,严灵失魂落魄地离开李英家,回自已家吃晚饭,饭桌上,严父见严灵好像心不在焉的样子,面对夏季他最爱的番薯蛋汤都没什么食欲一样,忍不住问了一句,

        “严灵,今天怎么了?”

        “……没事,有点累,想早点睡。”

        “哦,那你吃完了就自已去后院用我的躺椅睡吧,我晚点睡竹床。”

        吃完饭,严灵坐在自已房间里发呆,他只是迷惑自已这是怎么了,完全打不起精神来干任何事,但又说不出是啥原因,难道是白天李英的话刺激到了自已?不对,自已对她所说的那套并不完全认同,刺激不到。

        百思不得其解时,老黑溜了过来,用脑袋拱了拱严灵的腿,严灵懒得理它,老黑又用爪子摸严灵的腿,弄得痒痒的,严灵不知哪来的无名火,一脚把老黑踢开,虽说并不算多重,但也把老黑踢出两米开外,老黑喵的一声尖叫,落地站稳后,小心地望望严灵,眼中闪过一丝羞恼,悻悻地走了。

        严灵也觉得对老黑太狠了点,心下有点愧疚,俗语说得好,这喜上眉梢精神好,愁满心头瞌睡多,严灵在这种心情下,突然一阵困乏,往床上一歪,便躺下睡了,好在今天这天气,到了晚上并不太热,可能要下雨了。

        不知睡了多久,严灵进入了梦境,在梦中,他前面有一位白衣姑娘,不知怎么回事,严灵心中觉得自已特别喜爱这个姑娘,虽然在梦境中他连这姑娘的脸都看不清。

        严灵过去与那姑娘说话,那姑娘不理他,却是转过身去,与不知道从哪儿出现的一个高大男青年说笑打闹起来,严灵站在一边,就这么看着,突然悲从心头起,哇哇大哭起来,哭着哭着,哭了好久,突然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了,严灵醒了,睁眼一看,已是半夜。

        家人见天气并不算太热,便在后院准备睡到下半夜后回房睡觉,严灵房间的灯亮了,严父走了进来,手中还拎着折叠起来的躺椅,

        “严灵,刚才是你在哭嘛?”

        “不是……您去睡吧,我刚醒。”

        “哦……”

        有啥好哭的,都不认识!而且在严灵的心中,一向都认为女孩子是弱者,根本没啥兴趣,奇怪!叫魇灵来问问!脸一动,发现枕头都湿了半边!还真是哭了啊?

        叫魇灵再制造梦境,严灵问道,

        “魇灵!刚才的梦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搞的鬼?”

        “……不是。”

        “才怪!老实交待!你想干嘛?我又为啥要哭?”

        “……小子,你情犊初开了……这是你自已造的梦,与我无关……”

        “……肯定是你!快交待!不然我生气了!”

        “你生气也没用……真是你自已造的梦,好歹你灵魂中也有我一丝印记,灵觉是很强的,尽管这是你自已造的梦,但……也说明了一些情况,关于未来的。”

        (本章完)

  http://www.abcxs.com/book/13439/64486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