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魇灵 > 第240章 郭一守其人

第240章 郭一守其人

        找东方明亮商议好能量块与其应用的发展大发向后,严灵又走镜子高速回到了梦境大厦,去梦境前沿科技公司看了看,小花带着一众研究员们正在马不停蹄地连夜研发能量块的应用机械,效率挺高的,百十个研究员分成两个大组,一组研究民用,一组研究军用,至于哪来这么多研究员?很简单,在回收站招收的二逼青年,二逼青年们出钱灌输专业知识,小花招收合适的来当研究员,待遇那叫一个好,基本工资就是年收入六位数,出了成果再给其研究成果的股份收益,为此,小花还让龙耀祖专门成立了一个几十人的法律团队,归在集团名下,专门为集团下属公司提供法律事务的相关服务,比如科技公司,出来的成果都会申请专利保护,而这些专利,都以集团的名义申请,不过会给具体的研究员一个明确的专利所有权份额,用公证协议的方式声明,以后这专利要是赚了钱,所得利润会按协议上注明的比例分收益给研究员。

        严灵听小花讲解了这些措施后,觉得很满意,关系到切身利益,而且是巨大的利益,研究员们掏大价钱灌输知识,然后得到一份足以福泽三代的工作,哪个还不努力?小花的计划是先从现有成熟的机械、设备改造能源供给来源做起,用电的,可以改成用能量块供电,用油用燃气的,可以改成用能量块供燃气,何况还有成熟的反重力引擎可提供辅助,而设计民用公用交通公具的任务,专门有一个六人小组在负责,样品制造也容易,公司下属有一个样品制造厂,设在梦境大厦的地下二层,空间大,不扰民,实在是没能力直接制造样品的,小花会提供成品样式和结构图给团子,团子直接按要求给她造出来,可以说,团子的能力,就可以胜任万能样品制造机的工作,只不过小花觉得如果样品制造厂能解决的,就不用麻烦魇灵大人。

        严灵参观完梦境前沿科技公司,心满意足地回去睡觉了,这晚,令严灵没想到的是,团子一声不响,主动把他拉入了一个梦境……

        在梦境中,严灵惊讶地发现,自己成了另一个人,一个如果他知道其后来的名字,便会痛恨得想剥皮拆骨的人,梦中这个小孩名叫郭义兵。

        这是香岭省的一个名叫环翠峪浮戏山的地方,严灵虽然在梦中扮演郭义兵,但他却还是有自己的自主思维,只不过像玩一个逼真的角色扮演游戏一样,很多时候,都由角色按固有情节在进行,严灵的意志附在这个名叫郭义兵的孩子身上旁观。

        幼年的郭义兵,是个矮小瘦弱的男孩,家中很穷,父母都是农人,在郭义兵三岁时,他七岁的哥哥五岁的姐姐就在一场意外中死了,郭义兵是老三,按理说,三岁的小孩子是记不住当时情境的。

        郭义兵的母亲,一个三十几岁的农妇,经受不住这个沉重的打击,精神出了问题,变得疯疯颠颠了,农活也干不了,整天到处疯跑,满地捡人扔的烂东西吃,遇见五到七岁的小孩子还跑过去抱,抱住就不撒手,把那地方的孩子吓坏了不少,为此也被些脾气暴躁的乡亲殴打过,连带着郭义兵也受歧视,被其它孩子称为‘疯女人的孩子’,郭义兵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慢慢长大,直到八岁时,有一天她的疯母亲在外边捡回来一个小塑像,看不出是什么材质的小塑像。

        郭义兵一眼就喜欢上这个玩具,他从小就没有一个玩具,伴随他玩到大的不是泥巴就是小虫子,这塑像在成年人眼中,其实就是个像拙劣玩笑一样的东西,雕的不知道是人是鬼,而且雕工奇差,所雕之像面容古拙,上身,下身围一条皮裙,光着一双脚,手里拿着一把像草茎一样的东西,塑像只有半尺高,可以平衡地放在桌上,没人会把它翻过来看底部,如果看看,就会惊奇地发现,塑像底部的平面,刻画着很多线条痕迹,但排列得极有规律。

        不到十岁的郭义兵,虽然知道自己母亲这样,不是啥好情况,但也没在意太多,只是小伙伴们都不跟他玩,他一凑过去就被群起而扔泥巴,比他大的孩子还会按倒他揍一顿,这才是让他最苦恼的事,被欺负了几年,他也就不再找小伙伴们玩,自己一个人带着那个塑像从不离身,找个没人的地方自娱自乐,那塑像既是他的小伙伴,也是他的心灵寄托,有啥话都找个没人的地方向塑像倾诉。

        在郭义兵十二岁时,苦哈哈的郭父也因心力交瘁患上了重病,当郭义兵跑到亲戚家报信说父亲肚子里疼得不行时,亲戚们一律奉上白眼,不予理睬,郭义兵跑了四家亲戚,最后还是郭父的一个堂兄心中还存有一些对小堂弟的怜惜,带着自己儿子把郭父送到了医院,检查出来是肝癌,在给交了住院费后,后面也没敢再管,因为他负担不起啊……

        几千块钱,对于那时偏僻地区的农户来说,已经是巨款了,郭父的堂兄觉得自己已经尽到了心,而且他也没能力再帮堂弟继续交医药费,这癌症治疗起来太花钱了,不是小家小户的农人负担得起的,就交的几千块钱,已经让郭父的这位堂兄在家中饱受妻子和孩子的抱怨、唾骂……

        三个月后,郭父因为医院停止治疗,死在了病床上,堂兄去医院准备领回尸体,医院说郭父还欠下一千多块钱的住院医疗费,让堂兄交上才给尸体,堂兄含着眼泪回家跟老婆商量,被老婆暴揍了一顿,鼻青脸肿,不敢也没脸再去医院交涉,后来传出消息,医院把郭父的尸体充公了,作为医学解剖实验材料卖给了本地一个卫生学校,以抵消郭父欠下的医疗费用。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消息是从卫生学校传出来的,医院把郭父的尸体卖了三千块钱,还赚了……

        少年郭义兵听到这个消息,气得要去找医院拼命,送来消息的堂伯劝阻了他,并告诉他,已经向地方政府反映过这事,政府工作人员说医院做得没错,而且医院院长已经递交报告说明过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既然郭红军欠下了医疗费用,而其亲属又拒绝偿还,医院卖掉他的尸体用作还债,属于合法行为,因此对郭父堂兄的投诉不予受理!

        郭义兵现在已是个少年,对于人情事故、逻辑道理已经有了初步的认知,对堂伯的话,他也能理解,知道自己就算去找医院的人拼命,被打死了也是活该,没人会管,而且,医院的行为得到了当地政府支持,自己去找医院麻烦就是犯法,不被人打死也要被关进监狱,完全没有胜算的事,少年也不会去做,他又不傻,相反他还很聪明,在少年心里,深刻地认识到,要想活得更好,就要有强大的武力,还要有强大的势力,他觉得他对这人世已经看透了,他认为所谓的亲情、友情都是胡扯的,堂伯虽然给他父亲交了前期的几千块钱住院费,但这也仅仅只是抵消了他对堂伯的恨意,因为堂伯在后面了也没再出钱给他父亲治疗,他也知道是堂伯的家人阻止,所以,对于堂伯的家人,他没半点善意,反而是恨意浓烈!至于那些乡亲,他更是恨之入骨,同龄的小伙伴,从小就歧视殴打他,那些大人们,不仅歧视他,还歧视殴打他的疯母亲,而母亲在他的哥姐死后也成个疯子,就没给过他什么母爱,反而还时常把他掐得痛哭,所以郭义兵对母亲,也没什么感情,唯一有点感情的父亲,也病死了,死后连尸体都拿不回来,严灵发现,这时候的少年郭义兵,心理已经开始扭曲,对世间的评价,就是黑暗!黑暗!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郭义兵学会了隐忍,学会了逢迎,学会了把所有心事更严密地藏在心中,学会了忍气吞声,只是经常跑到无人的偏僻角落,从随身背着的包裹里拿出塑像,安放在地上,恭敬地向塑像叩头、倾诉、祈祷……

        直到有一天,这时郭义兵已经十六岁了,这几年他一直是靠贩卖一些便宜的农产品和山上的野生可食用植物还有下套子打的野兔什么的在生活,这天他在集市上卖两只打到的野兔时,遇到了改变他一生的事情。

        他的疯母亲正在不远处捡菜农扔的烂菜吃,这么多年没人管她,她的衣服也烂了,特别是胸前的衣服,烂得都露出了胸脯,几个过路的流氓看到了,色心大起,地方上谁都知道这疯女人的男人死了尸体都要不回来,儿子也还小,没人会管她,几个丧心病狂的流氓就在大街上,把这个可怜的疯女人按在地上,扯下了身上那点可怜的遮羞布,所有的摊贩都赶紧收起东西快步离开了,行人远远看到这情况也绕路走,只有一个疯狂的少年冲上去跟流氓们拼命,母辱儿死啊,虽然他对这疯母亲并没多少感情,但这个女人毕竟是他的生身母亲!

        毫无疑问,少年被打得满脸是血,奄奄一息,倒在一边看着流氓们轮流把他的疯母亲侮辱至死后一哄而散,少年晕了过去,在脑海中,有一个人用奇怪的语言问他,但他却都能听明白是啥意思,

        “郭义兵!你想报仇吗?!你想成为人上人吗?”

        “好吧,既然你有这个意愿,我伏羲便成全你!你得到我的传承塑像,并用精神力激活传承灵念,在此世便是与我有缘,我的衣钵就由你来继承,我的遗愿也由你来继承,你成为我的衣钵弟子,我只有一个要求需要你立誓谨守!那就是追查魇灵的下落,并消灭它!所以,从今以后,你的名字改为,郭一守!”

        (本章完)

  http://www.abcxs.com/book/13439/64489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