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魇灵 > 第41章 灵魂的痛苦

第41章 灵魂的痛苦

        从这天开始,严灵便成了一个正儿八经的待业青年,有正经活儿干了,同时这天晚上回家,接到了小妞的电话,她是跟‘老公’报告一下行踪,已经到省城的大学里了,严灵也向老婆报告了今天刚上班,一个月后就有工资拿了,两人都很开心,足足在电话里说笑了半个小时才挂断。

        至于配电房里的水鬼,严灵在进屋后,那三个水鬼便开始畏惧,严灵坐在远些的地方,心念与三个水鬼沟通,让它们先回水里去呆着,不要来这间屋子惹他不高兴,三个水鬼苦着脸回河里去了,有个水鬼走是走,但一边飘出去,一边还在嘀咕,说法师欺负鬼,另两个水鬼赶紧拉它,严灵还听到那俩鬼在说,你小子不要命了!惹恼了那法师,我们都要跟着倒霉!冬天水里再冷,还要不了我们的命,法师一生气,我们的鬼命都保不住!

        鬼也怕冷嘛?严灵心里不禁觉得好笑,

        “小犊子!你以为鬼就无知无觉了嘛?”

        “兄弟,你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你没听过那些怨魂的惨叫嘛?”

        “听过啊!”

        “鬼也是有知觉的!你以为鬼没知觉啊?”

        “这样啊!我还真以为人死了以后,就是无知无觉的!”

        “无知无觉的,那是人死了以后的躯体!而灵魂,在生前掌管躯体,死后虽然没了躯体,但一样有知有觉!”

        “要是……那些医学院里被解剖的尸体……灵魂还没离体呢?”

        “那个灵魂肯定会痛苦不堪!发起疯来,多半会找解剖他的人算帐!”

        “那火葬的人呢?”

        “一般人死后七天内,灵魂就离体了,所以啊,你不用担心这个情况,很少见,当然,如果发生了这种事儿,火葬场的工人得倒霉,要是运气好,也就惊吓一下。”

        “小时候我听隔壁姐姐说过,她说她爷爷死后在火葬场烧,她也跟去看过,那烧尸体的炉子上有一个比头大些的透明观察孔,她那时的个子刚好看到,结果她好奇,踮起脚看了一眼,这一眼就看到爷爷平躺在炉子里的尸体,在炉子里的熊熊大火中,突然坐了起来!那件事儿,她都有心理阴影,到现在都还是!”

        “小子,这种事儿,科学上讲,是尸体被烧,筋缩了起来,拉得坐起来的,其实,有些并不在此列,而是灵魂没有离体,被大火烧身的痛苦惊醒,因为那个太痛苦了,所以本来已经死亡的肉身,被灵魂的痛苦暂时激活,暂时控制了,不过一般没事,很快那灵魂就会灰飞烟灭,那熊熊大火的高温,是极重的阳气啊,没有什么灵魂能在那种大火中撑过十秒,就连我现在这种修为,都撑不过半分钟。”

        魇灵这么一说,严灵其实很明白人肉被火烧的痛苦,这次过年,他就被烧过一次,只不过是被烟花火药烧的。

        过年时,为了庆祝年后严灵就能上班了,父亲在买鞭炮时顺带着买了一些烟花,这是严灵过年时的最爱,一些烟花质量不好,引线烧完了并没有吐出五颜六色的火花,这种烟花,严灵一向是事后捡回来,然后慢慢剥开外皮,把里面银灰色的火药全弄出来,用小盒子装着,没事儿慢慢玩。

        怎么玩呢?家里有个地方上俗称火烙子的东西,就是个大概有人头那么粗的瓦质容器,上面有个半圆形的提手,容器里面装上半容器烧红的木炭,然后再在上面铺上厚厚一层谷壳,一般是老人家冬天提着暖手用的,严灵奶奶没去世时,天天都提着这么个玩意儿,那时过年,严灵也是这样处理没生效的烟花火药,捡回来,剥出来,放在小盒子里,然后趁奶奶没注意的时候,把火烙子偷走,然后坐在某个没人的角落,用小手拈点火药,往火烙子里面一扔,然后一蓬五颜六色的小烟花便在火烙子上面绽放开来。

        今年过年,严灵也这么玩了,可是倒霉,当他的右手捉着一撮火药刚刚移到火烙子上方时,不知为啥,火烙子里面已经烧成了黑灰的谷壳,突然爆了一个小火花,然后……他三根手指拈着的火药,就在手指中绽放出一朵美丽的烟花……

        但严灵的心情和手指都不美丽,很不美丽!

        大拇指、食指、中指,三根手指头都很不美丽!烧得黑漆漆了都不说,而且三个手指头的第一节,皮肤都烧得像被水泡过一整天似的,疼得严灵那个惨叫啊~

        幸好父亲不在家,不然又得痛斥他一顿,这个年,严灵没过好,整个年,严灵这三个手指都离不开冷水,整天左手端个杯子,右手三个手指杵在杯子里的冷水里边,这样才感觉好过点,手指一拿出水,开始手指头上沾着冷水还好一点点,过一会儿水干了,那三个手指头就像放在火里烧一样,疼得严灵龇牙咧嘴,所以,严灵对人肉被火烧的感觉,是深有体会的!

        其实此前,严灵小时候这几根手指还被鞭炮炸过,那是他自已二,过年时和一个大他几岁的小子一起扔散鞭玩,就是捡地上那些没被点燃的带着引线的鞭炮,收集起来,然后左手捏一支香,右手从兜里掏一个鞭炮出来,小心翼翼地凑着香火头点燃引线,扔出去,看着那个鞭炮‘嘭’地炸开,有时会在河边这样玩,有时会在水泥路上这样玩,扔一个点燃的鞭炮在地上,迅速用一个搪瓷缸子扣上,鞭炮‘嘭’地炸开,会把缸子掀起一米来高,小孩子们看着这情景,会乐得咯咯笑。

        那次炸到手,纯粹是严灵那时年纪小,犯二!

        那大孩子刚扔出一个点燃的鞭炮,严灵怕吓到,赶紧双手捂住了耳朵,但他二就二在,右手还拈着一个他自已刚刚点燃了的鞭炮,地上那个半个手指大的春雷大鞭炮,轰地一声炸响,同时严灵手里那个只有一节手指长的细小鞭炮也响了……

        活人肉被火烧到的滋味,可是深深镌刻在严灵的心中,从小……

        所以,当魇灵说起这种事儿来时,严灵顿时觉得浑身一阵火烧火撩的,那得有多疼啊?……

        想到谌伟年后打来电话说是去仙门镇卫生学校念书,还在电话里吹牛说学校里还有尸体解剖课,到时候要是有机会,让严灵去见识见识,严灵这时想起,却是肉疼的感觉,万一那货灵魂还没离体呢?

        严灵过年时看父亲杀鸡,看得都是一阵喉咙疼,拔完鸡毛后,开肚子,严灵也是看得一阵肚皮疼,把鸡下水扯出来时,严灵更是觉得肠子都在疼……

        这就是灵觉强的坏处了,严灵在看到这种场景时,不则自主地,自已躯体上对应的部位都是一阵发寒!其实他感觉到的疼,并不是真的疼,只是灵魂上的感觉。

        魇灵告诉过他这是怎么回事,因为鸡在被杀时,肯定都是活的,鸡的灵魂没有离体,生生受着这种割喉开腹的痛苦,人类一般以为动物跟死人一样,是无知无觉的,但是很不幸,不是!

        鸡在被杀时,它的灵魂感受到身体上被刀割的痛苦,那种强烈的灵魂波动中,也就带着相应部位被刀割的痛苦的情绪和感受,严灵这种灵觉强得不像话的家伙,在感受到那种灵魂波动时,便也一起体会了鸡的痛苦……

        魇灵也告诉过他,让他以后在生活中不要随便杀害活的动物,那对他的身体是有害的,如果经常感受这种灵魂痛苦,他身体上相应的部位慢慢会病变,所以啊,佛家也说,不要杀生!魇灵算是让严灵明白了不杀生的理由,因为杀生的时候,杀生的人对应的身体部位要受一次伤害,杀了这动物吃它的肉,其实这动物的肉中,还带有被杀时的那种痛苦产生的某种有害灵魂物质,这对吃这肉的人体又是第二次伤害。

        严灵并不信佛,小时候对那些拜佛的人还不屑一顾,真到魇灵告诉他了这个秘密,严灵虽然还是不信佛,但对信佛的人,以及佛像,都是客气多了,为啥?他觉得,佛还是有本事的!能提不杀生的观念,就说明佛是知道灵魂痛苦这回事的,有本事的人……或者佛、神,都值得他尊重!

        连带着,对魇灵这个跟他亦敌亦友亦师的家伙,严灵也慢慢带上了尊重的情感。

        年后上班了,在休息的时候,严灵也去过城中堤那块儿,他去干啥?去看那里的建设进度。

        过年期间,严灵在段天浩这个贵人长辈主动给他打电话拜年时,向段天浩提出过一个建议,建议把城中堤拆除掉,堤上那些坟就移到一起,在那个地方建一个大广场,广场上再立一座高高的碑,碑名,人民英雄纪念碑!

        段天浩一听兴趣来了,细细地询问严灵为何有这个想法,严灵把那群作死的臭小子,还有堤中一众抗倭英雄的事一说,段天浩满口答应下来,承诺年后就动工。

        段叔也真没骗小灵,严灵年后上班了,抽时间去看的时候,广场和纪念碑,都已经建了小半了,这让严灵对段天浩的好感大增,还主动打电话过去给他,不说别的,就说一句,

        “段叔,我看到广场和纪念碑的情况了,谢谢你,我代表蒋奶奶和她那群抗倭战友们谢谢你!所以,这辈子,只要你用得上我那本事,但仅限于不伤天害理的事,我都答应帮你的忙!”

        段贵人一听这话,开心得让严灵隔着电话线都能听到他一阵欢呼。

        (本章完)

  http://www.abcxs.com/book/13439/64487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