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魇灵 > 第47章 历史又重演

第47章 历史又重演

        第二天一大早,小妞都还没去上学呢,别墅大门被人大力敲打起来,严灵和小妞从梦境中惊醒,探头一看,太阳已经露出了小脸。

        “谁啊!大早的敲啥!”,小妞嘀咕着去上卫生间,

        “老公!你去看一下~”

        严灵恼火地穿上衣服,翠花的声音在脑中响起,

        “弟弟!昨天那个小偷带着一群人来了!可能还带着武器!”

        “我知道了,现在就去开门应付,你带着鬼们在屋里准备好。”

        严灵出门来到客厅的时候,三全正从楼上急冲冲地跑下来,

        “师祖!啥事啥事!”

        “一个小偷昨晚爬墙被鬼吓得摔下去了,现在带人来闹事。”

        “哟嗬!当我三全道长是摆设不成?!师祖你让开,我来!”

        三全冲过去把大门打开,一打开,一群人便涌了进来,

        “你们谁负责!”

        一个左青虫,右白唬,中间纹个米老头,看起来就像流氓头目的家伙跳出来,指着三全的鼻子大声吼道,

        “负啥责?”,三全脖子一梗,嗓门一点也不比流氓小。

        “哟!小子,你混哪里的?是不是活腻歪了!”

        “道爷混武当山的!道号三全!”

        “三……全!三丰是你什么人?!”

        “是我师兄!”

        三全自打改换门庭,抱上了严灵这根绝对的粗大腿,对武当山的祖师爷也不当回事了……

        “哈哈哈哈~牛鼻子!咦?小平头!也不对!你这小子,你知道爷是谁嘛?”

        “白痴!”

        “你说什么?!”

        “白痴!我说我知道,你是白痴!”

        流氓头子一听这假道士还敢骂人,摸了摸胸前的米老头,难道米老头不够威猛,吓不到人?

        “兄弟们!操家伙!准备干翻他们!”

        主卧门口传来一声娇喝,

        “你们这些臭流氓!简直没有王法了!我现在就报警抓你们!”

        米老头一看,

        “哟嗬!~好漂亮的小妞!~兄弟们!放翻这两个公的,这小母兔就赏给你们啦!~当然老大我先上!”

        严灵本来还想跟这些流氓先玩玩,没想到这些流氓这么不上道,顿时心里一股邪火冒了上来,

        前面老黑就在他脑中兴奋地大叫呢,

        “农夫!好多农夫!”

        而且这次老黑一条小鱼都没要,自已就主动准备好了大招,吵吵着一定要把这些农夫抓走!

        正当流氓们拔出刀棍,小妞放声尖叫时,严灵头顶上突然出现一只蹲坐着的大黑猫,众流氓一楞,黑猫身上白光一闪,再黑气一涌,二十几个不错的农夫就到手了。

        “魇灵,有啥办法让这些白痴流氓们分散开来去自杀了?”

        “附体呗。”

        兔子在严灵脑中闹腾起来,

        “我来我来!我一个就够了!”

        魇灵却是告诉严灵,兔子可以的,严灵便答应了。

        当天中午,全城的老头老太太们敲锣打鼓、喜气洋洋、奔走相告,

        “流氓们集体投湖自杀啦!~”

        这事儿当然惊动了政府,不过有关部门查来查去,查不出个所以然来,唯一一个从南北湖里捞上来,抢救及时的流氓,胸前纹了个米老头的,也是个白痴,在讯问室里居然伸手去抓女警的胸部,还一脸傻笑喊着要吃奶奶,估计是脑子进水了!

        “兔子,你用的啥招?”

        “镜像分身,一次搞定。”

        不久后段天浩打来电话,严灵接起电话,听出是段叔,不由得惊奇地喊了起来,

        “段叔!~你怎么知道这里电话号?!”

        “老李告诉我的。”

        “老李?”

        “李英的父亲啊!……小子!你是到哪里,哪里就会出现无头公案!是不是你?”

        “是我……这些人大早就闯进来,喊打喊杀喊强奸的!只是一群无法无天的流氓而已……”

        “流氓而已?……严灵,听我说,你们会有一些小麻烦,段叔也在给你使力,应该问题不大,不过麻烦总归是有些的。”

        “怎么?这群流氓中有啥人物?”

        “那个米老头,是副省长的儿子。但我还是不明白,他们为啥要去你住处为难你们?!”

        “昨晚上,有个小偷爬到这屋二楼,撬窗户准备进来偷东西,我让小鬼把小偷吓掉下去了,还特地吩咐不许弄出人命,结果这小偷今天就带着这群人打上门来了!您说,我能放过他们?”

        “……也是,这些人也是作死!你已经放了那小偷一马,他还要寻上门来闹事……哪知遇上你这么个煞星!这事儿不怪你,段叔会动用关系,全力帮你周旋的!不过麻烦总会有些,你谨慎点,别被人抓住痛脚。”

        “放心,这些流氓都是自杀的,跟我没关系!”

        “……小偷的事儿,不要说出来,一口咬定,从没见过这些人!他们也没去过你那里!毕竟一个良民的口供,比一个有前科的流氓的口供要更可信。”

        “这小别墅是独立的,周围也没住户,而且大早的,也没什么行人,我说他们没来,应该没问题。”

        果然,下午便有警察来别墅询问,严灵一个人在家,让三全出去了,暂时别回来,小妞在学校上课,严灵让她晚上也别回来,自已在宿舍先住。

        不管警察如何问,严灵只是一脸蒙逼的样子,啥也不知道,警察问来问去,甚至有个老鼠脸的还出言威吓,说他们已经掌握了相关证据,要是严灵现在不说,等到了局子里再想说便迟了,但严灵怕他恐吓?继续一脸蒙逼。

        警察看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出门去左看右看,别说住户,连个行人都没有,便离开了。

        严灵还以为这事儿就这样完了,谁知道,第二天,警察便上门送来传票,让他跟着走,出庭!米老头的父亲把他告了!

        严灵当然稳笃笃的,跟着警察上警车走了,身后传来了声关门的声音,那警察好奇地伸头看了一眼,他记得严灵跟他走时,根本没关别墅大门啊,怎么现在关得好好的!大风吹的吧?但他伸出窗外的脑袋,根本没感觉到有有多大的风。

        严灵怕谁啊?没魇灵时他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混小子,现在一身本事,怕过谁啊?梦境世界里,一堆鬼魂,一个大兔子,一只大黑猫,还有个恐怖的魇灵,怕谁?

        到了法庭,警察把严灵带到了被告席上,严灵惊讶地问道,

        “来这儿干嘛?”

        “死者家属告了你!”

        “但这关我啥事?”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你们这样不合法!”

        “……”

        严灵想下来,警察制止了他,

        “你们这样做,是会给自已带来麻烦的!中央国是有法律的!人民是有人权的!”

        “……”

        “好好待着!”

        严灵一看这警察挺坚决的,也就算了,他想看看,一会儿告他啥罪名,他也清楚,不应该就这样没经过警局的审讯出口供就上法庭,但他也很好奇,这法官能玩出朵什么花来。

        趁着没开始,严灵静静在坐在椅子上,与梦境世界中的魇灵沟通起来,

        “犊子!你麻烦大了!没想到啊,这阳世间,原来是这样的规矩!”

        “不用说了,这屋里鬼魂能出去办事儿嘛?”

        “不行!她们修为太差了,这里阳气有点重。”

        “兔子不是鬼魂,能行嘛?”

        “兔子应该没问题,它擅长幻术,还擅长一些小法术,倒是镇得住场子。”

        “好,让兔子去屋里的镜子中呆着,一会儿你看情况,指挥兔子干活!”

        “行!”

        法官就位了,这是位中年男子,看上去一脸正气。

        “啪!啪!啪!”

        “肃静!现在开庭,审理李岗之子李不悔被杀一案!”

        严灵一听,这剧情不对啊?明明那些流氓是自杀,为啥法官说被杀?于是他就举起了手,法官看到,眼一抬,

        “被告,你有什么话要说?”

        “请问法官,我都不明白为啥要把我带到法庭上来,而且我又杀了谁?怎么杀的?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杀人的手段是什么?凶器又是什么?”

        “你是法官?还是我是法官?”

        “您是法官!但我也不应该是被告!而且我也懂法的,法庭审判,应该是在警局调查取证之后才能开始!警察莫名其妙地把我带到这里来,到底想怎么样?想不教而诛吗?想冤枉好人吗?想找个替死鬼嘛?”

        严灵这番话一出口,旁观席上响起一片热烈的议论声,

        “啪啪啪!肃静!”

        法官赶紧猛敲小锤,他不回答严灵的问话,却是看向原告席,

        “请原告李岗陈述案情。”

        原告席上那名叫做李岗的男子推了推眼镜,看了严灵一眼,严灵的灵觉感应到了他眼神中的恨意,

        “大前天下午六时,有个男子到我家找我儿子李不悔,我记得那男子名叫李三,是我儿子李不悔的朋友,我听到李三说,明天一起去被告住处讨债,然后李不悔和李三他们出去后,便没再回来,再接下来,我就得到了李不悔的死讯,李不悔的家境良好,生活条件优越,爱情事业顺利,他没理由去自杀,所以,只会是他杀,而凶手,肯定就是被告严灵,因为李不悔死前见的最后一个人就是他,这点李三可以出庭作证。”

        “被告!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法官威严地看着严灵,

        严灵清了清嗓子,

        “法官,首先,我声明,我不是被告,其次,李不悔没去我住处,而且一整天时间,谁知道他去了哪儿,见过什么人,李岗凭什么说李不悔见过的最后一个人是我?第三,请法庭先调查取证后再开庭,第四,按法律,就算我是被告,我也有请律师的权利!而我的律师呢,在哪里?”

        法官脸上露出尴尬之色,疏忽了……

        “给他指派一个律师!”

        几秒后,一个男子坐到了严灵身边,

        “你好严灵,我是你的律师,名叫王大伟,接下来,我将为你辩护。”

        “你好王律师,不知道你对案情有什么了解,对事件有什么了解,对死者李不悔和我又什么了解?”

        “……”

        “什么都不知道是吧?那你又凭什么来辩护!”

        严灵越说越大声,旁观席上又大声议论起来,法官狂敲小锤,大声吼道,

        “被告!在法庭上不得大声喧哗!否则直接对你进行宣判!”

        严灵一听,这法官是活得不耐烦了!

        “法官大人!~请问,这泱泱大国的法庭是你家开的嘛?!直接宣判?!你有这胆子嘛?!”

        “我!……”

        法官终究还是忍了下来,

        “被告……”

        “我不是被告!想告我请拿出证据来!”

        “传证人李三上庭!”

        一个猥琐的青年在警察的带领下,走上法庭,严灵一看,这货长得跟那小偷怎么这么像啊?

        “犊子!不用看了,这家伙是那小偷的哥哥,那小偷名叫李四,已经死了,我准备让镜灵一会儿让这李三做证时说实话。”

        “嗯,对!让他说实话,等把法官和那李岗气蒙了的时候,镜灵再让这俩货也说实话!”

        ……

        “请证人李三陈述案情!”,法官要上大招了!

        “证人李三,你认识被告席上的这个人嘛?”

        “不认识!”

        法官和李岗顿时蒙了,旁观席上一片喧哗,法官都忘了敲小锤了……

        “你之前还说认识的!”,李岗一声大吼,

        “那是你们让我说我认识被告的啊!还给了我三千块钱!”

        被告席上的喧哗声更大了……

        法官和李岗又陷入了晕头之中,那李三可是停不下嘴了,

        “昨天是你们派人到我家,跟我说让我出庭作证,让我说认识被告,说我弟弟和李不悔就是被告杀死的,但他们是自杀的啊,前天我弟弟回家去,屁股摔伤了,他说大前天晚上去一个小别墅偷东西,在开二楼窗户的时候,在玻璃上见到了一张女人脸,吓得掉了下去,结果没摔死,在半空中慢慢落下去的,离地面还有两米多高的时候屁股着地掉下去了,摔得不轻,他瘸着腿回家去后跟我讲,要去找李不悔,带上一票人马,去找这家别墅的住户麻烦,让住户赔钱!结果不知道为啥他们出去了以后,就没回来,听道上的兄弟说,他们根本就没敢再进去那别墅,就在周围转了转,因为那里闹鬼呢!很多人都知道那别墅闹鬼的!不信你们去问人!然后不知道为啥他们就都自杀了!我想多半是被鬼迷了吧!”

        法官和李岗都瘫在了座位上,他们知道,大庭广众之下,旁观席上的普通群众那么多,李三这样一讲实话,估计他们都完蛋了!看旁观席上人们的热议程度,他们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严灵笑笑,站起来大喊一声,

        “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时辰一到!报应就到!这买通的证人,上法庭都会讲实话的啊!~哈哈哈哈”

        站起来正准备走出被告席,心念先吩咐镜灵,让法官和李岗也说说实话,吩咐完,便走出了被告席,警察这时也不拦他了,因为警察心里清楚,这俩人完蛋了!不用拦这个小伙子了。

        严灵潇洒地向法庭出口走去,回头喊了一声,

        “你们两个,向人民群众老实交待自已的问题!立刻!马上!”

        根本没人拦他,背后,法官和李岗都打鸡血一般站了起来,滔滔不绝地大声讲自已的丑事,一件件,一桩桩,旁观者们听得是一楞一楞地,当严灵施施然经过他们身边时,观众们不由自主地鼓起掌来!他们活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这样一种情景的庭审呢!这到底是谁在审谁啊?这到底谁是原告谁是被告啊?

        (本章完)

  http://www.abcxs.com/book/13439/64487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